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延友:盲目的政治

有人说爱情是盲目的,也有人更提议政治也是盲目的。至少在大马政局上看,盲目的的确确是存在的。

大马的政治文化在大选中不难发现,选民投票时都会以全国性和民族性作为考虑。君不见,无论是国盟还是马哈迪的新党(成立中),都是聚焦在马来民族权益上,声称自己的政党才能拥护该民族。这种拉票方式不只是靠口号而已,而是说到做到的,往往胜利者的那方支持者将能获得更多的好处。新首相上任后为了做出答谢和体会人民,表示将推行扶助政策。

大马人民相信,政党的联盟就是一个利益集团,在胜者为王的概念下,利益输送都由王者分配。只要自己和王者有一点关系,自己最终会是得益者。即使最后分文无获,依旧感觉洋洋自乐。而且,选民也不太关注候选人的素质和道德情操,政治青蛙的例子就是最好的佐证,跳槽总有个说法,说者老神在在,听着还要感恩戴德呢!还有人真相信跳槽是为了得到中央的眷顾,这样对人民才有助益。这就是大马一种盲目政治。

政治似乎忘记了民主的意义,大选之后,各区的人民都同样是大马的人民,应获得公平的对待,更不能忘记每个选区,也有不同阵营的选民,而选民也从来不会是永远的忠实者。若是每一位候选人的背后都有一个集团等着坐享其成,那么绝不会是广大多数的老百姓,因为盲目地追求好处而不创造更大的利益给全民是不可能持久的。

同一个道理,站在中美两方的支持者,都持有相对的理念,仿佛共赢是不存在的,讽刺的是,恰恰“共存共赢”却是源自西方的管理学。一头说,亲中的人士都是盲目的,习惯了对权威的盲从;而另一头,却认为亲美的慕洋心态作祟,凡举西方的一切通通高人一等、就是真理。更为盲目的就是互为标签,只要言论不是我族类的,就是异类;说的话不中听的,就是歪理。一般上亲中国的人士都是为了保护自己心系的“祖国”(文化上和血缘上的祖情),并非是反美派;亲美人士每每逢中必反,只看作是贬低一方来抬高己方。这也是一种内心的政治盲目。

事实上,政治是人民贴身的问题,牵涉的是生活基础,政策的实施,系着老百姓的生存和昌盛。盲目的政治将会是童话故事里的爱情故事,总令人叫好;但同一个瓶子,是某人的甜品,也可以是他人的致命砒霜。偏偏很多老百姓还不了解各政党的宗旨,就急于表态;还未搞清楚每一个新的方针和措施,就道听途说、随众人起舞。这就是政群盲目。

政客懂得见风使陀

当大马的老招牌“国阵”渐行渐远,甚至封牌后,那大大个代表的国阵的“天秤”已不复存在,那种各族公平的精神不知是否延续?还要叫人民做出支持选择,这种文化也随着疫情之后,成了“非常态”。这不就是基于政治的残酷现实,选民是盲目的吗?

巫伊都深怕老马同样招数对付,因为他们心理深知,民族主义旗号一挥,勇士和死士风涌而出,土团推党潮足见一般,平地一声雷!也因为人民是盲目的,政客更懂得见风使陀,立场摇摆还比钟摆更容易。

换句话说,如果大马人民不是各自都盲目信从各自的群体文化和宗教主张,大马早已是开放的先进“二零二零”国了。当我们错过了发展良机,在如今东协更多邻国崛起下,大马人民却意外地获得了“零和奖牌”,部分人民依旧沉醉在这荣耀上,想要脱掉这对盲目的眼镜,将会是很难的事情。

张延友/评张嘴言

刊登于《中国报》2020年8月31日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