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美国独有的“门罗主义”

美国靠门罗主义列强

1823年,美国第五任总统詹姆斯‧门罗向国会发表国情咨文,警告欧洲列强不得再以美洲为殖民目标,不得干预拉丁美洲国家的主权事务,同时,美国亦对欧洲各国的争端以及欧洲国家与其美洲殖民地之间的战事保持中立。就这样,今天的美国成为世界首领大国,还堂皇地成为了“民主”的典范。

中国崛起版门罗主义

近些年来,中国以其经济规模和军事实力的快速增长而自封“民族复兴”,世界舆论亦普遍承认中国是一个正在“崛起”, 且必将以或好或坏的方式改变亚太均势和世界格局的全球性大国。2012年《纽约时报》曾发表文章,认为中国正在对南海邻国实行“中国版门罗主义”

东亚没有门罗主义的空间

大陆笔者杨光美国版与中国版门罗主义不仅时空环境极为不同,在性质上似亦完全相悖:当年美国门罗主义意在保护美国的弱小邻国免受域外强权的欺凌,美国所试图扮演的乃是本地区“带头大哥”和安全警察的角色。但是,美国将现今的中国称为“大国”,不适合使用门罗主义。况且,中国并没有在“本区域”(东海和南海区域)成为老大。今日「东亚命运共同体」不受东盟国家所接受。其实,东盟(除却中国)国家多次峰会,原本都想打造一个东盟区域,比如说使用统一货币、同一个时制和贸易制度。但是由始至终十国都无法达成共识。东南亚十国的国情差异很大,不如欧盟。东盟的国家以其宗教国度成为最大差异,接下来就是各国的发展水平不一。也就是说任何的“同一个族群、同一个经济步伐、同一个命运”等等的口号都无法让十国走在一起。那么在如此情况下,中国根本是无法去“凝聚”着一团散沙。

[东盟10国的差距极大: 印尼人口众多,2亿5千万;文莱人稀,只40万。相对的,印尼经济总值也最大,8千9百亿美金;但人均3千5,远远低于文莱的3万7。寮国经济最微弱,120亿,人均也低,1千7。新加坡人最富,人均5万6;柬埔寨人最穷,人均略高于1千。]

中国只有“太极”版

如今,中国面对非常大的考验,因为中国军事乃不足以驱逐美国拉森号导弹驱逐舰驶入南中国海;在国际道义与法理高度上又不足以抵消国际法庭的影响,可谓无论武力或讲理都斗不过西方列强。而东方的大国:俄罗斯、日本、台湾、新加坡,都比较靠美国的台,其他小国更不敢得罪强权美国。因此,中国进入了一个“容忍”和包容的状态。这个就是中国人所谓的“中国的文化”,包涵儒家思想和道家自然法的智慧,以太极打法将手中的一团气旋转压运。

中国唯一能解围的不是靠自己,而是靠“天时地利人和”。如今的东方国家大格局就出现了多种“变态”,随意举例:(1)南韩与北韩的统一是迟早的事情,军事冲突在所难免;(2)菲律宾某方与马来西亚的“沙巴主权”之争将会浮出水面;(3)汶莱不会单独行使伊斯兰刑法,让国际所孤立,因而会鼓吹邻近国家效仿;(4)缅甸面对有史以来的新政府,如何走进民主的道路还很长,其民主意识将会影响周边国家;(5)马来西亚是否能走进“政府交替”?目前政治上还无法稳定,经济平淡。(6)包括大马,许多东方国家走出祖国,将投资进行海外,区域性发展无法如往日的突飞猛进;(7)由于中国的经济走慢,很多发展中国家开始放松与中国的经济依赖,或许转向美国,但是有“剪羊毛”之称的经济主宰者肯定会让“索罗斯经济”再次搞垮亚洲金融。

到时候,中国才来“出手”,成为“英雄解困”不是更佳?中国本来没有错,就误在“发展太快,令同区域的国家担忧”。但是也难怪中国,这几年都是全世界油价低迷的时刻,还不是靠这个时期投入更多“高资源、高能量”的领域发展?(也包括军事)

东方只有“认命版”

东方国家,说得难听,自己的命运和“定位”,完全依赖美国。美国会有如大法官般将各国审判标签:“落后国家”、“落后非民主国家”、“宗教神权国”、“污染输出国”、“不公平国家”、“军事主义国家”、“军事落后国家”.. 说到底,就是“需要美国庇佑的国家” 。

醒醒吧!太阳升起的东方国家 …

发表评论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