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即使再黑 马来西亚还不需要“雨伞”(运动)

2015年6月1日,当今大马报道:上周先后遭到大马政府禁止入境后,香港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和立法委员梁国雄今午到大马驻港领事馆抗议,要求勿向中国政府献媚,促请大马政府归还香港公民入境权利。根据香港《东方专讯》报道,两人率领20人到湾仔马来西亚领事馆外示威,更举起标语如“还我入境权利”、“勿做中共附属国”等牌子。他们一行人要求马来西亚政府交代事件,解释拒绝两人入境原因,也要求总警长卡立道歉,否则将到香港旅游发展局投诉。他们也促请香港旅游发展局,提高对马国外游警示级别,以及发动网上号召,呼吁市民不要前往马来西亚旅游和杯葛大马。梁国雄表示,他有人权,计划民事起诉马国政府。黄之锋则要求马来西亚政府清楚交代拒绝入境的原因。

 

以下是学民思潮的声明:

【声明:捍卫国民尊严 勿向中共献媚 —— 促请大马政府还香港公民入境权利】

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和社民连主席梁国雄(长毛)均被马来西亚政府拒绝入境,两人分别在5月26日(星期二)和5月30日(星期六)抵达槟城和吉隆坡以後,便被当地移民厅强行遣返回港,过程中更被无理扣留和遭到机场保安强行拉扯。

与此同时,当地警察总长卡立把黄之锋和梁国雄形容为“捣乱者”,并声言“我们不要捣乱者来这里破坏和平”,亦认为他们二人过往发表的“反中国”言论危害大马国家安全和中马关系,甚至已把黄之锋列入大马移民厅黑名单。

对于大马政府以“危害国家安全”等强硬的措词抨击在港争取民主的学生和立法会议员,学民思潮实在感到遗憾,亦不明白当中因由。黄之锋和梁国雄只是进入大马境内与民间机构进行交流,分享个人对六四事件和雨伞运动的观点,谈论的议题实在与大马政局沾不上边。我们认为唯一导致大马当局拒绝黄之锋和梁国雄入境的原因,仅是大马政府为了向中共献媚,试图以打压香港民运人士的方式讨好中国政府,以换取更多的经济利益。
总括而言,只要入境者没有违反当地法律,学民思潮认为大马当局实在没有任何合理原因限制外地人士入境,为了向中共靠拢而阻止香港公民入境,学民思潮只能对此予以强烈讉责,促请马来西亚政府严正、清楚交代黄之锋和梁国雄到底如何违反大马法律,否则只会继续打击马来西亚的国际形象和国民尊严。 – 学民思潮 2015年6月1日(星期一)

 

 

此文一出,当今大马就有读者回复如是:

 

 

支持政府驱逐黄之锋

从来没有如此认同大马政府的做法,除了这一次!黄之锋,请你不要来,我们很不欢迎你!你这次遭拒绝入境,并非纯粹是政府的决定,大马人民也不希望你来!如果大马年轻人都像你们那般,这个国家就更没救了!

我们这个很“民主”又有“真普选”的国家,一年到头都有人举行各种大大小小的示威抗议活动,但绝不会像你们那样,堵住几条马路一个月,严重影响他人上学上班及进行日常生活,还理直气壮称之和平示威!全世界最民主的国家也不可能发生这种事,你们太了不起了!

本来嘛,其他人也没什么兴趣理会你们香港人的茶杯里的风波,但没想到,现在你们这些(莫名其妙的)占中人士却把你们的家事“搬”到大马来添乱,叫我们感觉头昏脑胀,不得不反击!

…(删除一段)… 学一学大马华人吧!很多认为这个国家让他们失望就头也不回,毫无眷恋离开!香港有你们这种对社会没有贡献,只会盲目搞对抗的年轻人,其前途堪忧啊!

现在IS伊斯兰教神权主义抬头,各国都惟恐遭受恐袭,你们却还有心情搞真普选假普选这种事,真的服了你们!

说的白一点,“黄蜂”和“国熊”两兄的思维模式,还真的不可苟同呢.

(一)胡言乱语,虚假逻辑论。在没有证据下将罪名套在马来西亚。指责“马来西亚向中国政府献媚”。这种假逻辑根本就是炒作无知青年的情绪。若是马来西亚真的如此芝麻绿豆小事需要“献媚”中国,那么不就说明,马来西亚“很有可能反美国”咯?反民主?反西方?反对民主?反..全反…云云。试问,这种逻辑可以接受吗?

或许,他们两人对马来西亚还真的无知。根据马来西亚隆雪华堂往年所举办的活动和关注活动不难发现,马来西亚对于他们的“成就”也是很了解的,甚至在香港的“雨伞运动”中,马来西亚很多社团、政党和媒体都前往观察和探讨。以下乃是隆雪华堂青年团的一份记录:

“由香港学民思潮及学联发起的罢课集会,以抗议2017 年香港特首选举的人大常委,并争取公民提名真普选。9 月26 日晚上的重夺“公民广场”行动为往后的一连串公民抗命揭开序幕,后衍生启动占领中环运动,逾20 万香港市民占据多个主要商业区静坐及示威。9 月28 日的集会遭防暴警察以大量催泪弹及胡椒喷雾暴力镇压,导致不少示威者以雨伞防御警察的攻击,被外国媒体形容为“雨伞革命”… 运动的模式是没有大会或主办单位,没有单一的领袖可以左右这场运动, 真正的实现公民培力,公民抗命、不合作运动和非暴力理念领导运动,没有大会的指示,通过参与者、传单、学生领袖、现场参与者、网民呼吁冷静,和平、坚守原地… 香港网民发挥很大的作用,使用人肉搜索,揭穿运动中许多别有居心的谎言,同时散播不同面向的论述,制作短片、懒人包等文宣工作。把占领运动社区化也很重要,因为无可否认占领运动对当地居民造成影响。如在旺角,他们成立社区工作队,访问受影响商家、居民等,收集资料及数据,以反驳政府的论述,同时也向商家解释占领的缘由,并制作社区美食地图,鼓励占领者到当地小店消费。如此尽量减少市民对占领的负面印象,拉拢站在中间的市民…”

笔者只是列出其中一段。其中还有更加详细的资料,甚至研究整个运动的方方面面。如此说来,马来西亚还真的没有必要进行这一场“交流”。

或许他们认为,他们可以带动马来西亚的“民主运动”。其实,如果他们多加关注,马来西亚过往的“烈火莫熄”、“林连玉运动”、“反社团修正法令” 、“支持白小”、“净选盟人民集会” “绿色集会”、“律师公会大游行”、“兴权会”、“废除内安令”、“性向自主”等等(大部分极度与政治有关),都显示马来西亚的民主不在他人之下。只不过,我们的民主抗争,和他们的手法还是有差异,因为大马还是受到真民主和宗教信仰与多元文化所影响。凭这一点,他们的民主推行运动似乎真的去错了地方。

(二) 对马来西亚的国家一无所知。黄之锋与梁国雄是受“六四廿六周年纪念活动工委会”之邀请前来马来西亚进行交流,并不是为了“旅游”。他们是否以正常和合法的手续申请到马来西亚交流呢?

去年,一些支持民主示威游行的参与者被禁止进入中国大陆。他们中最知名的是香港学联的三个领袖:周永康、罗冠聪和钟耀华,他们在香港同样被中国政府撤消了入境通行证。如果连自己的国家都无法确保可以放行自由进出关卡,试问又如何可以要求他国政府打开门让你自由进出呢?更何况,自由是有限度的,而不是乱的放肆。

马来西亚本来就是一个以民主建国的国家,获得世界的认同。大马本来都是通过民主制度选出人民代议员,通过有效的法律管道组成合法政府执政。多年来,马来西亚无论政治如何的大起大落,都一直是依据这个宪法规定的民主秩序发展。即使近期的全国大选高度被人质疑其可靠性,但是无可厚非,胜负已定,各方都必须遵从这个规则和服从法律的精神。而我们绝对不能仿效一些国家,不到三五年就来个暴力抗争,国家领袖换了又换,最后让武力强者领导,这都不是马来西亚人民所愿意看到的。这不是我们文化所能接受的民主。

黄之锋和梁国雄这一次在香港高调扬言要起诉我国政府。从这一点,不难看出他们的动机和别有居心。此举从国人的眼中从原本“同情”变成了一个凸显了他们“不成熟”的表现。简而言之,几乎是为了“出名”而敲锣打鼓。更加令我质疑的是: 他们真的是“运动领袖”吗?

对了,既然是“交流”…不知道本地的“民主运动”份子,如安美家、安华、黄德、瓦塔慕迪等人,是不是很期待与黄之锋“交锋”呢?

发表评论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