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摘要(2020年07月09日)

各种言论文章要点

 

政治性言论文章:

 

  • 我国政治弊端非常多,尤其大选中鼓吹投党不投人的主张,这对空有政治理论或改革梦想的小政党,不但没有选票市场,甚至缺乏生存空间。所以,希盟执政后进行选举改革和国会议会改革,如今却因政权的垮台而导致改革前功尽废。慕尤丁是否德不配位,都已经被推上权力宝座。反观华叔,如此靠近却无法掌握?其实,有福之人不争一时,好比古有姜子牙80岁拜相,今有敦马90岁领军希盟改朝换代那样。无论巫伊联盟或希盟,都没有明确的首相人选,因此,幸运之神依旧在眷顾着慕尤丁和其所领导的土团党。(黎翰辉:撤换议长为大选铺路?)

 

  • 我们应当是先拥有自由,用这份自由去选择我们想要什么样的国家,而不是先拥有国家,然后任由国家来决定我们能拥有什么样的自由。而民主并不是每隔五年才能享有的一次形式,而是贯彻在我们的生活中、思想里、行为上的对议题的关注,对不平的抗争,以及对政府用人唯贤的坚持。(郑咏介.我们需要强大的公民监督)

 

  • 国盟也好,希盟++也罢,都各自为政治权益和地位而处心积虑地展开生死博弈,使尽各种手段非得将对方斗倒击垮不可,岂有将当初以民为本的承诺放在心上!这与晋惠帝不知民间疾苦的无知心态并无多大的分别。所谓苦民所苦的治国之道毕竟是以国家前途与全民福祉和利益为依归,不分种族和宗教照顾所有国民。政府当下应该做的事,是出台更多有益于民生及经济发展的援助计划和措施,而不是提出撤换国会下议院正副议长,以及对首相慕尤丁的信任动议,继续玩弄政治权谋以巩固政权。(庞宣.苦民所苦的治国之道)

 

  • 大马509大选,许多选民脑海里只想着4个大字,那就是“改朝换代”;在群情激昂的竞选期,个人素质变得不再重要,一些平日里对政治埋头苦干的候选人,会很沮丧地得到选民的“回报”:对不起,我知道你很好,可惜你“站错边”。“选人不选党”大多数时候不是选民的投票标准,其中一个原因在于选民对候选人的缺乏认知,甚至完全不认识。再好的候选人,也需要时间让选民认识及了解。不接地气,且又对选民不忠诚的政客,只要有办法在竞选期间替选民抒发怨气怒气,就能在政坛屹立不倒,这跟李光耀的“猫狗忠诚论”,是完全南辕北辙的一门套路。(大选胜算没方程式/南洋社论)

 

教育领域的言论文章:

 

  • “如果大学能够做到‘为社会而存在’的意义,排名自然会提升。”前教育部长马智礼这么说。我国的科研环境,其中一个弊病,是基础和应用研究的失衡。一般科研类型分为两大类: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2020年5月国际大学联盟U21和澳洲墨尔本大学联合发表《全球高等教育系统实力排行榜》常年报告显示,我国在和业界联合发表论文的表现在全球50个高科技和发展中国家中,排名最后第二。我国的应用科学基础不强,能够通过市场考验的产品少之又少。“五分钟热度”和“跟风做重点研究”,也是另一个我国科研界的主要问题。基本上国家领导对科研的态度,就是“为了研究而研究”;高教部、科学工艺及环境部等部门官员以“重复别人的研究”(re-research)为乐。政府能够做的,是大刀阔斧撤换部门领导和中间管理者,让有能、有贤者当其位,同时杜绝跟风、追潮流、一味讨好的管理文化。还有制定国家科研大方向,提供持久稳定经费资助予大学和研究机构。(宋明家.亟待改善的科研生态和文化)

 

  • 大学讲师的工作是,教学时数每周一般不少过15小时,在教课前得备课,也有许多绩效得达标,如招生、每个月得出席大大小小的会议、辅导与咨询学生、进行学术研究、策划学生活动、带领学生户外教学和拜访、接待国外来宾、参与学校美化工程、指导学生毕业论文和其他不计其数的行政工作等。每个行业都有本身的“有苦难言”,因此没有必要去对比,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教师躺着也中枪/文:苏德洲)

 

 

反对马哈迪的言论文章:

 

  • 倘若安华真的有犯鸡奸案,那就不是政治迫害,而是一种道德污点、人格瑕疵,敦马根本就不用担心安华倒过来报复!倘若安华的鸡奸案是被冤屈,安华在法庭外与敦马“一握泯恩仇”,早已声明不会怨恨敦马,抛弃过去向前看了,那么,敦马又何以担心安华会报复呢?也许敦马最担心的,不是安华报复,而是在安华任相后,一连串的改革(烈火莫熄),对他朋党的利益造成巨大损害,对自己的几个儿子的利益,也可能造成巨大的损害吧?(敦马阻安华任相谜团/陈俊安)

 

  • 马哈迪目前仅获得4名前土团党国会议员,以及民兴党的支持。然而,民兴党要继续存活,就须选边站,不靠拢国盟,就得倾向希盟,否则来届大选,在两股力量夹攻下,难保沙巴政权。依形势看来,民兴党更可能与希盟合作。放弃老马,拥抱华叔,回到三党联手的格局,才能重新出发。安华未必是希盟的未来,但马哈迪肯定属于过去。(张庆禄.再见,马哈迪)

 

 

反国盟的言论文章:

 

  • 人,都应该有最基本的自我尊严,所以,志士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嗟来之食尚且不可受,反过来,最能昧了良心,抛掉尊严,将嗟来之食吃得津津有味的,首推马来西亚的政治青蛙。敦马硬生生成立了经济事务部,以扶持当时已宣誓出任雪州州务大臣职的阿兹敏成为部长。几天前,阿兹敏在国家社区动力(PKN)柔佛州分会举办的亲善晚宴,嘲讽某领导人领导国家22年,却无法解决各种问题。一般民众看到政治人物之间的交情如此不堪一击,真是心寒。抛掉尊严,把卑劣的“为政之道”发挥得淋漓尽致的人物之一,就是巫统前财政莫哈末沙礼赛益克叻,他也是沙巴州前首席部长和通讯及多媒体部前部长。他于国阵垮台后风雨飘摇时刻,2018年底退出巫统,2019年底申请加入公正党,还没被批就发生喜来登政坛变天国盟上台,他马上收回申请,今年5月26日申请重返巫统。(黄华敏:让人心寒的政治人物)

 

  • 开启该计划的前前朝国阵政府固然“原意良好”,但正值时任首相纳吉陷入一马发展公司弊案中,在野党及公民社会纷纷质疑,国阵和中国高层可能有见不得光的台下交易,才促成这项计划。现任国盟政府有意恢复旧路线,消息传出后震惊各界。这边厢隆新高铁八字还没一撇,那边厢国盟政府却想对东铁“动手脚”,考量何在?居心何在?(林荣国:建东铁难过上西天?)

 

  • 如果我们够坚定、支持那些受到针对的人并保持团结,我们将能够更快地度过这个混乱的时期。如果我们停止做正确的事情,甚至只是批评政客的缺点之类的简单事情,那么这个国家注定会失败。你也应该反对做错事的政客。你不应该纵容犯下偷窃、骚扰、强奸或谋杀的政客或领袖。日本人通过分而化之的手段,给予马来人特权,让他们成为秘密警察的一部分,让印度人死在缅甸铁路上,而华人则被虐待和杀害。历届政府一直使用同样的分化手法,以巩固他们对国家的控制。政客都有个人议程。我们仅仅是他们寻求权力的典当品。如果你对大马处理事情的方式感到厌倦,那么不要成为一名旁观者,而是应该做点什么。大马人尝到了自由,并知道摆脱一个无能的政府是可能的事。他们可以在第15届大选时再做一次。(玛丽安莫达.不要成为国家问题的旁观者)

 

  • 东铁是以“货运”为主,还是以“人流”为主?显然,今天并没有人或官方单位可以很有把握且清楚地告诉大家,东铁每年预估的“载客量”和“货运量”是多少,长期营运盈亏、经济效益和环境评估又是如何?因为东铁的“被发明”,本来就是政治需要大于实际需要。如果正如最初计划,东铁的主要功能是为巴生和关丹港口提供陆桥,使之成为两地港口间更快的货物运输替代路线。铁路若是以货运为主,实际上对减缓车流量的作用不大,更何况东铁是采用单轨营运,即两个方向的列车共用同一条轨道。假使文冬站点“成功争取”,文冬未来的面貌会是如何?一大片的制造工厂和货运仓库与榴梿芭为邻?还是直接把榴梿园开发为工业区?若是采用文冬路线,则必须开辟隧道,贯穿位于雪州鹅唛的吉冷结石英岩山脊(Klang Gates Quartz Ridge),雪州政府会轻易同意牺牲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承认的国家自然文化遗产地?(丁杰隆.东铁为什么要取道文冬?)

 

亲希盟的言论文章:

 

  • 历史总是相似,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在敦马推波助澜之下,种族政治强势复辟,这让打着“新马来西亚”旗号的盟友们变得里外不是人。目前反对党联盟处于合则立,分则豫的处境,唯有凝聚力量携手合作才有机会再次回归权力中心,否则可能就会被逐一击破,若要东山再起,或许又要一段很长的时间。经过多年来的联合苦心经营,希盟好不容易才壮大至能够与当初国阵抗衡的规模,若就此分崩离析,那是非常令人惋惜的。(陈仁杰:朋友依然是朋友)

 

  • 行动党和诚信党经过多次U转后,终于认清了一个事实──在长远来说,唯有安华和公正党靠谱。火箭在当今政坛的定位,就是一个华基政党,除了在华社有一定的铁票外,在马来社会一直无法突破──这都是拜敦马所赐。敦马这次做了一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事,他不再扭扭捏捏,毫不掩饰他要提携儿子慕克力为未来首相的野心。敦马只有5名国会议员,远不如38席的安华;他最近又重提“华人有钱”论,继续投靠敦马,无异于自掘坟墓。珍尼州席补选的成绩给慕尤丁敲响了警钟。巫统候选人大胜,是“全民共识”发挥了作用,土团党完全没有助力。(卜佛海.选后慕尤丁安华谁任相?)

 

  • 希盟掌权22个月,国家诚信党是仅次于土团党,获一本万利,国会议员几乎个个当官,再追随敦马可谓包赚不亏,可以理解为何热心要安华就范。民主行动党所得官位,和人民公正党差不多,虽为马来西亚人赢取了财长高位,但也被搞得一身鸡毛鸭血。最大输家是公正党,而公正党中最大输家是安华嫡系。在敦马刻意分裂以压制安华在党中力量,大力扶植敏派,当官当权的,全是其人马,使其势力更加膨胀,也使他有能力成为推倒希盟的主要操手。如果让安华上位,或许被政客利用种族、宗教蹂躝数十年的大马,有个改变的机会,明天会更好。抱住那段已腐圬的枯木,实在看不见前景。(莫让枯木再逢春/黄子)

 

  • 安华的形象不仅仅在于公正党主席,更大的意涵是他昭示着体制改革、贫穷不分肤色、多元大马的初衷,安华多年坚持反对政治的斗争路线已获各造的共鸣。若不让安华主持大局,希盟的改革精神或由内而外逐步淡化,丧失本身的政治理念与原则,降低选民的投票意愿,间接让路威权、腐败的力量更容易地把持国家方向。希盟唯有团结一致和坚持共识,才是保持优势的关键。(安华领军保希盟/冯振豪)

 

民生方面的言论文章:

 

  • 世界卫生组织承认,新冠病毒透过空气传播了!在这之前,世卫一直认为,病毒主要的扩散方式是透过感染者口鼻喷出的飞沫传播感染。如果不控制印尼烟霾问题,印尼抗疫之路肯定也会大受影响,恐怕会加剧新冠肺炎患者的病况,那可真是“破屋更逢连夜雨”啊!(陈文德:当新冠与空污相遇)

 

  • 政府和政客都应该以新思维来看待国内贫穷问题,大马经过多年的扶助政策,国内贫穷问题已经不能够简单的以那个民族就是富有,那个民族就代表贫穷,而城市贫穷问题更需要有更多的关注。(疫后复苏需关注贫穷问题)

 

  •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说要修改2013年分层管理法令(757法令),将那些长时间未能缴付人民组屋租金,或借故逃避交租的组屋居民列入黑名单。政府使用强硬手段解决,必然会造成无法收拾的场面。很多组屋居民都是来自中下层群体,他们是“无可奈何”才会入住组屋,而且他们多数是依靠当散工,赚取日薪度过生活。疫情已经将人民伤得好重,你又偏偏在不合适的时候说出这样的话,孰不是在为难人民吗?政府必须派出官员前往了解,凡事都有得商量的余地,不要直接就将他们判决“死刑”。政府要采取行动对付组屋居民,倒不如将目标锁定及开档调查那些通过支付“台底钱”向中介霸占政府人民组屋的人士。(三思而后行/文:胡栋强)

 

  • 网际网络和社交媒体是用来促进人们之间的联系、交流和传达资讯的平台,曾几何时,却变成了分裂社群的工具。最近出现两位商界人士,互以“老千”名号相称,一连做了好几天直播,观看的总人数竟然超过上万人。出来江湖行走,难免会遇上意见不和或起冲突,关键是如何运用智慧去达到双赢的局面。为了争一口气,在网上叫骂树敌,又没经济上的得益,这与从商的理念背道而驰。要真正认识一个人的品德,可以从他与人争吵时开始,记住他吵架时的嘴脸和行为,有日与他闹翻,这一切也会发生在你的身上。(欧国辉:在社媒互骂好无谓)

 

  • 许多民众利用封城的时间,对家里进行了一次浩大的清理工程。这是英国一个关注废物问题团体WRAP,在5月份展开的一项调查结果。调查发现大约百分之四十的受访者进行了断舍离。在过去3个月内就有1亿8400万件纺织品被清扫出门,其中衣服就占了百分之三十七,鞋子也占了百分之十九。购买欲其实是一种心理上的压力,有时候,不是因为“需要而买”只会徒增烦恼,浪费金钱,也浪费地球资源。减少购买,至少就先少了整理的烦恼。极简生活主义近年也逐渐抬头,他们的信条是家里的一物一品,够用就好。放过自己,也放过大地。收纳,整理,帮助自己审视内心想法,梳理活过的痕迹再归位,是对自己的释放,也是一种生活的态度。(徐晓芬.放过自己,也放过大地)

 

国际评论:

 

  • 新加坡国会议员单选区(SMC)平均才2万5千名选民。集选区(GMC)由4至5位国会议员代表平均12万名选民。集选区的国会议员也平均一人代表2万5千名选民。马来西亚的国会议员远比新加坡的同僚代表至少3至4倍以上的选民。马来西亚版图远比新加坡大,国会议员须开车数百公里或坐飞机到吉隆坡国会开会,也常须留宿在外地。除了开国会之外,也须常到半岛及东马各地进行政治工作。马来西亚的华裔国会议员在国会殿堂里须用马来文作政策辩论,到国际或工商场合须用英文发言,也在华社、脸书及华文报章书写及用高层次的中文。我们多语的优势是个强项。(长堤彼岸的选战/文:黄汉伟)

 

  • 新国人一直最关心组屋价格、医药费用和就业问题,所以“1000万人口” 的争议很快就被炒了起来,还不断发酵,因为它让人担心三大命脉又要被侵噬。“未来总理”王瑞杰不得不再公开反击,指民主党在捏造“吓唬人的妖怪”。新加坡在老化,出生率低,过去大量引入移民,民怨和社会问题随之而来,工作机会被新移民抢走、房价物价飙升,执政党曾因此被选民教训。反对党过去对民生问题有尖锐批评,现在找不到同时受到对手和选民尊重,有故事可讲有当年情可提的反对党强人,可惜了。(甄子曰专栏:打不倒执政党)

 

  • 香港著名词作家林夕,30多年的创作生涯,填了几千首歌词,精品纷呈。从《似是故人来》《梦醒时分》《无间道》《两个人的烟火》等电影歌词,到《至少还有你》《越吻越伤心》《给自己的情书》《恋无可恋》等获奖作品。表面上,写的都是男女之情、伤情怨曲。其实,诉的都是“求而不得”之苦,唱的都是人生的无力与伤感。励志歌曲也是香港乐坛的常青树。香港电台1973年至1994年持续21年,播放电影式的系列电视剧《狮子山下》,超过二百集,为港岛千家万户所喜闻乐见。剧中展现了香港底层社会的挣扎与奋斗,讲述了香港普通老百姓逆风飞飏的励志故事。狮子山成为香港人艰苦打拼、最后成功“上岸”的精神代名词。而今,青山依旧在,只是朱颜改。(张一文:从Beyond到BNO)

 

亲中的言论文章:

 

  • 自特朗普于2017年上台以来就策划一系列反共政策。常常拿资本主义的优势来比较社会主义制度的缺乏民主和自由乃至人权。把中国当成假想敌,2018年向中国发起贸易战。抱持其反共的思想,且向世界证明他可以打倒共产中国,而美国永远是世界的老大。颜色革命起于2010年的突尼西亚,并波及埃及、利比亚等国。西方国家也动用军力推翻旧政权,但这战略在中国则起不了作用。70年代为了阻止苏联的势力坐大,也就拉拢中国。1972年尼克逊总统访问中国就是一个时代的里程碑。2003年,中国已经进入了改革开放有成的年代,时任中国主席胡锦涛公开表态中国要和平崛起,让美国瞠目结舌。习近平的“一带一路”(2013年)也标志着中国正努力赶上,成为能与美国较为接近的大国。港民早前对社会主义的中国带有抗拒心理;尤其是,有些港人当年就是从中国逃出来的,不能产生“爱中国情绪”。既然国安法英美都有,它们又有何理由通过香港人权与自由法案,香港自治法案来添乱,这已是滥用权力来指手划脚。难道美国是上帝不成?(谢诗坚:从中美博弈到国安法)

 


注:本文的文章归类法属于个人对文章读后的理解和主观看法,不足以反应该作者和原作的本来立场。也有一些中立的文章,本网只好用其文章的最后总结来辨别。任何立场的争议是没意义的,希望从言论中更激发思维才是评论最大的中心价值。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