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摘要 (2020年07月13日)

马来西亚各大中文媒体言论文章要点

 

教育领域的言论文章:

许多教育工作者,也很可能没有掌握教育的精髓。真正有内涵的教育工作者,会让我们从他们的身上感受到真、诚、善、美,令人如沐春风。必须是爱学习、喜欢运动、具道德观、积极向上的人。一句话,一位善待自己,也善待他人的人。若是认真看待“德智体群美”,其实就是需要将“求知欲强(智)、健康体魄(体)、品格善良(德、群)、正向心理(美、群)”的教育本质,好好实践出来。(张济作:教育的本质)

民生、社会与经贸方面的言论文章:

台北市长柯文哲坦言纾困民窘,振兴经济那一套乃是战略错误。关键在于举世面向的是“回不去了”的新常态。怎么可能振顿往昔?生活方式彻底变了,职场模式也是。零接触为矩矱,远距离是圭臬。那么,经营的流程,教学的方法,自然也需顺势更新。耐人寻味的是,通讯与多媒体部长赛夫丁偏在此时宣布暂搁5G,把核心放在优化3G与4G的建设。如果我们轻易放弃10Gbps的5G,退守384 kbps的3G和100Mbps的4G之窠臼(10 Gbps相等于10,000Mbps;5G的网速为4G的100倍),马来西亚怎么面向瞬息万变的大千世界?(杨善勇:搁置5G,退守3G)

市场的暴涨和暴跌之间的迅速切换,已经逐渐成为现代交易的一个特征(“脆弱性”),而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发生频率是1928年以来的五倍。可能归咎于投资者的羊群效应、货币刺激政策、流动性疲软以及杠杆过高的根本原因。从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股市崩盘总共出现了6次。假如往前看,从20年代开始一直到2008年之间,这一比例通常仅为10年1次。每当市场短期炙热的气氛来临的时候,投资人通常就会开始改变信仰,怀疑人生,进而把之前在逻辑和理性下所判断的基本面、流动性、估值、上市公司的质量等等都抛诸脑后。目前全球投资市场的气氛,让大部分投资者可能对下半年的经济复苏过于乐观了。2020年全球资本支出的削减幅度平均为12%,资本支出是未来增长的关键驱动力。市场对实体经济恢复到疫情前水平的预期时间继续推后(至2022年了)。(林卓锋:脆弱“牛”)

国人普遍上对国家原则依旧是一知半解,即不晓得国家原则是因为当年爆发513骚动事件而诞生,主旨为修复冲突事件对种族关系所造成的伤害。课程内容在授课过程中经常被简化,就连开宗明义的宣言也常被忽略。国家原则宣言的重要性,在于强调我国是一个多元种族、宗教、文化的国家。(王振文:全民团结不是梦)

资讯传播的转变,契机来自于手机功能以及网络的进步。品牌宣传的转变,契机来自于社交媒体的普遍化。工作模式的转变,契机来自于电脑功能以及物联网的进步。时代的转变从没停过。只是,这一次的契机关系到人们的社交距离以及大众卫生观念。科技开始,而且n年前已经开始。产品或服务的创新是渐行式的,但公司运作及商业模式的转变却是取代式。企业如果还没开窍,那应该还在钻着牛角尖,而不是钻出瓶口。(陈胜强.鲤跃龙门, 门在哪?)

国行降息曾经的理由是,未雨绸缪应对可能出现的变化,但,一次又一次的降息后,危机尚在。降息非好事,经济拉不动了,半鼓励半强迫大家把钱拿到市场来,或直接投资或投资股市。邻国泰国已低至0.5%,日本甚至是-0.1%。所以有专家认为大马还有降息的空间。问题是,降息就能一了百了?降息未见其利,先见其弊,吃息养老变成吃本,短痛长忧顿起。很显然,疫苗未现,全球经济难言全面恢复信心。(降息也成新常态/南洋社论)

政治性言论文章:

若论谁的势力较稳妥,无疑是慕尤丁一派人。慕尤丁一派,目前未面对首相人选的问题,不论是巫统或伊党,都还未添乱。若我是青蛙,我会跳去一个安稳的窝。反观马哈迪一派,都并未明言掌握足够人数,谁任首相,却无共识。说回国会,第一天复会,第2项动议便是撤换正副议长,而马哈迪对首相的不信任动议,则排在第27项,排位太后,恐怕来不及辩论。最多,在撤换议长时,掀起一小阵涟漪。这才想起有个跳槽自土团党的副议长拿督莫哈末拉昔,原本是槟州第一副首长。反贪会最近调查槟州海底隧道案,传召前任、现任行政议员,不过,似乎还没找到副议长,也没有传召已加入土团党的前行政议员阿菲夫?(梁杰华:国会好戏演得成吗?)

安华的声望大不如前,公正党内部仍不稳定。行动党及时舍弃马哈迪,可是党内议员退党风潮未息,诚信党还没有力量对付伊斯兰党。国盟隐忧也不输希盟。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表面上国盟以土团党为首,但基层力量强大的巫统,与野心勃勃的伊斯兰党,不会永远臣服土团党。(潘君胜:马哈迪时代结束了)

政治有政治的玩法,选民手中一票还是有决定性关键,别那么轻易灰心,不要被政客耍弄,也不要被一些政治评论“家”带风向。(张立德.土团党注定会被牺牲)

亲国盟的言论文章:

有评论员说出了广大人民的心声:“国家领导人不必太聪明,但要有品有德!”“有品有德”者,自然有良心,走正道,讲求“公正合理”,维护“社会正义”,不会“私心自用”,不会“为争取选票而煽动种族情绪”,不会“玩弄权术”去离间盟党之间的关系。大马在这百多天里,各族人民居家留守,放弃清明节扫墓、开斋节欢庆等活动,没有引起种族不满情绪,那是因为政府一视同仁,不分种族宗教平等对待全民。反对党在喜来登事件后,讲了许多难听的话,慕尤丁不作无谓的争辩,其忍功可圈可点,其大度令人佩服。推出“有条件行管令”让一些企业复工复产之前,能征询医药专家意见,听取业界的建议,再经同僚同意才正式实施,这样的作业方式十分难能可贵。因此,国盟日前在会议上公推慕尤丁为来届首相,是有道理的。(王介英:若告别“马哈迪时代”,迎来什么时代?)

反对马哈迪的言论文章:

马哈迪宁愿支持偏安在东马沙巴州的民兴党领导人沙菲益出任首相,就是不要安华。尽管众叛亲离,身旁只留下5名国会议员,还在垂死挣扎,宣布要和沙菲益合作,宁可组织独立集团对抗国盟,也不愿意和希盟走在一起。希盟在马哈迪领导下,短短的22个月内,从分裂到倒台,都是马哈迪一手造成。见过鬼都怕黑,无论是国盟或希盟胜利,谁会重用马哈迪?大选后,马哈迪年代,湮没荒烟中。(潘君胜:马哈迪时代结束了)

亲希盟的言论文章:

纵观我国国会历史,不曾发生同一届政府任期内发生政权更换,更不曾发生中途换议长的记录。这次国会跟慕尤丁能不能保住地位息息相关。希盟的民主是属于宏观而开放的,从首相人选到部长的配额,希盟主张的自由民主,是多数尊重少数,还可以开放到把最高最大的位置,让给最少国会议员的政党出任。只有希盟大党领袖才有这胸襟。国会下议院议长是下议院最高主持官员,可自行判断和决定哪些法案可辩论,更可确定下议院议员发言次序。无论是哪一个政党执政,必然会挑选最能信任的人来管理国会。身为国会议长,阿里夫可以批准提呈对首相的不信任动议。大家都把713国会复会视为慕尤丁的生死战,慕尤丁会想更换议长,说明议长不是他可以相信的人。(713慕尤丁的生死战)

单凭土地征用费就已足以咋舌,更何况东铁本来就不是要靠客运赚钱。为何不选择土地征用费用较低的南端路线?何况北端路线的高速公路和铁路客运已经成熟,如果把东铁迁来此地,恐怕多此一举,实际效用不大。后来的路线就是考虑到货运的需求,加上能够把成本降低至400亿左右,造惠多一个州属——森美兰州。何乐不为?现任交通部长魏家祥博士后来把锅甩给彭亨州务大臣,说这是他的建议,彭亨州务大臣到现在都还没有正式回应。阿兹敏任职州务大臣时,也极力反对东铁穿越位于鹅麦的石英山脊,现在阿兹敏的立场如何?(南端路线最好/刘永山)

反国盟的言论文章:

国盟到目前为止依然不是稳固的联盟,慕尤丁和他的啰喽不断在“硬销”注册国盟,巫伊的反应一如既往的冷淡。全民共识在国盟是联盟中的联盟,再加上砂盟和原本的国阵,慕尤丁的土团党是”孤家寡人”。至于阿兹敏and the gang,也不过是暂时靠岸,随时就会扬帆而去。国盟的注册“显而易见”不容易成事。巫伊很大可能临门一脚,跟国盟分道扬镳,他们哥儿俩有的是本钱,底子够厚,是实力派。巫统永远都要当老大。他们不断发出“爱的呼唤”,招揽慕尤丁和土团回头是岸,落叶归根。慕尤丁“回家”之日可能就断送仕途。早前在社交媒体流传的一份大选议席分配名单,明显是土团党“愿望清单”,是土团党的部分策略,甚至是焦虑。目前巫统频频放话,在议席分配上对土团党的“欺压”是毫不留情。土团党炮轰回巫统不懂感恩。(张立德.土团党注定会被牺牲)

国际评论:

精英的优点就是头脑好反应快,但缺点是不能完全体悟老百姓的民间疾苦,导致政策的拟定未能照顾到下层社会的感受。未能缩小边缘社群、弱势群体和上层社会之间的鸿沟。尤其年轻选民,基本上更不卖人民行动党的账。人民行动党在选前不敢派出超级大将到阿裕尼集选区和工人党一决高下,显然是投鼠忌器担心上一届杨荣文落败的历史重演。后港原本是工人党传统强区,人民行动党本来就没有做好赢的打算。人民行动党继续执政绝对不成问题,但要像过去般从容,已是不可能的事了。(江溯源.没有惊喜的新加坡大选)

从李家走到王家,人民行动党已经经历了很大的蜕变。1954年,新加坡学潮和工潮此起彼落,正巧给从英伦回来的律师李光耀赶上场,他成为学生和工人的法律顾问,召集一批受英文教育的专业人士、左翼精英和一批工友成立“人民行动党”,并在1955年参加新加坡选举,3人当选新加坡立法议员,其中包括李光耀和林清祥。极右翼的林有福不但镇压学生运动和工人运动,更在1956年将林清祥及方水双等人逮捕下狱。在左派势力被打压后,李光耀率领人民行动党参加1959年的自治选举,结果在51席中,行动党胜了43席。在李光耀费尽心思促成英国同意组成马来西亚后,新加坡行动党内的左翼分子在林清祥领导下,另组新加坡社阵(1961年)。因新加坡与马来西亚政界成见太深,相互骂战到发生而暴力相向,英国不得不于1965年8月9日让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成为独立国家。社阵对参加大选意兴阑珊,因而抵制1968年的选举。行动党在没有对手下成为唯一的执政党。1990年李光耀宣布不再担任总理,另委吴作栋接班。在今年的大选,没有李光耀后,因为疫情的侵袭和经济的严重打击,也给予人民不求变,行动党平安过关。(新加坡大选启示录/谢诗坚博士)

对戴口罩的观感习惯,却是因地而异。西方社会普遍视之为医院手术室里医务人员的专用。下意识里,出门戴口罩便成了身带传染病毒的标志。因此,即使是大流感肆虐,戴口罩上街者仍是寥寥无几,完全没有自我防护与顾及别人免受感染的意识。法国某市的公交司机,因规劝偏执乘客上车要戴口罩,而招杀身之祸。中外文化的迥异、东西方社会价值观的南辕北辙,各自精彩,自古已然。通晓外语仅只是利便涉外对接的入门。没有持之以恒的文明交流,任何跨国、跨文明的对接,都是缺乏深度和经不起考验的。中华文化有“天下一家”的人文胸怀,自古已然,与意识形态沾不上边。但在功利主义至上的西方社会,朝野政客的首要考量,却都离不开地缘政治的利益得失。值此充斥“信任赤字”(trust deficit )的年代,不难看出中方的济危驰援,所面对的考验征结,首先是归因于西方社会长期以来意识形态的偏见,对中华文化强调“天下一家”的主张,既不了解,也不屑去理解。(从防疫看世情/翁诗杰)


注:本文的文章归类法属于个人对文章读后的理解和主观看法,不足以反应该作者和原作的本来立场。也有一些中立的文章,本网只好用其文章的最后总结来辨别。任何立场的争议是没意义的,希望从言论中更激发思维才是评论最大的中心价值。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