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富与赤贫:亚裔成美国收入差距最大族群

上个月,一群硅谷风险投资和科技人士在加利福尼亚州洛斯阿尔托斯(Los Altos)一家老字号喜福居聚餐。席间各位多数都是平日里相互激烈竞争的亚裔美国人,他们往嘴里送着北京烤鸭和裹着宫保酱汁的珍宝蟹,而他们则要着手达成一个共同的目标。
“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问题是‘它如何能成功,并且持续下去?’”组织了这场活动的企业家陈冰(音)说。
他们并不是在讨论某家初创企业、奖学金项目或政治竞选。他们手头上的任务是让这个夏天最受期待的新电影之一《疯狂的亚洲富人》成为一个实实在在的文化现象。

影片编剧阿黛尔·林出席洛杉矶的特别放映会。
影片编剧阿黛尔·林出席洛杉矶的特别放映会。 ADAM AMENGUAL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那场会面中,为了迎接这部电影周三在全美的上映,一个名为#GoldOpen(黄金开画)的社交媒体标签活动诞生了。但这可能还不够——毕竟这场晚餐上有很多人自己就是亚裔富人。

于是,从纽约城到洛杉矶,从休斯顿到火奴鲁鲁,这些行业领袖和其他人花了数以千计美元,租下数十家电影院,在开画周之前和期间举行特别放映活动。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引发外界对这部电影的广泛兴趣,而该片可能会成为亚裔美国人在好莱坞获得更多代表的一个途径,放映活动组织者和以影片主创人员、演员都表示,这样的代表早就该出现了。

“水涨船高,所以我们想看看自己能不能让水涨起来,”珍珠奶茶连锁店Boba Guys的创始人安德鲁·周(音)说。他也为旧金山和德克萨斯州的放映活动贡献了资金。

这些支持者在每场放映活动上花费了1600到5100美元,具体金额取决于影院的大小、地点和影片放映时间是否为黄金时段。这些放映活动的电影票被免费分发给亚裔美国年轻人、社区团体和朋友,偶尔还把票发给贵宾。

“你上一次看到这么多亚洲人在电影院是什么时候?”33岁的政治咨询顾问蒂姆·林(音)周一在华盛顿的一场放映活动结束后说。林先生的朋友帮忙出了放映费,他还保证会自掏腰包去看,至少还要再看三遍。

“我想让这部电影尽可能多地赚钱,”他说。“我要看IMAX巨幕版、3D版,25美元版本,推高票房”。

这不是各个社区第一次组织这种电影包场活动了。今年早些时候,非裔美国人学校、教堂和企业在纽约城和芝加哥买下了《黑豹》(Black Panther)影院座位。2008年,《欲望都市》(Sex and the City)多场协作放映会成了姐妹会和单身派对的观影场所。

这次的社交媒体推动力量也让人想起过去哀叹好莱坞缺乏亚裔美国人代表的#whitewashedOUT(洗白出局)和#StarringJohnCho(让约翰·赵[John Cho]来演)标签行动。选择#GoldOpen这个标语不仅是在影片开画上做文章,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混入、借鉴了亚洲人身上有时候被贴上带有种族色彩的“黄色”和“棕色”标签。

但是为同电影的轻松基调保持一致——这是一部华裔美国教授与男友的新加坡富豪家庭发生摩擦的浪漫喜剧——#GoldOpen旨在捕捉围绕着电影的种种兴奋情绪,作出鼓励,而不是批评。

放映活动结束后,亨利·戈尔丁等演员出场,给观众惊喜。 ADAM AMENGUAL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据报道,这部电影耗资3000万美元,《好莱坞报道》(The Hollywood Reporter)分析师的一项调查显示,该片上映的第一个周末有望取得小小成功,取得2600万美元的票房。虽然#GoldOpen活动独立于电影制片,但导演朱浩伟(他是喜福居餐厅[Chef Chu]所有者的儿子)及其演员已经开展了齐头并进的公关活动。上映之前,片中主演出现在一个简短的预告片中,要求观众们在社交媒体上宣传这部电影。

其中一些主演甚至出现在8月8日洛杉矶的#GoldOpen放映活动中,此外还有该片的编剧之一阿黛尔·林(Adele Lim)。放映由流媒体网站Twitch的联合创始人林士斌出资,由于在洛杉矶举行,所以来了不少贵宾,其中不乏好莱坞内部人士和公司创始人,甚至还有奥林匹克花样滑冰选手,艾利克斯和米娅·涉谷(Alex and Maia Shibutani)兄妹。

观众们对影片开始一幕的种族主义报以整齐的嘘声,在新加坡街头小吃的蒙太奇镜头中窃窃私语,并且沉浸在片中的普通话、粤语和闽南语对话之中。

影片结束时,《疯狂的亚洲富人》的男主角亨利·戈尔丁和陈美廪、岑勇康、欧阳万成等演员登台感谢出席者的支持。

“我们刚看过烂番茄,”欧阳万成告诉观众。“我们目前有16条影评,好评率是百分之百!“截至周三上午,rottentomatoes.com上关于该片已经有了67条评论,其中96%是好评,该网站的创始人之一帕特里克·李(Patrick Lee),是#GoldOpen的支持者。

这部影片的一些主演也出席了放映活动,并且与粉丝合影。 ADAM AMENGUAL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政治顾问蒂姆·林周一在华盛顿唐人街中心看完片子后,表示无法相信电影《喜福会》是25年前的事,它是上一部主要由亚洲演员饰演,而又不是历史剧的好莱坞电影。

“我们应该接受,并且看到更多的这样的东西,“林先生还说。“我希望只有我会觉得很特别,而我的孩子们则会觉得,‘哦,这很正常。’”

How “Crazy Rich” Asians Have Led to the Largest Income Gap in the U.S.

ADEEL HASSAN,AUDREY CARLSEN
2018年8月21日

新上映的浪漫爱情喜剧《疯狂的亚洲富人 》(Crazy Rich Asians)的主角,也许正像你从片名所期待的那样,是移民成功故事的完美形象(片名Crazy Rich Asians的字面意思为“富得流油的亚洲人”——译注)。观众甚至可能会在看这部电影时得到一种印象:所有的亚裔都过着迷人的生活。

最高和最低收入者的差距。 SOURCE: PEW RESEARCH CENTER ANALYSIS OF U.S. CENSUS AND AMERICAN COMMUNITY SURVEY DATA

 

主角尼克·杨(Nick Young,亨利·戈尔丁[Henry Golding]饰)和瑞秋·朱(Rachel Chu,吴恬敏饰)是纽约大学年轻有为的教授。尼克出生于新加坡一个非常富有的家庭(scion of a spectacularly wealthy family),而瑞秋在成为明星经济学家(star economist)之前,曾与母亲一起艰难度日,她的母亲是一位来自中国的移民。

电影中的这对情侣尼克·杨(中)和瑞切尔·朱(右)在新加坡杨家的豪宅里和尼克的母亲埃莉诺尔(杨紫琼饰)见面。 SANJA BUCKO/WARNER BROS.

但这并不是亚裔美国人经历的全貌。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对美国人口普查局(United States Census Bureau)数据进行的一项新分析表明,亚裔美国人取代了非洲裔美国人,成为美国现在经济状况差距最大的种族或民族(economically divided racial or ethnic group)。下面的图表显示,从1970年到2016年,亚裔美国人的收入不平等(income inequality)水平几乎翻了一番。

收入不平等指数是由每个种族或民族前10%的收入与后10%的收入作比得来的。
收入不平等指数是由每个种族或民族前10%的收入与后10%的收入作比得来的。 SOURCE: PEW RESEARCH CENTER ANALYSIS OF U.S. CENSUS AND AMERICAN COMMUNITY SURVEY DATA

新加坡精英阶层的婚礼是《疯狂的亚洲富人》的核心情节。

新加坡精英阶层的婚礼是《疯狂的亚洲富人》的核心情节。 WARNER BROS.

亚裔美国人的教育和收入水平。
亚裔美国人的教育和收入水平。 SOURCE: PEW RESEARCH CENTER ANALYSIS OF U.S. CENSUS AND AMERICAN COMMUNITY SURVEY DATA
亚裔移民到美国的时间。
亚裔移民到美国的时间。 SOURCE: AMERICAN COMMUNITY SURVEY (2016), IPUMS

在尼克和瑞秋称之为家的城市情况又如何呢?纽约的亚裔是最贫穷的移民群体(poorest immigrant group)。美国亚裔联合会(Asian American Federation)的数据显示,在大约15年的时间里,生活在贫困中的亚裔人口增加了44%,从2000年的17万人增至2016年的逾24.5万人。

虽然富裕的亚裔已成为美国收入最高的群体,但贫困亚裔的收入水平基本上没有增长。同样的情况在其他族裔群体中也存在,但亚裔人口中的收入不平等在以最快的速度增长。

截止2016年,在收入分配中占最高10%的亚裔比占最低10%的亚裔每年多收入12万美元。亚裔美国人来自许多不同的移民群体,他们的收入差距主要是受教育水平、技能和英语熟练程度(English-language proficiency)的不同造成的。来自印度和中国的移民比来自东南亚的移民收入更高,因为前者的平均受教育水平更高。

例如,在美国的台湾裔和印度裔移民中,有四分之三拥有学士或更高的学位,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Sociology at Columbia University)教授珍妮弗·李(Jennifer Lee)说。与此同时,来自越南、柬埔寨和老挝等东南亚国家的群体则远远落后于其他亚裔美国人的平均受教育水平。

30岁的乔纳森·李(Jonathan Lee)是一名华裔美国人。他住在纽约,在Etsy担任高级设计师。他和他的妹妹杰西卡是他们家的第一代大学毕业生。“我父亲给我们讲过他在爷爷洗衣店的烫衣板上睡觉的故事,”乔纳森·李说。“我父母都没有念完大学。我母亲19岁的时候来到这里,上了时装技术学院(Fashi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夜校,后来成为一名服装打版师(pattern maker)。我父亲一辈子在联合爱迪生公司(Consolidated Edison)工作。现在他们拥有自己的房子。”

与过去相比,亚裔移民的群体现在的构成不再那么单一(less monolithic group than they once did)。1970年,亚裔移民大多来自东亚(East Asia),但南亚(South Asian)移民正推动着亚裔移民人口的增长,使亚裔美国人成为美国增长最快的群体,哥伦比亚大学的社会学家珍妮弗·李(Ms. Lee, the Columbia University sociologist)说。

当然,不平等是可变的(Inequality is elastic),由于移民浪潮的起伏(fluctuating waves of immigration)而随时间变化,这在美国人口最多的10个亚洲移民群体中有所表现。

收入差距(disparity in income)的一部分来自持技术签证(skills-based visas)来美国的移民与持其他签证的移民之间的收入差距。“越南裔(Vietnamese)、柬埔寨裔(Cambodians)和老挝裔(Laotians)人口中主要是难民(refugee populations),”卡蒂克·拉马克里什南(Karthick Ramakrishnan)说,他是提供有关亚太裔人口数据和政策研究的组织AAPI数据(AAPI Data)的主任。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差距变得更加显著。“已在美国的印度裔和华裔移民都有很高的受教育水平,然后他们会聘用自己有高等技能的亲属,”拉马克里什南说。“亲属签证往往发给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所以,拉马克里什南说,当特朗普总统及其共和党盟友们呼吁结束以家庭为基础的移民时,他们其实是在要求把最优秀的人拒之门外(the best and the brightest out)。

英语熟练程度(English-language proficiency)对收入、受教育以及获得医疗服务也至关重要。同时,即使一些受过高等教育的移民也可能遇到语言障碍(language barriers)。珍妮弗·李说,亚裔中大约有35%的人英语水平有限。

“模范少数族裔”(Model minority) 是本报50多年前造出来的词,指的是日裔美国人在二战期间被集体关押后,在不到一代人的时间里变的越来越成功的例子。但许多亚裔美国人不喜欢这种描述,认为这种描述是错误和危险的,只有利于掩盖一个非常多样化的移民群体中存在的更大问题。《疯狂的亚洲富人》将会加强这种神话(reinforce the myth)。

从1970年到2016年的这段时间里,随着高收入者的收入增长加快,美国确实有了更多的非常富有的亚裔。虽然大多数亚裔美国人的生活水平比其他少数族裔群体的高,而且白人和亚裔的收入在每个收入层次都超过非洲裔和拉美裔,但是,亚裔美国人中的贫困(Asian-American poverty)人口也在增长。

这一趋势既发生在美国的大城市里(这些城市里有历史悠久的唐人街historic Chinatowns),也发生在一些新的少数族裔聚居区(newer ethnic centers),比如明尼苏达州的拉姆齐县(Ramsey County, Minn),那里的许多(老挝)赫蒙族家庭(Hmong families)生活在贫困线上下。

“我看到我的父母怎样勉强维持生计——去成人学校学英语,靠在工厂打工、为别人打扫房子来维持生计,”来自明尼苏达州圣保罗市的博·陶-乌拉比(Bo Thao-Urabe)说,他今年45岁,1979年,他作为难民从老挝来到美国,那是在美国在越战期间进行大规模轰炸之后。“刚来的那几年,我们都还小,一大早就得起床,到大街上的垃圾箱里翻来翻去,寻找铝罐。在夏季的几个月里,我们在威斯康辛、明尼苏达和爱荷华州(Wisconsin, Minnesota and Iowa)的农场打工。”

家住圣保罗的凯·莫瓦(Kay Moua)来自泰国,现年23岁,夏天在农场打工也是曾让她为难的经历。“我真不好意思回学校上学,”她说,“因为我知道,一旦其他孩子们看到我黝黑的皮肤、晒伤的脸、长满老茧的双手,他们就会知道:这就是穷人的样子。”

分布在美国各地的亚裔一点也不千篇一律。波士顿和纽约的华裔看上去与加利福尼亚郊区的华裔很不一样。略高于一半(57%)的亚裔实现了拥有自己住房的美国梦(American dream of homeownership),皮尤研究中心(Pew)说。对美国的其他人口而言,这个比例是63%。

《疯狂的亚洲富人》的上映及其全亚裔演员阵容是一项值得许多人庆祝的成就,就像我们在本周的一次放映会上看到的那样。但是,对仍生活在困难之中的许多亚裔美国人表示关心的人口统计学家们说,好莱坞的光芒不应该让我们的眼睛昏花,看不见他们所面临的挑战。

原文:纽约时报  2018年8月21日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