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公路国道收费员事件

蔡英文于选前1月4日会面“2016工人斗总统”时,曾承诺将成立专案小组解决国道收费员案,如今选后已过三个月,却仍未传出进度;期间,收费员自救会曾多次前往民进党部陈情。全国关厂工人连线成员郭冠均表示,一直到现在就职将近100天了,国道收费员的案子还悬在这里,具体方案都没有。国道收费员自救会15日上午前往民进党中央党部展开“无限期苦候”行动,并24小时4人轮班举“苦候方案”的牌子,要求民进党、蔡英文总统落实选前承诺,提出解决国道收费员具体方案,并扬言除非蔡英文出面,否则一定会抗争到底。(2016年8月16日) 国道收费员自救会历经2年多抗争,行政院终于宣布将以专案补贴,院长林全更证实,远通电收董事长徐旭东愿拿出2亿元补贴、国库也将支出4亿元解决此事。而去年底遭裁撤的400多名苗栗县政府约聘人员是否也能领取专案补贴?县府人事处则表示,收费员案应是个案,两者不能相提并论。(2016年8月20日) 国道收费员自救会在历经两年的抗争后,终于在16日晚间与劳动部达成共识,而行政院政务委员林万亿随后召开记者会表示,未来会朝向4个原则的补贴专案做处理,并与交通部、远通电收协商,预计最快在年底前完成。但有交通界人士质疑,“政府依法办理并给予糖吃,但是否有后遗症都得考量清楚”。(2016年8月18日) 新政府面对多次劳工团体抗争事件,皆以妥协的方式让步,并进一步的协商与拟定专案计划,而前天国道收费员自救会才刚与劳动部达成共识,虽打着“最会沟通的政府”,却引来批评为“会吵的有糖吃”,对此,台湾国际劳工协会研究员陈秀莲表示,此抗争在于政府错误的决策,并强调收费员仅是拿回该有的权益。(2016年8月19日) 针对国道收费员连便当费、车资也纳入补偿金,引发外界批评,行政院政务委员林万亿18日表示,“有的收费员从高中毕业后就做了23年,请社会大众不要单纯从钱的角度来看这件事”,这类补助政府也有前例,过去在处理关厂工人大量解雇案时,政府也帮忙了工人们过年时“儿女的红包”。(2016年8月19日) 有关收费员争议落幕的关键,就是远通总裁徐旭东、股东与总统蔡英文会谈,且传一度对着总统咆哮,总统当时冷静回应,表示可以对总统这么大声没有关系,但对收费员可以温柔一些,“人家跟你比起来,很渺小”;对此,总统府发言人黄重谚证实确有此事,不过强调总统是“幽默”;高速公路国道收费员事件,历经3年的抗争,终于在16日晚间达成共识,拟定专案补贴方式,要以5.9亿元解决,政府负担49%、远通电收负担51%;估计947位收费员每人可以领到15至70万元;在会谈的过程中,蔡英文与徐旭东等人斡旋2小时,徐旭东以“保护总统”的论述为出发点,表示不希望出现其他争议,甚至指着一旁的幕僚说,没有保护好总统;此时,蔡英文简单一句话就反驳对手,强调不必保护自己,应该要保护那些收费员才是。(2016年8月20日) 《ETtoday东森新闻云》副总编辑李祖舜评论道:在政府与国道收费员谈判达成共识后,传出不但是转业安置不顺的收费员可以获得补偿,就连早先已获安置的收费员,如果现有薪资不如当初收费员待遇,也可获得补偿,甚至连他们在抗争时期的餐费与交通费,也一并纳入补偿范围,只因为自救会认定这是政府“错误政策”的致歉补贴方案。别忘了,这个在去年还获得80%民众满意度肯定的交通政策,正是当年在陈水扁总统任内(2006年)所启用的。蔡政府同意让步给予优渥的慰助补贴,摆明了就是再次助长“会吵的孩子有糖吃”的气焰,而且还是慷全民之慨的胡乱给糖,而政府接二连三与抗争团体的谈判,就是“投降式的谈判”。(2016年8月20日) 媒体工作者及时雨评道:新政府的投降式协商,固然可以消灭一部分的民怨,但是它同样也会强迫你“正面接受问题”。如果新政府无法给台铁驾驶、列车长、站务人员甚至其他员工一个可以接受的答覆,恐怕“转弯”的记录簿,又要记上一笔了。(2016年8月20日) 国道收费员争议经过2年多抗争总算成功,行政院宣布将以专案补贴,并由交通部、劳动部以及远通电收筹款解决。看似一切成功落幕,国民党立委王育敏日前说,政府贸然宣布与收费员达成共识,彷佛是“会吵就有糖吃”。前社民党发言人苗博雅批,国民党执政8年都无法妥善处理此事,“别人帮你擦屁股,你还嫌他浪费卫生纸?”(2016年8月21日) 国道收费员争议经过2年多抗争总算成功,行政院宣布将以专案补贴,并由交通部、劳动部以及远通电收筹款解决。对此,总统蔡英文20日邀媒体茶叙时提到,看到争议多时的问题有解,心中和收费员一样开心,能够解决过去政府无法解决的问题,对她而言,就是“政党轮替的意义”,也是政府存在的意义。(2016年8月21日)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