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台湾蔡英文政府] 2016 南海仲裁中菲案

< 2016 南海仲裁中菲案 >

传台大国际法教授姜皇池过去投书媒体,指太平岛淡水不足,遭蓝营谴责。曾多次登岛的前总统马英九于2016年7月14日暗指,有一位台湾的国际法教授说太平岛没水也没可耕地,一切仰赖进口,遭到菲国律师去年开庭不断引用,成为了礁石主张的有力证据。对此,姜皇池于表示他并未在媒体上表示太平岛没水,也没说太平岛是礁,仲裁庭判决也未否认太平岛有淡水。

一名记者陶本和称,各界期待蔡英文对于南海仲裁结果会提出新政府对于南海主权的论述。但是总统翌日登上海军康定级迪化巡防舰的行程并未公开且全程不让媒体采访,只由官方提供谈话内容,在国家关键时刻,她目前对于太平岛这档事还是维持过往的风格“英式低调”。难怪网路舆论会热烈讨论美国多年来虽然是我方重要盟友,但情势比人强,美方为了打击北京,加上强烈伸手南海的企图心,不惜把台湾相关利益当成祭品。(2016年7月14日)

对于国际法庭判断太平岛为岩礁的决定,马英九认为“很可笑”,他高分贝批评太平岛上的水“品质好到不行”,,水还喝了好多。他还曾经带环保署长去鉴定,岛上的水跟“evian”差不多,对于岛上的井会枯水的说法,他也从未听过。另外,对于台大教授姜皇池曾提出太平岛的淡水不足的说法,马英九也不客气地讽刺说,在今年一月登岛前有邀请这位教授,但对方不愿,因为那位教授知道他的话没有一句是真的。同时,马英九也指出,岛上除了有蔬菜、鸡羊外,法庭认为,太平岛不能种稻,要靠外援,但马强调,世界上城市有哪几个不靠外援,认为法官思想老化。(2016年7月15日)

世新大学教授游梓翔2016年7月14日在脸书指出,根据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局(NOAA)公布的美国专属经济区范围,竟吓见有三个“礁”也拥有200海里专属经济区,“这样都画了专属经济区,却把我们的太平岛降级不准有专属经济区,这也双重标准得过份了吧?” 根据该报告,当中拥有200海里专属经济区的地点,分别是强斯顿环礁、帕迈拉环礁和金曼礁,但上述这三个“礁”不是面积超小,就是没有自然水源,完全不符合“岛屿”的要件,但美国却“称礁为岛”,官方认政这三个“礁”拥有“岛”的200海里专属经济区。

美国这荒谬的认定,对照国际法庭日前将有天然淡水、有可栽种土壤的太平岛降格为礁,更显讽刺;不只突显了美国的蛮横,也再次证明,国际上只看拳头、法律仅供参考的现象。
1.强斯顿环礁(Johnston Atoll):没有自然水源,没有原住民,美国在岛上存放化武、橙剂及化学废弃物造成严重污染。
2.帕迈拉环礁(Palmyra Atoll):只有不到25个临时研究人员,只能收集雨水饮用。
3.金曼礁(Kingman Reef):涨潮时没入水面,低潮时陆地面积仅有0.012平方公里(不到太平岛的40分之一),无自然资源、无法维持任何经济活动,无人无饮水。

南海仲裁判决2016年7月12日出炉,太平岛遭判定为“岩礁”,引发国人不满,而面对媒体询问是否肯定前总统马英九登岛?台北市长柯文哲今日表示“也不会”,若登岛就有用,干脆驻扎在那里就好了。他也说,这是国际实力问题,台湾这次根本被国际社会晾一边,到底在美中角力局面,台湾如何维持国家最高利益,是很大的题目。(2016年7月15日) 总统府发言人黄重谚2016年7月14日下午提出1947年历史资料,强调正式名称出现于纸本都称“南海诸岛”,并重申政府立场。黄重谚表示,中华民国对南海诸岛及相关海域享有国际法上的权益,绝对会捍卫领土跟主权,不会让任何损害国家利益的情形发生,南海争议应该透过多边协商,共谋争端和平解决。针对南海仲裁的结果,太平岛被认定是礁不是岛,前总统马英九批评仲裁法官不了解太平岛,2016年7月16日更投书《联合报》,向蔡英文新政府提出10点因应危机的对策。此举引来民进党立委陈其迈批,马政府8年来不公告太平岛的领海基线,卸任才2个月就急忙指导新政府,完全是“放马后炮”。

马英九任内推动“强化海巡编装”专案,预定执行到2019年完成,但因南海区域辽阔,未来海巡署执法护渔的工作必然大增,因此建议蔡政府在“强化海巡编装”专案第1期执行完毕后,再继续订定第2期计划,以因应南海巡护工作大增的需求。同时,马英九任内,为了钓鱼台争议的宣导,外交部曾在美国4大报刊登全页广告;经济部、交通部、科技部、环保署也可逐步发展太平岛本身产业,马办强调,这些都是过去有在做的项目,希望新政府加强。马办说,太平岛跑道是前总统陈水扁任内所建,4年前马政府发现跑道雨后湿滑严重再加整修;当时太平岛问题尚未发生,现在情况不同了,为长远计,应该加长机场跑道,至少能容许小型民航机起降,改善太平岛空中交通。(2016年7月18日)

国防部发出声明,关于南海仲裁案,政府态度非常清楚,就是中华民国对南海诸岛及其相关海域享有国际法上的权利,政府绝对会捍卫国家的领土与主权,不让任何损害我国家利益的情形发生,这也是国军责无旁贷的职责。(2016年7月19日)

屏东东港“海吉利号”4艘渔船,历时6天的航行,预计在今天(25日)抵达太平岛。结果这项民间自发性的护岛行动,就在参与渔民千辛万苦抵达目的地之前,就被国防部所发布的一份新闻稿给阵前封杀了。国防部强调,太平岛是“重要军事设施管制区”,登岛人员必须在45天前向国防部完成申请,经核定后始可登岛。《ETtoday东森新闻云》副总编辑李祖舜身为中立的媒体人,都忍不住如此批评蔡英文政府:蔡政府针对渔民组团护岛之事,在行前故意不明确表态也就算了,没想到竟然透过国防部的一纸新闻稿,毫不留情地让渔民望岛兴叹,充分展现了蔡政府在整个禁止渔民登岛决策与执行上的荒谬与离谱。(2016年7月26日)

以“向国际开放”就是“租借予美军”。(2016年7月22日)

南海仲裁将太平岛降格为礁,东港琉球地区渔民心生不满,海吉利号渔船船东郑春忠发起活动护岛,但过程中频遭“关切”,让10艘船最后仅剩5艘。护岛船队目前已出发4天,满吉胜8号船长陈富盛透过通话指出,22日一度遇到菲律宾小型渔船拦截、讨食,因此给了些粮食与物资,船队也将持续往太平岛前进。罗强飞则指出,船队23日16时34分已行进到东经116度33分87秒,北纬14度45分18秒位置,距太平岛还有293海里,预计24晚上接近太平岛,25日白天登上太平岛;由于船队所带淡水量有限,届时可能以“紧急救难”理由申请登岛,汲取补充淡水,以利船队返台所需。(2016年7月24日)

民进党举办“明南海仲裁案的发展进度和缘”座谈会,林廷辉说,“南海仲裁案跟台湾有一定的关系,但没有绝对的关系”。他认为,仲裁案主要是菲律宾试图挑战中国,限缩中方占领岛礁的海洋权利,但菲律宾的15项诉讼标的物中都未提到太平岛,因此仲裁庭应该不敢造次、不会越权判决太平岛的地位问题。南海仲裁案的判决结果将对岛礁地位产生影响,任何国家若想主张岛礁可拥有200海里专属经济海域时,必须先证明符合“维持人类居住或其本身的经济生活”,因此台湾未来应依照仲裁庭认定的标准经营太平岛,将会对于维护太平岛权利有所帮助。假如仲裁庭认定,扣除政府人员和军队不算,一定要有一般居民居住在岛礁上,那么政府可能就得思考,如何让居住在岛上的民众更多。(2016年7月12日)

在南海仲裁案宣判前夕,海巡署将百吨级巡防艇调离太平岛,并在10日才派遣1800吨级“伟星舰”前往,时机点敏感,有立委质疑此举会造成太平岛的防务漏洞,甚至批评是“弃守南海”。立法院内政委员会通过由国民党籍立委黄昭顺提出、民进党籍立委庄瑞雄等共同连署的临时提案,指出南海情势目前呈高度紧张状态,海巡署应该依照海域情势状况灵活调度,派遣一定规模数量的舰艇支援太平岛,捍卫南海合法权益。提案书中提到,海巡署日前却以太平岛受台风、低气压侵袭引响,可能会危及100吨级巡防艇安全为由,将巡防艇调防回台。提案指出,为避免国际社会错误解读台湾针对太平岛主权的立场,国会代表人民的声音,应在南海仲裁案前向国际社会宣示捍卫太平岛主权及领土完整的主张从未改变,并保障驻守太平岛官兵的安危。(2016年7月12日)

争讼多年的南海仲裁案判决12日出炉,我国最关注的太平岛遭降格为“礁”,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岛屿与其他陆地一样,拥12里领海和200里专属经济水域;但是一旦太平岛从“岛”被降格为“礁”后,则仅享有12里领海,没有经济水域,以后就只能在太平岛附近的12海里工作。除此之外,过去政府曾宣称我国最南领土是“太平岛”,但按照海牙法庭12日判定太平岛为“岩礁”非岛屿,我国最南领土就可能再度北移。

屏东琉球区渔会总干事蔡宝兴表示,相比日本宣称拥有主权的冲之鸟礁,太平岛面积大近一千倍,假如太平岛被视为“礁”,那么“冲之鸟”也不应该是“岛”。因此,针对日本早前强行扣押台籍渔船“东圣吉16号”,蔡宝兴认为台湾政府应该立即要求日本道歉并作出赔偿。蔡宝兴表示,南海仲裁案恐让台湾少了一个渔场,加上菲律宾对台湾渔船不友善,动辄开枪射击,扣押人船,台湾渔民在南海一带捕鱼恐怕更加困难。而在高雄,虽然当地并非太多渔船前往南海区海域捕渔,加上海巡及海军照常护渔,对当地渔业影响不大,但未来仍会静观其变,并视乎台湾政府将如何处理。今年4月,台籍渔船东圣吉16号到太平洋冲之鸟礁附近公海捕鱼,遭日本非法扣押人船,船东潘忠秋付了176万元新台币保证金,人船才获释。(2016年7月13日)

 

南海仲裁案12日即将宣判,针对我国对南海主权的主张,陆委会主委张小月2016年7月11日强调,仲裁没有拘束力,如果对我们不利,我方绝对不会接受,会坚持主权。不过,面对立委询问,究竟政府是否仍主张11段线论述,张小月则不愿回应,只表示,这超过她的权责范围。

争讼多年的南海仲裁案判决12日出炉,我国最关注的太平岛地位被判定为“岩礁”而非岛。台联党主席刘一德透过新闻稿批评,这次的事件不仅是让太平岛失去200海里专属经济海域而已,更显示出台湾在南海的权益长期被漠视,作为一个“不正常”国家在国际事务上的困境,对南海主权的主张完全被压缩与边缘化。根据仲裁结果指出,太平岛之所以不是“岛”的原因在于,南沙群岛的所有高潮时高于水面的岛礁中,很多岛礁上驻扎的政府人员依赖于外来的支持,不能反映这些岛礁的承载力,虽然岛礁上曾有小规模渔民尝试开发,但短暂利用不构成稳定的人类社群的定居。刘一德强调,台湾就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必须坚定捍卫自己的主权,拒绝中国在国际上宣称可代表台湾,“台湾有权利和其他东协各国平等的协商相关争议与参与国际事务”,且台湾在南海议题上绝不能与中国合作,否则无异是“与虎谋皮”。(2016年7月13日)

前总统马英九也在12日晚间发表长达4000字的声明文,痛批仲裁案结果是“荒谬不公的仲裁”,他呼吁政府应“立即提出具体措施,捍卫中华民国的太平岛,要穷尽一切途径,表达我们的抗议。让国际社会知道,太平岛是岛不是礁!” 针对仲裁庭判决太平岛是“岩礁”,许多网友感到十分愤怒,纷纷表示,“这判决真是瞎到极致”、“是岩礁的话那南海上一座岛都没啦,经济海域回到海岸线算起”、“冲之鸟都能是岛了,太平岛怎么会变岩礁”、“太平岛说是礁,冲之鸟礁那坨X却叫岛”。(2016年7月13日)

菲律宾南海案法律团队首长哈尔德勒萨(Francis Jardeleza)说,海上地物须具备“可维持人类居住及维持本身经济生活条件”,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天然饮水。他说,太平岛上虽有水井,但其中2口因水质咸(台湾方面提出太平岛上有3口井),早以停止供水,太平岛上不是全年都有水喝,遇到干季井就枯竭。对此,海巡署表示,太平岛是南沙数百岛礁中,唯一拥有丰沛天然淡水的岛屿,且水质良好,其中5号井盐度低于千分之1,质量接近矿泉水,每日出水量达3公吨,相当于1500人的一日饮用所需,另外还有3口井盐度介于千分之1至千分之3之间,远低于海水盐度的千分之33至35。(2016年7月14日)

回顾过往,前任总统李、扁、马面对南海、太平岛议题又做了哪些事。在李登辉任内,撤回海军陆战队官兵,由海巡署驻守;在陈水扁的任内,则是推动“太平专案”,在岛上兴建一条1150公尺的跑道,供飞机起降,他自己则是第一位以中华民国总统身分踏上太平岛的总统。事过境迁,在马英九政府时代,南海情势渐趋紧张,除了改善跑道状况外,政府则是在太平岛附近探勘资源,此举主要在国际上具有高度宣示性。此外,马英九今年1月更大动作御驾亲征,率领国安会秘书长高华柱等官员前往太平岛视察,甚至亲自喝井水、食用岛上食物等实际行动,来证明太平岛适合人居。至于蔡英文未来面对南海变局的因应对策为何,大家也都在等着看。前总统陈水扁的儿子陈致中不满表示,南海仲裁案指我们的太平岛不是岛,只是礁,“简直欺人太甚!”,全世界有哪一个礁可以兴建机场,可以起降C-130运输机?陈致中呼吁,总统蔡英文要硬起来,捍卫台湾主权,除了军舰前往巡弋,应考虑部署防御性飞弹在岛上,陈总统时代完成了机场,现在该是加快脚步、好好建设太平岛的时候。国民党中常会13日邀请国立台湾师范大学教授王冠雄进行“南海仲裁案的省思”专题演讲,主席洪秀柱听取演讲后发表五点声明,并强调对于这次仲裁法院公布的结果,不承认、不接受、不满意,政府应该继续建设太平岛,并正式宣布太平岛周边二百里为我国专属经济海域。(2016年7月14日)

太平岛在南海仲裁案中被判为“礁岩”,国民党主席洪秀柱日前打算自掏腰包登岛宣示主权。据国民党文传会副主委胡文琦转述,国民党已于上周向国防部提出申请搭机赴太平岛,但国防部却“虚与委蛇”,他们解读这是“变相婉拒”。党部向国防部表达无论准或不准,都希望给一个答案;但国防部还要由国安单位评估,他们解读,这就是变相婉拒洪秀柱登岛申请。(2016年7月28日)

屏东渔民自发性出海到太平岛宣示主权即将返台,国民党高、屏两地党部将动员到渔港相迎,对此,国民党副主席胡志强于29日表示,“我们支持所有正确的行为”,维护太平岛主权天经地义、人人有责,有关领土的完整绝不放弃,任何民众自发性的正确行为,国民党会力挺渔民护土行动。(2016年7月30日)

台湾大学法律系教授姜皇池在“南海仲裁案与台湾”学术研讨会表示,不赞成太平岛变成人道救援中心或运补基地,应站在生态保育的角度出发,且仲裁庭提及台湾都称为“中国台湾”,这不仅冲击太平岛法律定位,更冲击台湾整体国际法地位问题。(2016年8月7日)

 


言论

台湾人言论(2016年7月14日):

独立评论人朱骏形容7月12日出炉的南海仲裁中最不可思议的,是长期有国军及海巡驻守,且有淡水能够支撑人类生活的的太平岛,竟然被判定为礁!这个判定违背海洋法对岛与礁的定义、违背历史事证、违背常识法则,甚至因而损害无辜第三者(台湾)的主权与权益!可见由柳井俊二主导的该仲裁庭早有特定心证,否则何以认事用法偏颇至此?

政治评论员黄智贤评论道:海牙仲裁庭干脆不要管海洋公约了,自订公约“凡美国和日本说是岛,就是岛;说是礁, 就是礁。”还是你改名叫做“海牙仲介庭”算了? 因为你代理的,是强权的利益。岛的定义,国际海洋法公约第八章121条(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 Part VIII, Article 121 )白纸黑字:“在自然状况下四面环水,并在最高潮线时仍露出水面的陆块”。太平岛还有天然有淡水,有着大树,还能养鸡,更能维持人类生存。

台湾经济研究院董事邱毅撰文写道: 狗屎的国际海洋法庭,昧于事实,睁眼说瞎话,结果冲之鸟变成“岛”,太平岛却变成了“礁”,怪不得大陆一开始就认定,南海仲裁案是场闹剧,而且还是荒谬无耻的闹剧。五位仲裁法官,一位是菲律宾指定,另四位则由海洋法庭庭长柳井俊二指派。柳井俊二何许人?马上被起底。他是日本着的右翼反华外交官,担任过日本驻美大使,当年也曾摇旗呐喊,鼓噪美国去打伊拉克。后来这家伙涉入贪腐丑闻,被日本政界扫地出门,遂转战国际海洋法庭。这场荒谬闹剧,美国是策划大导演,日本是执行小导演,掌镜的就是柳井俊二,主演的是菲律宾前总统阿基诺,五位如同丑角的仲裁法官。台湾人民这次觉醒了,只是不知这一记重重的耳光,蔡英文醒了没?跟在美日后面摇尾乞怜,以为可以抗大陆搞台独,门都没有,还惹来一身腥。

野台发起人罗智强的评论文章这么提粗:仲裁庭不但否定了两岸对于南海U型线的主张,还把太平岛降格为“礁”,台湾落得满盘皆输的局面,这让上台后刻意拉拢美方的蔡英文情何以堪?在《封神演义》中有一句脍炙人口的话:“我本将心托明月,谁知明月满沟渠?” 。。。 对大陆来说,台湾问题,是涉及“民族大义”、乃至于维繋统治正当性的核心问题,以最极端的例子来说,若台湾宣布法理台独,而中共却无能应对,其“民族大义”的内火若燃起,疆独、藏独与各式各様的自治或独立的声势因此大振,不但会裂解大陆,也会让中共政权面临崩溃,也因此,台湾问题,对中共来说,有其不可妥协的核心性。但对美国来说,台湾构成其亚洲再平衡的战略棋子。但棋子就是棋子,却是一个可以“车可换俥”、“马可换傌”,可牺牲、可交易的棋子,台湾对美国而言,属于可妥协、交易的边缘利益。

立法院外交及国防委员会8位立委,2016年7月20日上午搭乘C-130运输机赴南沙太平岛考察,参与的朝野立委,包含国民党江启臣、徐志荣、吕玉玲、黄昭顺,以及民进党王定宇、蔡适应、罗致政、陈亭妃;立委们在出发前还特地合照、打卡,约在岛上停留3个多小时。江启臣返台后表示,在飞机上俯看0.51平方公里大的美丽太平岛,从降落时两旁的原始热带林木、道地出产的椰子水、海岛风味的自然井水、餐桌上的太平岛土鸡、蔬菜,到岛上长期以来的建设及人居环境,包含发电、饮水、码头、太阳能发电、医院、邮局等维系日常生活所需软硬建设,几乎应有尽有,“这样子的岛居然被仲裁法庭判断为岩礁,实在没有道理,违背天意!” 针对蔡英文提出4原则5作法,在太平岛成立“人道救援中心”,江启臣则说,这都是很好的想法,但政府实践的决心与抗压性,却备受质疑,像是这次国防部只派处长级官员、海巡署为南巡局局长,“蔡总统应亲上岛去评估,同时宣示其人道救援中心的诉求”,才能展现决心。

总统蔡英文上于2016年7月19日傍晚召开首次国安高层会议,会中针对南海海域,将派遣各国科技学者赴太平岛进行研究,并致力推动成为人道救援中心或运补基地。对此,前立委邱毅表示,其实就是租借给美军做运补基地,最多再纳入日本自衞队,好更符合国际之规格。蔡英文要将太平岛“开放成国际运补基地”,这句话的玄机就很多。首先,向国际开放,使用国仍须付费,双边仍须签署使用协议或契约,这就是“租借”。邱毅接着写到,其次,就是各国都可以来租借使用。但若美军表态要租借使用,其他国家敢与美国争吗?

南海仲裁将太平岛降格为礁,东港琉球地区渔民心生不满,决定自救渔场、号召渔民自行登岛捍卫主权。原预计派出10艘船出海,但却屡遭关切,部分渔民遭“摸头”,最后仅剩5艘船将在2016年7月20日出海。号召行动的海吉利号渔船船东郑春忠与活动发言人罗强飞直说:“这简直像是一段不被祝福的婚姻”。郑春忠则是气愤地表示,仲裁结果造成我国的200海里专属经济海域消失,缩成12海里绝对无法接受,至于前民进党立委林浊水日前称“南海海域不重要、渔船也不多”,更是无法认同,“台湾有上百艘渔船在那个海域捕鱼”,因此绝对要捍卫权利到底,但这次出海的船既没载货也没抓鱼,是完全合法的空船,希望政府即使没有实际援助,也要硬起来争取主权、护好渔权。根据《TVBS》民调显示,针对蔡英文政府维护我国在南海诸岛及相关海域的权利,有48%的民众有信心、没信心则是39%、14%不表示意见。至于政府面对南海仲裁判决的相关因应作为,有45%表示不满意,仅19%满意。有高达69%的民进党认同者认为蔡英文应该登上太平岛宣示主权、19%不赞成、12%未表示意见。总统府发言人黄重谚表示,政府将采取五项做法分别为:首先是捍卫渔权,强化护渔能量,确保渔民作业安全;第二多边协商,请外交部和相关国家加强对话沟通,协商寻求合作共识;第三科学合作,请科技部开放科研名额,由相关部会邀请国际学者到太平岛进行地质、地震、气象、气候变迁等科学研究;第四人道救援,请外交部和相关国际组织合作,成为人道救援中心及运补基地;第五鼓励海洋法研究人才,强化我国因应国际法律议题时的能量。针对南海仲裁案将太平岛定义为“礁”的争议持续延烧,朝野立委将在20日上午前往太平岛进行考察,此次随行人员包括国民党立委江启臣、黄昭顺、徐志荣、吕玉玲,民进党立委则是王定宇、蔡适应、罗致政,至于国防部仅派负责国会的国防部公共处处长郑贵明上校陪同,是历届赴太平岛国防部陪同层级最低一次。新北市李武忠博士经济系教授投书指出一件往事:当初我国琉球籍渔船东圣吉十六号,经政府同意后进入冲之鸟礁200海里捕鱼,却遭到日本公务船以入侵日本海域强行扣押,最后船东被迫缴交新台币一百七十万元罚款后放行,至今钱仍然要不回来的覆辙(2016年7月20日)。由屏东渔民自发的航向太平岛维护主权行动2016年7月20日出发,共5艘渔船。屏东籍渔民自组5艘“护岛船队”,预计25日白天最靠近太平岛,届时以“紧急救难”为由申请登岛。未料,国防部24日指出,虽尊重渔民护岛行动,但太平岛属重要军事设施管制区,登岛人员须于45日前向国防部完成申请,经核定后才可登岛。行政院也指出,渔民没获国防部许可无法登岛,但如为紧急避难,海巡官兵会给予协助。(2016年7月25日)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