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子中文商號太大遭命令拆除 否则下令多付广告费

柱子中文商號太大遭命令拆除

麻坡市议会执法员本月4日突通知麻坡市区丝丝街上城(三马路交界)的数名华裔商家,指有关商店招牌的中文字体尺寸不符合规格,违反市议会2011年广告招牌执照微型法令第29条文。 根据上述法令,未遵守者可被提控,並被罚款2000令吉或监禁2年,或两者兼施;持续违规则每天额外罚款200令吉。 市议会执法人员下令拭除柱子上的中文字眼,並拆除大于国文字体的招牌,令商家大感无奈。

郭南明-麻坡市议会开时代倒车

 

柱子商号是艺术! 历史角度看待 应该网开一面 

本地文史工作者舒庆祥认为,地方政府应该以历史角度层面看待百年老店柱子上的中文商号,并列为特殊个案处理。早期华裔商家做生意,在商店前的柱子上刻有中文商号,向来是华裔的传统。这记载着早期华人到南洋谋生的痕迹,是一个具有历史价值的建筑设计,地方政府应以历史角度,加以保留。”

他坦言,地方政府实施广告招牌法令多年,包括华文招牌不可大过国文字体的招牌,尽管如此,地方政府仍可酌情处理。他透露,一些新山老城区老店或会馆还保留中文招牌大过国文的招牌,虽在法令上不合法,但一直以来都获地方政府的宽容。他说,新山老城区的华裔商家陆续向外迁移,约在2年前,新山老城区的挂有华人招牌的老店屋,仅有80多间,相信目前还挂有中文招牌的商店更在减少中。舒庆祥遗憾,新山老城区从前素有“小汕头”之称,随着华裔商家迁出,当地已逐渐成为“小印度”,华裔色彩已逐渐褪去。

舒庆祥还说:“柔州境内如麻坡及峇株巴辖的老城区,拥有较多具有历史纪念价值的建筑物,当年商家往往会将商号雕刻在柱子上,这个雕刻工作是经验与技艺的结合,商号背后是艺术家用心做出的艺术结晶品,结合了雕刻、书法及艺术于一体。” 他透露,在峇株巴辖的大马路、布店街及仁弄街一带的店面,许多商店是在80年前就已经存在,当时不少由华裔经营的商店如老字号的杂货店、药材店及金店,会在柱子上刻上或写上中文字的商号。峇株巴辖有近100年历史的中文商号,彰显出不一样的文化之美,政府应致力推广本地文化牌,擦亮州内的旅游业。他说:“上述工艺随着老一辈书法家及匠工年纪渐大,越来越少人传承着,如今多数人透过电脑技术来设计招牌,市区新建的店屋和建筑物,已经无法看见店家将商号刻印在柱子上。”

来自麻坡的文史工作者郑昭贤也说,麻坡拥有中文商号的老店柱子是从20年代开始,至今拥有近百年的历史,这些具有特色的中文商号要集中在麻坡二马路及三马路的餐饮、金店、五金店及咖啡店等。“这些老店的建筑设计除了柱子上刻有中文商号,一些老店也雕刻装饰花纹和漆上色彩,这些悠久及富有特色的文化历史应该保留。”

执业律师陈思源强调,柱子上的中文字不是文字那么简单,而是艺术,不应单纯以招牌的眼光看待。他促请当地市议会马上停止“知法犯法”的行为。这些柱子有些存在超过50年,甚至整个世纪,这类艺术可说已是绝传,其实就是文化遗产!他说,有关商家可通过政治途径、法律诉讼(起诉麻坡市议会违法及申请禁令),以维护艺术与文化遗产,三管齐下策略保护柱子中文字商号。他强调,在联合国宪章与精神下,保护文化遗产是世界各国共同责任,也是大马政府的责任。他批评麻坡市议会举动,加深当今政府似乎仇视及欲消灭华文与华裔文化的恶劣印象;导致华社疑虑不安,无助于努力营造国民团结的大方向。

 

见证发展史 凸显多元文化

《东方日报》记者走访峇株巴辖老市区,发现不少老店包括书局和茶室,甚至是峇株远近驰名的张亚泗云吞面店的柱子都刻有中文商号和行业性质,一些老店墙上也嵌上大大的中文字。这些店面很多已由第2代,甚至是第3代接手经营,但一些已转手给其他人,也因随着时代演变,出现新颖的装潢设计因素,不少具有特色的中文商号已被抹除。峇株老区从1916年代开始,就有商店的柱子刻有中文字商号,但随着时代的变迁,许多店家已由下一代接手,加上有些老店重建,就抹去了这些古早文化痕迹,因此这个特色已慢慢减少。

峇株巴辖永安街的太安和药行,原拥有中文商号,药行传承至他已经是第三代,因为店面有重新装修,因此刻上中文字商号的柱子已经被拆除。而仁弄街的文海书局,至今仍保留传统的中文商号,经过粉刷后,展现新面貌。在一些大城市,这类具有历史特色的建筑物已非常少见。老店所使用的建筑材料都非常扎实,加上店面及柱子已经重新粉刷过,因此不会轻易腐蚀或损坏,柱子上的中文商号也不会轻易消失。

无论如何,掌管地方政府事务的行动党柔佛行政议员陈泓宾出面灭火,强调市议会乃受限于前朝州条规才依循执法。他也承诺,希盟柔州政府将修改相关条规,致力保存各族文化。他指责是前朝州政府在2006年下令,广告牌的非国文字体必须小过国文字体,现在却跳出来指控希盟政府反中文!

部落客“天堂鸟”评论道:首相老马曾不满有不少公仆阳奉阴违,对新政府的忠诚度受责疑。人们或许不知道,柔佛政府通令已下达12年,而市议会也在7年前修改条规,为何没有对付?既然如此,市议会为何在没有征询州政府有关部门之前,就仓促下达命令,让商家及华社乱成一团,不是倒米是什么?

部落客邹宇晖则言道: ”民主行动党是马来西亚少数坚持语文平等使用权利的政党,语文的使用应该建基于“需要”,而非“强制”,尤其是商业领域,政府更不应该插手商家把什么招牌语文放到最大。国文字一定要大于中文字这种指南,根本就是马来霸权主义下的产物,完全不可取,希望柔佛州行动党的同僚能够赶快解决此事,要谨记,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核心价值是‘多元平等’,只有坚持此原则,我们才能建构一个新的马来西亚。”

赛沙迪声援商家「不允许发生」

麻坡数家老店柱子中文商號太大,遭麻坡市议会令限两週內拆除,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声援有关商家,强调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同时也坚决反对市议会执法人员拆除商家中文商號的举措。 赛沙迪以简短文告回应此课题,麻坡的美丽之处在于其多元化,身为市民应该不惜一切代价去保护它。 他指出,老店柱子的中文商號是麻坡人生活歷史的一部分,且这些中文商號已沿用超过半个世纪,因此令人质疑市议会为何如今建议拆除这些中文商號,这是不合情理的。

须依指示“擦掉”中文商号 麻坡市议会:除非老店柱子列文物

柔佛州麻坡市议会(MPM)促请业者遵循有关在老店铺柱子上刻上中文商号的广告规定,直到它们获宪报颁布为历史文物为止。

麻坡市议会主席慕斯达法(Mustaffa Kamal Shamsudin)说,最近当麻坡市议会的广告牌单位所征收的费用,与业者店铺的广告牌不成正比,问题就出现了。截至2月,麻坡市议会接到约9000个商业店铺申请,但广告执照只有约5000个。麻坡市议会规定业者,必须遵守或支付每个贴在店铺的广告费,否则广告牌会被拆除。

慕斯达法说,麻坡市议会只是依法行事,并指在2006年,州政府就发布了广告字体规定,而麻坡市议会则是到了2011年才修正执照法律,因此业者必须要遵守广告指南。“请注意,多数的商业店铺,特别是战争前的,都拥有超过一个广告牌,因为柱子也算在其中。” 他补充,业者必须为所有店铺的广告付费。他说,麻坡市议会很公平,执法时没存有种族元素。“例如,若一间店铺拥有6个广告牌,包括大门处、实体柱子、业者就必须按照法律,支付所有广告费。” 另外,他欢迎州政府致力保存刻在老店柱子上的中文商号,因为这些都对麻坡而言,富有历史价值。

他说明: “我们建议在1950年前的广告,注册为国家档案,并颁布为历史文物。” “透过这项做法,麻坡市议会可以保留柱子上的广告及文字。” 这些柱子属于广告牌,一旦州政府作出必要修改,市议会就会免除对柱子上的中文商号收费。

上述指示令有关商家大感无奈,也引起华社的强烈反弹。所幸中文商号被令折除事件峰回路转,麻坡市议会主席慕斯达法宣布,一切保留原状,中文雕刻商号也获得保留

 

业主他们怎么说?

麻坡贩商公会总务杜秀花: 一些商家为了节省费用而将具有历史价值的商号涂掉,毁灭珍贵的文化遗产,让麻坡失去文化城的特色。

郭国顺齿科东主郭南明: ,老店柱子商号被征收广告执照费,是不合理的措施,也显示市议会开时代的倒车,没有正视商家的心声和立场。

合益五金店负责人王薇妮: 在市议会保证保留老店柱子商号后,原以为风波已经平息,想不到又来个急转弯。她表示,该店原本只需缴付一个招牌执照费,如今却要缴付4个,加重了负担。

源记茶楼东主蔡荣发: 沿用了半个世纪的柱子商号从未缴费,如果当局真的一意孤行,为了保留历史悠久的商号,他只好无奈选择缴费了事。

刘万泰药行东主刘室锽: 商家乐意配合市议会的革新政策,唯希望当局也能体恤商家的立场,在实现条例前先行与商家沟通,达到双赢局面。

 

麻坡市议会又有搞作 老店柱子商号要收广告费

还以为事件已落幕,麻坡市议会却突然宣布要落实老店柱子商号要征收广告执照费的措施,并再度引起哗然!当局还表明,商家若不愿缴费,可选择以白漆涂掉商号的做法,更令商家难以苟同,批评此举如同间接抹杀文化遗产。

麻坡市议会主席慕斯达化重申,尽管麻坡老店屋柱子上的“浮体”各语文商号,包括中文商号归类为文化遗产获保留之后,商家仍然必须要缴付广告执照费,才显示对其他商家公平。根据1981年广告执照法令,各类型的广告牌都必须要缴费,规格是其他语文字体必须小过马来文字体的四分之三,却有许多商家没有遵从有关法令行事,让市议会受到国家稽查局的质疑。他说,根据麻坡市议会执法组之前派员分成多个小组在麻市3公里范围内32条主要道路展开视察行动,共有1947间商店,其中有1630间是在营业中,在这些营业中的商店安装一个商业招牌的共有858间、2个招牌(371间)、3个招牌(134间)、4个招牌(79间)、甚至到11个及12个招牌的各有一间。

 

杨美盈:难忍不付费涂商号通令.周六召见麻市会促解释

行动党峇吉里国会议员杨美盈促请麻坡市议会改善民生问题,而非对老店柱子上的商号大费周章。她将召见麻坡市议会主席及官员并会当面告诫麻坡市议会官员关注更重要的议题。她对征收广告执照费通令表示无法忍受。这些老店柱子上的商号都是麻坡老街的历史特征,并是见证了麻坡地方发展的重要文物。她表示,既然柔州地方政府行政议员已经答应会尽快推出新的指南及条规,麻坡市议会应马上停止一切关于老店柱子商号的执法行动,直到新的指南出炉为止。麻坡市议会也应马上着手收集现有老店柱子商号的数量及背景,设立完整的资料库,并把它们变成吸引游客及学者研究麻坡发展演变的重要部份。


麻坡商家:属于建筑物 反对圆柱商号征广告费 2018年9月15日

柔佛州麻坡市区商家认为,麻坡市区商店圆柱上的浮体字或商号应被视为建筑物的其中一部分,麻坡市议会不应再向商家征收圆柱商号的广告牌执照费。他们认为,商家已向市议会缴付了商店前广告牌的执照费,这圆柱商号的费用应免征费。若市议会执意要商家们缴付这笔费用,他们也无可奈何,唯有缴付,以全力保护这些已流传三代之久的圆柱商号,这些中文浮体字商号保留至今,现今即使有钱,想聘请师父雕刻,也未必有人会雕,雕刻工作不简单,也越来越少人懂得这类雕刻

麻坡市议员党鞭蔡伟明: 麻市许多建筑物为战前所建,浮体装饰或字体已成为一种建筑风格,许多已是建筑物的一部分,不应被麻坡市议会征收广告牌执照费。他强调,对于2006年前已存在的建筑物浮雕字体,不论是中文字、爪哇字或其他商号字样,皆应被承认为文物遗产,而非广告。他强调,麻坡市议员会监督麻坡市议会主席慕斯达法在推行政策时是以全民为考量,此风波更不是华社的课题,而是所有商家皆面对的广告牌执照费征收课题。

麻坡贪食街时新裁缝店负责人黄树逵: 市议会不该征收商店圆柱或四方石柱的广告牌执照费。这些历史悠久的商柱,一夜间,商家突然被要求缴还执照费,实在不合理。如果说市议会主席真是那么坚持要向我们追收商柱牌照费,为了捍卫商号字体,也是我这一代的责任,我会缴还。

饮食店业者黄明清: 各族建筑应一视同仁商柱的商号字体不该被征收牌照费。这些战后古建筑的中文字体能体现出早期麻坡市区的原貌,更重要的是,从来不曾被征收这笔费用。市议会若是坚持它是广告牌的一种,就该各族建筑都要征收这笔广告牌执照费。若征收费合理,全民会一起承担,我也没有异议。这些圆柱商号应被继续保留,它也各族文化的一部分,定是最好的旅游广告招牌!

药材店业者李来威: 历史遗产应好好保存商柱的商号是一种历史记载,承载着先贤南来努力奋斗的血汗与点滴,是非常值得保留下来遗产。我希望现在店家柱子上有浮体商号或楷书商号的,能好好保存下来,以免多年后后悔,华族应认真看待这风波。

酒商林励璬: 商柱的商号本就是建筑的一部分,是一个整体的设计,从来不曾接到市议会要求要对此征收费用。若是各族都需缴还商柱的广告牌执照费,我们身为商民,只好依法缴还,不过,这对各族商号又有什么好处?而且也对见证历史的商柱老招牌直接造成严重破坏。


参考资料:

星洲日报  ; 星洲日报‧独家报道/林丽平‧2018.09.13 ;  星洲日报‧2018‧09‧13; MALAY MAIL ONLINE ;  大马新闻快爆 YouTube ; twgreatdaily 全民支持火箭中国报东方日报天堂鸟部落 ;  晖洒自如部落格 Blog Chow Yu Hui; 南洋商报 2018年9月15日 ;

发表评论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