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摘要(2020年07月22日)

马来西亚各大中文媒体言论文章要点

 

民生、社会与经贸方面的言论文章:

Graffiti(涂鸦)早于古希腊和罗马帝国便已存在,在现代许多西方社会被视为一种街头艺术,1970年代的纽约尤其盛行,或图画,或文字,充满受压抑族群的反传统、反社会的控诉,也带有“到此一游”占有权的意味。一些知名涂鸦艺术家,是在街边、隧道和地铁车厢内涂上自己设计的图案,与警察玩捉迷藏,而引起社会关注,在反对和相挺的舆论中成名。甲之蜜糖,乙之砒霜;你的狗屎,我的艺术。比病毒更可怕的是人心,病毒迟早有药医,搞种族冲突的人没得救,一直在等机会搞破坏。我们必须冷静,让警方彻查。全民抗疫的努力以及对抗疫大人物的敬意,不容一堆干柴烈火给烧毁。(甄子曰专栏:因为可耻更要冷静/2020年07月22日)

未来即使其他国家开放出国际旅游,说不定会有名额限制,国际旅游不再是买了机票就能飞。大马过去倚赖国际游客支撑旅游业,如今被迫改弦易辙。前一阵子,外送、电商、货运业者吸收了一部分的失业人口,但这是不够的。官方不妨提供资源,鼓励人民创业。政府应协助、鼓励民间创新,而不是由官方带着一大堆过时的想像,企图主导某些产业的发展。尽管国际化不会停止,惟如今被迫转型,那么本地反而更有机会发展属于自己的商业、生产模式,摆脱总是被剥削的宿命。不过这个机会之窗恐怕只有短短几年,一旦错过就错过了,千金难买。(林方彪.冠病之后的新生活/2020年07月22日)

有专家说,一种习惯的养成,只需21天。我们经历了百多天的行管令,也许不少消费者已经习惯了外卖送餐。外国已有虚拟餐馆。以最低成本运作的中央厨房,全靠外卖平台招客。外卖送餐是饮食市场随着科技发展而改变的第一步。实际上的改变正开始发生,Beyond Meat人造肉早已在数十个国家面市。各种肉类都可以在实验室内生产和打印出来,农场随之倒闭,整个农场肉类产品生产链势必破解。(李昱龙.从外卖骑士到细胞肉/2020年07月22日)

银行是一种高度杠杆和竞争激烈的行业。每家银行在贷款上能够赚取的利率差其实不会相差太多,而且只要有一单贷款违约,银行要填补这个亏损是需要更多单贷款的利息收入。银行是一个国家的经济命脉,一旦银行收紧银根,市场的资金就会枯萎。政客们不断逼迫银行,看似在帮人民争取利益,其实可能是把局面推向一个更糟糕的局面。(《半泽直树》下的银行困局/黄子伦/2020年07月22日)

在大陆犯了酒驾罪要付出经济、精神、前途的代价,基本罚款1000到2000人民币是小事,一次记满12分,驾照要被扣6个月,重犯就直接吊销驾照了。如果明知司机过后还要载人,却极力向司机劝酒,也会构成危险驾驶的共同犯罪。日本酒驾可判10年以下有期徒刑,加上100万日圆罚款、驾照吊销、3年内不准再考取驾照。我国最近修改《1987年陆路交通法令》,加重到最高罚款15万和监禁20年。修法最争议性的是体内酒精超标,就要强制性坐牢。为了维护个人喝酒权利而剥夺别人生存的权利,不必放在天秤上,也可以衡量哪个比较应该受重视。至于伊党议员扯到要禁酒就太扯了,那叫做趁机博乱,自律和自重是对于这些极端要求的最好反击。去瞄下常为丈夫喝醉担惊受怕的妻子,她们从此可以高枕无忧。如今,可以改为享受品酒的乐趣,而非只是为了麻醉。(黄晓虹.饮胜莫干杯/2020年07月21日)

马来亚大学一名女学生在去年6月被一名讲师性骚扰,事主对当局调查一年才声称采取行动有所质疑而报警。马大校长阿都拉欣则表示,已对有关讲师采取纪律行动,讲师已经停职,并指当局有义务维护有关各方的机密和隐私权,事件作出公布。校方处事严缺透明,我们看不到校方遏止校园内的性骚扰事件的决心。我知道你犯错了并私下惩罚你,但我仍会给你留有体面。请问,是这样的意思吗?社会必须严拒对性骚扰者任何形式的包庇。性骚扰是一种罪行。我们不见妇女部长和副部长发言,这种漠视的动作狠狠地扣下她们的分数。2018年爆发实习医生投诉被上司性骚扰事件,曾有多人向卫生部投报但却石沉大海。我们绝不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风气妥协,因为谁也无法预料身边的亲朋戚友会不会是下一个受害者。(叶静薇.为何保护性骚扰者?/2020年07月21日)

教育领域的言论文章:

华小临教之不足,是个兜兜转转的沉疴宿疾。虽经希望联盟上台,窠臼依旧,桎梏不改。2020年1月时任教育部副部长的张念群披露:教育部将在2月调派645名临教应急,届时全国华小的师资空缺预计243人。7月17日曾在选区迷路的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援引教总的报告点出,一旦全面复课,华小目前尚欠882名老师。据此推算,自1月至7月间,每月减掉大约百人,相等于每日三人,或每8小时1人。所幸的是,陈泓宾:“如今市面上拥有大约500万的大学毕业生即将投入职场…截至2019年全国学前班和中小学学生累积,不过493万9959人。一年500万大学生的产量? (杨善勇:大学毕业生,一年5百万?/2020年07月22日)

学术、技术乃至专家的评估都做过了,承认统考欠什?套用诺贝尔奖得主索忍尼辛的一段名言:“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他们也知道自己是说谎,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说谎,但是他们依然在说谎。”谈了这么多年,任务无法成功,华社应该检讨,是时候调整谈判的方向、心态与姿态,别再以自我矮化的方式请求政府承认统考。华团领导更要展现智慧与远见,别再让统考成为政客的宣传资源与筹码,请认清,统考已经受到世界认同,花若盛开,蝴蝶自来。终有一天,是教育部到董总大厦要求讨论承认统考。(戴美清:别再求承认统考/2020年07月22日)

可否暂且别纠结统考文凭,而想想为何要设立、进独中?维护华教,传承中华文化,是那代人的崇高坚持,也是那个时代背景的精神产物。迈入互联网时代,小学生不经意就能说出成串押韵且妙趣横生的华语,居然也能看懂繁体字。中港台社交平台铺天盖地,繁茂涌现,想与华文、华语断绝已是不可能。不怕孩子学不了汉字、华语,传承文化的使命淡了,如今为何要让子女进独中?独中教育的出发点,不就是让华人子弟有多一个求学选择和机会吗?独中生学好国语,是理所当然,国语科优等是锦上添花。愿所有独中自强不息,精益求精,看清现实,应对现实。(詹雪梅.我是独中生/2020年07月22日)

慕尤丁是代表“个人”会见华总领导层吗?慕尤丁的“个人”希望可以和他的首相职与政府切割吗?就算慕尤丁“个人”真心希望政府最终能够承认统考,我们应当加大力度,要求政府正视华社的诉求,而非本末倒置,为其解围。这才是社团组织应当扮演的角色。华总在交流会中移交一份备忘录予首相时,其中一条是呼吁政府承认统考文凭。不过,华总的文告一次又一次确认政府没有承诺承认统考,言下之意已是“接受政府不承认统考文凭”的事实。喜讯过快邀功领赏,遇问题又快速撇清关系。华总在此事件上有违使命和辜负其团体会员的委托,先自打嘴巴,再自我矮化,并自取其辱,为其三也。(谢光量:华总三自/2020年07月21日)

在几乎所有的学习情境底下,学生该获取的不仅仅是知识,因为成熟个体所需的培育,尚包括其他重要素质,如协作能力、领导能力、批判性思考过程、情志发展及增加自我和社会意识。学生重返教室与校园,就是教育改革的下一个催化剂,因为各个教育学府现在都必须诚实地、且完整地评估学习成果以及学习体验,同时还要确保大家都如实遵守防疫的标准作业指南。马来西亚政府在确保教育领域不受疫情干扰的努力上表现杰出。教育部启动的DELIMa全新数字学习平台,以及Komuniti Guru Digital Learning bersama KPM(教育部数字学习教师群组),都是教育演变发展的正确方向。过去好几个月以来,我们都学到一些宝贵经验。现在,正是我们询问自己该如何重塑教育的时候。(重塑教育 回应危机/陈玲娜/2020年07月21日)

统考,或华文教育,在马来社会也被视为“分裂”族群的因素之一。外围组织的抗议更不必说了。他们连“部分认可”的字眼都看不顺。别羞于承认,华人一向都奉行“有商有量,万事好说”。身为代表华团的组织礼貌拜会首相,算是释放善意,也可能是商量生意方面的政策,传达华社小民的心声等等。政治人物的客套话,在批文未明确时,千万不好认为是真的。哪怕相关人士说了自己是有意愿承认,潜台词也可能是需要研究综合盟党群众的意愿再决定。政治人物说话的最高艺术向来是有说等于没说。至于现在,师范学院的华文师资组有开放统考生的名额。但是,这些得来不易的名额每年都填不满。辍学率、师资、母语班、建设经费等等,都是亟需关注的课题,而且国中华裔子弟要么极优秀拼政府奖学金,要么就是中途辍学。在两极化的发展之下更需要被关注,否则,当华人在政治上缺少话语权和制衡力,在专业领域也凋零,那就真的前途堪忧。(骆宇欣.华教不仅是统考/2020年07月21日)

环保与野生课题的言论文章:

雪州乌冷、雪邦、乌雪、鹅唛及巴生五区淹水,乌冷灾情最为严重,单日就降下164毫米雨水,使原本只能容纳90毫米水量的冷岳河泛滥。7月正是西南季风吹拂的季节,风从印尼苏门答腊方向吹来,干旱炎热,把我们带入旱季,做好准备防制水,还得忍受随风吹来的印尼烟霾。不同的是今年旱季特别多雨让人措手不及。中国长江洪涝、印度孟加拉国洪水等此类极端气候现象,应验了联合国发出的警讯:全球暖化,极端气候将越来越频繁剧烈,并威胁我们的食物安全、健康、居住、能源、工业、经济成长及生态系统!根据气象原理,全球气候的生成,靠的是赤道与北极圈之间的温度差拉动高速气流,一寒一热交汇的气流在周而复始的起伏律动下,形成了鲜明的春夏秋冬气候与赤道的雨旱季节。然而,在我们不断累积温室气体的加温下,高速气流开始放缓或停滞,变成了极端气候。旱季开始下雨,雨季也开始干旱。再加上,我们将地表贮水、吸水、缓水及排水的自然地貌整容,进一步加剧水的破坏力。我们是不是该回到根本,先从减少温室气体开始?至少,先让气候循环回到正常。(刘永山:政府赛夫丁自埋本身价值观/2020年07月22日)

政治性言论文章:

伊青团团长凯里尔拒绝恢复地方选举,理由是“城市地区以华裔占多数”,是“分裂种族的起点”。诚信党议员玛夫兹调侃祖莱达是否已取得伊党的同意。祖莱达反击说马哈迪也曾反对恢复地方选举。郭素沁随后投诉祖莱达不曾正式向内阁提呈任何建议书。地方选举始于国家独立前的1951年(先在槟城乔治市),联邦政府在1965年以马印对抗为由停办地方选举。选民的第三票被剥夺后,无法直接问责市议会。远景研究中心(CENBET)在2020年初公布调查报告:58%受访者支持要恢复地方选举,43%满意现在地方政府的表现。我国人口分布趋向城市化,大约2/3的马来人家户人口都定居在城市。全国一共有148地方县市,132个以土著占多数,三个华裔占多数(槟城、古晋、诗巫),13个不受单一种族掌控。马来民族主义右派就是爱拿“华人”来当假想敌制造围城意识,阻扰这项改革。地方政府是重要的政治资本来源,同时也是给未来政治领袖“培训”和累积地方人脉的机会。地方选举确实是个解决地方问题的公平方案,回归地方民主自治。(林志翰:顺水推舟推地方选举/2020年07月22日)

砂州与沙巴分别拥有31和25个国会议席。砂拉越州议会最迟需在2021年6月解散,东马为巩固本土意识、加强捍卫砂州权益形象,砂州首长阿邦佐哈里向联邦争取,让东马在国会拥有三分一议席的诉求,似有眉目。新加坡于1965年退出马来西亚后,由新掌握的15个国席却尽归西马。东马就须增加18个国会议席,才能达到三分一即74个席位。东马在过去3届全国大选,已用议席关键数,证明本身对西马政党的重要性,是逐鹿中央的重要伙伴,是造王者。(东风吹起/2020年07月22日)

作为喜来登行动幕后主要推手,阿兹敏派系正是主要赢家之一。这为数十人的团队宁愿顶着“叛徒”的标签,罔顾当初是在希盟旗帜下出征的道义,整个阿兹敏团队大唱丰收将三个正部长及六个副部长职收入囊中。阿兹敏派系欲对雪州发动奇袭力求将州政权拿到手的消息,相信也并非空穴来风。他旗下大将们纷纷出动,以非政府组织国家社区推动组织的形式在各州活动积极扩张自己的影响力,为自己争取更多利益的最大筹码。在乱世中另起炉灶,然后等待机会待价而沽,成为其馀阵营竞相拉拢的“造王者”,这或许是阿兹敏派系更好的选择。(陈仁杰:待价而沽的阿兹敏团队/2020年07月21日)

巫统区会领袖挑起马华战绩欠佳课题,准备代替马华上阵,芙蓉和丹绒马林巫统区部领袖的公开叫嚣就是个讯号。巫统会以选区的选民组成结构作为出战的理由,要索回上届大选国大党和马华上阵的马来区。国大党的乌雪、双溪毛糯和加埔,马华的亚罗士打、巴东色海a、丹绒马林、士拉央a、安邦、旺沙马朱、芙蓉a、亚罗牙也、关丹,以及民政党留下的新邦令金,均是巫统瞄准的目标 (a=3届都赢不了)。只要巫裔选民过半,由巫统出战的胜算肯定高于马华和国大党。背弃巫统的民政党所参选的国会议席除了新邦令金是马来区,另外太平、安顺和峇都是混合选区,其他8席均是华裔选民过半,丢给马华正好做个顺水人情。马华还倒赚了2席。2013年大选时任马华总会长蔡细历让出振林山、关丹和旺沙马朱给巫统上阵,结果全盘皆输。2018年巫统夺去红土坎和敦拉萨镇的竞选权,结局依旧是败选。(江溯源.马华上阵议席或不减反增/2020年07月21日)

“结社自由”并非是无边无际,无远弗届的观念,欧洲允许性工作者成立工会,共产党是合法组织,我国则禁止。如果有人利用结社自由的理由要求成立“盗贼公会”,宣言维护盗贼权利,你以为怎样?所以必须禁止代议士以“结社自由”的名义来背叛选民。跳槽真正原因有两个,一是为高官厚禄,二是为逃避法律责任,此乃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无须狡辩,且“有例可援”。前选举委员会主席的阿都阿兹说,跳槽违民主精神,更不应该通过拉拢跳槽手段夺取执政权。另一个办法是举行公投,我建议在来届大选时,请选民多填一张是否赞同订立反跳槽/退党法令的表格,如此则伤财不多。(滥用结社自由/罗汉洲/2020年07月21日)

希盟的言论文章:

以前马哈迪修改社团注册法令第18c条文,政党的决定为最终决定,法庭无权审理各政党的决定;若有党员把政党决定带入法庭审议就会失去党员资格。如今,要捍卫土著团结党党职及党籍的马哈迪,或许可感受到当年姑里内心的憋屈了。一般来说,马派土团需要的政治平台,有上中下三策。下策,继续拖字诀,继续跟土团党耗,坚持是土团党员打死不走。中策,注册新政党,或找一个冻眠的政党,改头换面再借尸还魂。上策,获邀加入拥有执政资源的大型政党。目前,民兴党说有意修改党章,让马哈迪加入该党。马哈迪最近频频替行动党说好话,说行动党不会威胁马来人,也说行动党改变了,不再那么华人。他这一手,固然是要谈化马来社群对火箭的负面观感,也可进一步为自己加入火箭铺路。(敦马为加入火箭铺路?/许国伟/2020年07月22日)

民兴党近日更放话愿意修改党章,扩充为全马政党,并邀请老马加入。老马欲借民兴党过桥,却反而让该党能借机会西渡,何乐不为?但东马政党西渡究竟有何胜算?是否会和西马的政党或合作盟友起冲突则又是一回事。但当下迫切的不是东渡问题,而是先稳住沙巴政权。论往昔沙巴政治常态,只要和中央背离者,都会遭遇不测,而民兴党此前专收割巫统失地,巫统和土团党集结多少将威胁和夹攻之。所以老马出下策献计,对民兴党而言是上策,完全符合该党利益和相互迎合。取得双赢局面的不是相位,而是轻重,公正党要的是相位,那么他党就请祭出最大约数吧!(陈海德:取得最大公约数/2020年07月22日)

国际评论:

特朗普开始接受戴口罩是防疫有效方法的事实。在大马,不戴口罩不算犯法,不会像邻国新加坡般受到法律制裁,不过,首相慕尤丁20日却表示,由于大马的确诊病例又重回双位数,政府很可能会立法强制人们在公共场合戴上口罩。抗击疫情和启动经济,两者确实存在零和关系,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与特朗普态度相仿,属于重经济轻疫情一族;本月初,博索纳罗不幸染疫,可他并未因此改变立场,19日更再次强调,封城措施只能使巴西经济“窒息”,国人将因为失业或没有收入而“死亡”。(认真防疫 别让天塌下来/南洋社论/2020年07月22日)

工人党方面,其中一名女候选人辣玉莎,过去在社交媒体发表具种族宗教课题的不当言论,指政府偏袒白人和富有华人,打压少数民族,骚扰回教领袖,还指偷走5000万新元的教会领袖却逍遥法外。她后来为此作出道歉,警方也介入调查。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承认不当,不过认为评论候选人不能单靠网络言论,须长期观察言行举止,而辣玉莎符合工人党的要求,她具有为人民/社会服务的细心和耐性。辣玉莎是盛港集选区工人党的候选人,该党取得了胜利,说明选民没有情绪化,接受毕丹星和陈清木医生的看法。非华裔担任总理的课题,2016年一项民调,指受访者中有69%支持尚达曼出任总理。在新加坡公开讨论的课题都有机会成为事实,如民选总统由各族轮任就是好例子,因为强调的是以理论政。(以理论政的选举/简瑞平/2020年07月22日)

三峡大坝未必真有危机,但中国近来确实出现严重的水患危机。长江流域、黄河流域、其他较小的河流如钱塘江、珠江、淮河的水位高涨。长江流域的汛期是7、8月,也就是说汛期才刚开始。水退之后的工作相当多,防止瘟疫、安置灾民、农田复耕、补强基础建设等等,千头万绪又所费不赀。其实,长江流域在汛期原就常有水灾,所以,低洼地区的民众本来并不在意。豆腐渣工程最多防洪效果不如预期,绝非此次水患的主因;这次的超大水患,主要是多日连绵大雨造成的。近来世界各地饱受极端气候之苦,旱涝不定,即使连先进国的欧洲、日本,一旦遭遇大规模降雨,照样淹得很惨。眼见中国的水患危机,我们应哀矜勿喜,且引以为诫。本地只要一场长命雨,已有不少地区淹水。我国官方应将治水列为国家重大议题,以科学方法治水。(中国的水患危机/一愚/2020年07月22日)

西方世界抨击中国在疫情爆发初期封锁真相、散播假消息、打压吹哨者,即使中国事后积极推动“口罩外交”也于事无补。此外,此次的大流行也暴露各国高度依赖中国供应链的事实,促成它们领悟到不能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的道理。再来,香港《逃犯条例》修订案引发的反送中运动,某程度上导致不少有意亲近中国的国家对华嗤之以鼻。实际上团结美国与盟友的,正是它们的核心价值观。任由中方再怎么抨击这些国家是美帝的傀儡、帮凶、走狗,特氏美国再怎么横行霸道,西方世界有着不可动摇的共同价值观和利益,哪怕这些国家冒出再多的特朗普。(张家威.华为让美国与盟国重拾旧好?/2020年07月21日)

反美的言论文章:

我一向对从2018年4月27日起出任美国第70任国务卿的迈克·蓬佩奥印象不佳,他在回答有关外交政策的提问时公然宣称:“作为中情局局长,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偷窃。”他在7月15日表示,美国拟对华为等涉及协助侵害人权的中国科技企业员工限制签证。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16日指出,美国才是“世界上最大的人权侵犯者”,美方关于中国在涉及新疆问题上的人权指控,是“本世纪最大的谎言”。她还列举了美国历史上白人与印第安人的冲突,导致印第安人人口大幅减少;美国近20年来在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阿富汗等国采取军事行动;以及非裔人士佛洛伊德5月间被白人警察压颈致死等等。中国人权好不好,“最重要的判断来自中国人民,而不是美国几个政客”。蓬佩奥出任国务卿后,美国在伊朗核问题、以巴问题和朝核问题上的政策饱受诟病。他大力推行的“抹黑外交”、“施压外交”、“制裁外交”,只会令美国在国际上备受争议。美国媒体曾评论蓬佩奥无心促进国际社会联手抗疫,对盟友的援助许诺只是“空头支票”,他更关心的是如何借机打压对手。不知美国人民会否在今年11月的总统选举中“开除”特朗普,间接开除蓬佩奥?(“乱华打手”庞皮欧/刘泰安/2020年07月21日)


注:本文的文章归类法属于个人对文章读后的理解和主观看法,不足以反应该作者和原作的本来立场。也有一些中立的文章,本网只好用其文章的最后总结来辨别。任何立场的争议是没意义的,希望从言论中更激发思维才是评论最大的中心价值。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