汛情告急 – 水患危机来临 未来水仗如何打?(转载言论)

中国的水患危机

 

近来国际媒体关注三峡大坝的安全问题。

然而,三峡大坝未必真有危机,但中国近来确实出现严重的水患危机。长江流域、黄河流域、其他较小的河流如钱塘江、珠江、淮河的水位高涨;假使继续降下倾盆大雨,大规模水患恐无法避免。

长江流域的汛期是7、8月,也就是说汛期才刚开始;但愿天公作美,之后一段时间晴空万里,地表的水逐渐排放到大海,那么危机就不会扩大。当然,水退之后的工作相当多,防止瘟疫、安置灾民、农田复耕、补强基础建设等等,千头万绪又所费不赀。

中国因这次水灾导致的生命财产损失,可能比外界想像的更多更惨重。

中国官媒发布消息,担忧这次水患可能比1998年更为严重,可见中国的水患危机并非有心人士唱衰,确实相当严重,尤其依据气象预报,7月中下旬长江流域可能仍有豪雨。目前淹水区域大多局限在农村,倘若未来重要都市、工业区大淹水,对中国整体经济的伤害就更大了。

其实,长江流域在汛期原就常有水灾,所以,低洼地区的民众本来并不在意,照常过着自己的小日子,淹水打麻将、在餐馆吃饭、买菜等等,让人佩服中国民众的淡定;不过,随后传出多条主要河川甚至创下最高水位,如今官方动用大批人力堆沙包、石块保卫堤防,将水患控制在一定的范围。

但愿这回有惊无险,人定胜天,终究有效保护堤防,捍卫广大人民的生命财产。

应科学方法治水

中国水利或有部分为豆腐渣工程,但持平来看,豆腐渣工程最多防洪效果不如预期,绝非此次水患的主因;这次的超大水患,主要是多日连绵大雨造成的

近来世界各地饱受极端气候之苦,旱涝不定,即使连先进国的欧洲、日本,一旦遭遇大规模降雨,照样淹得很惨。各国水患灾区是否顺利重建,那是各自政府的责任,然而,倘若因大规模水患,导致大批粮食失收,很可能几个月后,国际粮价大涨,我们为粮食进口国,恐会连带受影响,不论是增加本地粮食生产,或另觅稳定的粮食进口来源,都须官方事先筹划,否则日后只能任人宰割。

眼见中国的水患危机,我们应哀矜勿喜,且引以为诫。本地只要一场长命雨,已有不少地区淹水,显见本地水利设施的兴建、维护,尚有许多该改进之处。如今极端降雨在各地越来越普遍,官方应将治水列为国家重大议题,以科学方法治水,减少洪水对民众生命财产的损害。

原文:南洋商报  2020年07月22日


 

高佩瑶:未来的水仗怎样打?

 

上周六,一场午后几小时的滂沱大雨,让雪州乌冷、雪邦、乌雪、鹅唛及巴生五区淹水,其中又以乌冷灾情最为严重单日就降下164毫米雨水,使原本只能容纳90毫米水量的冷岳河泛滥,水淹河岸两旁的住宅与商店。

雪州290区人民可是刚从雪州滤水站提升工程的大制水痛苦中解放出来,才过一周,又得忙着打水仗。反差如此大,叫人何以适从?但这种极端天候,极可能就是我们未来的日常。

7月正是西南季风吹拂的季节。往年这时,风从印尼苏门答腊方向吹来,干旱炎热,把我们带入旱季,半岛西海岸的水库及滤水站水位也拉响警报,家家户户做好准备防制水,还得忍受随风吹来的印尼烟霾。今年也不例外,气象局上周就发出预警:烟霾极可能重来!不同的是今年旱季特别多雨,雨势大水量丰到让人措手不及。

这种反常现象,同时也在世界各地接二连三出现,例如上周的中国长江洪涝印度孟加拉国洪水等。诸如此类极端气候现象,应验了联合国发出的警讯:随着全球暖化,极端气候将越来越频繁剧烈,并威胁我们的食物安全、健康、居住、能源、工业、经济成长及生态系统!

极端气候,指的是偏离正常值的非正常和严重天气。根据气象原理,全球气候的生成,靠的是赤道与北极圈之间的温度差拉动高速气流,一寒一热交汇的气流在周而复始的起伏律动下,形成了鲜明的春夏秋冬气候与赤道的雨旱季节。然而,在我们不断累积温室气体的加温下,高速气流开始放缓或停滞,变成了极端气候。

周而复始循环着

于是,我们的旱季开始下雨,雨季也开始干旱。再加上,我们将地表贮水、吸水、缓水及排水的自然地貌整容,进一步加剧水的破坏力。

一滴晶莹剔透的水,看起来温和柔顺;无数滴水汇聚成流的超级力量,就足以毁物夺命。今天,我们将缓和雨势的森林变成坚硬的屋顶和马路,将吸水贮水的土壤及湖泊湿地铺上水泥洋灰和柏油,大雨一来,直冲路面、沟渠及河流,远远超出河流承载量,卒之满溢至四周,成为水乡泽国。

水成了夺命灾难,也白白流走,无法丰富地下水。然后,我们逢雨成灾,干旱缺水,并周而复始的循环着这场极端的水仗。

未来的水仗怎样打,考验着你我的智慧。除了继续加高河堤、挖深河道、扩大沟渠这些治标不治本的打法外,我们是不是该回到根本,先从减少温室气体开始?至少,先让气候循环回到正常。

原文:中国报  2020年07月22日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