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宾与阿忠的故事 (南海仲裁案)

话说,在一个非常宁静的甘榜内,住着一家人,有一位父亲叫小宾。这家人都是自搭起房子,房子周边方圆多哩都是他们住家的院地,其中长满了许多的野生水果,足以小宾一家人享用,日子非常地悠哉生活。

有一天,他们家来了客人,同样也是这片甘榜土地上的邻居,这位客人是阿忠。阿忠告诉小宾,他想担任这个甘榜的共同开发的领头,所以他带来了无数的耕耘和谋生工具,为的就是将这些水果卖出,谋求经济利益。

不过,小宾一家人开始担忧起来,看着周围都是工商工交进出,载着满萝萝的水果与林中资源,往市区去。而且经济活动的噪音开始令小宾非常不安,自觉的自己的家园被外势力入侵了,因此向远方某个城市里的“高权利单位”控诉。

就这样,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石坚”,派出了大型的调查队,连同不同国家的专员进来甘榜内展开数年的深入观察,并且邀请小宾与阿忠一同到城里走一趟,据说政府官方需要做个新“呀兰”(正式地契)给他们,划分各自的合法区域。这样的话,或许就能避免日后的地盘纷争。

适巧,这个所谓的官方队伍,却在这一次的小纠纷协调行动下无意发现,原来这甘榜的土地不仅有自产水果这么简单,林内还有天大的秘密:就是有很大片的地下可采资源-金矿。在这么一个年代,获得这些黄金的话,富可敌国。也因此,沉静的甘榜原住民开始喧闹起来,大家都非常好奇这个黄金所能带来的实际利益。

整个过程中,小宾一家人最受关注,因为他声称若是园林内有大幅资源都是属于他的,因为他是甘榜内第一个发现者。不过同样住在甘榜的居民们也异口同声说他们也是生于斯,大家都有份。就这样,吵吵嚷嚷、喋喋不休…,反观,阿忠非常积极地在这片林子周围建立起大篱笆,将这片林子的一草一树都给包围起来,然后有意与整个甘榜的人一同管理和发展这里的资源,而且还提出了一个建立什么“高速公路”的,准备将这大片林苑的土产出口到国外去。

小宾越想越不对劲,明明是那么安详的土地干嘛弄到高度发展化?只要餐餐有野食不就很好吗?所以决定拆除阿忠的篱笆。就不断向城里的大人物求救。

日子一天一天过,终于来到了城里的布公天下,这片林子,并不属于任何人的,都是属于“阿公的”(集体公共资源)。也就是说,即使原住民之前自己所种植的全部农作物将作为公有制。这一下,付出了血汗的阿忠气得冒火,就连一些其他原住民也觉得如此的决策太不讲理了。日后,居民不得在走进丛林中寻找野果,他们的生活范围只限定在自己屋子周围十二脚步内的限区。

小宾家族的“最新话语人”,觉得如此说法也不太对劲,虽然可以阻止阿忠靠近自己的院子,但是自己家庭成员的活动范围也被限制了。对于原住民来说,无法自由在山间里活动无疑是一大打击。居民们纷纷抗议,但是阿忠却无法说法大家一同发展经济。因为其他居民要的东西可能只是林内的安详而已,并不需要大搞经济。

这下可伤透了小宾,因为城里的大人物石坚以安危为由,已经派出了十多辆“安全部队”在小宾屋子周围密密保卫,而且这些全武装的部队自称会检视林子内的一举一动,据说,还想安装不同的电眼在大树上不让任何人再次”摄取”甘榜内的任何资源。本来想要安宁的小宾反而变得更加就寝难安了。林内就连一只蜜蜂都不敢飞进去了。

所谓瘟神易请难送,小宾送不走石坚,又打打发不了不断游说的阿忠,甚至还被甘榜的人指责他是破坏这片祥和地的罪魁祸首。目前,小宾所能做的只有坐在大门前不断喊:“冷静!冷静!我想静静!!”

发表评论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