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篇生活与癌症的文章分享

创造生活的小确幸 (星洲日报.砂拉越.评论.作者:许绣文)
最近看了一篇美国巨星奇努李维的分享,道出其朋友的母亲一生人非常注重健康生活饮食,她从不酗酒或吃不健康的食物,每天做运动,非常活跃,每天遵照医生指示吃补品,每日做好防晒才出门,对健康呵护备至,但是她在76岁时却患上皮肤癌、骨髓癌和严重骨质疏松症。

另一个朋友的父亲跟她恰恰相反,每天吃喜爱的培根、奶油和重脂食物,从未运动,常常被太阳晒黑也不防晒,不重视任何保养而随心所欲过生活。然而,他现今81岁,却被医生说他像年轻人一般健康。

当那个朋友的母亲知道自己的生命会如此的结束时,才感叹早知如此,当初应该更享受生活的一切。

其实人类终究逃不过死亡和生活周遭隐藏的危机,最重要的是你是否真正遵照过自己的内心,做过自己想做的事吗? 当然这不是叫我们挥霍无度,纵欲肆志,只是告诉我们不要杞人忧天,活得太小心翼翼,因为这无法改变结果;我们应该活得快乐自在,做自己想做的事,吃喜爱的美食,才不虚此生! 很多人小时候都会被父母限制不能做这个,不能做哪个,有些顺从者长大后反而变得没有主见,凡事听从安排,任何事情都为了别人而活;也有人长大后有了自主权便开始叛逆,越是阻止禁忌就越想尝试挑战,只要自己开心就好。

不管你是属于哪一种都没有绝对的对错。

然而,若一生人都在为别人而活,从未疯狂过一次、从未吃过美味的垃圾食物、从未脱序走心选择过自己所爱,如此的人生到老时回想,还真是索然无味。

您是否还记得,小时候脑海中天马行空的想像、无拘无束的感受?曾经,我们懂得从生活中微小处汲取幸福,让午后的温煦日光洒在身上、迎面吹过的海风、和家人朋友相聚、树荫下的野餐、享受一段小旅行。随着年纪增长,生活节奏加速,现代社会中,我们常常忘了停下脚步,省视自己、体验生活。

生活中一点点小改变,就能创造生活中的小确幸。若不抽出时间来创造自己想要的生活,你最终将不得不花费大量的时间来应付自己不想要的生活。

文章来源:星洲日报/砂拉越.2016.07.13


从改变生活做起

美国人似乎非常惧怕癌症,而且有着充分的理由。跟其他那些杀死我们的东西不一样,癌症仿佛总是从天而降。不过,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癌症或许也可以预防。不幸的是,这一发现引发的恐惧,和它驱除的一样多。

作为一名医生,我遇到的很多人相信,美国人的单一最大死因——心脏病——在很大程度上是可控的。毕竟,如果吃得更健康,多做运动,并停止吸烟,大多数心脏病人的情况会好转。但一个事实被忽略了,人们无法改变诱发心脏病的许多风险因素,比如年龄、种族和家族基因。

对于癌症,人们似乎往往并不这样看,而是认为自己无法控制它。一项于2015年1月发表在《科学》杂志(Science)上的研究,似乎为这种观点提供了支撑。它试图解释,为什么相比之下,某些组织更容易发展出癌症。文中发现,细胞在一生当中的分裂次数与罹患癌症的风险之间存在很强的相关性。

换句话说,该研究认为,DNA复制次数越多,出问题的可能性就越大。有人据此认为,带来癌症的主要是“坏运气”,远超其他一些人为可控的因素。不幸的是,这个简单的解释并非该研究真正表明的东西。举例来说,肺部细胞很少分裂,但肺癌在癌症中占有很大的比重。胃肠道的细胞时时都在分裂,那里生癌的几率却要小得多。有些癌症,比如黑色素瘤,被发现属于受内在因素影响更大的一类癌症(也就是我们无法控制的那种);与此同时我们也清楚地知道,一些外在因素,比如阳光暴晒,是它的一大诱因。

此外,该研究更为关注的是,一类组织与另一类组织相比,生癌的相对风险有多大。而我们真正关心的是,通过改变自己的行为,我们可以在多大程度上降低罹患癌症的风险。

发表在《自然》杂志(Nature)上的一项更为近期的研究称,我们能做的事其实很多。许多研究表明,环境风险因素及风险暴露会大大促进许多种癌症的发生。节食与大肠癌有关。酒精和烟草与食道癌有关。人乳头瘤病毒(HPV)与宫颈癌有关。丙型肝炎与肝癌有关。只要不是与世隔绝的人应该都知道,吸烟会导致肺癌,日晒过多可能会导致皮肤癌。通过使用精密的建模技术,研究人员提出,罹患癌症的终生风险有不到30%由内在因素导致,或说“坏运气”。其他的都属于你可以改变的东西。

最近,在《美国医学会期刊·肿瘤学》(JAMA Oncology)上发表的论文显示,研究者试图量化健康的生活方式可以如何实质性地改变罹患癌症的风险。他们找出了四个经常被指出与疾病预防有关的因素:抽烟、喝酒、肥胖和运动。他们把在这四个方面保持健康水平的人列为“低风险”人群,然后把他们患癌症的风险与不在此列的人作比较。其中包括被追踪和研究了很长时间的两组人,即护士健康研究(Nurses’ Health Study)和医药卫生从业人员随访研究(Health Professionals Follow-up Study)的参与者,还参考了全美的癌症数据。

总共有将近9万名女性和逾4.6万名男性参与者,其中16531名女性和11731名男性属于低风险人群。研究人员计算了每种癌症的人群归因风险——即当初如果采取低风险行为模式,或许本可以避免患上癌症的病人的比例。当初如果秉承健康的生活方式,大约82%的女性肺癌病人和78%的男性肺癌病人或许可以避免患上这种疾病。大约29%的女性和20%的男性或许本可以避免罹患结直肠癌。大约30%的男性和30%的女性或许本可以避免罹患胰腺癌。原本或许可以避免患上乳腺癌的病人比例要低得多,只有4%。不过,总体而言,大约25%的女性癌症病人和大约33%的男性癌症病人或许本可以把癌症拒之门外。此外,所有死于癌症的人中,大约有一半或许本可以避免这种结局。

没有哪项研究是完美的,该研究也不例外。这些参与者均为医护专业人员,而且大多数都是白人,这和人口的整体结构有所不同。但与全国数据比对显示,如果这有什么影响的话,那就是:上述结论或许低估了通过采取健康的行为模式预防癌症的成功率。

我们在谈论癌症“登月计划”这一极有何能耗费数十亿美元资金,但却可能一无所获的项目之际,有必要考虑一下——在许多情况下——预防不仅仅是最便宜的解决方案,而且是最有效的。

人们只要改变自己的行为方式,就有可能永远把癌症拒之门外。这样做还有附带的好处:可以让其他许多领域的健康问题得到预防。对这些预防工作的投资或许没有那么令人振奋,但却可能带来更大的回报。

来源: 纽约时报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