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应《黄瑞泰:我们都面对一样的焦虑》

这是一篇简短回应东方日报2021年01月02日言论《黄瑞泰:我们都面对一样的焦虑》的文章。

是的,是点名道姓地回应。不是因为该文章不好,而是逻辑上出现偷换概念而进一步影响中华文化底蕴的大是大非问题。

首先,本文先指出笔者的几个重要论点:

  1. 从蛋糕不能展示圣诞节字样,到直辖区宗教局说穆斯林不能也无需穿着圣诞服饰,大家都嘲讽宗教局的过度反应。
  2. 华人趁机会反省华人社会在这方面的困境,当我们仍坚持自身与中华文化的连接时,不少华人对于自身文化传统的坚持,也塑造一堆类似的疆界和行为。
  3. 前几年华裔国会议员带宋谷和穿马来传统服饰而大骂他们“入番”,仿佛是汉奸走狗现形。
  4. 应该先去深思和了解其中的脉络和缘由,或许就能会明白当中的焦虑和不安,这样或许能省去误解和冲突,族群间的谅解才有机会发生。

诚如笔者最后一个论点,本文也绝对认同,必须深入去了解脉络和缘由。好与不好的价值也必定能经过长时间的验证。全世界对于自身文化的自我倡议是不可议论的,就连联合国也鼓励多元文化,甚至保护各族文化的遗产而做出努力。即使是全世界只剩下一百人的独有语言,都要努力捍卫,不让这些少数的文化轻易绝灭。

再回到文章的论点,第一个“ 蛋糕不能展示圣诞节字样“是指员工不能将自身文化与工作所需的一种切割。这是宗教的保守主义体现。这才是我们嘲笑的丑陋文化,也指该名店员本身的问题。君不见,并非大部分的员工都是这种想法,而取笑他的不单是他族而已。就连本身的民族,也身为消费者的,却不曾拒绝西方的生日蛋糕文化。

至于第3个点是属于政治的课题,或许本文并不深入探讨,只以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国会更应该以多元民族来体现大马的特色。至少在学校和几乎所有大马宣传片中,都是体现了大马的多元。国会是国家最神圣的殿堂,如果国会阻止各民族穿上自己的文化服饰,那么在社间要推动大众各民族的多元色彩自然就事倍功半了

最后,回到笔者的第2个论点。华人对于自身文化的坚持方面,反而想问,何时造成了僵硬?那种”华人认为华人应该吃中餐“是真的一种普遍现象还是一种习惯?习惯也是文化的一种因素,也因为在地某个特殊的习性自然成为一种文化。就比喻说马来人喜欢吃辣椒,无辣不欢,这就是饮食的文化,难道这一点也是问题?既然没有问题,华人喜欢吃肉骨茶和烧肉,坚持吃米饭,何错之有?难道笔者是认为要将大马变成同化才是常态?吃什么食物种类是赋予人们最基本吃喝的选择吧?这怎么又会是一种疆界呢?

更何况,今天这个爱吃白饭和猪肉的民族(抱歉,也有一些是素食主义,在此不多谈。),华人至少不会在经营餐饮的时候拒绝其它族群的特殊要求吧?好多的清真餐馆也有华人开的,坐在里面的食客,也有非穆斯林的喜好者。我想,这才是中华民族对于多元与包容的体现。至于蛋糕上面的字样,你说会比爪夷文更具课题吗?

最后,建议笔者应该针对掌管宗教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祖基菲里指,“写上贺词的蛋糕不可以拿来当商店的展示品”,这一方面多下点功夫吧。中华文化几千年的传统优良文化没有什么可以大做文章的。

政治方面,就引用民都鲁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张庆信抨击祖基菲里,指后者“禁展示圣诞快乐蛋糕”的做法简直是本末倒置,甚至已经偏离“清真”的真正含义!他说:“祖基菲里这般杯弓蛇影的心态愧对其掌管宗教事务的职衔,拜托不要一点鸡毛蒜皮的事都扯上宗教!”

 

评张嘴言/张延友  2021年1月2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