华教热议题:爪夷文书法 (2020年言论)

爪夷书法课掀议

指国民型小学的第二阶段马来文科将开始增设爪夷文书法艺术(seni khat)单元,目的是栽培学生对爪夷文书法艺术的兴趣与鉴赏能力。报道也指出,根据教育部课程发展组志期2018年4月的国民型小学四年级马来文标准课程及评估纲要文件,在小学第二阶段,学生将通过谚语学习来接触爪夷文书法艺术,以通过这方面的学习,学生能以有趣的技术变化,以口述或书写形式来制作及呈献各类型的创作作品。此前,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说,这项课程早在2016年已纳入四年级马来文课本,并会在2020年落实。她解释,这次受争议的小四国语课本,共有162页,分为24个单元。其中,马来语的Seni Khat是在6个单元中进行的趣味语文教学,总共占了6页。张念群也透露,教育部已经与华淡团体、非政府组织代表等进行交流,并将把各方意见整理后带入教育部会议,作进一步商讨。

张念群:归“趣味语文”  学爪夷文书法不考试

(布城26日讯)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强调,“爪夷文书法”不会纳入考试范围,至于未来则有赖大家相互监督。“我现在能够跟你讲的,当然就是没有考试。”教育部从明年起把爪夷文书法纳入小学四年级国文科课本,归为“趣味语文”其中一部分。

爪夷文书法纳入国文课本 张念群:开会详细讨论 / 图:中国报
爪夷文书法纳入国文课本 张念群:开会详细讨论 / 图:中国报

张念群今天针小四国文课本里将加入爪夷文书法课题,与华、印裔团体及非政府组织代表、课程发展司和课本司举行交流会后,接受媒体访问时说,将爪夷文书法列入小学高年级的趣味语文,是教育部在2016至2017年的决定

出席的华团包括董总、教总、马来西亚华文理事会、全国校长职工会和教专等。

她说,该部当初曾就此教育政策咨询一些机构,当中包括教专,相信华教机构也盖括在内。该部今天针对爪夷文书法课题收集各代表意见后,将开会详细讨论。 安排对话会旨在让教育部与教育领域代表聆听彼此看法。

询及会否加重学生负担,张念群说,爪夷文书法仅占162页里的6页,对学生而言,该部希望多元化学习。“我们希望看到的是,课室里展开各式各样的活动,包括朗诵、演绎、歌唱,这种文字是书法的一部分,希望能让语文学习变得更生动。

王鸿财:应明文承诺

“如果你要说实用性的话,朗诵未来会不会就必然有用,或今天我们去学任何书法,往后是否变得很有用。” 马来西亚华文理事会主席拿督王鸿财要教育部发出白纸黑字,表明爪夷文书法不纳入考试范畴。他说,把爪夷文书法纳入课本,难免不会被纳入考试范围。“考试局掌握权力,其做法会怎样?教育部应该白纸黑字注明不纳入考试范围,借此说服大家。” 他表示,既然教育团体不认同,就不应该推行,以免制造困扰。”  既然华小、淡小、各教育团体不认同,新版课本必须改。

纳明年四年级国文科

教育部于2016年把爪夷文书列入小学第二阶段的趣味语文之中。即明年四年级,国小和国民型小学的国语趣味语文的部分介绍爪夷文书法。 爪夷文书法不是新的单元,它只成为“趣味语文”教学的其中一个部分。其他“趣味语文”包括朗诵、演唱诗歌、根据故事进行表演等。

关于爪夷文书法的问与答

问题1:何谓爪夷文书法?回答:爪夷文书法属于一种艺术书写方式,通过线条的粗细展示其文字的优美。在马来文科目里学习爪夷文书法,类似在华文科目里学习书法。

问题2:为何要加入爪夷文书法?回答:爪夷文书法是马来文科目里“趣味语文”的其中一个部分,既让学生理解马来文从爪夷文到罗马字母的演进,也掌握书写优美字体的技能和审美观。这和让学生在中文课也接触书法是同样的概念。

问题3:考试是否会测试爪夷文书法呢?回答:不会。趣味语文的环节包括爪夷文书法并没有纳入考试范畴。

问题4:学习爪夷文书法,是否和教导宗教有关系?回答:没有。爪夷文书法并没有涉及宗教的元素,其注重的要素在于文字的优美。

问题5:学生是否要学习所有爪夷文字母?回答:不需要,爪夷文共有37个字母,趣味语文只是将几个字母介绍给学生。

问题6:爪夷文书法的教学标准,是否经过研究和测试?回答:在正式推出新课程前,已经有5所学校参与实验班 (Sekolah Rintis),当中包括国小、华小和淡小,并获得学生正面的反应。学生们十分期待上爪夷文书法的课程,也享受进行书写,并将书写成品展示于课室内。

问题7:国民型小学的教师如何看待爪夷文书法?回答:涉及爪夷文书法测试和课程研发的老师,包括是非巫裔的老师,都给予正面的评价。

问题8:是否曾经和外界团体讨论爪夷文书法的教学?回答:教育部曾经和全国教师职工会进行讨论,并达致共识,使用“爪夷文书法”的字眼。

问题9:老师们,特别是非巫裔老师,如何掌握教导爪夷文书法的方法和技巧?回答:为了协助老师教学,在师范学院里选修国文的老师都必须上一个学期,也就是约15个星期的爪夷文和罗马字母文字系统的课程。而学校里的老师们目前正在参与明年四年级马来文的课程培训,课程中将会给予老师们爪夷文书法的培训。

总结:趣味语文的设计是为了让学习更生动活泼。学习语文并非死记单字和硬背语法。朗诵诗歌、书法、文字的演进,强调的是让学生有个概念。华语、英文的学习也会有同样的环节。

南洋商报 2019年7月26日


各报言论

蓝志锋:爪夷文“行政化”的担忧

当一些非马来人和非穆斯林,阅读到日前,掌管宗教事务的首相署部长祖基菲里宣布,每星期五为“爪夷文日”,以维护和强化构成马来西亚的部分传统和文化时,内心或有点担忧。

担心“周五爪夷文日”会否被无限扩大到其他层面,从联邦布城走出来,进入各州政府,接着延伸到地方政府县市议会?民众的生活会否受影响?

其实,国盟政府并非第一个推动“周五爪夷文日”的政府。去年9月初,时任希盟政府也曾把每个星期五列为“爪夷文日”。

当时掌管宗教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慕扎希指示,属下宗教机构全体官员们周五需佩戴印有爪夷文字的姓名牌。换言之,宗教局官员会有两种文字的名牌,罗马字母和爪夷字。

他当时说,爪夷字是国家重要的传统与遗产,因为马来语在过去是以爪夷文字书写,上至国家层面,下到民间社会,都是用爪夷文字。

非穆斯林认知误区

如今,祖基菲里说,为表示对维护爪夷文的决心,掌管宗教事务的首相署在公函信头上将使用爪夷文,以处理官方事务,认真维护爪夷文的写作,并且进一步扩大爪夷文的使用,在其属下机构的官方社交媒体平台用爪夷文传递信息。

他呼吁联邦和州级所有部门、局和机构,以及非政府组织和所有国人,共同努力保护这项国家遗产。他的观点和去年慕扎希大致相同,后者希望透过“发扬爪夷文书写”活动,重新宣扬爪夷文字,巩固国家的传统与文化。

虽然爪夷文并非马来人专属,但是许多非马来人/穆斯林,对爪夷文有两种普遍感观,甚至有认知误区。

第一,误认为爪夷文属于马来人发明和专用,甚至以为是马来文的“古文”,因为现已很少使用。

第二,认为爪夷文和伊斯兰有关,因为很多伊斯兰经典和装饰使用爪夷文。

过去希盟执政期间,也一直推广和发扬爪夷文,通过“周五爪夷文日”,尝试巩固这项传统,并启发其他部门,共同发扬爪夷文书写。

由于非穆斯林对爪夷文的认识有限,加上爪夷字鲜少在日常社交和公共场合使用,其实用性、商业性和经济性都非常低,较多用在伊斯兰宗教界。

影响大马多元色彩

有些人把爪夷文视为伊斯兰化,因为爪夷文确实与伊斯兰行政息息相关。目前,爪夷文的官方使用已近乎绝迹,仅剩伊斯兰行政单位继续使用,以保留其历史文化

《1963年国文法令》生效后,罗马字才成为马来西亚国文的标准和书写语言,惟爪夷文也获准继续使用,不阻止使用爪夷文作为国家语言。

虽然国盟的“周五爪夷文日”政策,看似在官方层面执行,暂时只局限在宗教伊斯兰领域,但是在大马的多元种族社会里,爪夷文日辐射出来的影响面,可能超越单纯的“鼓励和发扬”爪夷文字使用

当中可能延伸对多元文化,多元语文的尊重,会否冲击或削弱其他语文的使用?这项政策的涵盖面,会否往横向与纵向发展,深入到日常民众生活的面向?

去年,彭亨两个地方政府(文冬和关丹市议会)宣布,市议会管辖下的所有商家,必须在招牌及广告牌上注明爪夷文字。一旦违例,可能面对罚款。

这是民众担心“爪夷文行政化”,冲击多元种族的社会,一旦爪夷文纳入公共治理系统,将添加人民,特别是非穆斯林的心理压力,影响大马的多元色彩。

在目前朝野政党恶斗,马来选民成为各政党争取的对象,爪夷文和伊斯兰课题经常捆绑在一起,它是身份政治的斗争工具。

此外,去年教育部在在小学四年级新学年推行的认识爪夷字单元,当时引起许多议论,爪夷文的认识,加上种族宗教和身份政治元素,成了朝野斗争的另一平台。

这都与爪夷文跟身份政治、身份认同有关连。如今,“周五爪夷文日”将加剧这方面的议论,甚至有人会要求,加大落实层面和力度。这是担心大马走向单元化人士的焦虑。

东方日报(评论)(orientaldaily.com.my) (2020年07月18日)

 

郑钦亮.史上最好的副教长

国盟政府在爪夷文字单元教学的政策上,完全保留希盟政府之前的议决。当朝政府会采纳前朝政府的新政策,所传达的讯息非常清楚,即是这种为难其他源流小学的课程,其实与政党无关,只与教育部有关。

关于捍卫华小被爪夷文教学入侵的朝野争议,看来是误会了。原来它不全是509大选前有马华在内的国阵政府定下来的。原来它也不全是509后有行动党在内的希盟政府定下来的。

真正是教育部官员定下来的

原来马华和行动党在爪夷文教学的课题上,双双都没有卖华,谁骂过他们的请快快收回那些不敬的话。原来马华和行动党的副教育部长都没有足够的实力或方法,去化解爪夷文字单元在华小硬硬实行。大家都误会和高估张盛闻和张念群这对异父异母的张姓教育部姐弟了。

可见在教育政策上,拍板的只能是教育部长和官员之间的配合,副部长只有传话的份,华社可不可以从此对华裔副部长给予更多的理解和体谅?反正骂了也只是白骂。

别说教育部那些小拿破仑官员不给脸你华裔副教长,连巨大的前首相敦马的提议,一样是人走茶凉。他想重启的英语教数理政策,在他失去政权后,一样让教育部官员给刷下来。

国盟教育部长也已经宣布,敦马任代教长时欲重新推行的英语教数理政策,政府不打算继续下去。

现在的新副教长是马汉顺,轮到他去看教育部大官的脸色。

如果要对他有期待,我期待他能用点心思和诚意打进小拿破仑的圈子,搞好关系,或许还能为华教做点事,那么他就有机会成为真正的史上最好的副教育部长。

作者 : 郑钦亮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18

 


上一页:华教热议:爪伊文书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