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状病毒与立百病毒 (文章分享)

当下仍在国内肆虐冠状病毒病,不禁让人想起21年前在国内肆虐,也带来极大的伤害的立百病毒。

论规模,受波及的范围及对国家经济所造成的影响,两者无法相比。前者覆盖全国,受感染或因此丧命的病患遍及各地,为遏制疫情的扩散,政府于今年3月18日颁布行动管制令,让人民留在家,大部份工商企业停止运作。

21年前爆发的立百病毒开始于霹雳州怡保,由于染疫病患会自行康复而不为人所知,有人唯恐事情闹大,百般隐匿,至到传来第一宗发生病患殁后,才被卫生局知悉。

后来在森美兰一些地方大爆发,感染及死亡人数增多,情况虽严重,但毕竟仅限上述两个地方,其他地区人民生活一切正常,国家经济没有受太大的影响。

如今的冠状疫情仍持续中,何时会结束,迄今没有人可以答案。

立百病毒先于1997年1月在怡保出现,于1999年5月在森美兰才被切断,前后为时将近2年半。

人类的生活其实就是一部从不间断与病毒斗争、不断取得胜利的历史,国人最后能打败立百,就是最好例证,同样的,相信最后我们也能击垮冠状病毒病。

立百病毒在大马爆发,最早可追溯到1997年1月,当时怡保等地发生大量猪只死亡及猪农病逝世悲剧,但病因未详,甚至被人隐藏。

同年12月26日,病毒在芙蓉王成就新村悄悄肆虐,为这场大灾难埋下了计时炸弹。当时的森州武吉不兰律是全国最大的养猪区,养猪场多达670座,如果把附近的新村如双溪立百等计算在内,不下900座。

病毒先在双溪立百及武吉不兰律爆发,疫情一发不可收拾,两区猪农竟相争走他处避难,留下一座座空荡荡的民宅,犹如一座死城。

当时受感染的人数有265人,死亡106人,大部份是这一带的猪农。

1999年3月,在猪农撤走后,政府实施戒严,派出大批军警展开毁猪行动,一开始是枪杀,后来改用活埋,有猪农早前也采取自行毁猪行动,前后被清除的猪只达百万只。

起初对病毒认识不足,误为是日本脑膜炎,竟启用喷蚊雾疫治。一直到1999年3月,经马大微生物学家蔡求明博士的研究,才发现祸首,政府即以双溪立百新村,把新病毒命名为“立百病毒”。

受立百疫情的冲击,受影响猪农血本无归,损失惨重,生计陷入困境,除政府给予资助外,全国华团纷纷施出援手给予协助,新山华社助人从不落人后,也特于1999年5月9日在南方学院大草场举行一场空前盛大,命名为“新山中华公会联合全县政党社团爱心救猪农万人慈善晚宴”,当晚全场爆满,场面壮观。

晚宴最感人之处,不但带动了逾400位南院生,连同国中华文学会学生出来参与筹款,晚宴上共筹得37万令吉。

时任新山中华公会会长拿督张文强在会上要求政府切勿收回养猪业准证,并加强国内防疫系统的薄弱,同时亦呼吁新山华社体现助人爱人的博爱精神。

作者 : 舒庆祥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09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