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吉不兰律的华丽转身 (新型冠状病毒课题精选言论)

作者:高佩瑶

这个新年,很不平安。武汉肺炎来势汹汹,中国几乎全境沦陷,海外多国也随着武汉人的春节脚步纷纷失守,全球人心惶惶。这样的年,叫人心伤。

这种人畜共通传染病肆虐的惨痛经验,我们并不陌生,21年前那场发生在森美兰州武吉不兰律的立百病毒事件,相信许多人仍记忆犹新。

疫情最早出现在怡保暗邦村养猪场。1997年1月及8月,9名养猪场工人陆续患上病毒性脑炎。当时猪农不以为意,直到10月有人染病死亡,才警觉事态严重,但因为担心血本无归,便匆匆以低价抛售猪仔。这些猪仔于是流到了武吉不兰律及新加坡。先是新加坡11名猪肉运送工人染病,1998年9月起,病毒在武吉不兰律及双溪立百新村蔓延开来。

破坏环境自食其果

疫情爆发初期,卫生部误判是日本脑炎,灭蚊的防疫方式无效。1998年3月,马大医疗团队研判是一种新型副黏液病毒,传染源来自猪只,卫生部才展开遣散邻近6村居民、封锁疫区及杀猪行动,疫情才受到控制。至1999年5月止,总计265人染病、105人死亡、约百万头猪被杀。而原本是东南亚最大养猪区的武吉不兰律养猪业也从此崩溃。

后来的立百病源研究发现,在病发前的一年,艾尔尼诺现象及印尼烟霾的双重夹攻,影响森林花期及结果,原本依赖水果维生的狐蝠在缺少食物下,唯有越飞越远到附近的养猪场觅食,身上的立百病毒也流入水糟及饲料中,传染给猪,也传染给人。

当时的专家就提出警告,过度的森林砍伐、猎捕动物及气候升温,势必带来严重的人畜共通疾病浩劫。事实也的确如此,2000年以来的伊波拉、兹卡、SARS等等,是一疫比一疫猛。

武吉不兰律曾经的养猪盛世结束了,105人牺牲了,战胜病魔的村民如今仍后遗症缠身,但村民痛定思痛后,也重新审视他们与自然的关系。

爱护自然人畜共生

过去大规模密集养猪缺乏卫生意识,猪屎猪尿染黑雪邦河,恶臭长年弥漫全村,苍蝇盘旋餐桌,蚊鼠陪伴入睡。劫难后,有人转移至其他地区改采现代化饲养系统继续养猪,大部分人转种火龙果、无花果、香蕉、磨菇及油棕等。

原本乌黑恶臭的雪邦河恢复清彻,河岸红树林的生物回来了,生态旅游业成为支撑武吉不兰律经济的另一契机。村民带着游客坐船游河、欣赏红树林生态、居住水上民宿、体验采果乐,再品尝道地的福州与福建美食。

而且,年轻人也回来了,重整老屋、开cafe、办文创市集、融合传统手艺推动文创经济等,让今天的武吉不兰律来个华丽的转身,变得很不一样。

武吉不兰律没有被击垮,还给我们上了宝贵的一课:自然安好,人与畜和平共生,人类的好生活才能长长久久。

转自:中国报 大讲堂 2020年01月29日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