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28日各中文报章言论摘要

陈锦松/反愚蠢决策不反中资 /东方日报评论

这或许不是一个很「愉快」的旅程。过去的外访都是迎来投资、合作、在杯觥交错中加上风风光光的外交辞令,通常宾主尽欢。外交上都要展现成果丰硕的一面。中国政府没意料到前朝国阵政府在民心思变中垮台,也当然措手不及。中国没能看清纳吉的「严重问题」,才会面对今天的窘境。马哈迪在选举前就公开表示:马来西亚过去确实欢迎中国投资者前来设立公司、聘请当地人,以及引进资金和技术。然而,现在并不是这样。他强调:「马来西亚并没在那些投资中获益」。中国房地产巨擘碧桂园在柔佛新山森林城市的投资1000亿美元(约4100亿马币),外国人才是中国发展商的主要销售对象,这点马哈迪「深表不满」,他认为前首相纳吉大卖土地给外国人,形同卖国。马哈迪讲得很清楚,马中两国签署的合同存在「不平等」。马哈迪在结束中国的访问后就在记者会公开指责:前首相纳吉的「愚蠢」竟然签下这样不利国家的合同,现在国家不得不面对巨额的赔偿。交通部长陆兆福也公开指责,前朝政府签下不平等合约,致使自动执法系统(AES)或自动安全意识系统(AWAS)每发出1张罚单,无论违规者有还没还,政府都要缴付16令吉予两家私人公司ATES和BETA TEGAP,而且收到罚款后还要支付150令吉予有关公司。政府在2016年把300令吉罚款价格降至150令吉,这等同所有罚款都要支付给这两家私人公司。对不平等的合同,在国外图利他国,在国内勾结他人,到底把国人的利益摆在哪里?

林建荣/ 汽水税的隐喻 /东方日报评论

目前全球已有数个国家实施有关征收汽水税(也称糖税)抑制肥胖的政策,如墨西哥、法国、挪威以及美国一些城市,而英国则在今年4月开始征收。在增加国家收入的同时,也可减少民众的糖分摄取量。但在解决人们肥胖问题上,并没有多大的进展。这是因为从饮食结构而言,民众减少汽水的消费时,也会转向其他含高糖分的饮料或食物。同时,汽水税所征收的款项,又会否用于建设一个更健康的社会,抑或用于解决政府财务的管理不善,也成为议论的焦点。民众的肥胖,除了饮食习惯外,往往与缺乏运动有关,而这又会否与社区没有良好公共运动设备及安全的运动环境息息相关?甚至会否与城市规划里,当局往往注重商场、公路的建设多于人行道、脚车道及公园的思维密不可分?诚如美国当代著名知识分子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在其名著《疾病的隐喻》中所指,社会如何把一种疾病转换成道德评判或者政治态度,在「汽水税」问题上,我们也应谨慎看待政治权力如何通过征税,将「糖」罪恶化,把肥胖及其衍生的健康问题,归咎于「个人」的糖摄取量,而忽略了社会结构的问题。

郑博夫/ 马华2.0迷思 /东方日报评论

百日新政,一种惯性评估新政府的模式,但却爆出火箭将成为马华2.0说法。因为火箭换了政府,还没换头脑,其正副部长还是在野模式,其实如此批评执政党是正确的,唯有马华2.0有点玩味!首先,党架构不一样。马华是种族政党,除了华人没有其他民族,这点与火箭开放型接纳各族的架构不一样。二,政治意识不一样。马华被视为右倾保守主义,火箭为左倾社会民主主义,但马华被巫统严重右倾的趋势拖累。三,结盟架构不一样。目前火箭在希盟平起平坐,但马华在国阵就当家不当权。四,心理态度不一样。马华处于太久的安逸,变成「椰及玻璃瓶」思维,不是说「是」就是「对」。马华在无拉港补选打出「制衡」火箭的竞选,但自己是1.0又指控火箭是马华2.0,请问马华1.0怎么去制衡马华2.0?显然马华依然处于精神错乱的状态。马哈迪2.0或土著团结党2.0,土团党的存在是整垮巫统,但争斗目标不一样,巫统是独大、土团则分权,不同目标会有不同结果,所以用2.0来形容,是一种捕风捉影的做法。

杨善勇/志忠和诗棋 /东方日报评论

无拉港补选,其实可有可无。说到底,不过遵章的民主程序:五万人只选一个州议员。走到乌拉的港口,两个人的补选,已经无人看,已经无人听。这些日子,这个国家的歹戏,依然拖棚。不管怎样,坚持对志忠来说,就是以刚克刚。他只能说,如果对统考妥协,如果对自己说谎;即使别人原谅,我也不能原谅。

张安翔/印度大水灾与人道救援 /东方日报评论

今年的八月中旬,印度南部的克拉拉邦(Kerala)发生连日的暴雨,导致严重的水灾。至今,共有约85万人流离失所,近400人死亡。该地方政府指出其基本建设面对严重的破坏,损失保守估计约30亿美元(约120亿令吉)左右。克拉拉邦首席部长维贾雅恩说道:「这是克拉拉邦历史上发生最严重的灾害。」地方政府的报告也指出在14个受灾地区中,共有12个区遭严重的影响。这也导致机场暂时取消了所有航班。此外,政府也为至少34个水坝排洪,避免水坝崩塌。当地季候风降雨始于8月8日,当天已淹没了许多房屋、街道、桥梁等。据印度的国家政策,惯例上他们是不能接受外国援助。援助方式唯有通过印度的个人或本土基金会的捐献方式。水灾期间,印度政府谢绝了阿拉伯酋长国所提供一亿美元的灾情援助。但是减低或解除人民的痛苦才是人道援助的无上宗旨。认清自己的局限,才是走向进步与发展的目标。虽然联邦政府已经发放近9000万美元(3亿6000万令吉)的援助,但是与实际需要还有很大的距离。灾后的重建工作才是政府单位严峻的挑战。再来,避免传染病传播等也是急迫的工作。

陈海德/耆老会的去留 /东方日报评论

首相马哈迪在希盟百日新政后针对国家耆老理事会的去留,声称仍需要保留耆老们,只因新内阁中很多部长仍是新人且没有经验。耆老会最初的设置是暂时的,是为了百日新政进行统筹策划。若只是单纯的顾问「只顾不问」,我们则基本忽略了耆老会的权限和作用。最害怕耆老会的并非国人,而是希盟的领袖和部长,耆老会的势力若获得扩张,老马则再度「权倾天下」,部长会接连成为傀儡,希盟领袖权力遭架空。无可否认,老马的回归虽基于大多数国人的委托和拥戴,但不至于国人想要回归到「马哈迪主义」体制。如果老马挟持耆老会持续统揽大局,我们将无法看到希盟政府有何作为,最终只会沦为老马幕僚在治国。

 

章龙炎/吊诡的马哈迪?/ 南洋商报言论

过去三个多月,敦马对前首相纳吉时期的推行好几项大计划(几乎全都涉及中资)是继续还是取消,都没有肯定的答案。与中国李克强的联合汇报会上,敦马表示认同自由贸易,但自由贸易还须是公平的贸易,并提醒大家要注意“新殖民主义”。敦马不改有话直说的脾性,好像不怕得罪大国的样子,借用西方一些学者对中国崛起可能制造一个“新殖民主义”。今日不同往日。要是这是他在30多年前第一次任相时候的说法,会引起“第三世界国家”的共鸣;今天使用这字眼,看来是与时代脱节,也让人感觉敦马是从西方的角度看中国的崛起。敦马在很早的时候就说过他第一次领导的政府采取的主义,称为“实用主义”或 “务实主义”(pragmatism)。有学者指出,实用主义与机会主义没有差别。所以,敦马讲一些自相矛盾、反复不定的话,目的不是要用来说服,而是让人混淆,达到宣传的目的。可是,在涉及一些好像东铁白纸黑字的合同和协议,有法律的约束力。即使是纳吉或其领导的政府签下的合约,现在的政府还是要照合约的规定履行责任,例如作出相关的赔偿。

刘泰安/蔡英文“独孤求败”/ 南洋商报言论

香港武侠小说家金庸的作品里有一名绝世高手叫独孤求败,只因毕生寻求一败而不可得。我认为台湾总统蔡英文是当代政坛的“独孤求败”,因为她推动台独政策,导致外交受到孤立,内政也一败涂地,名副其实的独孤求败!蔡英文在8月11日展开为期9天的“同庆之旅”,访问了友邦巴拉圭及贝里斯,过境美国的洛杉矶和休士顿,8月20日深夜返台翌日上午,萨尔瓦多宣布与台湾断交,让台湾的邦交国下滑到17国,创下历史新低的纪录。最近两年断交的5国是:2016年的圣多美普林西比,2017年的巴拿马,和今年的多明尼加、布吉纳法索和萨尔瓦多。目前台湾的17个邦交国分别是:大洋洲的吉里巴斯、马绍尔群岛、诺鲁共和国、帛琉共和国、索罗门群岛、吐瓦鲁国;非洲的史瓦帝尼王国;欧洲的梵蒂冈;中美洲的贝里斯、瓜地马拉、宏都拉斯、尼加拉瓜;加勒比海的海地、巴拉圭、圣克里斯多福与尼维斯、圣露西亚、圣文森。前任国民党政府的马英九总统因承认“九二共识”,获得中国大陆以“外交休兵”回报,执政8年只有甘比亚一邦交国断交,蔡英文在2015年还批马政府8年“外交休克”;如今蔡英文执政才两年就断交5国,蔡政府不就是直接“外交暴毙”吗?不是中国打压,而是萨尔瓦多“正义转型”。不是更省钱?以后就不是独立,而是孤立!蔡英文想以“三新”替代“九二共识”,以“去中国化”行径“渐独”,先后发动了“去孙”、“去蒋”、“去孔子”,不祭拜黄帝陵,民族英雄郑成功祭典降级,取消抗战纪念活动,中华奥委会更名为“国家奥委会”,提出所谓“新南向计划”以便与大陆切割等等。最新“文化台独”之举就是修改高中历史课纲,取而代之的是一本《社会》,最后再把中国史消灭。为达政治目的一刀斩断台湾与中华文化的脐带。清代著名学者龚自珍说过:“欲要亡其国,必先灭其史;欲灭其族,必先灭其文化。” 蔡英文当选总统后曾宣示民进党执政将会“谦卑、谦卑、再谦卑”,但两年下来面对改革失误如年金改革方案、一例一休、同性婚姻方案、前瞻计划等,她的“谦卑”是——依然如故;面对民众抗议与陈情,她的“谦卑”是——充耳不闻;面对日益恶化的两岸关系,她的“谦卑”是——倒行逆施。多么令人齿冷啊!号称“赖神”的行政院院长赖清德有个笑话:当今全球共有195个国家,其中属于联合国的会员国共有193个,只有两个主权国家未加入联合国。一个是梵蒂冈,因为他是神的国度,不需要加入这个人的组织;另一个就是中华民国,但是大家不要气馁,因为我们与“神”同行!

蔡晓薇/ 部长也没脸给!/ 南洋商报言论

此次跟随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访华,让我又再次见识到中国保安之严谨。犹记得马哈迪要参观某地点,十多名大马记者特地提前抵达,却被当局限定只能有4名记者内入,其余一律在外等候。大家无不抱怨中方这超夸张的举动,然而随后才发现,“认通行证不认人”的中方保安人员,其实连大马部长也“不给脸”。

黄子/ 怕是大智若愚的愚蠢/南洋商报言论

AES的特许经营权也不例外。尽管民间怒骂如潮,这根本是警方的事,为何要把这包赚不赔的罚款营生硬硬交给私人去发到不清不楚?警察部队兵强马壮、人多势众,即使有50万人上街示威,警方也可把秩序维持得妥妥当当;而电眼拍摄,是由摄影机日夜自动操作,顶多是请几个职员在电脑室监控各地电眼的运作情况,绝对是警方游刃有余的工作。两家获得(AES)特许经营权的公司投下1000万令吉,不过五年半功夫,从罚单收取了近1.3亿令吉的花花银子。同样荒谬的,是后来又让武装部队基金局以5.5亿令吉去收购这一本万利的公司,收购之后,再委托两家公司经继管理;交长陆兆福听取该部官员报告之后,怒斥签下不平等合约的前朝交长愚蠢!… 敦马从中国回来,宣布取消东铁等三计划——因为没见过这么愚蠢的协议。看来,从敦马1.0朝代以来,各种不平等的合约,没有最愚蠢,只有更愚蠢。最怕是大智若愚,是故意糊涂,全不理会不平等条约叫人民和国库血淋淋…

郑喜文/新政府的土著大会/南洋商报言论

老马呼吁漂向东南西北方打拼的游子及专才回国,一起建设国家。然后,经济部将于9月1日举办“2018年土著与国家未来大会”,以便设定土著经济赋权议程。现在,周美芬要求民主行动党阻止上述大会,王建民反问一句“难道你要废除土著权利”,真叫人哭笑不得。如果土著的经济必须,即不能不可以,一定得与国家的未来捆绑在一起,那你可以不要再提倡什么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吗?这策略是很奇葩的——要让10%的人致富容易,还是先让60%的人致富容易?难不成这10%是烂泥扶不上壁,而那60%都是万中选一?最重要是,资源就在那里,工作就在那里,政府首要工作就是确保基设完善、环境友善、干净高效,然后让子民自由发挥,怎么非要优先筛选、黑箱操作,甚至是指名道姓的让某个群族“先富起来”?请你不要再提什么唯才是用,因为在人才之前,你们的第一考量是肤色。任何建立在“公平竞争”之外的政策都是歧视,有才干的人根本不屑你的偏袒,没有能力的人即使得到特别扶持,也注定失败。

赤子/ 农业国输给工业国?/中国报大讲堂

老马日前遇到很多人反对他坚持第三国产车计划。他讽刺:你们继续去种稻抓鱼做农业国吧。(难不成)农业国不如工业国?一直以来人们的意念里美国是工业大国,中国则是农业国。但在最近中美贸易战,中国针对美国的领域大多集中在水果、葡萄酒、葡萄干、坚果、花旗参、猪肉的农产品及初级产品。而美国对中国征税的领域则主要是航空、新能源汽车、新材料高科技含量的产品。对中国来说,美国的角色竟然是一个农业国!个人认为,种稻和捕鱼其实好过工业,就不说现在到未来的天气暖化、环境污染、人口暴增所带来食品商品高度需求。更重要的是人可以依靠国家的大自然和土地资源生存。工业国不注重土地,注重的是科技和大批人力资源,工业往往带来贫富悬殊和环境污染。人必须依靠资本购买才能生存。之前的普腾早已经告诉我们行不通。然而,马来西亚出产的榴槤、胡椒、稻米和渔产却能直接看到效应,能协助乡区甘榜的马来同胞富裕起来。谁说成为农业国一无可取?

戴志强/ 回家照镜看清现实 /中国报大讲堂

华裔批评马来同胞非常种族化,举办种族大会,其实华裔也一样,勿以五十步笑百步。倪可敏似乎认同首相马哈迪的“华人有钱论”,他说如果华人全部赚到钱,马来人全部贫穷,在一个贫富不均的社会是不会稳定的。他暗示,救国基金有80%是来自华裔。只占人口23%的华裔占有80%财富,难怪政府须要为占69%的土著办大会强化经济。“回家照镜论”和“华人有钱论”若是出自任何一名国阵领袖口中,行动党立马口诛笔伐,发动全民齐声谴责。如今叫华人回家照镜的是在民间人气甚高的倪可敏,顿时引起不少华裔粉丝深刻反省,纷纷认同。但是,土著大会已偏离了希盟上台前承诺全民平等的执政理念,为何政府只为土著办大会寻出路,其他种族则要自力更生?回想,1999年大选前,马哈迪革除前副首相安华之后政局不稳,便通过马华、民政党和人联党声称,内阁“原则上接受”当时轰轰烈烈的“全国华团大诉求”,让国阵获得华裔过半支持而轻骑过关。一年后,马哈迪指责华社“要挟”国阵,董教总等华团犹如共产党及邪教极端分子。今时不同往日,不劳马哈迪开口骂华社,而是行动党代劳。这是行动党用心良苦,因为马哈迪当年开口骂华团之后,巫青团就恫言要烧隆雪华堂。原来问题出在华裔的心态,华裔选民过度期望和施压政府“知恩图报”,是不懂得民主和公平也要考量政治现实。人民推翻国阵是为了实现两线制,以后可以再次换政府,只是,换来换去都是一样要照顾土著。结论是,所有问题若不是前朝的错,就是人民的错,不是希盟的错。

中言/减糖应由教育下手/ 中国报大讲堂

贸消部今日宣布糖价下调10仙,但这并非要鼓励民众多摄取糖,而是志在遏止白糖走私活动、白糖存货以高价入货及支持卫生部控制国内糖尿病的努力。根据卫生部于去年11月14日的数据显示,2016年约有360万(17.5%)名18岁或以上的国人是糖尿病患者。国前朝政府基于对人民健康的考量,自2013年起废除了每公斤白糖的34仙补贴,隔年便开始逐步废除白糖补贴。糖尿病引发的其他病症是不可忽视的,但这与个人生活习惯有关,并没有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即使落实汽水税也一样,因此,政府也应由教育下手,加强宣导。不如仿效一些外国的做法,规定饮品和食品的糖分含量不得超过若干标准,尤其是汽水。

曾庆和/你贪不贪?/ 中国报大讲堂

敦马访华,有句话令人一听就会心微笑,他说大马欢迎中资,严禁商业贪污。这句话,对着中国发言,就有点意思了。就算习大大把大陆贪官都五花大绑.一个挨一个上断头台,贪根仍是没办法断绝,历史还会重演,因为这地方向钱看的基因太强,加上拥有权力的人又有本事让人民默默臣服。敦马或许心里也明白,心水清的人一听,就知道他话中有话,也会有一阵的感慨吧?其实如果尊重中商与政治结合的事实,不用太多识见的人也能理解,究竟怎样才能与中国人做生意。画公仔真的不必画出肠的。他是不解中国的傻蛋,真是“阴公”!

吴慧芳/ SST惊魂/ 中国报大讲堂

SST(销售与服务税)征税清单,越看心惊。第一惊:矿泉水也和汽水一样被抽10%。第二惊:内衣、内裤也征10%。这个也让不少人摸不着头脑。但女性都得穿的内衣、内裤,以及男性都得穿的内裤,竟然会被征收10%?官家不是在7月才说,必需品被豁免收SST吗?政府当然有权收,问题是,按照希盟政府未当官前反对消费税的论调,为何一征就是10%,而不是少过当初消费税的6%?还有,不管是多数人吃的如鸡肉、蔬菜、婴儿用品、牛奶、水果,用的如牙膏、厕所纸、洗发液与沐浴露等都被征税,不是5%就是10%,反观少人问津的绵羊或山羊肉就不在征税清单内。为何必需品的定义,竟然是多数人用的吃的,反而征税了?脑里涌现了行动党高官以前大骂GST的片断,“GST从生到死都不放过你”,再看看如今的SST征税清单,一样是“a,b,c,d SST,kena cukai walaupun mati”。

陈孝仁/除了国产车之外/ 星洲日报观点
若说落实取消消费税是为了履行竞选宣言承诺,检讨大型基建计划是为了缩减开支,以解决我国破兆令吉的庞大债务,但马哈迪执意要打造第三国产车计划的目的,就着实让人摸不着脑袋了。若说发展第三国产车是为了促进国家经济发展,但大马仅有3000万人口的市场,能对国产车市场带来多少的价值,令人怀疑。进军海外市场?过去在政府一系列保护政策下都无法完成的事,估计在短期内也难以实现。长久以来,政府为了保护国产车,而致力鼓励国人购买国产车。购买汽车的门槛十分低,有者只需要本科毕业证书就可直接从车行开走新车。这也造成了人民的“惰性”,出门基本都会选择驾驶而非首选乘搭公共交通。

评论源自:东方日报评论、南洋商报言论、星洲日报观点、中国报大讲堂

最后整理时间:2018年08月28日上午9时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