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领袖 应先询问全民要不要电影

据丹州伊斯兰党青年团说,在丹州建议开戏院,不符合吉兰丹的形象,因为丹州是伊斯兰知识的求知之地,故此反对戏院在吉兰丹州重新营业。更重要一点的是,这些领袖似乎代表了丹州全民提出:这里的年轻人不需要戏院。姑且勿论是否属实,从不同视野角度审一审,就知该领袖们的说法缺乏大局的视野,偏激思想主义作崇,在位者为政以教。

从一个民主和接近“先进国”(前首相马哈迪称作)的国度来看,马来西亚的国际游客超过2千万到3千万左右,已经成为一个国际的“旅游胜地”并带来了旅游收入大约为700亿马币。近期,我们还得悉霹雳州怡保被知名旅游指南“孤独星球出版社”评选为“2016年亚洲十大最佳旅游景点”,而且怡保名次列榜上第六。过去,槟城这个小岛的首府乔治市也曾经获得此荣誉。看得出,马来西亚政府非常努力提升国内旅游业,期望在“2020年先进国”之际,放眼3600万游客到访,并定下创造最少1680亿马币的收入的“宏愿”。但是,一些固步自封的州领袖却告诉我们,不欢迎任何娱乐性的发展。他们的偏知邪见不但放弃丹州天然景点的吸睛优势,还与中央唱反调分庭抗议,试图告诉丹州青年不要对娱乐眷念,包括普罗大众本来都认可的“观赏电影”,弃之可也。他们将陷害这片地广人疏的境地变得乌天暗地。

国家电影发展局主导的“马来西亚电影节”说明了官方了解电影的重要性,而且有意发展这个行业。加上大马籍导演蔡明亮和演员杨雁雁分别凭电影《郊游》和《爸妈不在家》夺得第五十届金马奖最佳导演及最佳女配角,都获得首相纳吉的正面回应,期许“大马电影在各个国际颁奖礼上大放异彩”。说来,大马自制的电影还能将大马的名声传扬海外呢!况且穆斯林国家制作电影比比皆是,包括伊朗、突尼斯、摩洛哥、土耳其和邻国印度尼西亚等,在穆斯林国境还出现个“迪拜电影节”。但是偏偏有人却告诉我们,丹州年轻人不需要电影院!?真的引人深思。

从电影的本质来看,马来西亚的电影主要为民众提供多一种消遣形式。除了在某些眼中一些刻板的印象,认为电影就是情侣的幽会天堂,电影其实也是适合一家大小娱乐的好去处。适逢一些特别的儿童动画上映,父母携带儿女一同观赏,电影可谓老少咸宜。既然成人与小孩都非常喜欢电影院,不能顾彼失此认为年轻人不需要电影。至于电影内容的负面课题,大马的电影也受到了“电影分级制度”,向大众说明电影本身的成分以及适合观众年龄层。大众根本就可以放心观赏电影,严格来说,过度色情、暴力、政治或宗教偏激的不良成分电影,基本上是被禁在国内播放的。难道某些墨守成规的领袖仗着自己的“高宗教知识”而非常杞人忧心,却忘记了矫枉过正不但无法正确教育大众,反陷于政教结合与无法自拔的倒退思想,实在扭曲高尚的宗教真义。

其实,电影本身也有提倡宗教正面的题材,《马尔科姆·艾克斯》、《追风筝的人》、《使者》,以及《穆兹兰》这些电影都是与伊斯兰教有关,而且非常正面去弘扬人性之善的一面。《天国王朝》电影讲述耶路撒冷的故事,回教领袖萨拉丁表现令人钦佩。或许丹州年青领袖在境内没有看过这些电影而太早下定论,不如建议丹州多开电影院才是。他们的努力也应该具体运用在呼吁更多更好的正面创作或本地电影,让黑暗中重燃光明,这个才是宗教实践的导向。许多穆斯林国家的电影,都展现了伊斯兰文化精神:公正和仁慈。很多时候,宗教的高深教条无法通过语言表述,电影反而是最佳善材载体,开民智、传福音。

文/张延友

发表评论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