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章:台湾式民主相关文章

台式民主救不了台湾?

文/杨玛利

蔡英文总统花了至少六年,勤耕基层,走遍台湾,历经一次总统大选失败,终于在2016年1月,以56.1%高得票率,赢得总统大选。除外,民进党在立法院席次过半,22县市长有13席,创党30年终于完成全面执政。

 这样的气势,跟八年前马英九带领国民党胜选时很雷同。2008年,马英九取得58.45%高得票率,打败深陷贪污腐败疑云的民进党,国会席次同样过半。但吊诡的是,两个高得票率上任的总统,都在上任短短三个月,就民意支持度暴跌。

当年《远见》执行马英九执政百日满意度调查时,竟然只有36.4%满意,不满意度41%。

同样的,当今年8月底《远见》进行本次蔡英文执政百日满意度调查时,蔡总统的满意度只剩下44.4%,不满意度36.2%,而一开始形象清新、被不少人肯定善于沟通的行政院长林全,则是不满意度(42.2%)已超过满意度(39.2%),处境跟当年行政院长刘兆玄院长雷同。

台湾实现了华人世界最感到骄傲的民主制度。但是,这两任总统,瞬间从高得票到低满意度,一再证明,民主救不了台湾。从马英九到蔡英文总统,太多议题陷入空转,愈是民主,就愈民粹,就愈无法做出符合多数人民利益的决策。等民怨高涨,政府动辄得咎,就愈无法做事、愈一事无成,这就是台湾陷入的恶性循环。

除了满意度低,在这次蔡英文与内阁施政满意度调查中,有一个新现象是,15位重要部会的阁员,整体知名度平均竟创下历史新低,只有8.3%。有七位首长知名度低于5%。甚至还有首长知名度仅0.5%,等于1000个民众,不超过五个知道。

知名度低有两种原因。一是,许多有名望能力的人不愿入阁。以蔡英文筹组新政府为例,金管会主委一职被七人拒绝后,才由丁克华勉强答应。不少职位都是询问好几人,才有人愿意扛。另一个原因是,自陈水扁总统至今,16年来阁员更换频繁,以至于民众根本来不及记忆部长是谁,就又换人了。

如今新政府推动年金改革,退休政务官不断被检讨退休金领太多,会不会进一步让优秀人才更不愿意入阁,不得不注意。

其实,人才是一切的根本。当人才都不愿意进入国家机器,这机器怎会好?如果不愿意给优秀人才好一点的待遇,哪有人才愿意进入政府呢?但这么简单的道理,当台湾愈民主,就愈说不通。

【本文摘自远见杂志9月号;更多文章请上远见杂志官网:http://goo.gl/tFhyw


台湾的新“三民主义”─酸民、怨民与苦民!

文/王尚智

这一回,你上街头了没?军公教上凯达格兰的九月三日,一批数十万人的“特定族群”终于第一次鲜明现身了!

公务人员一向是工作生活相对稳定无忧的一群,法令保障且福利完备。曾几何时,年金改革政策驱使着军公教逐渐成为台湾一批最新的“怨民”!怨民们沈默多时,早前历经蓝绿政党轮替也不多发声。直到这回政策争议将起之际,众怨彻底聚集了。

但却也不是所有人,都认同军公教人员的立场诉求。比如“酸民”们,这几天还是此起彼落给予各种冷嘲热讽!

由“年轻世代”主要构成的酸民,最初从网路世界采取叛逆言论,部分后来集结成为“太阳花”运动。在总统大选完成了“击败国民党”且让民进党胜选的目标之后,酸民势力彷佛大幅减弱。但相较于年轻酸民们多数苦于工作不易、薪资低迷的现实,军公教的诉求明显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让他们甚为火大。

但无论谁酸、谁怨且哪方有理,台湾最有立场上街头抗议或者要所有人都闭嘴的,是那些遍布在产业与社会各个角落的基层“苦民”!

当公务员为了福利而上街头,年轻酸民们还可惶惶散散甚至啃老度日,基层苦民们从来难以奢想“福利”二字。“有苦说不出”,是苦民的身份与特质!即使在劳资争议也是真正边缘弱势,毫无话语权,媒体没兴趣报导。行政体制甚至司法判决,也从来没有为其保障与伸张。

据闻来自不同阶层领域的苦民们,排队等待申请上凯达格兰大道准备肆言其苦的团体,正多达数十个!苦民们也不愿再沈默。

回观你我自己,究竟是“酸民、怨民、苦民”?或者你的处境确实不得不既酸且怨,而我的遭遇其实既怨还更苦?

不知从何时开始,台湾这座岛屿上的每个人,都遭遇着一种“为每个人量身订制的酸怨苦”!没有谁能不忧心忡忡、没有谁幸运平静度日,尤其几乎没有谁能真正宣称乐观且怀抱希望!俯瞰年轻世代、公务人员、基层民众几乎含括了九成以上的台湾民众,酸怨苦早已无处不在。

但仔细想想,彷佛无尽喧扰的台湾,真有那么艰困复杂吗?一切不就是若能“经济强大、产业发达、两岸稳定”,于是因就能此“税收充沛、工作多元、消费活络”。简单来说就是“经济”两字!台湾社会倘若里里外外、从上到下基本上“够活、够忙、够有钱”,还会有满地的“酸怨苦”?

但为何蓝绿政党轮替都两回,满桌自豪的民主佳肴也只剩一道填不饱肚子的“空心菜”;新政府执政至今却还是不愿意“专心一意”的集中处理“经济问题”?一切的酸怨苦,不都是根源于此!

话说回来,当一切证明每回选举就又是“换了一批骗子上台”,骗子们治理下的台湾,这20年来究竟有什么“民主成就”可以自豪?时代力量总就是“酸”、民进党执政了还在“怨”,国民党宣称自己被追查党产多么“苦”!朝野满是一堆烂货垃圾,日夜制造排放着酸怨苦。

知道你为何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了吧!而读完了这篇评论,你是又想“回酸几句”、或者“忍不住叹气”,还是“无奈,什么都不想说了”?

  • 作者王尚智,作家、媒体观察家。

笨蛋,问题在“解决问题”了吗?

文/胡文琦

针对蔡英文总统日前接受华盛顿邮报专访时表示,台湾对中国大陆限期接受“九二共识”的可能性不大,她说中共不应强压自由民主台湾多数的主流民意云云,…。坦白说,今天如果是“作文比赛”的话,那受访的内容无疑会是一篇四平八稳、词藻华丽,感觉有心、有料、有想要“解决问题”宏观的“期盼与规划”,但仔细检验这两个多月的“听其言、观其行”之后,很抱歉,她截至目前的表现仍是言不及义、缥缈虚无的“空心菜”风格。

说实话,2016人民确实“作出裁判”决定给蔡总统一个服务人民的机会,她也在胜选之夜强调民进党会“谦卑、谦卑、再谦卑”,在520就职当天的演说更宣示她会是“史上最会沟通”的政府,蔡总统也体悟台湾人民要的是一个能“解决问题”的政府,其后,更在民进党执政之后第一次的全代会上“‘秀’出”桃机淹水等四张照片强调,“这是民进党执政下的台湾”,对人民来说,大家只在意“一件事”,就是民进党政府“如何因应”。

蔡总统讲的看似情真意切,但对“活在当下”人民所感受的却是,她什么问题“都没解决”,攸关国家人民福祉的“大政方针”似乎一直处于“原地打转”且进退失据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的危险窘况。坦白说,她当然可以不接九二共识,因为,暂且不论“欢喜做、甘愿受”的因果业障关系,她已经获得这四年的授权,但可怕的是,对中共自称“那张未完成考试卷”的政、军、经各种接踵而来的沈重压力,她似乎一筹莫展只能不断重申中共要有“善意与弹性”。

然而,人民不解的是,中共的政治打压与统战是这一天两天的事吗?不是嘛。蔡总统要理解的是,她现在是中华民国总统,不是阿扁前总统所说“自欺欺人、做不到,就是做不到”的台湾国总统,更不可能“刀切豆腐两面光”地欺骗“天下人”,胜选就应“进厨房就不要怕热”。但检视其回应华邮的“两岸战略规划”,针对中共如果用经济手段“饿台”施加压力的话,她竟阿Q无能的表示,中共其实也应该想像他们要付出的代价云云,试问,台湾目前的国力又能抗衡多久?

这样聪明吗?是台湾在国际现实政治该有的自我感觉良好吗?尤其令人骇异与无法接受的是,据悉,蔡政府内部已经定调,在第一任期四年内不会触碰九二共识的真正原因竟是,蔡团队在拚选2020总统大选“连任的考量下”,决定不会回应九二共识等相关问题,试问,这样是负责任的政府吗?执政才不过两个多月甚至还没“百日定调”,就已经在想下一任的事,我的老天爷,她也太会选举了吧?那些真正攸关国家未来与人民福祉的大事,难道台湾人民不是“头家”吗?

再强调一次,台湾人民要的无非就是“解决问题”,最担心“蔡‘空心菜’团队”当然就是类似李远哲的“政见不一定要兑现”或是交通部长那种一副理所当然、毫无愧疚的“那时候是个人的贺陈旦、现在是交通部长的贺陈旦”的诸多“发夹弯”政策,笔者要严肃提醒蔡总统的是,现实国际政治下的两岸竞合关系,是否会立即的“地动山摇”,或是“蝴蝶效应下”的渐次“大崩盘”,都不该是“这是民进党执政下的台湾”,政治是一时的,国家人民才应是永恒不变的。

  • 作者:胡文琦,前台北市中小企业辅导服务中心执行长,文史工作者

军人游行:造反 PK 民主?

文/蓝蝴蝶(时事评论作家)

退休军公教团体因为不满蔡政府推出的年金改革,认为是污名化退休军公教人员。即将于九三军人节当天,在台北市发起大规模游行。热闹的政治批斗于焉开始!

民进党副秘书长李俊毅于本月12日晚间在TVBS“少康战情室”节目中炮轰表示:“街头绝不是议事地方,各军校发动所谓校友,来组织这个所谓九三大游行,我一定要严厉的谴责,‘你这个是在造反吗?’,此举是最坏示范。”

我们首先讨论何谓“造反”?“造反”意为发动叛乱;采取反抗行动。“造反”相对词为“保皇”。许多人质疑民进党副秘书长李俊毅的论述出于“保皇目的”之外尚有“政治原因”存在,于是顺理成章地衍生“造反”一词。

客观而论,中华民国是一个“民主”的国家,人民享有充分表达意见的权利,合理合法的集会游行争取自我价值,试问有何不妥?民进党为何要攻击为自己争取权益民主小草,说他们是在“造反”?

其次,“造反”与“民主”在号称最会沟通的政府领导之下,不应该同时出现甚至进行PK。值得住意的是,一个国家若受到思想狭隘、心胸偏差的政党思想所统治,不应该矛盾的事就产生莫名的矛盾。

第三,相信大家一致坚信“政治正确”、“反不公不义”之声音必须被捍卫,自520民进党执政后,我国面临诸多危机,许多人无法抗衡压力之下,不由自主荒枪走马,集体中力量棒打地鼠。然而,政治口水多了,理性讨论就少了,想法也就僵化了。

秉持知识分子的良知,友善地提醒民进党,李俊毅副秘书长将民主集会游行活动视为“造反”,并非理性的政党或政治家之作为,必须公开道歉,还给人民一个公道,否则民进党给予各界观感恐怕更为雪上加霜。

“造反” PK “民主”对于一个国家及政党的政治发展而言,注定是场悲剧。民进党对于治国纲领与各项政策有否全局性考量和前胆性规划?会否不堪政治责任的考验而信用泡沫化?能否坐稳政局诡谲多变的江山?全看自己的政治智慧了!

  • 作者蓝蝴蝶,公行硕士,时事评论作家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