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lukah Kerajaan Malaysia Mengiktiraf UEC?

Bagi rakyat Malaysia yang tidak tahu, UEC adalah satu sijil pelajaran yang digunakan oleh sekolah persendirian Cina di Malaysia. Mereka ada sistem pendidikan sendiri di bawah seliaan Dong Zong (badan pendidikan Cina). Tapi kebanyakan masih menjalankan subjek-subjek SPM kerana tak mahu ambil risiko pelajar tiada sijil SPM untuk bekerja kelak.

UEC (Unified Examination Certificate) tidak diiktiraf oleh kerajaan Malaysia sejak zaman Tunku Abdul Rahman dan disokong oleh tokoh-tokoh sezaman seperti Tun Tan Cheng Lock, Tun Tan Siew Sin dari MCA. Zaman itu tokoh2 terawal semuanya bersemangat nasional yang tinggi. Tun Tan Siew Sin sendiri menolak idea penggunaan bahasa Cina sebagai medium di sekolah Malaysia. Tun Tan Siew Sin tidak disukai oleh aktivis pendidikan Cina. Zaman sekarang MCA pun sudah beralih kepimpinan dan pendirian.

Ada, seorang lelaki kelahiran China yang berpindah ke Malaysia atas desakan ekonomi dan menjadi guru di sekolah Cina Malaysia, bernama Lim Lian Geok, menjadi antara aktivis terkuat menuntut pendidikan Cina dan meminta bahasa Cina diiktiraf sebagai salah satu bahasa rasmi di Malaysia. Dengan bantuan institusi Dong Zong yang kuat, sehingga ke hari ini mereka masih menuntut agar pendidikan Cina diterima di Malaysia. Beliau dibuang kerakyatan kerana dianggap mencetuskan ketidakharmonian perpaduan kaum.

Walaupun sekolah persendirian Cina tidak menerima bantuan dana dari kerajaan, tetapi sekolah mereka jauh lebih mewah dari segi infrastruktur dan kemudahan. Sumbangan kewangan banyak diberikan sendiri oleh masyarakat Cina setempat agar sekolah ini terus kekal.

Medium pengajaran utama subjek untuk UEC adalah dalam bahasa Cina dan hanya ada satu subjek BM disertakan (untuk cukup syarat dan lebih mudah dari BM SPM).

Oleh kerana sijil UEC tidak diiktiraf Malaysia, pelajar sekolah persendirian Cina yang mengambil UEC perlu pergi ke negara yang menerima UEC seperti China dan Taiwan untuk menyambung pengajian. Hujahnya, kerana sijil tersebut tidak begitu selaras dengan dasar pendidikan dan wawasan negara, dan juga untuk melindungi keistimewaan sijil STPM untuk masuk ke pengajian tinggi awam Malaysia.

Tetapi mereka harus melupakan hasrat untuk bekerja dengan kerajaan atau badan-badan syarikat yang tidak menerima sijil yang tidak sah.

Persoalannya di sini, adakah perlu kerajaan Malaysia Baru ini mengiktiraf UEC?

Berdasarkan tinjauan awal di media sosial di kalangan guru, rata-rata tidak menyokong pengiktirafan UEC. Untuk mendapatkan apakah pendirian pembaca, anda boleh vote di survey berikut:

 

Pada pendapat anda, adakah kerajaan perlu mengiktiraf UEC?

View Results

Loading ... Loading ...

 

 

 


Original Website ini adalah dipetik dan diubahsuai khas daripada halaman: https://www.pendidik2u.my/ (survei original)

Tujuan mengadakan halaman ini untuk memberi pengetahuan kepada masyarakat umum bahawa website sebegini boleh dimanipulasi dengan hanya 10 minit sahaja dan KEPUTUSAN UNDIAN ONLINE BOLEH DIMANIPULASI.

网页制作者留言:这是一个仿制的网站!目的是教育大众 “独中统考文凭的民意调查” 是个可被人为操控的网站,投票结果是可预先设定的。该投票结果完全不可信赖

 


新闻报道

Petikan suratkhabar Sinchew:

星洲日报原文:

 

教育资讯网民调.迄今10829人参与.98%反对承认统考

网络出现一个政府是否需要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的民意调查,截至今日下午7时已有1万829人次参与调查,反对承认统考文凭的人次高达98%。

(吉隆坡9日讯)网络出现一个政府是否需要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的民意调查,截至今日下午7时已有1万829人次参与调查,反对承认统考文凭的人次高达98%。

有关民意调查是出现在一个经常分享教育资讯的网站(https://www.pendidik2u.my/),因为公开调查独中统考文凭是否需要受到政府承认这个敏感课题,已在教师群体引起热议。

据了解,有关民调还详细解说独中统考文凭的历史背景,并指早在国父东姑阿都拉曼时代,独中统考文凭已不受承认。

有关民调也有近80个留言。

星洲日报记者上网浏览后发现,留言者皆反对承认独中统考文凭,有者甚至表示“强烈不支持”。

反对的理由包括理应推动国民教育、承认只会制造种族分裂、报考大马教育文凭考试即可、要团结大马应贯彻使用国文、国民教育有必要统一等,一些反对承认独中统考文凭者甚至使用偏激的字眼。少部份认为有必要承认统考文凭者以华裔为主,支持承认者认为,如今是新马来西亚时代,希盟政府已承诺会予以承认。

因上述调查已通过手机群组在教师群体中广传,一些教师不免担心有心人在制造反对承认统考文凭的情绪,因此也发动身边朋友上网填写,设法壮大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的力量


网络文章回应

 

《统考不要筋斗云》

星期一一大早就收到讯息,说有人设计网民调查,请支持统考的朋友们到一个网页去投票(https://www.pendidik2u.my/perlukah-kerajaan-malaysia-mengiktiraf-uec/)!

稍微浏览那个网页,直觉是有心人‘谋杀’统考的诡计;但读完引言,就马上可以肯定,这是有人要藉此‘统考被承认’议题,来破坏中文教育,包括独中和华校。

理由很简单,随手就可以捻出几个:

(1)误导性引言:引言处处透露出‘别承认统考’隐喻,或煽动民众对中文教育不利、挑起防备心的情绪。比如,提到林连玉先生的时候,它说‘直到今天,他们还在诉求大马政府支持中文教育’、‘他因被认为影响国民和谐而被剥夺公民权’;还有‘虽然独中学校没有政府财务支援,独中学校拥有远比其它学校更华丽的基础设施’;‘统考的国文科比SPM的更为容易’等;最厉害的是最后一句 – ‘根据社交媒体老师们的反馈,大家全都不支持‘统考被承认’’。

(2)问题本身“Perlukah Kerajaan Malaysia Mengiktiraf UEC?” 是个大问题:设计问题的人,先入为主的认为UEC有问题,所以问大家“需要承认统考吗”;以一种陷阱式的方式,加上当前巫统和许多马来保守组织,都在马来媒体制造对华教不利的氛围(其中一例子:2017年11月26日《马来前锋报》刊登这煽动性大标题“Penderhakaan kepada rakyat jika UEC diiktiraf”,意即“承认统考,就等于背叛国人”),让回答者比较容易说“不”。

(3)单一问题、不公平的问法,不留余地的、一刀斩断被问者其他思维:这种问卷,摆明是来捣乱的。一般问卷如果加上其他问题,比如探讨华教毕业生对国家的贡献,就比较可能有公平、客观、全方位的回应;例如问卷为什么不问类似“Adakah pelajar lulusan UEC menyumbang kepada pembangunan positif buat negara tercinta kita?”的问题?

(4)问卷形式问题:一份认真、有素质的、用于国家政策抉择的问卷调查,应是类似社会科学研究的问卷形式。其中问卷开端必须说明为什么要做这调查,以及它的重要性。除了以多项问题设计外(不是这种单一问题式的),更重要的是,问卷里的一系列问题,也必须包含‘反向题’(reverse coded items)。这在社会科学的问卷设计很重要,因为反向题可以降低网民的‘默认偏差’(acquiescence bias),比如题目1‘华校对国家有很大的贡献’属于正向题;题目2‘华校会影响国民团结’是反向题(或1为反向、2为正向题)等等,这样在量表上“1.非常感认同;2.认同。。。。。。5.非常不认同”的计分就会有比较客观和公平的反馈。

(5)问卷的采样对象偏差:很明显的,这调查一开始只提供给某些‘反对统考’的有心人而已;从7月8日开始,到大约7月10日中午之前,几乎一面倒、都是‘巫统式’的‘反对’回应和偏激言论。流传到其他社交媒体后,我们就开始看到有华裔网民发声(尤其是7月10日下午开始),也有一些开明派马来网民站出来为统考抱不平。更喷饭的是,在许多华裔社媒大力鼓动支持者投票后,短短半天内,我们就看到支持率的急速提升:9日的支持率是2%,10日下午6点是15%,到了晚间11点马上就上升至32%了(共44607人投票)。

总之,整个所谓‘问卷调查’根本就是胡闹、恶意的动机,不单危害国家和谐,还很可能把承认统考带到死胡同去了。

不管是马华说的‘一里路’,还是民政反讽希盟政府的‘十万八千里’,个人认为,‘独中统考’真的不需要这么急躁的争取被承认。

在巫统多年来屡屡误导和煽动马来群众,使大部分国人,包括部分华裔对中文教育存有偏见的情况下,加上国语地位在国内马来族群也江河日下,马来民众其实对强势的中文具有强烈的自卑感、甚至仇恨心。

一里路也好,十万八千里也好,我倒希望华社勿躁,千万不要学孙悟空筋斗云,翻个十万八千里路。在这风口浪尖当儿、国内正值诸多大事未了之时,不管念动什么真言、捻什么诀,都会引起马来族群的反弹,都会把统考‘翻到荷兰’去。

这当儿,倒是华团无论如何必须发表正式的马来文公文,以数据客观的说话,澄清不实指控,让被误导的国人正确的了解独中对国家的贡献,和统考的价值。

宋明家
2018年7月10日

文章自Whatsapp广传


梁誉升: 承认统考需5年?

梁誉升,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

行动党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促请教育部长马智礼勿花太多时间研究,因为承认统考并没有违反《1996年教育法令》,而且还符合支持多源流教育的国家教育政策。《1961年教育法令》是以《1956年拉萨报告书》为基础,其“最终目标”是实现单一源流教育制度,即全面实现以国语(马来语)为主要教学媒介语的国民学校(马来文学校)体系。此外,该法令的国家教育体系,只承认两种学校类型:政府学校(Sekolah Kerajaan) 和全津贴学校 (Sekolah Bantuan Penuh Kerajaan)。不过,《1961年教育法令》只实行了35年,主要原因是巫统本身也意识到,其所设计的国家教育体系跟不上全球的步伐,因此成立委员会检讨欠缺竞争力的教育制度。

《1996年教育法令》便是依据《1979年内阁教育报告书》(又称《马哈迪报告书》)而制定的新法令,《1961年教育法令》也因此自动失效。与旧法令不同的是《1996年教育法令》的国家教育体系,有3种学校类型,包括政府学校(Institusi Pendidikan Kerajaan)、?政 府 资 助 学 校(Institusi Pendidikan Bantuan Kerajaan)和私立学校(Institusi Pendidikan Swasta)

政府承认私立学校

《1996年教育法令》第75(1)条文说明,“私立学校”有权使用国语以外的语言为教学媒介语(Bahasa Pengantar),而条件是学校必须提供马来文班让学生学习国语

除此以外,第18(3)条文也清楚说明,私立学校只需要提供《国家课纲》 (Kurrikulum Kebangsaan)里的主修课程,就可视为符合《国家课纲》了。教育部在2012年出版的《国家教育政策》(Dasar Pendidikan Kebangsaan)中,更提到政府计划增加马来西亚的私立学校数量,以确保人民享有更多的教育机会。

实际上,《1996年教育法令》是一个具有包容性的法令,更证明了《国家教育政策》的大方向,已经从单元流教育迈向多源流教育。这个法令不仅允许国际学校以英文为教学媒介语,更让私立宗教中学以阿拉伯语为教学媒介语,更何况是以华语为教学媒介语的独立中学(独中)呢?

时至今日,已有60所独中、38所私立宗教中学,和211所私立或国际学校,在教育部注册为私立学校。民众可以到教育部的私人学校资料系统(SMIPS)查看有关详情。

违反法令多元精神

简述之,独中、私立宗教中学、国际学校皆属于国家教育体系的一环。而且,同样属于私立学校的国际或私立学校和私立宗教中学,其文凭如大学预科国际文凭(IB Diploma)和大马高级宗教文凭(STAM),也早已被政府大学承认。

反观,亲伊斯兰党和巫统的非政府组织(NGO)所提倡的单元流教育,却违反了《1996年教育法令》和《国家教育政策》的精神,更企图侵犯华裔受宪法所保障的权益。

社青团严厉谴责,在反统考集会中发言的领袖,在没有阅读或了解这两份文件的情况下,污蔑独中统考破坏国民团结。

历史课本成巫统工具

大部分民众,尤其是马来社会,根本不知道《1996年教育法令》的存在,更不知道《国家教育政策》已从从单元流教育转向多源流教育。其中,主要的原因在于,巫统在大马教育文凭(SPM)历史课本中,根本没有提及《1996年教育法令》,企图掩盖事实并继续培养单元流教育的支持者。此外,许多不利于巫统的国家历史,如1947年马来亚左翼团体反对英殖民统治的全国罢工也从课本中删除。

综合上述所言,独中属于国家教育体系的一环,所以承认统考合情、合理,也合法。《1996年教育法令》已经阐明私立学校的法律地位,马智礼根本无需花太多时间研究此事。因此,社青团要求政府以《1996年教育法令》的原则,尽快承认统考,还独中生被巫统打压了22年的法定权利。

原文:TOPF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