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新闻简报(2018年6月7日)

马来西亚新闻简报(2018年6月7日)


国内新闻

  • 希盟新政府新作风,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沙拉胡丁向其属下的公务人员表明,他们不必参加他的政治活动,因为党政有别。他提醒属下,他们是服务人民的公仆(civil servants),而不是服务政治主子的“政仆”(political servants)。“我要恢复公务人员的尊严,让他们能够独立地为国家和人民执行任务和职责。”
  • 砂拉越国阵的4个成员党,即土保党(PBB)、人联党(SUPP)、砂人民党(PRS)、民主进步党(PDP)下周二(12日)召开最高理事会,商榷在国阵的去留,但退出国阵几乎已成定局。数名不愿具名的土保党领袖向《当今大马》透露,各党已有心中定案,这场最高理事会也只是形式而已。
  • 首相马哈迪将出现在配合开斋节所录制的道路安全醒觉运动短片。交通部长陆兆福说,该短片是道路安全局(JKJR)展开的醒觉运动之一,将从下周起在电视及社交媒体播放。“在以轻松对话为概念的短片中,我们尝试通过马哈迪的名人力量,劝请民众关注道路安全。
  • 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预料下月正式宣布国家养牛中心(NFC)计划品牌重塑的详情,以恢复该中心的角色和运作。部长沙拉胡丁说,重塑品牌的工作包括为这项计划取新名字,以重振这项之前受争议影响的计划。他接受《马新社》专访时说,政府必须尽速为上述计划重塑品牌,以达到本地牛肉生产量提高30%的目标,进而减少依赖进口牛肉。
  • 移民局总监慕斯达法说,若证实沙巴前首席部长慕沙阿曼及巫统大港区部主席嘉玛尤诺斯没通过合法出境处出国,当局将对他们采取严厉行动。随着沙巴州元首敦朱哈于5月19日报案,指慕沙阿曼涉嫌刑事恐吓殿下,警方已试图向后者录取口供。另外,嘉玛相信是透过“老鼠道”逃亡印尼,警方正极力追踪嘉玛的真正所在之处。// 全国总警长弗兹说,沙巴前首席部长慕沙阿曼相信是以汶莱作为中转站,以离开大马。他说,移民局没有他的出境记录。
  • 巫统党选开展之际,前首相兼前巫统主席纳吉透露,他将捍卫自己的政治堡垒地,即彭州巫统北根区部主席的位置。另外,他也表示,为了方便处理个人事务和迎接川流不息的访客,他决定设立办公室。纳吉今日在面子书透露,他仍然陆续接获全国各地支持者、友人、巫统领袖和党员的拜访。他说,巫统为国家贡献良多,是国家众多成就的代名词。
  • 朝圣基金局今日宣布,旗下两名董事已辞职,两人是前总检察长阿班迪和巫统妇女组副秘书罗丝妮(Rosni Sohar)。
  • 由数个非政府团体组成的槟城论坛呼吁,联邦政府检讨所有大型计划。其中,槟州希盟政府则应重新审查,槟州交通大蓝图(PTMP)和“两岸三通一个槟城”的4项大型基建工程。
  • 捍卫自由律师团(LFL)及废除煽动法令运动(GHAH)抨击警方祭出《煽动法令》等法律调查团结党最高理事卡迪耶欣近日撰文指国家元首获得巨额拨款一事,并敦促警方应该摒弃国阵时期钳制异议行径,停止援引恶法压制异议者。
  • 公正党前万挠州议员颜贝倪宣称在大选前遭黑函攻击,而临阵失守土机会。随着希盟执政,颜贝倪再向雪州大臣阿兹敏致函,要求彻查这起事件。她指出,正当希盟政府让国家恢复元气之际,无意再掀任何风波,让不实指控成为媒体焦点,进而占据国家和社会资源,毕竟政府还有很多弊案要调查。“但是这项指控攸关雪州政府诚信和我的清白,我决定采取最适当的管道查明真相,并将会跟进到底。” 两届万挠州议员颜贝倪本在提名日前夕,即4月23日哭诉,党内有人向党中央发匿名函件“打毒针”,指控她滥用选区拨款,阻止她再次上阵。她形容,这些背后插刀的人,可能是“年轻才俊”赶着要上位。当天晚上,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宣布雪州候选人,而颜贝倪确定出局,由士拉央市议员蔡伟杰取代守土。当时候,雪州大臣兼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也证实,颜贝倪确实是因为黑函,而从候选人名单上除名。他也承诺,会给予颜贝倪自辩机会。
  • 继朝野政党各获5万令吉年度办公室补贴,柔佛大臣奥斯曼指出,州反对党领袖将得到额外数千令吉津贴,以有效监督施政。
  • 联邦政府固定RON95燃油和柴油每公升零售价分别为2令吉20仙及2令吉18仙,RON97燃油的零售价则随着市价浮动每周更新。中央政府本周为RON95及柴油每公升零售价补贴33仙,若没给予补贴,RON95及柴油价格分别为2令吉53仙及2令吉51仙。
  • 近日来,在野党领袖纷纷亲赴布城,与首相马哈迪会面,就连巫统代主席阿末扎希也不例外。他今日在推特上载一张他与马哈迪在首要领导基金会晤的合照,让这场会面曝光。
  • 第14届大选剧烈改变大马政治版图,更牵动媒体行业的震荡。《星报》报道, 巫统喉舌 《马来西亚前锋报》向职员献议自愿离职计划(VSS),以重组公司,降低营运成本。报道指出,《前锋报》执行董事莫哈末诺丁(Mohd Noordin Abbas)在公司的常年代表大会发言时说,这种做法有助该报重建。“这是防止日后公司每月亏损数百万令吉。”
  • 巫统最高理事纳兹里感谢希盟慷慨大方,拨款10万令吉予在野党议员,惟反建议中央政府,应直接拨款给在野党选区,而非其国会议员。
  • 马华在第14届大选溃败后,改革呼声四起。霹雳州马青团长陈大富以领导的素质与诚信出现危机为由,呼吁马华总会长廖中莱退出政治。马华今时今日的问题并非退出国阵与否,而是领袖危机。“马华成立初期获得广大华裔支持,目前的支持率却不超过8%,全马的社团组织有几万个,可是领导却时常把自己局限在社团组织总会的交流,而忽略了其他阶级的社团领袖和团员。 ” 陈大富也是马华红土坎区团长。他指出,马华在第14届大选向巫统割让红土坎国席,廖中莱迄今却未到当地交代。他续说,金钱政治,吃喝玩乐,争夺封赐勋衔等等问题,导致马华新声代的包袱沉重。他进而建议马华领袖归还勋衔,上至丹斯里,下至拿督斯里。他也说,马华必须年轻化,马华区会主席,马青区团团长和妇女组主席的任期必须限制二届。 党必须经过新陈代谢才能够凝聚民意。(补充:本届大选,马华从原有的7国11州,只剩1国2州。这1国两州分别为:亚依淡(国席)、 彭亨积卡(Cheka,州席)、 玻璃市知知丁宜(Titi Tinggi,州席)。)
  • 政府向朝野国会议员拨款数额不一后,非但在政坛掀起争论,就连民间也发声抗议,批评希盟“歧视在野党”,重施前朝陋习。愿景工程(Engage)主席范平东今日文告指出,希盟在第14届大选虽只获48%多数票,但有责任展现全民政府风度,公平对待投选国阵、伊斯兰党等在野党的选民。
  • 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批评在野党拨款较少,旋即遭行动党议员批评。魏家祥否认是“鸡蛋里挑骨头”,并指希盟政府“承诺跳票”,没有兑现承诺,公平对待朝野选区。魏家祥今日在面子书发布帖文承认,前朝国阵政府没有拨款给在野党选区,的确“不对、不应该”,不过,也国阵付出了应有的代价。“国阵的下场是,失民心,下台。”// 此外,彭亨行动党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也反问魏家祥,彭亨国阵是否平等对待在野党议员,给予拨款。
  • 尽管巫青团长凯里曾表示,巫统应该考虑开放党籍,惟直辖区巫青团长拉兹兰(Razlan Rafii)却认为,该党应该继续成为一个专属和代表马来人的政党。拉兹兰在本次巫统党选角逐最高理事职。他认为,把马来民族统一机构(巫统全名)里的“马来人”(Malay)字眼改成“马来西亚人”(Malaysian)既没有意义,也行不通。
  • 诚信党沙亚南国会议员卡立沙末在4年前公开呼吁剥除雪州宗教理事会行政权,而被援引煽动法令控告,吉隆坡地庭今日宣判,卡立沙末无罪释放。
  • Astro大马控股有限公司集团宣布其总执行长罗哈娜呈辞,从2019年1月31日生效,惟她将继续出任非执行董事。同时,在付费电视营运组工作超过10年的集团内容及消费者总监陈宝福,将成为罗哈娜的接班人。
  • 政治漫画家祖纳入禀挑战政府查禁其漫画《通吃超人:偷窃英雄》(Sapuman- Man of Steal)一案,总检察署将寻求内政部指示,是否撤销对于该漫画的禁令。
  • 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身陷囹圄3年后获释,便马不停蹄地四处活动,甚至昨晚在八打灵再也一场闭门晚宴上,召见所有116名公正党国州议员,以展现自己大权在握。据数名与会者形容,当时的情景犹如脱困归来的元帅,最终与将士团聚。
  • 虽然许多人认为,一马丑闻和消费税是巫统—国阵在第14届大选大败的肇因,但前旅游部长兼巫统最高理事纳兹里却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巫统在5月9日大选遇挫的主因在于内斗。纳兹里指出,内部纷争甚至引发一些巫统党员和支持者倒戈,转而出力辅助敌对政党。“我没有预料到巫统会输得这么惨。我归咎于内斗,否则你这么解释我赢,但是他们却输掉呢?我理应输掉的,我相信,我胜选的原因在于我自己的区部能团结一致。” “他们说问题是消费税……(但)乡区居民不受影响。乡下杂货店根本没有50万令吉的营业额……他们没有征收消费税。”
  • 玻州大臣风波虽有平息迹象,但矛盾依然潜伏而且随时反扑。玻璃市国阵州议员将会在下周宣誓出任行政议员,但他们推翻大臣阿兹兰的心意不变。玻璃市国阵秘书扎希迪(Zahidi Zainul Abidin)向《当今大马》表示,虽然国阵州议员同意宣誓就任,但仍肯定会入禀法庭,挑战阿兹兰的州务大臣地位。“他们(获选为行政议员者)将宣誓,所有人都会遵守拉惹的谕令。(但)我们依然坚持立场(上庭挑战阿兹兰地位)。”
  • 团结党最高理事卡迪耶欣要求启动制度改革,以及触及马来统治者的言论,继续引来巫统领袖的反弹,质问他是否有意废除大马王室?直辖区巫青团长拉兹兰昨天发表文告,挞伐卡迪耶欣5月27日的面子书贴文。
  • 随着内阁决定检讨前朝政府所颁布的垄断企业后,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沙拉胡丁(Salahuddin Ayub)接踵宣布终结国家稻米公司(Bernas)对入口白米的垄断。《马新社》报道,沙拉胡丁表示,根据这项政策,该部门将草拟一份打破垄断的工作报告,其中将纳入他们和各个利益相关者的回馈,然后提呈政府,以便采取进一步的行动。“为了保护本地稻农的利益,我们鉴定了其他国家采用的(主食入口)模式,其中包括印尼,因为这个国家就成功打破了白米的垄断。” 另外,沙拉胡丁也透露,全国农民协会(Nafas)也从6月1日开始暂时冻结。
  • 土著团结党最高理事卡迪耶欣的国家元首花费文章掀争议,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今晚抨击卡迪耶欣的文章不当,贬损统治者。

一马案件

  • 一马案泄密人祖斯多飞赴英国报警,一共举报了5名与一马案相关的人士,以及4间公司。
  • 大马政府和外国执法当局积极调查一马公司案之际,关键人物大马富豪刘特佐至今行踪不明,引人关注。内政部长慕尤丁承诺,将加速法律程序,把刘特佐控上庭。// 反贪会今天较早公告找寻富商刘特佐和SRC国际公司前董事聂菲沙后,《彭博社》报道,反贪会其实已向刘特佐和聂菲沙发出逮捕令,准备逮捕两人。报道引述消息说,反贪会也正准备发出另两项逮捕令,以逮捕高盛集团前银行家吴罗杰(Roger Ng,音译)及一马公司前执行长沙鲁哈米(Shahrol Halmi)。
  • 尽管富商刘特佐宣称,已指示代表律师联系反贪会,助查SRC相关案件。唯消息人士披露,刘特佐的律师至今仍未联络反贪会 。
新闻截至2018年6月7日下午10时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