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票定江山 绝非儿戏

有人认同选举投票的选民年龄应调至18岁,这是基于两个相关的理由。他们提出反思,认为旧选举体制把选民规定在21岁后,主要是当时人民普遍受教育低以及资讯不发达。

立论于此,以我国的国情来看,国民受教育程度已经远远高过刚独立的马来西亚子民,加上资讯的发达也让我国的年青人可轻易透过网络从指尖上获取许多国事资讯,这些论调看视合情合理,其实不然。

首先,先谈教育普及化。国民的教育程度提升是不争的事实,不过却没有拉低国民对教育学习的年龄。18岁这个年纪,理应还在中学求学阶段。18岁,在天下父母亲眼里还是家中的宝贝孩儿,还在家庭和学校的悉心培育之下。未来,18岁的的青年还是一样18岁,绝非人人天生既经世之才、个个聪敏和学富五车。

即使今天的国民有更大的机会接受到大专甚至博士级的教育,通常那是21岁之后的事,不表示18岁就能完成了博士学位,也无法证明一位有博士潜能的青年能在18岁就具备博士般的思考和辨别能力。

况且,国内的大学教育,中学阶段的课程大纲还不算是非常认真地接触到政治和时事政治课题。而现今的政治新闻,乃偏向过度开放自由且需要压抑的阶段。举例,近期的国会录影频频爆出粗俗的语言,部分的议员表现尚未成熟论政,而且众说纷纭、是非难分,人民还轻易随着情绪左右;国会所体所现真叫为师者和双亲感到汗颜。

试问,教育本身的课题在当今高度被政治化和渲染之下,如何能反映出正确的政治教育?若是当下社会无法提供良教正说和授示,心思单纯如白纸且温玉如新的青少年所接触的政治,反而是不良的教材,将不良示范烙进心坎,影响心智健康发展。

第二,资讯的发达。网络的普及如教育的普及般同样道理,不代表青年获得的知识正确无误。殊不知,要一人一票定江山,不但需要高度的政治敏觉性,还要长期的观政,对民主了解,懂得多角度思维、条理清晰、具备宽宏视野;尚且理解为官者的审时度势,依据国情民意理性判断,而利弊丝毫分明。民主成熟的导向,更需要年华的洗礼和历练。

就我国民主选举为列,509出现政党更换后,若无意外,五年一次的选举需等到2020年才进行下届选举。如果法律允许满18岁青年可以投票的话,届时合格的首投族应该就是现在方入14岁的青少年。试问,这一群体目前是否日常都在关注新政府政策和朝野的动态?而他们对于政治的认识是否经日积月累抑或局限于家中长辈或亲友的看法?

国情已经变迁的确是一个现实考量,不过更为现实的还是青年的本意以及对于治国的成熟心智。如果真认为18岁有足够的判断能力,那么何不先问问他们本身的意愿?

在教育乃百年树人的前提下,要青少年去选出自己神圣的一票也不可急在一时,需要更长的时间去建树、栽培新生代对民主的正确观念。投票,是一种国民重大的责任,是国民自己对自己负责任的投选,不可不慎之。

 

张延友/凭张嘴言 言论

发表评论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