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白人草根 “叛乱”有理?(微博文章)

近期希拉里再陷“邮件门”,让特朗普的民调首次反超了希拉里。要是搁一年前,可能谁都未曾想到,这位遭遇媒体夹击和党内精英狙击的“大嘴”房地产商能走这么远。无独有偶,在大洋彼岸的英格兰,许多白人也不顾精英们苦口婆心的劝阻,执意把英国推向了脱欧的道路。

先是英国脱欧,接着希拉里也“XX”?

2016年会开启一个西方白人的 “叛乱”新时代吗
白人草根们站在舞台中央,成为“叛乱”的主角。他们用两次投票华丽地完成了对主流政治的逆袭,用成功佐证着川普的那著名的金句——“所有政客都是资本家的狗!

6月15日,在英国伦敦泰晤士河上,“脱欧派”船只驶过议会大楼。(新华社/图)
一战英国脱欧 再战川普爆冷
52%:48%,主张英国脱欧者最终胜出。这是西方草根叛乱的第一战果。
全世界都知道,欧盟是当今世界最大的经济体,拥有28个成员国。但对草根们来说,哪又如何?评论家们说,英国脱欧会导致全球市场恐慌,英镑会重挫;英国近年来获得外国直接投资年均增长超20%,脱欧后投资将一落千丈,甚至出现负增长……问题是那又能如何?4%不多,但足够决定联合王国未来一段时间的命运。
卡梅伦辞职了,欧美官员纷纷对公投结果表达遗憾,全球政治家都变得惴惴不安。明显“躺枪”的是日本,由于全球避险资金大量涌入导致日元快速升值,使得本就增长乏力的日本经济雪上加霜。中国也会面临风险:过去十多年,许多中国企业看重英国较欧洲大陆更为宽松的市场以及国内英语人才的优势在英国进行了大量投资,意图将英国打造为开拓欧盟市场的桥头堡,而现在桥头堡一夜之间可能不复存在。
如果说英国脱欧是个“意外”,那么又如何评价大西洋另一侧,川普的横空出世?
就这个川普,对统治了美国超过半个世纪的“政治正确”极尽冷嘲热讽。他从参选之初,就公开标榜自己的政治不正确,他要在美国和墨西哥边界建隔离墙,还要对穆斯林关闭美国国境……他被各大媒体断言为昙花一现的小丑,被美国政界大佬集体封杀,但最终他凭借着白人草根的关键性支持横空出世。
英国成功脱欧与特朗普预选大胜的背后,实际上是两国草根民众对于左倾政策和“政治正确”的强烈不满

7月19日正式获得美国总统选举共和党候选人提名。这是7月16日特朗普在美国纽约参加竞选活动时的资料照片。(新华社/图)
“政治正确”招惹了谁
欧美国家曾有过一段令人发指的种族歧视史,而“政治正确”就是对这个错误的矫枉过正。后来这个趋势愈演愈烈,从不能冒犯少数族裔,扩展到不能冒犯女性、不能冒犯LGBT、不能冒犯不同信仰或政见持有者等等。这一原则政商通杀,许多政要都因此栽过跟头。近期的一个例子是,2014年洛杉矶快船队老板因为私下对女友和黑人来往不满,在被揭发后被强制要求出售球队并被逐出了NBA商圈。
矫枉过正,最初还能被理解。然而,随着这股思潮的不断自我强化,其保护弱者并追求个人机会平等的初衷最终被异化成了苛求结果的平等,事情就大条了。
比如,公司和大学被要求按照族群在总人口的分布率来安排招工、招生的指标。据调查,为了平衡各族裔学生的数量,申请哈佛的亚裔学生SAT成绩要比白人学生高140分,比拉丁裔学生高270分,比非洲裔学生高450分才可能获得与其相等的录取机会。笔者的一位白人朋友也曾经在小组面试表现出色的情况下败给了同组的另一名黑人学生。事后经过多方打听才得知那位黑人学生虽然面试表现并不突出但出身贫寒且是同性恋,对填补公司每年必备的少数族群配额极有裨益
最惨痛的教训则来自2015年美国的加州圣贝纳迪诺枪击案。案发前,凶犯(穆斯林)的邻居早已发现不少疑点,却因为生怕被人扣上种族歧视的帽子不愿去报警,最后造成14人死亡,21人受伤。因此一些英美人无奈地认为,异性恋白种基督徒已成为受逆向歧视的弱势群体,因为他们不会得到任何法律和政策的照顾:宗教/同性恋保护,女权运动,移民/少数族裔权益法案等皆与其无缘,而争取自己利益又很容易被视为歧视他人。所以,也难怪“政治不正确”的川普能收获意外的支持。
至于欧盟,多年福利主义使得不少成员国深陷债务、失业泥潭。偏偏英国是个另类,英国崇尚自由贸易和创新,在效率和解决失业方面独树一帜。但结果却是其他欧盟成员国的人大量涌入英国找工作,据BBC报道至2016年在英的欧盟移民数量已达300万人,他们为英国经济做出了贡献,但也让本地人的福利、住房和教育等公共领域变得不堪重负。更令当地人不满的是,这些欧盟移民大多数并非英国所需的高技术人才,但却按照欧盟的规定享受高额福利。这深深刺激了中下层民众
此外,难民危机以及频发的恐怖袭击事件也令英国人警惕。欧洲当然需要移民,欧洲白人的生育率长期徘徊在1.2-1.4左右,不靠移民劳动力就是大麻烦。然而,由于历史和文化原因,德法等国往往只能吸纳来自中东和北非的移民。这些移民的信仰和文化与本地白人迥异,欧盟对其坚持多元包容拒绝强制同化,久而久之逐渐在社会内部形成一道深深的裂痕,少数族裔高发的犯罪和恐怖袭击就是现实证明。
而英国与德法等国不同,英语早已是世界语言,全世界都可以源源不断向英国输送高质量且认同英国文化的精英。因此在移民问题上拥有主动权的英国有权选择保守的移民政策,而无需和激进的欧盟捆在一起直面社会撕裂的风险。
一句话,脱欧,才是英国人认为的长治久安之计。
精英不行我们上
欧美国家从世纪之交开始了“向左转”的进程,到现在也没停下来。政治上表现为工党、社民党、绿党大面积长期坐庄,经济社会政策上大兴福利主义,更可怕是在思想文化领域,比如在一次对当前美国资深社会心理学家的观点调查中,研究人员发现持左翼自由主义与持右翼保守主义观点的学者的数量比竟然达到了惊人的314:1,而这一数值在1960-1990年间仅仅在3:1左右波动。
于是,在现实中持保守主义观点的人就不大愿意公开表达自己的主张。还有一个证明就是,川普和脱欧派的支持者在完全匿名的网络调研中所呈现的比例,要比当面采访和电话采访中的比例高出许多。

在政治学语境中,保守主义和中国人日常所说的“保守”没什么关系。保守主义在西方通常被称为道德的最后防线,它起着制衡左翼自由主义的作用,防止左翼的主张因为脱离实际而伤害民生。
欧美精英喜欢左翼自由主义情有可原。在全球资源高度整合的今天,资本和人力已实现了跨国流动,而处于金字塔尖的精英阶层通过自由派政策则能够坐享其红利。对于资本家和企业主而言,宽松的移民政策带来廉价的劳动力,而执行反歧视政策更可以为企业挣得美名,可谓名利双收。
以接受了大量难民的德国为例,工厂正式雇佣一个工人的时薪为15-30欧元,还要缴纳各种社保福利。而假如以提供技术培训为名接受难民作为劳工的话,工厂不但不需要付一分钱工资还能从政府那里收到补贴,受损失的只是辛苦缴税的中产们。除企业主外,欧美的大学亦从海外学生手里赚得瓢盆满钵,如英国的海外留学生便在2015年为其教育产业贡献了23亿英镑的利润,而博士级别的留学生更是欧美各大实验室和商学院的研究主力。
在精英们大享全球红利的时候,缺乏教育和流动性的白人草根生存状况却每况愈下;无论欧美,移民都对当地的草根们造成了巨大的压力。由于长期在全球化中处于不利地位,素有保守主义传统的英美草根已对支持自由派的精英阶层失去信心。他们情愿冒经济衰退的风险也誓与精英政治决裂,为当前的左倾政策踩下急刹车。

专攻国际政治和英国史的日本庆应大学教授细谷雄一2016年6月26日在《读卖新闻》撰稿表示,美国的特朗普现象和在日本反对安保法案的示威游行等,都可以视为非精英人士对一部分专家、精英分子的叛乱

在英国,脱欧派的主体支持者恰恰是上了年纪并体会过入欧三十年的工薪阶层;故西部农业区和北部工业区均是一边倒的脱欧。而以金融著称的伦敦和以教育产业为主的牛津、剑桥和艾克赛特市则成为了脱欧海洋中的留欧孤岛。

在美国,许多川普的支持者直言对其执政能力并不抱希望,只是想一改美国政坛的风气。一些对政治素来漠不关心,从未投过票的底层民众甚至表示将专程为支持川普而去投票。

因此,英国脱欧和特朗普的大火其实并非人们所想象的“黑天鹅”,而是民主制度下的必然结局:由于草根阶层始终占社会的多数,在一人一票的制度下,英国脱欧或者美国诞生川普也只是个时间问题。

事实上对于目前已深陷左倾泥潭的欧美而言,草根们略显短视的民意恰恰是一个自然形成的纠错制度,值得各方深思和重视。原文

发表评论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