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对中国的挑战与机遇 黄靖 评论

英国公投脱欧,必将导致世界地缘政治格局的重大转变。在这一转变中,作为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第一贸易大国,中国将面临重大的挑战,同时也将获得难得的历史机遇。

首先,英国脱欧,标志着工业化以来由海权国家主导世界格局的终结。英国的工业革命不仅启动了世界的现代化进程,也开创了由海权国家主导大陆政治的局面。在亚洲,西方列强的殖民政策和明治维新后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几乎将亚洲大陆各国陷于灭顶之灾

随着日本的战败以及战后民族独立运动成功,亚洲大陆由海权国家主导的局面也随之结束。但英国作为二战的胜利者,凭借其和美国的特殊关系,长期保持着对欧洲大陆举足轻重的地位。然而,在德国统一、苏东垮台之后,这一地位不断被削弱。随着欧盟的成立,特别是欧元危机之后,德国在欧洲大陆的领导地位已然确立。

在这个大趋势下,英国脱欧,实际上是宣告了英国近300年来对欧洲大陆政治格局的掌控能力已不复存在。在今天世界经济一体化、政治格局多极化的大趋势下,英国的脱欧,再一次证实了“没落强国总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历史经验。从此以后,世界局势由美、中、俄、印、德、法等陆权国家主导的局面将不可动摇。从这个意义上说,英国脱欧造成的影响将远远超越英国与欧盟关系本身。

其次,英国脱欧使得英国和欧洲都将因自身力量的减弱而加强对美国的依赖,而美国则不得不在英、欧之间尽力保持平衡以确保其盟主地位。其结果,是欧洲整体对美国的支持力度由于英、欧的分裂而大大降低。同时,美国维持其对欧洲的盟主地位的成本却大大提高。如此局面,使得美国为维持其称霸的单极世界的努力更加力不从心。

再次,英国脱欧之后,英国必定凭借其同美国的特殊关系挤压欧洲、尤其是德国。而以德国为首的欧盟各国也必将力图在强化自身的同时,扩大自己的国际战略空间,这就为包括中、俄在内的“非西方”国家提供了“入欧”的机遇。

另一方面, 由于美国在“亚太再平衡”战略下已经将其战略重心全面移向亚太,英、欧分裂将迫使美国更加倚重日本,强化美日同盟。为了制衡来自海上的压力,中、俄等陆权大国必然会抓住英国脱欧的机遇,强化对欧亚大陆的开发和联通。这必将导致世界的战略政治板块的重组,全球战略平衡也随之改观。

最后,英国脱欧极大地削弱了欧盟的经济实力,欧元在世界金融体系中的作用和权重都将下降,这不仅迟缓了欧洲以至世界的经济复苏,更为正在进行中的世界金融秩序的整合带来了新挑战,从而在经济层面上加剧了世界局势的不确定性。

以上变化为中国的持续发展带来了艰巨的挑战。

第一,近年来,中国将英国作为与欧盟交流的着力点,对英国在经济、政治、外交等各方面进行了大量的投入。随着英国的脱欧,这些投入的收益将极大下降,甚至是得不偿失。如何减轻英国脱欧带来的负担、弥补可能的损失,是中国必须面对的挑战。

第二,一个与英国分道扬镳的欧盟以及由此导致的欧洲破碎化趋势,打乱了中国对欧战略的既定节奏和布局,尤其将给“一带一路”经济倡议的推行设立新的障碍。同时,一个脆弱的欧盟不仅使中国对欧投资的战略效益降低,而且其对美国的更加依赖也会加大中欧交往的复杂性和难度。

第三,如前文所述,由于欧洲势力的衰减,美国在维持世界霸权的过程中将更加倚重日本。尽管这很难逆转美中关系主导世界大局这一根本战略格局,但必将给中国带来新的压力。

然而,这些挑战应该是可以克服的。从长期的战略发展来看,英国脱欧为中国的发展提供了难得的战略机遇。

第一,海权国家对世界格局掌控能力的急剧衰退,为作为陆权大国的中国提供了一个巨大的战略机遇。英、欧的分道扬镳,为中国与欧洲的交流提供了巨大的杠杆,使得中国能够充分发挥自身的纵横能力,全方位地加强同欧洲的关系。

最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中东欧的访问,恰逢其时。将地处战略要津的中东欧各国纳入“一带一路”的发展倡议中,充分利用中东欧各国工业基础好、人口教育程度高、基础设施较为健全等有利条件,积极寻求合作,促进互利双赢的经济发展。不但为中国与欧洲的关系打开了一扇大门,也在相当程度上帮助俄罗斯缓解了同欧洲的紧张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说,发展与中东欧的关系,弥补了英国脱欧造成的损失。

第二,如前文所述,英国脱欧加大了美国维持霸权的成本和代价,使得美国在维持一极世界的过程当中更加力不从心,从而加强了中国在世界事务中的地位和权重,也为今后继续推动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发展创造了有利的氛围。

第三,出于其自身利益,以德法为首的欧盟各国必将努力减低其对美国的依赖,积极扩大其对外交往的空间和内容,从而为发展中欧关系提供了新的机遇和动力。

第四,英国脱欧使得欧洲对俄罗斯的政治与经济压力急剧下滑,普京可以更加坚决地推动其“东进”亚太的战略。尽管欧洲的衰弱降低了俄罗斯对中国的倚重,使普京更加注重维持与中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平衡(从这个意义上看,普京11月的对日访问值得关注),但来自美国的巨大压力和美日同盟趋于强化的事实,使得俄罗斯将更多的力量和资源投入远东和亚太,积极发展壮大和中国的“战略伙伴”关系。近日来普京访华,同习近平签署了一系列前所未有的“大单”,便是明证。

最后,即便是美日同盟的强化,也须从辩证实践来看待。由于美日同盟结构性的不平等,美国倚重日本的另一方面,必然是加强对日本的控制。这对积极推进“正常化”的日本右翼势力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毕竟,一个由右翼势力主导的“正常化”日本,要远比一个处处受制于美国的日本对和平的威胁更大。

世界经济一体化、世界格局多元、多极化,是当今世界的发展大潮。英国脱欧逆流而动,但绝不会阻碍这两个潮流的发展。中国是这两个潮流的受益者,也是积极推动者。尽管英国脱欧对世界经济一体化有一定的负面影响,但总体而言,却为中俄推动“一带一路”、打造欧亚大经济圈创造了更加利好的战略环境。同时,英国脱欧使美国维持一极世界的成本加大,从而在客观上促进了世界格局的多元、多极化发展。

只要能够审时度势,中国定能够克服英国脱欧带来的挑战,同时抓住历史机遇,根据世界格局的新变化积极布局,为持续和平发展奠定更加牢固的基础。

黄靖:作者是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教授、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

原文1 原文2

发表评论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