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摘要(2020年7月7日)

各种言论文章要点

政治性言论文章:

  • 国盟新议长人选据闻是一名非政治人物;支持慕尤丁领导的议席只有弱势多数,因此国盟必须确保所有同边站的议员,能在议案进行表决的关键时刻参与投票(议长除外),这也诠释了推举一名非议员身分的议长的重要性。某种程度上,也是变相在国会测试自己的支持度,即使换人动议不过关也不必下台,只是威望受挫。尽管前首相敦马稍早前已提呈了对首相的不信任动议,但该动议不属于政府动议,往往无法获得让路,更别说轻易通过。另一个将在来临国会上寻求通过的追加“经济振兴配套”预算案预料会成功过关,以避免被指责政治化抗疫课题。(李枝聪:换议长的闪选前哨战)
  • 其实就目前的大马政治乱象,本应解散国会还政于民,但显然国盟和希盟心中都没底,因为他们分别受陷于“议席分配”和“首相人选”的难题,即使闪选,结果必将错综复杂。(李枝聪:换议长的闪选前哨战)
  • 补选狂胜显示巫统和伊斯兰党可以完全抛弃土团党。土团党在7月1日国盟党魁会议过后才开始助选,因此竞选主力是巫伊“全民共识”联盟,胜利也是属于巫伊,几乎没有感受到慕尤丁的新首相效应。其次,巫统仍然掌控垦殖区。纳吉没有让儿子莫哈末尼扎上阵,推举垦殖民第二代莫哈末沙林参选,就是要争取垦殖民票。第三,国阵扭转颓势。国阵再一次在珍尼补选采用国阵标志,在11场补选取得第6场胜利后,国阵已经走出低谷。第四,马哈迪在马来乡区的影响力不如预期,敦马公开支持的再努希山只获得1222票,连按柜金都保不住。第五,纳吉已经回到巫统的权力核心。纳吉更是勤于跑动,甚至向法庭申请展延一马公司案的审讯返回选区。珍尼补选成绩出炉后,国阵领袖把狂胜归功于“全民共识”,甚至视为第15届大选的竞选模式。(林瑞源.巫伊联盟是肉中刺)
  • 敦马委任的议长阿里夫是退休法官,不过他也是诚信党纪律委员会主席和专家咨询理事会主席,虽然受委前辞掉所有党职;倪可敏是行动党重量级领袖,两人都不能算是无党无派。变天之后,慕尤丁并没有即刻行动撤换议长,结果阿里夫突然宣布接纳老马提呈的对首相不信任动议。慕尤丁较后以行管令为由展延会议,国会开幕当天只有国家元首发表施政御词,没有辩论和动议,才“化险为夷”。慕尤丁要打胜这场战役,他挑选的人选必须得到国盟全力支持。盛传慕尤丁提名的议长是选委会主席拿督阿兹哈,他是一名资深律师;论中立,他是希盟委任的选委会主席,照理是双方可以接受的人选。(黄晓虹.换议长的博弈)
  • 许多人从当初净选盟上街游行高喊改变的热血澎湃到今天的失去方向和态度冷漠,这是大马政治文化的倒退,这也是威权主义政党最渴望看见的现实。因为默不作声的人民是最好操控的,人民失去政治热诚是推广政治成熟最大的阻碍。另一方面,忽略了政治现实的改革也是枉然的。希盟推广的乌托邦主义不但是与现实对立,更是超越了大马政治现实的理想。乌托邦主要的维度包括了正义和善,把国家的政权和制度建立在如古希腊的四大美德上,如“智慧、勇敢、正义、节制”。真正的改革是建立人民的觉醒和对当下的政治现实有现实的期待。我们不要不切实际的乌托邦主义,我们也不要因为现实的失望而堕入政治文化倒退的绝境。(温思拯.政治改革是全民责任)
  • 华人有句老话──“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本义是“圣人不死,大盗不止”,用以抨击伪圣人所造成的社会乱象,也能感受到法律的多重标准。就像行管令罚款的1000令吉,对于平民和高官子弟虽是同样的金额,却是不同程度的负担。什么是全民?至少还会有很多人,特别是华人会说──不要代表我!(骆宇欣.伊党有全民共识吗?)
  • 马华领袖还能站在最前列。政治是现实的,在下议院只有2席,却能站在最前,华人选民应该要懂得运用智慧去平衡政治局面,促使从政者为民做事,而不是用选票来发泄不满。被稳住的伊党,他们并没有什么执政或者争当首相的野心,伊党对自身的定位非常明确,他们只想当“国师”,通俗点说就是“宗教顾问”。君不见,在珍尼补选大胜之际,隔壁州的伊党政府就借用行管令的社交距离指南趁机落实电影院男女分开坐。(骆宇欣.伊党有全民共识吗?)
  • 通常,二三线领袖说的话,也能侧面反映高层的意志。就像政党母体为了维护稳重形象或与盟党的关系,常常有些话不方便说,就让青年团或外围组织说了做了。又或者,那些外围的土权阿里、拳手阿里之流,都可以被看作是高层领袖讨好底层民粹的代言人。(骆宇欣.伊党有全民共识吗?)
  • 大马肯定是少数几个民主国家,其反对党联盟,拥有最多议席,却从一个少数政党中选出了一名首相。我们有42名国会议员来自行动党、11名来自诚信党、9名来自沙巴复兴党,在下议院共拥有62席位。令人费解的是,该联盟恳求敦马哈迪成为其首相人选。为什么公正党(拥有38名国会议员)会支持只有9名国会议员的沙菲益,然后允许拿督斯里慕克里担任第二副首相?如果希盟专注于成为有效率的反对党,因为他们是大马国会史上最强大的反对党。安华现在必须说服大马人为什么他值得成为下一任首相,而不是要大马人实现他成为首相的梦想。这个领域并没有所谓的应得权利之说。我们所有人都有权知道他的经济和金融政策,以推动大马向前迈进,而不是崇高的民主原则,这些原则不会让我们得到温饱。(黄振威.可预见的结果)
  • 马哈迪是马基雅维利主义信徒,马基雅维利的《君王论》推崇性本恶,政治无道德。“君王应不择手段达到目的。为了稳住政权,君王在公众上必须保持完美名声,但在私底下则必须采取许多本质邪恶的政治手段。”马哈迪2009年曾诫告选民勿期望改朝换代,并说“熟悉的魔鬼比陌生的天使更好”。2017年,再次闪现马基雅维利的身影接受了“国共合作”,以借政敌之力清理门户。马哈迪大权在握及斗垮纳吉后,看似又马基雅维利“上身”,而希盟内部开始动荡。丢失政权后滚地葫芦的希盟,还耗内力为谁当首相课题而恶斗。(希盟最终放弃了“枯木”/南洋社论)
  • 马哈迪行走江湖逾70载,统治江山22年又22个月。他年纪越大,越像金庸武侠小说里的一些人物,如《射雕英雄传》里爱作弄别人的老顽童周伯通、《笑傲江湖》里自大狂妄、专横骄傲的任我行,和外号“君子剑”、实乃伪君子的岳不群等。马哈迪不久前才宣称安华不适合当首相,大马首相只能由纯马来人政党领袖担任。但过后却支持沙菲益领导的民兴党(多元种族政党)。马哈迪在6月26日接受香港《亚洲时报》专访时说,马来西亚华裔非常富有,几乎掌控大马所有城镇,这是一种不健康的现象。他对自己的失德、失职、失责,没有丝毫向国人谢罪或道歉之意。这是金庸笔下最可怕的人物之一,武功高,手段狠,权谋诈术之深,无人出其右。实施极端偏差的政策、严重分裂民族的和谐与团结、制造宗教及种族问题等,不比“盗贼统治”更糟吗?何况第五任首相阿都拉被迫下台后,接任的纳吉正是老马指定人选。他的历史地位,终究只有“武”而无“侠”。(马哈迪有“武”无“侠”/刘泰安)
  • 马来西亚政治形势已随着国盟的上台而出现“微妙”的变化,过去社会对希盟执政的“苛刻”与“严厉”要求,今天几乎同时“失声”。爪夷文的争论在国盟执政后何以停歇了,马六甲圣母女中五月内连续调任2名不谙中文的巫裔担任第一及第二副校长一事,何以社会没有愤怒填膺及大张旗鼓动员来抨击国盟政府?民众过去对希盟的“鼓噪”,对现在国盟的“隐忍”,这一现象反映我们对两个政党南辕北辙的政治态度,这是否可以视为一种“社会病态”?(陈锦松:《当今》与《重生》误踩红线?)

亲国盟的言论文章:

  • 目前的马医生人马稀薄凋零,出任首相时为了平衡公正党的势力,老马会有所安排,在内阁部长的数量和职位分配,行动党与诚信党肯定会占优势。(历史性的三度任相/张海荣)
  • 我更在意副首相人选。我又再次看到熟悉的脸孔。是的,还是慕克里。他进而爬升至副首相一职。“世上只有爸爸好“。他真正意图只是为了巩固马氏家族王朝。(血浓于水,慕克里,你就好咯/一笔)
  • 就在反对党首相人选难产同时,国盟领袖已经开始调整步伐,正努力进行各项差异上的磨合。反对党阵线的结盟可追溯至1998年的替代阵线,随后在2008年组成人民联盟,最后却因为行动党对伊党坚持推行伊斯兰刑事法而出现变化,最后演变成行动党与伊党断交。马哈迪主张的马来人至上,跟希盟主打的多元族群路线是不同曲、更不同调,格格不入。相比国盟,希盟3党的合作关系向来稳固,经历过3届大选洗礼,在议席分配已达成共识。(大选真的近了?)
  • 老马莫名奇妙提到华人非常富有,占据了大马的大城小镇,搞到其他演员都不知道要怎么演下去。台下观众原以为大结局会上演希盟重夺布城的重头戏,哪知道演员们光说不练,只是自己人打自己人,反而没去攻打窃国盗贼。(戴志强:政坛敲锣打鼓做大戏)
  • 哗!95岁任相,只需6个月就能改革,救我国!简直是神话,太牛了。(历史性的三度任相/张海荣)
  • 作为执政党的国盟当然是演《宫心计》,向来演惯女主角的巫统不甘心只做二奶,不断向土团党的首相慕尤丁施压,毫不掩饰欲成为正宫的野心。令人拍案叫绝的是,慕尤丁以首相身分在议长办公室关门的最后几分钟提呈动议,以上演国会史上第一次表决撤换正副议长的重头戏,这一招奇袭让希盟措手不及。若是慕尤丁的动议获得通过,意味着他名正言顺获得国会的大部分支持。(戴志强:政坛敲锣打鼓做大戏)
  • 巫统和伊党在马来腹地的势力超强,土团党却相对的弱势,不过,土团党拥有一张王牌,就是拥有首相职,手上拥有资源可调配。国盟里头最主要人物之一阿兹敏,最近也传出他将组织新政党,一个多元种族的政党。若年尾大选,国盟靠巫统及伊党已经可以在西马半岛的马来腹地过关斩将,然后靠砂拉越政党联盟(GPS)稳住砂州,合计起来将足以继续执政,而砂州选举极大可能和全国大选合并,这也显然是国盟的算盘。(林华国:希盟准备面对闪电大选吗?)

亲希盟的言论文章:

  • 有那么一群人,可以无视一切问题,却一直把眼睛盯着电影院男女分坐,摩哆上的男女性别、还有女性运动员的服装、空姐的制服、强调支持童婚;更早之前,还发生过检举“猪毛刷”风波,这样一直算下去,连屋顶上的十字型排水道都曾被迫改道。他们对解决年年泛滥的水灾束手无策,对招商引资没有兴趣,对提高教育水平没有研究,对发展旅游业没有计划,对文明开放更嗤之以鼻;他们最关注的,就是贯彻电影院男女分坐,还有就是禁止“卖酒”。接下来,他们可能要把目标集中在落实改换“空姐制服”,这是他们心头的一根刺。他们还念念不忘的,就是要管制女运动员的服装。他们不想拿世界冠军,他们也不尊重世界冠军,只苛求女运动员遵守他们的标准。他们最不注重的就是贪腐问题,他们认为贪污是可以原谅的,是可以谈判协商的。(陈圆凤:严分男女不分贪廉)
  • 巫伊联盟将主宰国家未来,但巫伊并没有提出清晰的治国理念。在伊党登州政府实施戏院男女观众分开坐的措施后,令人担忧如果他们执政中央,如何振兴经济?能否维持种族、宗教及社会和谐?(林瑞源.巫伊联盟是肉中刺)
  • 在经过了30多年,3万3000名住在垦殖区和周边甘榜的居民依然面对水供(旱季制水)问题,此事直到珍尼补选时才获得解决。政府宣布在门迪卡河(Sungai Mentiga)打造离河存储槽(ORS)耗资超过1800万令吉。当地人口的增加,从3个垦殖计划区增加到8个垦殖计划区也是导致水供出现问题的原因。珍尼补选也为当地居民带来佳音,当时有408名东珍尼第一垦殖区的垦殖民获得地契。补选结束之后,还有其他问题悬而未决。网络、土地所有权、住在偏远地区的垦殖民生活。此前,伊党被视为在珍尼发展中发挥着制衡的角色。但是随着伊党加入全民共识和国盟之后,希盟就应该成为这种制衡的力量。比起候选人,选民还是比较注重政党和标志。比起国盟,珍尼补选中体现的全民共识精神是更加凸显。(阿旺阿兹曼.珍尼补选分析:表面及背后意义)
  • 美国《独立宣言》起草人托马斯杰斐逊曾说:“宁可没有政府,不能没有媒体。”用意在提醒当政者,媒体是民主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当然,自由是双刃剑,媒体不可滥用自由,发布不负责任的消息。新闻学常引用的一句话,就是新闻是否存在“明显而立即性的危险”(clear and present danger)来界定消息是否为恶意。“明显而立即性的危险”原则创始于1919年,此原则是美国著名法学家奥利弗(Oliver W.Holmas)所采定的标准。媒体在无意间或无意识“犯规”,媒体可通过“救急”的方式补救,如澄清、道歉、删除等。但绝不是动辄得咎,处处要担心会受到法律对付。目前,《当今大马》被控的理由,是读者的留言。无独有偶,马来西亚《重生:新马来西亚的改革、阻力和希望》一书因为封面被指“侮辱国徽”而被调查及问话。如果是书籍的封面有问题,应该要求更换封面,怎么会是封面问题,把书的内容一起被“株连”?该书内容主要收集2018年大选多名学者、政治评论员及记者的文章。(陈锦松:《当今》与《重生》误踩红线?)
  • 不要以为马哈迪在失去政权后会改变思维,转而支持希盟+的公正平等理念。万一他重回政坛,再度老调重弹的话,肯定加剧族群间的紧张关系。马哈迪就是马哈迪,别奢望一个已经活了95年的人会突然改变思维。所以,公正党坚决拒绝马哈迪的建议是一个正确的抉择。(郭碧融:别以为马哈迪会改变)

 

民生方面的言论文章:

  • 高额税赋相当争议,为了扶助部份弱势国民,必须提高一般人的赋税,看似慈悲大爱,但多数民众未必支持,且难防有心人士滥用社会福利。有识之士不妨集思广益,多多讨论符合国情的扶助政策,让一般人即使遇到重大事故,也能享有基本保障,减少拖垮全家的惨状。单亲家庭或为贫穷的根源,假使大家对妇幼政策更加关心,提出许多保障弱势妇幼的政策。关于提供偏乡更多的数字资源与相关学习,我们还有很多能做该做的。(艾虔:有效扶贫才是要务)
  • 有人说,政治不该影响艺术创作,艺术也不该影响政治决定;其实,两者不可切割,因为只要有人就有政治,政治与生活不可切割,而艺术灵感更多来自生活,息息相关。当国内政治不稳时,社会通常会出现各种矛盾,人们因此而情绪波动、反思各种现像、思考人的行为合理性时,进而催生艺术繁荣。十六世纪欧洲文艺复兴、十九世纪法国文学的繁荣、俄罗斯艺术兴盛、中国在五四时期出现一批有深远影响的文人、改革开放时的各类艺术,这些艺术家探索人们内心,全与社会转型有关。(余佩妮:政治与艺术)
  • 二战以后,全球经济沦陷,但艺术的光华明焰照旧,存有底子的犹太人,把金牙当了去藏画,舞台剧天天上映,所谓的艺术,是属于心灵上的层次,吃饭固然重要,喜欢美学的人认定灵魂也很重要。他们对人生的见解,往往都是与人不同。今时今日,因为经济问题跑去自杀的画家已经少之又少,极多的是转行,有的去卖菜,有的去宰猪,少有人跑去寻死。(曾庆和:经济冲击艺术家)
  • 登州戏院隔了20年后,于2017年重开。时任(国阵)登州旅游及文化事务委员会主席拿督莫哈末吉丁当时指戏院在数个角落安装闭路电视,我们为何要付费让别人监视且检视自己呢?登州戏院重开逾3年后,马来政党保守势力坐大,大马缤纷多元渐受侵蚀。种种迹象显示,保守势力强行干预人民的自由绝非危言耸听,尤其在这政坛纷扰之际,将加速其渗透力。(叶静薇.从登州戏院新措施谈保守势力)
  • 去年在两轮的(师训班华小组)招生活动下,教育部录取了1054人,虽然比前年录取的424人多了一倍有余,但是距离原本要招1460人的目标仍少了约400人。在教育部录取教师的程序中,最常引起人们议论的就是笔试或教师资格测试的部分。根据教育发展蓝图,学术成绩除了要是最优秀的30%,还要经过心理测验与面试,证明具备当教师的素质。在一份以生命影响生命的职业上,把关不是全然没有必要,只是如此严厉与缜密,在师资短缺下,又引发了究竟要宁缺勿滥,还是要“先求有,再求好”的争议。(练珊恩.成为教师还真难)
  • 建设、开辟吉隆坡是较后到来采矿的丘秀、叶四等人,丘秀在今日的安邦路建立一个“三家村”,又谓“三间庄”,是为开辟吉隆坡的发轫,再后到来的叶亚来,他除了采矿,也建立店铺与住宅,屡毁屡建,在茨厂街开办一间茨粉厂,其他如叶致英、叶观盛、陈秀莲、张郁才等都是矿家,也都参与建设吉隆坡,张郁才开办柏屏义学和柏屏戏院,拉惹阿都拉在建设吉隆坡方面是一片空白。最先到达者未必是建设者,华人却是开辟马来半岛的建设者。哥莎花园、华登园一带(原名大锅头)有多座矿场,于是有人在附近建立店铺如杂货店、洋货店、药材店、茶楼以至妓院都有,就是今天的安邦街场。怡保有锡都之称,矿业巨子如郑景贵、姚德胜、梁碧如、胡曰皆、余东旋、胡子春等都是发展怡保市的功臣。马来半岛无论大城小镇都因华人开矿或种植橡胶而催生。华人用劳力、努力与血汗“占据”城市,没得到政府扶助,创造繁荣的马来半岛。(华人靠血泪“占领”城市/罗汉洲)
  • 在权斗的丛林里,心思慎密,计划周详,诡秘可怕的叛徒,一直都在不同场景的角色切换中顽强生存着;魔幻史诗的美剧就是一个实证。当持续8年的硝烟在《权力游戏》最后的终季散尽时,有权游迷对剧中角色人物的死亡与死因分布情况及影响分布作系统分析,竟然发现权斗世界里的隐秘。有趣的是,变节的比忠诚的生存时间更长,死亡风险更要低。叛徒将所有精力与心智,所有的坚忍与自制,都用于勾心斗角,阴谋和统摄敌人,推动剧情更趋剧力万钧演进发展。(《权力游戏》里的叛徒/许世平)
  • 疫情会改变社会的结构,尤其是财富的分配,将因疫情而发生变化。20世纪开始,每次流行病过后,社会的财富会更趋集中于顶层,即富者越富,贫者越贫的马太效应(Matthew Effect)。其原因之一,就在于政府的政策。美国失业人数剧增,许多人收入大跌之际,美国亿万富翁财富总和却在这期间增长了5840亿美元/2.5兆令吉。这背后很大程度上,是基于美国的宽松政策及振兴经济措施(如股票市场强劲复苏),而不是实体经济表现。法国著名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就曾指出,近代财富不均加剧,主要是因为“资本收益率”大于“经济增长率”。美国社会的财富不均,进而引发借黑人弗洛伊德之死示威抗议骚乱例子,足以为鉴。(林建荣:疫情下的马太效应)
  • 宗教五花八门,通过各自教主所传扬的讯息,实际上都源自同样的“唯一真神”。如此看似海纳百川、皆大欢喜的观点,且颇符合普世主义之精神,惟肯定无法被基督教、佛教,乃至道教徒所接受,毕竟公认的基督教教主可不仅仅是凡间的使者,而佛教更不自视为依赖神恩和神力的宗教。至于道教,虽崇信神明,但诚非一神教。某些人还并不晓得人类的宗教传统是多样的,实难以单凭某一传统的格局和理路来应对问题。佛教,它相比于大部份宗教而尤其特殊的一点是并非“神本”宗教,即佛教并不视神明为终极的真实、真理、本源、主宰等,所以非信仰的最高对象,学界常用“非神”(non-theistic)一词来形容之。之所以,若要用亚伯拉罕系的宗教传统来主观“诠释”或“统合”之,肯定不易,乃至还会产生非常本质的冲突。毕竟一方虔诚信神,另一方则不承认神的超绝地位和属性。即便同属亚伯拉罕系的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在神学上还是有所差异。然佛教徒的最高理想和关怀,还是人的自力解脱。佛教虽可敬仰神但却不信赖神的宗教,而是另有追求。(郑庭河:多样的宗教传统)
  • 国家教育部于6月4日发布的《学校复课管理指南》明确要求学校,课室的设计,务必遵守一公尺的社交距离。不少班级因此不得不一分为二,加剧资源的严重匮乏。补习中心一般都具备教学的基本所需:桌椅、白板、投影器、空调、厕所。部分中心,甚至还有保安之电眼以及教育的软件。既然这样,应对学生,确实绰绰有余。(杨善勇:借用补习中心上课?)

 


反中的言论文章:

中共的层次真不是我能看懂的:无论你在哪里,公海也好,喜马拉雅山上也好,只要发表过什么大逆不道的话,就犯了中共的法。赌神不是这样教我的,这国安法38条真的很38,像泼妇发烂砸,向全世界报复之前反对的声音。这国安法38条真的很38,像泼妇发烂砸,向全世界报复之前反对的声音。中国发挥它经济强国的影响力,叫弱势国家配合其大外宣,打压异议。(周若鹏:铺天盖地的港版国安法)

亲中的言论文章:

  • 事实早已证明,香港在回归后不仅经济、社会得到了跳跃式的发展,同时得益于国家“一带一路”及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香港经济亦被激发出更多的活力。这次中央为香港立法可谓是正本清源,从源头上遏止了乱港势力扰乱香港社会、荼毒年青一代的邪恶用意,亦给予了特区政府最好的“武器”,为止暴制乱。《国安法》不但是得到全港市民广泛的支持,更是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认同。这点从53个国家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共同发言支持香港国安法,就反映出公道自在人心。(港迎止暴制乱机会 未来几好都有/灵子)
  • 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玩抖音,似乎也是中国第一个驻海外使节团采用新科技玩新鲜事,体现了这个外交团队焕发的活力。以心相交,可以成其久远,这是一带一路倡议中民心相通的重要诠释。白天大使“带货”榴梿,瞬间收获5千多个抖音点赞,一时成为网红。白天大使和他领导的外交团队频频走入民间,塑造了温暖、活力、亲和的接地气形象。白天自2017年底上任以来,就全力推动马来西亚榴梿出口中国,去年终于促成马来西亚榴梿通过冷冻方式整果出口中国,让热带果王进入中国市场。以榴梿为钥匙和媒介,可能开启马中交流的新窗口。(榴梿飘香马中情/陈春福)

反美的言论文章:

自疫情爆发以来,特朗普推荐未有根据的抗疫神药,无视专家建议仓促重启经济,导致冠病病例居高不下。他不时释出令人混淆的信息,包括是否戴口罩等。他长期反对在公共场合遮盖面部应对疫情,认为此举“懦弱”。他上周改口称“完全支持戴口罩”,惟隔天公开亮相时仍未见戴罩。如此轻而易举的事,堂堂一国领袖尚未能做个好榜样,难怪美国病例不减反增。(张家威.冠病能否促成各国政治洗牌?)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