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沙巴非法载客出海船难事故 (2017年1月)

2017年1月28日21时许,一艘载有28名中国游客的游艇在马来西亚沙巴州环滩岛附近海域失联。

由马来西亚皇家海军和海警局联合组成的搜救力量开展紧急搜救。习近平立即就此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外交部和我国驻马来西亚使领馆加强与当地有关部门的联系,加大协调力度,全力做好搜救工作。

马来西亚首相纳吉1月30日下令彻查沙巴游船沉没事件。他通过推特表示严正看待沙巴游船失事,要求详细调查,以查明肇事原因。

据马来西亚《东方日报》报道,警方成立了3个调查队伍,第一队是从导致他人突然死亡角度调查这起船难案,第二队是负责协助照顾受难者的福利,以及第三队是特别委员会,调查此案是否涉及疏忽导致他人死亡的刑事案。

习近平指示对马沉船事故全力做好搜救

载有27名中国游客和3名当地船员的快艇1月28日前往马来西亚环滩岛时沉没。中国驻哥打基纳巴卢总领馆确认,23名中国游客中,有3人不幸遇难,仍有4名中国游客下落不明。据中新社消息称,中国游客23名中国游客是通过网上预订,而其余5名中国游客则是现场购票。

澎湃新闻记者调查得知,承接本次出海旅游的马来西亚沙巴当地超自然旅游公司经营许可证已正在被注销,而载游客的船只也是向当地另外一家公司租借而来。

深圳市浪花朵朵旅行社成立于2013年9月,注册资本200万元,法人代表全英美,是一家集行程顾问、行程规划、私人旅行订制为服务特色的高端境外自由行在线服务提供商,旅行社业务经营许可证尚在有效期内。浪花朵朵旅行社在天猫网站上为马来西亚沙巴当地超自然旅游公司代售的旅游产品。超自然旅游公司是沙巴当地三大旅行社之超自然旅游公司并非大型旅游社,而是非常普通的一家旅行机构。超自然旅游公司是私人性质的企业,注册时间是2008年,注册地是沙巴州,营业性质是观光接待。这份企业登记信息表格上显示,这家名为超自然旅游公司的营业资格正被取消(Strinking off in process)。

出事的船也并非超自然旅游公司的船,而是超自然旅游公司向当地另外一家公司租赁而来。出事前一天晚上,超自然旅游公司向他们租赁一条双体船。游船租赁在超自然公司是一种经常性的事情,如果游客过多,就会前来租赁。这条双体船荷载27人。据了解,沙巴州政府规定,游览船最多只能载12人,当中包括船长和船员。早前,马来西亚海事执法局说,船上共载有31人,其中28人来自中国游客。另据当地媒体《诗华日报》报道称,当天一名名叫李坤(音)的游客因为船上过于拥挤,决定不上船,实际游艇上游客和船员一共30人。据《诗华日报》报道称船长和另外一名获救的船员涉嫌罪名为疏忽导致他人意外死亡。

游客乘坐双体船是于1月28日、大年初一早上9时许,从亚庇丹容亚路的一个小码头出发。一般情况下,差不多2个小时左右,即可抵达环滩岛。当日至少两艘游船一起从这个小码头出发。一艘游船到达环滩岛,出事的游船接近环滩岛时失去了联系。游船在途中船底穿漏,游客们必须弃船逃生。从警方透露的消息是游船撞上棕榈树。《诗华日报》援引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沙希旦卡欣介绍,当时风高浪急,所有乘客都已穿上救生衣,分批绑在一起等待救援。该报纸还报道称,当游客穿上了救生衣之后发现,救生衣大部分已经失去作用,游船上只有五个救生圈。据当地海事部门报告,事发海域当日的浪高达3至5米。

这次游船沉没事件中没有华人导游,对意外事件的应急反应不够,才是重点。游船上配有烟花信号弹,如果船员在出事第一时间内释放信号弹,环滩岛有很多船,岛上的游船应该都会去营救。当地旅行社并没有第一时间向当地警方报警。当地警方是在当晚9时50分才接到报告。

据中新社报道称,马来西亚沙巴州警方将就船主和有关旅游公司所使用的丹绒亚路码头是否非法经营载客、为何出事后超过12小时才报案等疑点展开调查。(澎湃新闻)

马来西亚沙巴非法载客出海船难事故 (3) 马来西亚沙巴非法载客出海船难事故 (2) 马来西亚沙巴非法载客出海船难事故 (1)

鱼不停咬皮肤 获救女孩:喝尿自救

一名脱险的中国女游客事后叙述,当时海上33小时的漂流经历,她是靠身旁男士珍贵的3滴尿生存。根据中国《时代快报》报道,船难幸存者杨曜如表示,在海上漂浮了超过一天后,在大海不能喝海水,最后想到一个办法——喝身边男性的尿来维持体力。“我妈妈从包里摸索出一个口红,用口红盖接旁边男人的尿,每人喝3滴。后来有人问,喝尿是不是很恶心,在那时,对我们来说,那尿是很珍贵的,那是别人舍不得喝,省给我们的。” (中国·南京2日讯)

组织自救年轻妈妈牺牲

杨曜如来自中国江苏,她与母亲在这次旅游中遭遇沉船事故,2人最后成功脱险,但是让她印象最深刻的是来自广州的一家三口。她说,该一家三口的年轻妈妈在沉船发生后就一直组织所有遇难者自救,耗费了太多体力,直至隔日中午救生衣又坏了,她9岁的女儿也没有力气支撑下去,最终只有其丈夫得以幸存。“(获救)上船后,我和其他幸存的人紧紧拥抱。那个失去了妻女的年轻爸爸,哭了很久。” 她说,事发时是1月28日约早上9时,她们从亚庇趁船前往沙巴著名旅游景点环滩岛,当时船上有28名中国游客和3名当地船员;最终有20名游客和2名船员获救,确认4名游客遇难,仍有4名中国游客和一名船员失踪。她指出,船出海约1个小时后突然漏水侧翻,过程只有两三分钟,大家没时间考虑,纷纷跳进海。

船员拴起救生圈紧靠 靠5个救生圈求生

“当时感觉海水并不是很凉,因为身上都穿着救生衣,还有5个救生圈。其中一个20多岁船员把救生圈拴在一起,让大家紧挨着靠在一起。我们以为很快就会获救。” “然而,从上午10时到傍晚6时太阳下山,大家始终没有等到救援。我们一直在自救,特别是其中有一个有9岁女孩的妈妈,一直鼓励大家。我们不停尝试拨打911、999,但因为地处偏僻,一直没有信号。那一夜,永生难忘。满天星星,空气特别好,可是当时大家身处大海,周围的海水是黑色的。夜里海水变凉,海浪很大,还不断有莫名的鱼来咬皮肤。“她身边的人,包括年龄最小的9岁女孩妮妮都很努力地控制情绪。就算害怕也不能哭,因为一张嘴就会喝到海水,而且哭会耗费体力。” 她说,遇难者互相鼓励坚持到隔日天亮,隔日上午海面风平浪静,一艘船都没有,大家已经很疲乏,对一望无际的大海充满绝望,母亲甚至还对她叙述遗言。

突来其来的巨大恐慌、生死未明的绝望和恶劣的气象考验着范女士及同样来自苏州的十余名友人生理和心理的极限。出事海域剧烈的日晒加上几十个小时的饥饿和惊恐不仅让他们身体严重脱水,因极度恐惧,一些人已对生命的坚持动摇。和范女士一同前来的挚友已在船难中溺毙。范女士不忍其客死他乡,起初一直还勉强拖着早已溺毙的友人,不想放手,但后来因为体力不支,不得不忍痛放手。

救生衣长时间浸泡破洞

“因为救生衣质量不好,经过海水长时间泡过后,有些救生衣破了,里面的海绵漏出。第二天中午开始,因为脱水,又不断地呛到海水,有的人处于没有意识的状态,最后就慢慢死去。” 杨曜如表示,她与那个失去妻女的年轻爸爸并肩游出去找船求救,该名年轻爸爸根据天上的2朵云判断那是海岸线方向,于是2人往那个方向游,最终碰到一艘大船救了他们,该大船随后也发现聚集在一起的落水者,并救起他们。“这是一段人生经历,未来不管遇到甚么困难,我都会更加坚韧坚持,好好走人生的路。”

搜救队伍搜寻范围扩大至3900平方海里,并以全天候24小时进行搜救环滩岛沉船6名失踪者。执法单位1日进入第5天,6名失踪者,包括5名中国游客及1名船员仍然下落不明。大马海事执法机构沙巴州行动室发言人努哈菲查说,周三搜寻范围扩大到砂拉越州美里海域。(亚庇2日讯 )

渔民今早在环滩岛附近水域无意中打捞起一具高度腐烂的女性尸体,随后移交当局以鉴定是否和1月28日发生船难有关。这具女尸是被本地一艘渔船从海里打捞起,被发现时身穿红色上衣、下半身黑色短裤,由于已经高度浮肿腐烂,目前难以辨认身份,无法确认是否6名船难失踪者之一。大马海事执法机构亚庇区主任阿当阿兹指出,渔民是在早上约9时25分,于环滩岛约8海里外水域拖网上船时,惊然发现网中有具尸体。发现遗体的具体位置是在环滩岛西南方8海里、在最后失联点西南方13海里、离开迪加岛西北方20海里。渔民过后通报当局有关发现,而附近执行搜寻任务的水警船只RH51和海事执法机构船艇“公正号”立刻前往接应,遗体在同日中午12时30分运返亚庇水警码头,送往医院解剖。(亚庇4日讯 )

调整搜寻范围

随着搜寻行动的最新发现,当局把搜寻范围专注在女尸的周边水域,同时将该范围辟为H区,面积200平方海里。身份尚有待证实的遗体发现点离环滩岛不远,距离遇难船只最后失联点西南方13海里,位于搜寻范围D区不远。搜寻单位已经通知附近水域作业的渔民,多加留意周围动静。“我们也指示附近渔民,在放下拖网捕鱼时,多加注意。”

在过去一周的搜寻行动中,搜救队伍总共出动23架飞机及船只进行搜寻工作,但搜寻行动一直没有结果。过去一周来,由于天气时好时坏,让搜寻工作增添许多困难。搜寻部队的搜寻范围,总涵盖面共4500平方海里。大马政府保证,会公正及客观彻底调查船难事件,沙巴州政府已经成立了3个委员会,并承诺在相当的期限里,公布调查结果。

验DNA

当局将使用脱氧核糖核酸(DNA),鉴证最新发现的女尸,是否属于沙巴船难6名失踪者之一。估计,最迟明天就会有解剖报告出炉。DNA鉴证法也不需要花太多时间。6名失踪者名单中,当中2人是女性,分别为53岁的董美及30岁的王健一(人名皆译音)。沙巴警察总监拿督兰里丁表示,警方已经着手安排让船难失踪者家属前来辨认渔民打捞起的尸体。阿当指出,日前在船难附近水域被打捞起的两件救生衣,如今已证实非来自出事游览船。2件救生衣与1月28日在环滩岛途中发生沉船双体船无关。被发现的2件件橙色救生衣表面看起来己经非常陈旧,而且救生衣并没有标上任何公司名字。

幸存者陆客范女士(音译)万万没想到,自己期盼已久的春节假期以一场类似于铁达尼号沉船事故结束,在自己有限的人生里,留下不可磨灭的记忆。她说,幸运的是被及时发现,结束在波涛汹涌的大海里惊恐漂流33小时的梦魇。来自苏州的范女士躺在沙巴州首府亚庇伊莉莎白女皇医院的病床上,因为日照灼伤,面部严重红肿。超过30个小时的烈日曝晒和海水浸泡,身上多处被灼伤,除了稍许的脱水,现在基本已无大碍。马来西亚沙巴非法载客出海船难事故 (2)

船主否认有罪 以5000令吉保释

东方网2月7日消息:新媒称,马来西亚沙巴州环滩岛船难肇事船主梁文智(44岁)面对超载导致三人死亡控状否认有罪而获保释,6日早晨完成保释手续,将于2月28日受审。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2月6日报道,被告梁文智与船员沙利扎(25岁)被控在大年初一(1月28日),使用船只超载搭客,触犯刑事法第282条。沙里扎4日认罪,被判监禁半年。报道称,5日下午3时30分,沙巴州伊丽莎白女皇医院一间行动室被充作临时法庭,梁文智在代表律师陪同下,否认有罪,获准以5000令吉(约7800元人民币–本网注)保释。马来西亚检方指被告为了赚钱而违法超载,导致发生船难及三人丧命,危害公众利益。检方要求法庭严惩被告,以儆效尤。

据报道,仍有5名中国游客和一名船员失踪。

资料 1 2 3 4 5 6 7 8 9 10


相关言论

永远学不会教训

群英会  2017年02月01日 | 作者:萧德骧 |  转载自东方日报

2007年10月13日,适逢穆斯林开斋节假期,位于丰盛港两小时船程的刁曼岛,作为渡假的好去处,然而,当天下午103人乘船出海,面对的却是一场惨剧。乘客所搭乘的渡轮引擎失火,最终在求助不及的情况下,酿成7人死亡意外。

然而距离2007年刁曼岛船难事件10年前,即1997年8月29日,相同海域同样发生另一起船难。载有300人的渡轮行至海中央时倾斜且引擎失效,近30名坐在船顶的游客因船只倾斜跌入海中,所幸附近渔船闻讯赶到,成功救起所有搭客,才没有酿成人命伤亡。

两起意外骇人听闻,但类似情况还是继续上演。2010年12月26日,一艘从丰盛港丹绒勒曼码头出发,载着29名乘客前往奎笼渡假的渡轮,航行途中倾覆,最终造成4死一失踪悲剧。

1997年刁曼岛船难事后调查显示,只能载客80人的渡轮事发时超载,搭客达300人,且救生衣严重不足。2007年的船难事故调查更离谱,不但渡轮救生衣严重不足,出事的渡轮航行准证当时早已过期,同时被海事局列为危险船只。

2010年12月的船难事故,尽管当时警方初步调查显示,事发海域当时风浪大,可能大浪致使渡轮失去控制酿成惨祸。但出事渡轮标明只能载送12名乘客,却搭乘了29人,且生还者事后回忆,同样指渡轮救生衣不足。

综合以上所述,马来西亚的船难事故犹如股市风暴一样,不但十年一轮,还有越来越频发的趋势。在刚过去的大年初一,载送29名游客前往沙巴环滩岛旅游胜地的渡轮穿漏沉没,搭客跳船逃生,漂流33小时方获救,至今酿成6人失踪。生还者事后忆述,渡轮救生衣不足;而初步调查船公司疑使用非正规码头接送旅客。

大马海难频发,显示统管船只出海航行的大马海事局难辞其咎。过去至今多起的意外,均显示渡轮业者罔顾条规,不但超载,且救生配备也不足。渡轮业者经营方式很可能行之有年,却一直相安无事,直到意外的发生。但是谁让业者无视法规,当局监管不力相信是主因。

晚近十年政府大力倡导旅游业,海岛旅游成为大马旅游经济中的重要一环,惟渡轮船难频发,相信会对旅游业造成冲击。最新的船难事件涉及中国旅客,在大马与中国关系日渐紧密的大环境下,船难事件应获得正视,政府必须对此事展开公正透明的调查,一旦发现疏漏需追究责任。

当然,以上的态度或许只是笔者自己的一厢情愿。对一个当世界各国金融机构,都在调查本国主权债券基金涉及不当操作,却视而不见的政府来说,寻求透明与公正或许只是缘木求鱼。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