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可梦 Go,还有什么梦?(网络言论文)

住美国的朋友传来照片,她一身防晒奇装,掌上托着一只宝可梦(Pokémon,台湾习惯称为神奇宝贝),看来她已从家里誓师出发,踏上捕捉宝可梦的旅程。平日她是一位学有专精的特教老师,假日一到就陪着孩子化身宝可梦训练家。

在现实世界中,这些训练家们寻找与虚拟世界的接缝之处,终极目标:收服所有宝可梦,成为众人钦羡的宝可梦大师!

今年七月,有超过2000万美国人开始加入宝可梦手机游戏(Pokémon Go),捕捉目前官方释出的151只宝可梦(涵盖了水系、电系、草系、炎系、幽灵系、妖精系…等)。不同的宝可梦有着不同的造型和个性,拥有不同的战斗本事,也因此各有不同玩家支持。

所有的宝可梦原来大多处于“野生”状态,玩家(以训练家自称)必须花费一番力气才能将它们收服到宝可梦球中,收服数量越多越好。此后,这些宝可梦变成玩家的宠物和资产,未来遭遇其他玩家时,就可以展开“对战”,一决胜负!

相对于许多游戏的激战,宝可梦世界中所谓的对战,并没有血腥杀戮的气氛,反而比较像君子之争。战胜的一方固然欢欣,战败那一方的宝可梦战士并不会死亡,只是被玩家请回球中休息而已,下次仍然可以再战

比起复杂的战略游戏,这样看起来概念单纯到近乎纯朴的游戏,为什么吸引了这么多人参与,而且风潮一路蔓延到全球23个国家,跨越美洲、非洲、亚洲,俨然一个新兴的宝可梦王国?

捕捉宝可梦曾经是许多孩子童年的梦。在1996年2月,第一款命名为精灵宝可梦的游戏在日本推出,因为大受欢迎,隔年之后就有了动画,并且飘洋过海从日本转战到美国和欧洲,每到一地就掀起风潮。

就这样,一组虚拟的宠物角色,结合了狩猎、收藏、战斗、旅行、友谊的情节,迅速获得跨国界小粉丝的支持。

20年来,这个游戏与动画在世界各地逐渐累积了可观的粉丝群。这些支持者心中都藏有一个收服宝可梦的心愿,只是限于技术,在现实世界中很难如愿。

这个看似遥远的梦想,如今因为宝可梦Go出现,一举燃烧了起来!

在旅行中收服宝可梦,是一种结合狩猎与驯养的双重成就,这唤起了人类从远古以来基因中所潜伏的野性,希望以自己的能力在大自然中征战、得胜,之后带着战利品回到部落中,接受众人喝采,享受来自他人艳羡的眼光。

就如同许多原住民部落中,狩猎绝对不只是为了征服猎物而已,更是重要的成长仪式。年轻孩子出入山林面对未知的恐惧,勇敢以自身力量与大自然的天气与环境搏斗,以有限的工具和武器与其他生灵对决,当带回猎物的那一刻,成年的时刻宣布到来。这其中,文化与信仰的内涵,实在凌驾狩猎本身的报酬。

20年来,许多孩子也许就这样在游戏中经历了成年礼的仪式而不自知。这些孩子长大了,游戏已经成为回忆。直到这款新游戏带着它们的记忆,重新回到现实世界!

那些长大的孩子们,在现实世界中已经远离童年,远离那些“相信自己无所不能”的魔术思想。现实世界会有种种挫折,人际关系和工作都可能受挫,这时候,如果能重回宝可梦世界,重新经历收服、征战、胜利的洗礼,深刻经验到那种无可取代的个人成就,那该会是多么令人慰藉的出口。

然而,想要出门捕捉宝可梦岂是容易的事?纯粹的“好玩”背后,开发者的努力可一点也不好玩。

众所周知,宝可梦是任天堂旗下的游戏,不过,这款宝可梦Go却是由谷歌独立出来的新创公司Niantic的杰作。换言之,这个游戏所需的关键技术,包括AR(Augmented Reality,扩增实境)以及LBS(Location-Based Service,地理位置服务)全在Niantic手上。也因为如此,当任天堂日前揭露他们从这款新游戏其实只收取到权利金以及少许开发费用时,已经涨了两个礼拜的任天堂股价因此跌停。

Niantic由约翰·汉克(John Hanke)创立,此人是谁?如果你用过谷歌地球(Google Earth),惊叹于其中的壮丽和细致,那么,你就应该要认识约翰·汉克,因为他正是开发谷歌地球的创始人。

约翰·汉克向Pokémon公司社长石原恒和介绍手机定位游戏,开启了宝可梦Go的序曲,圆了一个巨大的宝可“梦”。在这个新创的宝可梦王国中,任天堂提高了角色的影响力,玩家们有了在现实世纪中专属的疗愈空间,而Niantic更是一夕成名。

目前的宝可梦游戏,据说可玩的项目只有原订计划的十分之一。在未来的规划中,Niantic希望能尽快在游戏中加入交易系统,让玩家可以自订抓取点,甚至在讨论是否可以让玩家配种,创造出新的宝可梦……种种的设计让Nitantic的这个精灵梦越玩越大。

到最后,原来,让这一切成真的这个游戏公司,才是真正名利双收的大梦想家!

  • 作者丘美珍,曾任经理人月刊总编辑、数位时代编辑总监,现为财经自由作家。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