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国民党为何拼了老命都要保护“党产”?

台湾立法院临时会25日三读通过《政党及其附随组织不当取得财产处理条例》,国民党27日中常会请负责处理党产的行管会主委邱大展报告,他在会中表示,党产条例通过后,国民党可能要面对追征,现在稳健收入来源,恐仅剩下5000万的党费来源。

邱大展列举《政党及其附随组织不当取得财产处理条例》后,国民党遭遇的6大困难。首先是“须申报财产范围庞大”,37年8月15日,包含不动产、汽车、航空器还有投资,他举例党部有投资台苯、越南中央贸易公司、联电、台积电,这些都要申报,现在能够留下来得纪录多少?而且每天财产状况都不一样,行政作业跟执行工作量相当大。

邱大展说,第二项困难是“申报举证之时间长达71”,涉及国民党在大陆时期资料,相关资料搜集不易;第三点和第四点分别是“大部分党产恐遭充公没收”“现有财产全部冻结”,仅有党费、政治献金、竞选经费之捐赠、竞选经费补助及其孳息四项属于条例中的正当来源,受限于资料搜集不易,大部分可能被没收,也恐全部冻结,财产周转有困难

邱大展指出,第五点是“政党补助金恐遭扣除抵充”,党费一年5000万,政党补助费一年1.6亿元,一年的稳定资金来源有2.1亿元,但政党补助金可能会付行政处分的罚锾,所以一年收入恐仅党费来源的5000万。

最后一点是“将有大量行政诉讼”,邱大展说,行政院底下设置“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为确保国民党应有权益,对抗其行政处分,将有大量行政诉讼。

国民党该如何因应?邱大展说,首先将严格控管财务收支,确保党务正常运作;接着,他们要聘请具公信力之法律及财产顾问,代为执行本党财产信托及处分承诺;第三,向本党已离退之党工及在职党工说明权益已经本党面临财务困境;最后,他们检视“不党党产处理委员会”之各行政处分,采取必要之应对措施,“该释宪就释宪”。

全文来源:1 2 3


主编后语:

KMT02i

民进党向国民党大砍党产,大操斧不见血的“抄家”行为,取掉国民党71年来辛苦经营的财产脑袋,等于要了人家的“老命”,将建国以来的台湾颜面扫尽,其手法是民主社会中最为“绝子绝孙”的致命招数。

评论员张红日如此写道:用莫须有的罪名一刀一刀凌迟着国民党,没有尽头。党产清算只是第一步,未来民进党追杀国民党的脚步不会停

国民党眼湿湿细雨:现在和以后的财产都没了,只能缴税、缴水电费

也难怪,国民党被逼疯了。国民党接下来的日子,“什么都不用做”,笔者以《寒战2》经典语录来详述:

简奥伟:就算是非常时期,你也不能采用非常手段。

李文斌:能不能留他一条命?

刘杰辉:你再向前一步,我即刻同你开战。

刘杰辉:连自己的家人都保护不了,我们在这个岗位一点意义都没有。

任何人都不得凌驾在法律之上,我们是法治不是人治。

国民党

最最最为经典是这一句:-

(简奥伟语录)国民党临死前,大喝一声:

民进党,你给我听着,我下半辈子什么也不干!就招呼你一个!!!

One thought on “台湾国民党为何拼了老命都要保护“党产”?

  1. Pingback: 台湾政治闹剧 过度民主成为恶斗 | Dr. Yen Yoon

发表评论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