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骂还继续站着?你肯定是特朗普的粉丝和依恋症患者

特朗普,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1946年6月14日生于美国纽约。曾经是美国最具知名度的房地产商之一,人称“地产之王”,拥有纽约、新泽西州、佛罗里达州等地黄金地段的房地产。2016年5月26日,特朗普在共和党内的代表支持数达到1238,正式锁定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他是一位”暴发户”,他敢说敢做、敢做敢当,以及财力雄厚,使到他可以在政治演说随心所言,不怕得罪任何的才贵财团。生活奢侈的特朗普也是美国最招摇的富翁。他在纽约第五大道公寓的门都非得镀上黄金,以显示他是多么与众不同。甚至连美国的金融中心华尔街精英份子都不放在眼里。特朗普很有可能当选下一任的美国总统!

另一位可以和特朗普抗衡的势力对手,就是希拉里·黛安·罗德姆·克林顿*(Hillary Diane Rodham Clinton),美国律师、政治家。美国第67任国务卿,前联邦参议员(代表纽约州),美国第42届、43届总统比尔·克林顿的妻子。1993年随着克林顿入住白宫,希拉里成为美国历史上学历最高的第一夫人。在8年白宫生涯中,希拉里积极参与政事,负责国家医疗保健改革,还推动国会通过国家儿童健康保险项目等。2016年2月2日,美国民主党初选希拉里首战险胜桑德斯。她是一位比较像“政治人物”的人选。2008年全国党内初选,奥巴马和希拉里在长达六个月的初选中互有斩获,各居胜场,难解难分。奥巴马最终获得足够的票数赢得提名,但事实上希拉里在初选中总共获得了约1800万张选票,在普选票上超过奥巴马17万票,因民主党特殊的比例分配制度导致代表票落后。希拉里在当日对奥巴马表示祝贺,但直到7日才正式承认竞选失败。后依旧被奥巴马委以重任,任职国务卿期间,她用401天走访了112个国家,行程近100万英里。

这两位候选人的形象,刚好成为很大的对比。一位是前总统夫人,是名副其实的政治人物;说话圆滑,没有强硬的立场;特朗普则是商家,没有太多政治的实际经验,财大气粗,声声夺人。两人刚好形成一个“硬”,一个“柔”。一边是颠覆了美国政治正确性的实用主义商业大亨。一边是浑身上下都是美国政治正确性符号的前国务卿、前总统夫人,主流得很彻底。一个说话有分寸,优雅大方;另一位大男人则是开口无比粗野,语气惊人!两人都代表了某种“第一”。

让我们先看看网络上如何给予特朗普的评价:

  • 特朗普谴责奥巴马允许大量叙利亚难民进入美国,说伊斯兰教和恐怖主义脱不开关系,得到了热烈的回应:“奥巴马一定是个穆斯林” … 有很多美国人拥护他针对穆斯林的主张,包括说要暂时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一些人赞同特朗普大力主张驱赶非法移民,声称要在美国、墨西哥边界造墙来阻止非法移民进入。
  • 在竞选活动中,特朗普做出的不少承诺超出了美国总统的权力范围,比如以上让墨西哥出钱在美墨边境修墙。
  • 国家安全委员会任过职的伯恩斯(R. Nicholas Burns)说到特朗普时如此表示:“他们觉得他的政策立场越界了,他的粗鲁也让他们很讨厌。”
  • 在一封信里,特朗普怒斥有损市容的热狗小贩给他钟爱的第五大道带来了危机:“把番茄酱和芥末撒得满人行道都是,”
  • 特朗普竞选总统期间提出要让美国外交政策进行另外一项重大转变。他表示,如果当上总统,他愿与朝鲜独裁者金正恩进行直接会谈。
  • 特朗普在竞选中提到中国时常常怒气冲冲。他猛烈抨击中国采取贸易保护主义,令美国制造业转移导致大量失业,犯下“史上最严重的盗窃”。若他当上美国总统,就有权力寻求对一些国家施加惩罚,可以向国会寻求立法,对中国的进口商品征收45%的关税。
  • 一位支持特朗普的网友评论:“如果川普当选下一届美国总统,他有机会改变世界,首先在美国消灭欧洲式的社会主义,懒人不得不开始找工作,美国继续辉煌”。
  • 有部分国民崇拜特朗普敢说,虽然也认为他说的未必都当真;他们既崇尚自由主义、又崇尚民粹主义,崇尚安全至上。
  • 1990年,特朗普曾在一次接受《花花公子》杂志采访时表示,北京派出军队平息由学生领导的示威活动,展示了“强大的力量”,而近日在为自己那次的评论辩护时,又将1989年的学生抗议活动称为“骚乱”,引发了许多墙外华人的抗议。
  • 中国反应:也有人认为,特朗普会让美国陷入糟糕的境地,因而会让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处于更有利的位置。
  • 美国内外的绝大部分政治观察家、媒体精英都曾认为特朗普是一个跳梁小丑。但“大嘴”特朗普真的走到与希拉里的单挑决斗。为什么大家都看错了呢?看来只能用当前流行的网络语解释了:是“这届美国人民不行”。
  • 按照特朗普目前宣称的政策主张,他领导下的美国可能朝孤立主义、美国利益至上、经济优先和意识形态重要性下降的方向靠拢。
  • 特朗普代表实用主义,希拉里代表意识形态优先。希拉里对中美关系的视角很传统,特朗普的视角相当新,后者意味着变化。

上月一场民调显示,《纽约时报》联合CBS进行的最新民调显示,61%的已登记选民认为,特朗普当总统会让美国在全世界的形象变得更差。美国人和国际都不看好特朗普当总统,但是他却那么奇迹般地闯关。为何??

在ITV《早安英国》(Good Morning Britain)上个星期二的节目中,作为理论物理学家霍金承认自己发现了一个不可破解的谜团:特朗普究竟是如何崛起?去年,全美各地的观察人士都认为特朗普的提名机会几乎为零。这位当代最伟大的科学家霍金患有肌萎缩侧索硬化症,所以他特别关注特朗普在去年11月的一次竞选活动中所说过的话,特朗普似乎对《纽约时报》的一位关节弯曲身体残疾的记者进行了嘲笑。“有个可怜的家伙,你们应该看看这个家伙,” 特朗普当时这么说,然后朝着四周抽搐手臂做个嘲笑的动作。在霍金眼中,特朗普不是一位好的政治人物,不像是总统的热选人物。

可是,不论特朗普在那里演讲,都拥有很多的人潮。这是为什么?

特朗普在台上就会对在场记者欺侮谩骂,问题是记者们还都像吸毒上瘾一样没有一个愿意离去。

说穿了,纽约时报有份报道,这种疯狂其实很容易理解。因为,沾上一点特朗普的新闻就收视率和点击率骤增。这对依靠广告生存,在各方竞争压力下捉襟见肘的现代媒体机构来说可是难以放弃的机会。这也是为什么每当有特朗普新闻会的时候,电视总监们宁可让新闻频道提前空着镜头等着,也不愿错过特朗普所讲的一句话。

单单用商业广告价值来解释媒体对特朗普的“上瘾”现象可能还不足够。所有媒体都希望能报道出一个“大新闻、大故事”的倾向。因为从事新闻部门都知道:“流血的新闻肯定上头条”(if it bleeds, it leads),新闻记者是不是愿意多报、大报某某候选人,还要看他有多少“新闻娱乐价值”。

在2000年的大选中,小布什当时是否能子承父业入主白宫,就远比已经当过8年副总统的戈尔是否能胜选拥有更多的“新闻娱乐价值”,也解释了为什么小布什的媒体曝光率远高于戈尔。

2008年大选也不例外,记者们对于美国是否能选出有史以来第一位黑人总统的关注度要高于是否能有一名女总统。

当下的特朗普也不例外,他可以说是美国大选历史上“娱乐价值最高”的总统竟选人

即使从特朗普如何歧视妇女种族歧视到直接宣扬暴力口吐脏字,拒绝公开个人报税单等等,任何负面报道却始终都撼不动他,已经不能再以“常理”来解释。

“媒体对特朗普的迷恋和上瘾已经从很微妙的层面影响到对这次大选的报道。因为媒体和观众/读者都是依赖症患者,对特朗普上瘾的病人”,BBC驻纽约记者尼克•布莱恩特如此评道。

【*依赖症或依恋症(Co-dependency)是“一种精神和行为上影响个人建立拥有独立性和享有健康、平等互利关系的症状”。另一个名词是“关系瘾”。也就是指某些人病态地不断追求某种由别人主导,在精神上自愿被别人虐待的不健康关系。】

Sources: quoted

*注:2016年6月7日大约早上8时,美国媒体证实宣布希拉里获得了足够的美国总统候选人资格。Source: BBC: Hillary Clinton clinches Democratic Party nomination for US presidency, according to AP delegate count.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