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新闻简报(2018年5月29日)

马来西亚新闻简报(2018年5月29日)


国内新闻

  • 兴权会2.0昨日向希盟政府提出多项诉求,包括开放玛拉工艺大学予印裔社群后,旋即遭来激烈的反对。在短短24小时内,逾10万人在网上联署,反对开放玛拉工艺大学给非土著。这项联署的发起人是玛拉工艺大学校友会(Pauitm)主席莫哈末再尼(Mohd Zaini Hassan)。他也是《马来前锋报》(Utusan)的助理主编。截至傍晚8点26分,这份联署已获得11万2543人签署。“玛拉工艺大学校友会坚定并一致反对,把玛拉工艺大学开放给所有种族的任何意图。”
  • 安华获得全面特赦后曾透露,他打算展延复出政坛的时程,因为他希望能够多花点时间陪伴家人,同时到海外知名的大学演讲。
  • 美国海底勘探公司Ocean Infinity证实,搜寻马航MH370客机的工作结束。该公司发表文告说,该公司已经搜寻超过11万2000平方公里的范围,及收集有素质的资料,并成功面对了具有挑战性的海底情况。
  • 马来西亚在5月9日首次经历独立以来的政党轮替后,首相马哈迪认为,这种政治变化或许会让邻国新加坡人有所启发。“我想新加坡人民,就像马来西亚人民一样,一定也厌倦了独立以来,面对同样的政府,同样的政党。” 马哈迪接受英国伦敦的《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的访问,发表上述言论。《金融时报》形容,马哈迪“向来喜欢激怒邻国新加坡”。马哈迪再度任相前,曾在1981至2003年期间,担任第4任首相。他和新加坡的关系向来水火不容。他提到他和已故新加坡资政李光耀的关系犹如“兄弟”,不过,双方会为了各自国家的利益而坚持己见。马哈迪昨天表示,为了改善国家债务,正式宣布取消马新高铁(HSR)计划。
  • 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今日在首都一间酒店,觐见彭亨州摄政王东姑阿都拉。安华在会面中向马来统治者表示感谢和感激,因为他们同意赦免他。“在会面中也讨论各种时事课题,摄政王希望继续重视人民团结,确保彭州甚至全国维持和谐。” 安华在5月16日获得国家元首苏丹莫哈末五世(Sultan Muhammad V)的全面特赦,他在上周二已觐见柔州苏丹依布拉欣(Sultan Ibrahim Almarhum Sultan Iskandar)。安华及其妻子兼副首相旺阿兹莎在上周五,已拜会吉兰丹州摄政王东姑莫哈末法依兹(Tengku Muhammad Faiz Petra)。
  • 依循1981年选举条例(选举程序)第27条文,第14届大选成绩已于昨天(5月28日)在宪报上颁布。选举委员会今天发文告说,不满国会议席或州议席选举成绩的人士,可在选举成绩颁布宪报后的21天内,根据1954年选举违例法令(第5号法令)第38条文提出上诉。“同时,选委会也提醒参与第14届大选的候选人或选举代理,在选举成绩颁布宪报后31天内,向州选委会主任提呈开销结算单。若没这么做,即抵触1954年选举违例法令第23(1)条文。”
  • 丹王室向胡桑祭禁令,不得进王宫政府大楼: 社交媒体昨天盛传一份通函,显示两名诚信党领袖遭禁止出入州政府办公室和王宫。随后,吉兰丹政府证实,确有此事。这两名诚信党领袖,分别是该党副主席胡桑慕沙(Husam Musa)和丹州诚信党署理主席旺阿都拉欣(Wan Abd Rahim Wan Abdullah)。
  • 雪州警方昨天勒令自首后,巫统大港区部主席嘉玛今天再度现“声”,说明自己明天会向警方报到,同时召开澄清记者会。不过,他坚持自己没有从医院扣留“潜逃”,同时说明会在明天记者会上,再次澄清相关的问题。
  • 副首相旺阿兹莎一家上周觐见国家元首太后,坊间开始谣传,旺阿兹莎女儿兼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依莎将于国家元首苏丹莫哈末五世成婚。努鲁依莎也是峇东埔国会议员。她今天出面辟谣,敦促大众切勿轻信谣言。《mStar》今日报道,努鲁依莎表示,与其花时间阅读假新闻,不如关注更重要的国家议题。
  • 两周前,宗教人士安里仄末的妻子努哈亚蒂宣称丈夫遭政治部绑架后,如今再次受到人权委员会传召,明日将出席听证会。
  • 副首相兼妇女部长旺阿兹莎上周四透露,准备推动家庭主妇“2%+50” 公积金方案后,她今天澄清,这项方案其实不会增加成家男性的经济负担。她解释,而其原因是,丈夫替妻子缴付的2%,将从他原本为自己缴付的11%缴纳额扣除,因此整体而言,这个方案不会造成丈夫每个月须多缴钱。她补充,其中一项专注的课题是,若丈夫拥有超过一名妻子的情况该如何处理。
  • 马来西亚经历首次政党轮替后,国营媒体及主流媒体出现立场大逆转,对于前朝首相纳吉及前首相夫人罗斯玛,媒体争相夸大不实地报导;反之,媒体积极报导希盟首相马哈迪及新任部长的“好事”,甚至是“正面假新闻”。纵观已被证实为“假新闻”的报道,似乎曝露“见高拜、见低踩”的心态,迎合甚至加深群众对前朝国阵政府“贪腐”的印象,同时也透过不实的报道粉饰希盟新政府的“忧国忧民”及“廉洁”形象。
  • 另一边厢,中文报近日则报道,马哈迪在汇报会听闻国债超过1兆令吉时,为国痛心流泪。经查证后证实,这个马哈迪激动泛泪的画面摄于2016年,当时他在访谈时回忆起印尼已故前总统苏哈多,而不禁悲从中来。除此之外,更有报道声称,莫哈末沙布不愿乘坐军警护送的官车,反而宁可自己驾驶第二国产车Viva上下班。然而,国防部长莫哈末沙布昨日已发文告驳斥这个网路疯传的消息。
  • 柔佛巫统率先宣布州反对党领袖人选后,柔佛昔加末巫青团长巴斯天(Bastien Onn)呼吁,联邦国阵也尽速跟进,以便能有效制衡希盟联邦政府。他今日向《当今大马》发文告指出,由于第14届国会不到一个月就要召开,因此国阵和巫统应当公布国会反对党领袖人选。柔佛巫统宣布,前行政议员兼文律州议员哈斯尼成为州反对党领袖。柔佛也是509大选后首个宣布反对党领袖人选的州属,甚至比联邦国会的反对党领袖更早出炉。
  • 警方已经开档,调查一组人在5月24日到霹雳打扪一家99 Speedmart迷你市场抗议卖酒的事件。根据《马新社》,霹州警方刑事罪案调查主任雅亚(Yahya Abd Rahman)发文告说,警方援引刑事法典448条文,即非法入侵建筑物罪名调查此案。
  • 网络近期流传,一名前巫统党员浑水摸鱼,加入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的媒体团队,唯公青团全国署理团长阿菲夫否认该党聘请有关人士。
  • 针对柔州国阵第14 届全国大选竞选宣言中提及的3项总值76亿令吉旅游发展项目喊停一事,柔州行政议员廖彩彤表示她下周三将与柔州旅游局官员进一步了解项目进度,暂时不便回应太多。第一项是耗资45亿令吉,即将在本月底开始营运的迪沙鲁海滨综合型休闲度假村;第二项则是投资额达4亿令吉的全球首座科幻主题公园(Sci-Fi);第三项是价值27亿令吉的柔州生态娱乐公园(Jeep)以及第四项为价值1亿令吉的边佳兰海滨计划。
  •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昨日透露,为免国家“被迫宣布破产”,大马将与新加坡讨论废除隆新高铁项目,而如果政府取消隆新高铁项目合约,预计将必须赔偿新加坡5亿令吉。交通部长陆兆福指出,内阁明日将开会讨论隆新高铁项目合约的课题。
  • 《又见马六甲》昨日作首场私人演出,诠释出马六甲的源起和发展,并带领观众身临其境,体验这座古城横跨6个世纪的历史,让2000受邀出席首观礼的嘉宾留下深刻印象。以多种本地语言呈献的70分钟演出,再配合200名本土表演者融合传统和当代舞蹈,重述许多逐渐被遗忘的故事,带领观众走过不同时期的马六甲,反映马六甲和谐的核心价值。该剧场拥有创新的立体光雕投射、多平台舞台液压系统设计、科技化照明技术和音响,造就了它成为亚洲最大的剧院,并设有可以容纳超过2000名观众的360度旋转观众席
  • 马来西亚美食风味独特、种类繁多、商机盎然,吸引来自中国广州的16家企业,今天亲临吉隆坡出席“中国广州-马来西亚食品经贸对接洽谈会”,与国内食品业者开拓合作可能性。这批广州企业家,是在中国广州市贸促会副主任刘泽武与贸易投资促进部负责人李平的带队下组团前来,并受到东道主——马来西亚国际商务促进协会名誉会长潘斯里谢叔珍、会长拿督张创迪、秘书长郭琇琇等人热情接待。温有志指出,中国从2009年至今都是马来西亚最大贸易伙伴,而其中25%的交易是和广州企业进行,因此非常乐意见到两地的贸易往来更上一层楼。刘泽武则说:“这次随团的除了食品行业,更有多家超市、连锁店,甚至电商平台,非常适合与大马加工食品业者对接,希望能进一步拓展国际市场,引进马来西亚名优食品。”

一马案件

  • 警方上周五证实,它本月中所搜查的3间柏威年高级公寓单位,其二属于首相纳吉子女后,今天向纳吉女儿诺雅娜(Nooryana Najwa)录供。
  • 财政部长林冠英日前要求前首相纳吉解释一马公司三笔款项去向,但纳吉以当局正调查一马公司案为由,拒绝回应林冠英。

国际新闻

  • 研究人员昨天说,他们在一项研究中让人类与机器较量,寻找更有效快速的皮肤癌诊断法,发现电脑比人类皮肤科医生厉害。德国、美国与法国团队拿出10万多张影像,教导人工智能系统如何分别皮肤病灶与良性肿瘤。接着,研究人员提供恶性黑素瘤与良性痣照片,测试深度学习卷积神经网络(CNN)的诊断能力,与17国的58名皮肤科医生比较。
  • 《科学日报》刊登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医学家研究文章说,大部分流行的维生素添加剂无助于健康。科学家总体分析2012年至2017年发表的随机对照研究,发现常用作食品添加剂的钙和维生素C、维生素D对预防心血管疾病、心脏病发作、中风或早逝既无正面也无负面效果。
  • 菲律宾总统杜特蒂就是狂!菲国外交部长凯耶塔诺(Allan Peter Cayetano)透露,杜特蒂已就南海问题对中国划下红线,假如中国在黄岩岛建筑设施,以及若有任何国家开发西菲律宾海,那么菲律宾就会对这些跨越红线的国家宣战。至于西菲律宾海,则是菲律宾西海岸线以西200海里的经济海域,包含了中国南沙群岛绝大多数的岛礁,菲国称其为斯普拉特利群岛。国际仲裁于2016年裁定,中国妨碍菲律宾在该经济海域行使主权,而且中国在该处拥有的永暑礁、美济礁等岩礁,不能拥有经济海域。
  • 尽管澳洲政府近日释出修补对华关系的信号,但该国国内针对中国的敌意并未消失。据《澳洲人报》28日援引自由党籍参议员吉姆·莫兰对南海局势的评论说,“(西方)争夺控制南海的斗争已经输了,除全面战争,没有什么能够把中国军队从被他们加强军事部署的岛屿逐出。” 于镭28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莫兰代表着军方的利益,渲染“中国威胁”是澳洲军方与安全界人士的一贯立场。他提到的南海问题与一些澳方人士所谓的中国在澳影响力增强,是近来中澳关系出现纷争的焦点。
新闻截至2018年5月29日下午11时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