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的教育需要考试 (精选言论)

教育改革是趋势,不少国家都在探讨如何给予孩子们更有效的教育。痛苦且看似低效的考试制度自然是首当其冲,但是考试之必要的原因是为了公平。

先解释为什么考试是公平的。合理的情况是,一张试卷对于所有应考者只有一套标准。几乎所有关于考试的替代方案却不是这样。以校本评估为例,实际落实到不同学校和班级中,所采用的评估方法是会有差别的,因为缺乏了像考试一样清晰明确的标准。更不用说具体到个别老师的评估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受到人为主观因素的影响。

另一方面,升学的标准也在逐渐淡化考试的作用,改以其它号称更全面的指标,例如性格、创造力、课外表现等等。但这其实给了学生“无形的门槛”。早前就有报告指出哈佛大学通过给申请者性格打低分,以减少录取亚裔的比例。重点是,考试以外的因素是很容易被操纵的,以前学生可以很清晰地以优异的成绩作为目标,而现在有志者却饱受标准模棱两可的困扰。

教育有很多高尚的追求,但公平应该是教育里最重要的目标,因为资源是有限的。不是每一个想成为医生的人都能成为医生,一个家庭背景普通的人,只能依靠自身努力去争取被学费廉宜的公立医学院录取。在马来西亚,我们有不只一套标准。熟悉招生情况的人就会知道,无法进入有固打制的大学预科班的学生,即使在STPM怎么努力,也已经注定在这个学位的竞争中处于绝对的弱势。可见少了“一套标准”所带来的危害,不公平的教育会永久地影响一个人的一生。

然而,很多人会指出标准化考试也不是公平的。富裕的家庭可以给孩子补习以及更好的资源,帮助他们考取高分。从结果来看,富裕家庭的确会更有优势。可是在现实世界中,有钱有资源的家庭在做任何的事情都是有优势的。公平的教育恰恰提供了一个孩子扭转这一切的机会。一些没有补习却刻苦的学生,比富裕的学生做得更优秀,而当我们抛弃了考试这种简单明确的标准,取而代之的是申请文书、推荐信、活动背景等复杂要求时,家庭背景一般的学生已经不能仅仅通过学术上的努力去实现阶级跨越。

考试制度支撑的是绩效制(meritocracy),可是近来绩效制却也受到了质疑。有学者认为,因为绩效制失败者会被怪罪于不够努力,而往往成功者是因为天生条件和运气。这是事实,但是我们要因此就扼杀一个人通过努力改变命运的机会吗?有人觉得,更公平的方法是通过抽签入学,无论学生来自什么背景,这样子就不会带来名校情结等问题。可是,资源就是有限的,一定有些地方的条件比另一些地方好。有什么理由牺牲学生想努力往更好的地方的机会,任由他们的前途被掌握不了的因素所左右?

总会有人以芬兰的PISA成绩为例,去论证应该废除考试。但是这部分与资源问题有关,我们的师生比例、师资质量、教育系统等等有非常大的差距,而到了高中以后,芬兰其实也有统一公平的标准化毕业考试。而且PISA成绩更好的是中国和新加坡等实施考试制度的亚洲国家。

其实很多关于考试的质疑,不是取消考试就能解决的。很多时候是我们考试的方法错了,或者是学制编排有问题,或者是学习内容不够多元化,使得学生被逼学习他们没有兴趣的知识。有太多地方需要思考,问题往往不是出在考试,而是整个教育制度,比如校本评估被推出以来至今依然很混乱。关于UPSR被废除的课题,很难判断究竟是利是弊。或许在小学阶段相对来说不是很重要,但对于升学的孩子,我们为他们准备好了吗?或者以后我们在讨论更重要的SPM/STPM考试时,我们有比捍卫教育公平其它更好的办法吗?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我想,至少我们要教会孩子的是:“有些人能赢在起跑点,但是机会永远是留给愿意努力坚持奔跑的人。无论条件多好,不努力就会失败。而努力能让你不只会停留在起跑点。”即使这一切依然掺杂了很多运气因素,但至少考试是支撑绩效制最公平的办法,因为每个人都有努力的权利。

作者 : 林维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5-07  图:示意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