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的“马新”新关系 (新闻追踪)

”PEJUANG“·敦马新党取名斗士党

前首相敦马哈迪说,他要成立的新党党名是“斗士党”(PEJUANG)。当初成立土团党是为了拯救大家,如今却被骑劫,拯救的是敌人。原本的斗争被离弃了,现在的斗争是取决于“我得到什么”。“最简单的做法就是,对方献议什么,就接受吧。”消灭马来人的就是这种重视“我得到什么”的事情,因为此举违背了马来人的利益,就好像卖地,卖地换取金钱,可是金钱花光了,地也没有了,最后变得一无所有。

看看邻国的马来人,那个国家还是马来人的吗?卖地等于出卖权益,久而久之变成卖国,不再掌权,马来人被毁灭了,谁的错?其他人吗?自己选择吧。” 他成立的新党是因为醒觉,贪污毁灭一个民族、毁灭马来人,如果想要职位和金钱,选择其他政党。“如果想重新夺回尊严,想要保持我们的权益,选择我们的政党,选择斗士党。”

(2020年08月7日/12日)

 

新加坡内长问马哈迪 “邻国马来人”是指哪一国?

(新加坡13日讯)新加坡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指出,大马前首相敦马哈迪在贴文里提及的“邻国马来人”,不知道是指哪一个国家。

前首相敦马哈迪昨日下午3时33分在脸书贴文,指他要成立的新党党名为“斗士党”(PEJUANG)。他指出,消灭马来人的就是这种重视“我得到什么”的事情,因为此举违背了马来人的利益,就好像卖地,卖地换取金钱,可是金钱花光了,地也没有了,最后变得一无所有。

新加坡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也在脸书贴文,直指马哈迪文中的其中两句话非常有趣。他指出,马哈迪提到,“看看邻国的马来人,那个国家还是马来人的吗?”

(2020年08月13日)

 

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迪(右)

 


言论

 

郑丁贤.新加坡马来人,大马马来人 (星洲日报)

马哈迪的新政党,命名“祖国斗士党”。有趣的是,这个政党在国内还没起步,却已经捷足先登,斗争到别人的祖国去了。

话说,马哈迪为新党写了一首“创党诗”,说明成立斗士党的宗旨,内容不外是要为马来人斗争。诗中有两句话是:“看看邻国的马来人,他们的国家,还是马来国吗?” 言下之意,如果大马的马来人不醒觉,就要沦为邻国马来人的地位。

新加坡内政部长尚穆根发现之后,在脸书调侃问说:“马哈迪指的是哪一个国家?” 当然,没有人会怀疑说,马哈迪指的不是新加坡。

当然,也没有人会同意,新加坡应该是一个马来国,包括新加坡的马来人。

只有活在200年前柔佛王朝年代的人,才会有这种想法吧!

尚穆根的贴文吸引了大量新加坡人的留言,包括马来网民,一面倒的批判或嘲笑马哈迪。比较典型的是质问马哈迪:“你不知道新加坡是多元种族国家,并不是马来国吗?”“你已经把大马的马来人搞到翻天覆地,不要再来新加坡闹了。”“新加坡人民不以种族区分,所以我们不需要成立一个马来人政党。”

“我在新加坡住了41年,我以马来穆斯林的身份为荣,我以拥有多元种族和文化为荣,我以我们过去55年的奋斗为荣。最后,我要对马哈迪说,我以身为新加坡马来人为荣。”

马哈迪认知的新加坡马来人,和新加坡马来人的自我认知,有明显的差距。马哈迪或许以为,新加坡的马来人作为少数民族,遭受种种不平等的对待。但是,真正世界中,新加坡马来人依然有特殊的地位。新加坡宪法规定,马来人是本国的原住民(Indigenous People),政府有责任保护和协助他们的政治、教育、宗教、经济、社会、文化、语文的地位和利益。

新加坡马来人在高等教育、公共服务,乃至于政治权力(诸如集选区必须有马来候选人)上,享有许多的优惠。

根据我和新加坡马来人的实际接触,让我感触最深的是,他们并没有依赖“原住民”的地位,也没有要求加强这种身分,而是认为马来人必须和其它族群一样的奋斗,甚至更加的努力,以加强自己的条件,提升下一代的素质,从而在新加坡这个竞争剧烈的国家生存发展。

而这些马来人,他们并没有躲在族群的臼巢内自怨自艾,而是走进新加坡社会主流,和华印裔新加坡人,以及跨国人士,在合作中竞争,在竞争中合作。

这才是一个健康社会的正常现象。

当然,新加坡马来人也有本身的问题,譬如他们寻求更多的高等教育机会,更好的工作待遇,更自由的宗教信仰,更广泛使用马来文等等。不过,这些要求不是建立在种族对抗的型态之下,也没有把其它种族当成是假想敌,而是寻求在一个多元族群、多元文化、多种宗教共存的环境中,提升他们的物质和精神水平。

马哈迪不明白,或者是刻意的扭曲新加坡马来人的状况,用以强化大马马来人的危机感,从而行销他的马来人主义政党。当然,这也是巫统、伊党、土团的一贯操作手法,也得到部分马来主流社会的认同。

慕尤丁宣布成立土著繁荣理事会以“提高土著经济地位”以及哈迪阿旺宣称应该提前大选以“恢复马来人政治权力”,何尝不是如出一辙,同样的操作种族议题。

后果是马来族群更加依赖援助,也更加投靠这些种族政党;大马社会的族群分化难以愈合,建立真正多元和融合的社会遥遥无期。

这是新加坡和大马的族群生态的主要分别;马哈迪要为新加坡马来人“伸张正义”,成为大马困境的反讽。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8-13  星洲日报(言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