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大马柔佛“森林城市”

2013年,新山碧桂园金海湾一次性销售9000套房源的举动,轰动了大马市场,碧桂园该项目成功套现逾70亿港元。这甚至带动了其他的中国地产开发商,包括广州富力、雅居乐和绿地集团等同行相继进入马来西亚市场。

兴奋的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布宣布,“森林城市”(Forest City)项目将被列进免税区,取得依斯干达特区合资格的企业,如旅游、会议商务、教育、康健等领域的企业,还将享有税务假期,以吸引区内更多的商业活动。

这个正在建设中的庞大工程由前中国首富杨国强的碧桂园(02007.HK)和马来西亚柔佛人民集团合资打造,项目名为“森林城市”。未来该城市建设完成或由碧桂园来自我管理和运营。

在概念里,“森林城市”强打优质、绿色、环保的生态环境,让常年饱受空气污染之苦的中国居民对这个远离国土2000公里之外的城市产生了极大兴趣。


2014年

柔佛州伊斯甘达特区近年来发展迅速,大大小小的计划不断推出,让人目不暇接,但最近一项新计划“森林城市”却引起国内外的高度关注。

这项计划准备通过填海工程,在新山西南面的柔佛海峡,即马新第二通道附近建造一座大约2000公顷的人工岛,其面积相近于一半的布城大小。数周内森林城市屡屡登上国内外媒体,包括从新加坡政府高度关注填海工程靠近其边界,以及这项计划并未提交完整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

根据媒体报道,这项计划由中国顶尖发展商碧桂园集团(Country Garden Holdings)与柔州政府拥有的柔佛人民基建集团(KPRJ)所联营。

马来西亚柔佛行动党州议员邹裕豪揭露,森林城市Forest City在缺乏环境评估报告的情况下,就获得政府批准展开填海工程,让人担忧工程带来的后果,也质疑政府的施政是否足够透明。在牺牲环境保护进行填海的当下,刘镇东也警告柔佛经济不能仅靠房地产,如果外国人供不起市价百万的高档房屋,那森林城市将沦为死城。

图/东方日报(马来西亚)

碧桂园集团与柔佛人民基建集团合组一家碧桂园太平景私人有限公司(Country Garden Pacific View Sdn Bhd),负责这项联营计划。碧桂园集团目前由33岁的杨惠妍掌控。据传媒估计,女承父业的她是亚洲女首富。碧桂园集团通过在马来西亚注册的3家子公司,掌控联营公司的66%股权。

这3家子公司是:

(1) 碧桂园水景私人有限公司(Country Garden Waterfront Sdn Bhd)

(2) 碧桂园金海湾私人有限公司(Country Garden Danga Bay Sdn Bhd)

(3) 碧桂园房地产私人有限公司(Country Garden Real Estate Sdn Bhd)。

(当今大马 2014年8月9日)

至于柔州政府拥有的“柔佛人民基建集团”,则据称通过Esplanade Danga 88私人有限公司,掌控联营公司的34%股权。

不过,《当今大马》调查Esplanade Danga 88私人有限公司后发现,柔佛人民基建集团其实只拥有这家公司的20%股权,而最大股东是掌控了64.4%股权的柔州苏丹依布拉欣。这意味着,森林城市其实是中国碧桂园集团与柔州王室的联营计划。

调查发现,Esplanade Danga 88私人有限公司余下的15.6%股权,则是由柔州王室顾问团成员之一的达英马力(Daing A Malek Daing A Rahaman)所拥有。根据《当今大马》上周向公司委员会查询,截至5月的资料,柔州苏丹和达英马力都是Esplande Danga 88的董事,而达英马力也是碧桂园太平景私人有限公司的董事。

根据2014年5月的报道,柔州王储东姑依斯迈依德里斯(Tunku Ismail Idris)宣布,森林城市将会包括一个可以容纳5万人的体育馆,以作为该州足球队的主场。

尽管森林城市计划目前引起愈来愈大的反对和关注,惟柔佛州政府看来却不大愿意介入有关计划,直到新加坡政府向大马政府投诉有关计划将影响该国的海岸线之后,州政府才对填海工程发出停工令,直到完成详细环境影响评估报告,并与环境局讨论为止。

州政府之前曾以现阶段的填海工程只是涉及49公顷范围,来解释为何该计划无需进行详细环境影响评估。根据规定,只有涉及50公顷的工程才需要进行详细环境影响评估。根据《当今大马》所查阅的森林城市计划所在地段PT4071的地契搜查资料,碧桂园太平景私人有限公司自2013年11月8日就拥有该片面积1978.1公顷的地段,地税是830万令吉。有关地段位于柔佛县丹戎帕拉帕斯港。环境政策研究员庄易凡表示,“地契显示有关工程地段已经将近2000公顷。如果你分区块填海49公顷来回避详细环境影响评估,那么这将挫败这项评估的目的。”

斥“外人”拖延批准环评

依斯干达特区其他重大工程也曾面对环境影响评估报告的争议,而柔州苏丹今年5月主持第13届第2季州议会开幕典礼时就发表御词,要求州政府仿效马六甲、沙巴及砂拉越,成立一个专属于柔佛的环境机构。柔州苏丹表示,“遗憾的是,有不负责任的人士利用他们对环境影响评估报告的权力来作为武器,阻止不符合他们利益的发展计划。为什么这些人士可以慢慢来,故意拖延批准?这样的动作阻碍了州的发展,并且导致投资者跑到别的地方。柔佛是柔佛州子民的权力,只有柔佛州子民才了解柔佛州的情况和需要。为什么这些外人要尝试干预,并且教导我们在自己的州要怎么做?”

柔州苏丹呼吁州政府应该接受环境保护的权利,因为这和州政府权限内的土地和水事务有密切的关系。目前环境局是隶属中央政府的机构,负责审核并批准所有环境影响评估报告。柔州苏丹也以上市公司宏洋控股(Benalec Holdings)在州内的发展计划为例,指该公司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遭到环境局扣住。

帕拉帕斯港可能受影响

行动党彭加兰岭丁州议员邹裕豪透露,尽管已经发出停工令,但是工程还是继续进行。外界也担忧森林城市填海工程可能会影响附近的丹戎帕拉帕斯港。丹戎帕拉帕斯港是我国第二繁忙的海港,由土著富豪赛莫达拥有。行动党居銮国会议员刘镇东曾点出,森林城市计划可能会导致柔佛海峡变浅,导致货船很难出入。包括森林城市在内,柔南目前共有四个大型的填海计划,柔州王室在其中三个计划直接持有股权。

(当今大马 2014年8月9日)

2015年

掌握森林城逾20%实际股权的柔州苏丹依布拉欣,在接受《星报》专访时,为该填海计划护航,强调它的环境影响甚微。苏丹在专访时说,“我已经查过了。没有一只儒艮将受影响,请你搞清楚事实。” 不过,森林城的详细环境评估报告却与苏丹说法相左,该报告更显示该填海工程对环境的冲击,远不仅止于儒艮。(当今大马 2015年3月26日) 2015年1月,合资公司碧桂园太平景私人有限公司表示,马来西亚当局批准了森林城市的详细环境影响评估报告。(每日头条 2017年03月08日)

两年前在马来西亚成功打造出百亿销售额的房地产项目之后,碧桂园如今计划提高其在马来西亚的投资金额。其近日宣布,计划在未来数年内投入2500亿元人民币,在当地建造一个面积接近澳门一半大小的产业新城的开发者与运营项目“森林城市”,这个项目通过填海造陆来实现。

森林城市项目位于马来西亚新山市伊斯干达特区,这里与新加坡隔海相望,类似于我国香港和深圳的地理关系。森林城市有别于该公司此前的房地产项目,碧桂园希望将此打造成为一个颇具科幻特色的小型城市,在城市内能够实现彻底的人车分流:车在地下穿行,地面都是公园,建筑外墙长满植物。按照规划,这个在人工岛上建起的森林城市地底有两层,分别用作停车场和道路交通,地面只有公园和人行道,再上一层是用轻轨搭建的公共交通体系,轻轨之上才是建筑入口。

碧桂园将此视为公司打造的“理想之城”。森林城市的面积将接近14平方公里,接近澳门整体面积的一半,拥有集商业商务、会展、滨水城市公园、体育场馆、市民文化场馆、交通枢纽设施及高端居住、国际学校等为一体的城市中心功能体系。计划打造外企驻地、金融特区、创新天堂、旅游胜地、教育名城、养生乐园、会展中心、电商基地等八大产业聚集地、吸纳全球优秀企业和国际资本投资进驻。

此外,为提高居住的舒适度,森林城市的高层将采用一种“树干型”设计,把建筑外形像一座小山或小尖塔,既可以让垂直绿化接收更多雨水和阳光,也能让楼栋之间显得更宽敞。

森林城市在规划设计中引入“海绵城市”的设计概念,在考虑当地的气候特征后,通过大量的绿地和生态系统的设计,预防洪涝灾害,达到居民生活、城市发展以及气候生态三方面的平衡。

碧桂园总裁莫斌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森林城市是碧桂园全集团之力打造的未来城市的榜样。“马来西亚的政府将森林城市当成深圳和项目发展的模型进行打造,给了我们足够多的优惠政策,还有更多的优惠政策正在持续的落地。广东省政府也将森林城市项目作为‘一带一路’重要的推荐项目已经申报到国家发改委。” 莫斌透露,森林城市的建设过程中将会与麦肯锡、华为等企业合作,将碧桂园大盘运营等经验移植到海外。

森林城市是碧桂园7万多名员工共同的“伟大梦想”,是“中国民营地产企业走出海外的经典之作,也是中国梦在海外践行的经典之作”。森林城市将是投资的乐土,理想的家园。森林城市的规划设计由碧桂园邀请全球著名设计事务所SASAKI公司操刀。SASAKI的建筑与环境规划设计专家魏主凯介绍:“森林城市大面积的平台为雨水保留了通道,城市地下的土地就像巨大的吸水海绵保证雨水在城市内的健康循环。城市中的绿地和植被可有效减缓雨水在地表面的冲刷速度,预防洪涝灾害。”

为打造这个规模庞大的森林城市项目,碧桂园完成了4个人工岛的建筑,这些填海造陆工程也引来了新加坡的关注,新加坡担忧,填海工程可能会影响周边的环境。对此,杨国强在接受新加坡媒体采访时强调,公司遵守所有的法律法规。“从我们第一天开始建设,我们一直在政府的指引框架下进行操作,并且都在取得他们的允许后,才推进项目前进。”杨国强说,“虽然此前在填海问题上曾有一些来自新加坡的反对意见,没有哪一项商业可以永远一帆风顺。最重要的是,我们是守法的。” 他补充说,碧桂园致力于考虑周边社区的需求和保护项目周围的生态

公司向渔业协会捐助了马币300万,以帮助当地渔民。另外,公司也正在与马来西亚政府的相关部门商讨关于修建一座直接链接二桥关口的道路、或者是一个码头的事宜。“我来这里不是为了挣得几十亿然后离开,我来这里是为了建设一个长久的事业,因为我将建造人们可以负担得起的房屋视作为可为他人美好生活做出贡献的重要平台。” 杨国强说。(人民网 2015年12月29日)
柔佛的机会 (人民网 2015年12月29日)

森林城市是碧桂园继金海湾之后在马来西亚发展的又一力作。

2013年开始对外销售的金海湾使碧桂园在马来西亚一鸣惊人,开盘当天销售额接近100亿元,并吸引国内大小房地产商竞相进入马来西亚进行房地产投资开发。 今年3月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时,碧桂园集团表示,在海外拓展业务,将是其国际化的一个长期战略。在海外拓展方面会平衡战略部署与发展风险之间的关系,也会控制海外资产保持在总资产的10%以下;海外的年度投资额保持在集团年度总投资额的10%以下。

马来西亚政府为吸引国外投资者,前期做了很多实质性的工作,特别是国内房企扎堆的柔佛州新山市,马来西亚政府2006年便设立了依斯干达特区,与雪兰莪州、西部巴亨和吉打并列国家四大特区,重振经济。依斯干达特区与新加坡一水之隔,涵盖新山市在内的五个县市,面积是新加坡的三倍。因为地缘优势,每天通过新山往返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人次达16万。早在2013年,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表示两国同意建设高铁,经新山衔接吉隆坡和新加坡,将两个国家的车程距离缩短至90分钟。高铁预料在2018年投入运作。

外界普遍将伊斯干达特区与新加坡的关系看成是下一个深圳与香港的经济发展模式。因为新加坡既有人才又有资本,但缺少像中国的香港和深圳那样的腹地关系,而伊斯干达特区计划颇为适合新加坡到马来西亚投资合作,进而带动中国、印度以及一些中东国家的投资。投资者也可以通过“第二家园”计划,在大马银行存入25万元人民币起,就可在马来西亚享受10年内的自由出入。“某个程度上,森林城市是效仿着深圳当年的发展途径,凭借新加坡的经济发展和国际联通性,推动本身的经济。”森林城市的合作方、柔佛人民基建集团董事Datuk MD Othman Yusuf在接受采访时说,“值得一提的是,新加坡的运营成本及生活消费皆昂贵,间接为较低成本的森林城市提供了有利商机。”

马来西亚驻华大使扎伊努丁•宾•叶海亚说:“我认为该项目以产城为依托,吸引国内外企业到伊斯干达特区进行投资。我相信森林城市将成为提升生活品质、教育水平和医疗健康水平的重要基地,也会成为电子商务的平台。对于马来西亚和周边的国家而言,项目影响巨大。项目将会为我们创造经济实惠和就业的机会,当地的社区也会因此受惠。

“从长远来看, 我认为新加坡将更加繁荣, 吸引更多的人。鉴于国土面积较小, 或无法容纳这么多人… 森林城市将会是他们的第二家园。” 杨国强在接受新加坡媒体采访时说。

目前,森林城市一期展示区已经主体结构封顶。全城建筑垂直绿化,就像生活在森林里一般,同时交通分层立体部署,十几平方公里的地面一辆车都没有,生活在这里每天就像逛公园一般,特别是老人、小孩和孕妇非常地安全。除此之外,森林城市还采用云计算技术搭建智慧城市体系,全岛屿封闭式管理,配备多重安保系统,每个居民、每栋建筑都有一个独立的ID身份认证,科技感十足,生活十分便利。

2016年

凤凰卫视中文台《时事直通车》栏目3月6日报道称,有内地地产商(碧桂园)计划在未来20年在马来西亚的依斯干达特区,投资2500亿元人民币发展项目,受到马来西亚政府的高度重视。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布表示,支持中国在马来西亚投资,为马来西亚创造经济实惠和就业机会。相关项目同时成为广东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十大推荐项目之一,预计在金融和电子商务领域可以为马来西亚创造20-22万个就业岗位

“未来城市榜样——共建绿色、低碳、智慧、生态之城暨森林城市全球开放盛典”在马来西亚举行。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布莅临现场,宣布碧桂园森林城市成为免税区。享有免税岛获批、企业投资免所得税、配套独立海关等三大政策利好的森林城市,引起了世界的关注。中国新华社、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中新社,新加坡《海峡时报》、《商业时报》,马来西亚《自由今日大马》、《马来邮报》等媒体纷纷给予好评。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百度搜索中,“纳吉布”关键词已经与“碧桂园”、“森林城市”相伴而行。3月7日21:30,百度新闻搜索“纳吉布”,结果页前9条都有关森林城市。21:32,百度网页搜索“纳吉布 森林城市”,反馈结果高达21400个。21:34,百度搜索“纳吉布 碧桂园”,反馈结果高达13600个。

(中国新华社 2016年3月8日)

森林城市与总市值超过6万亿元的36家中外龙头企业集体签约,包括华为、美的、德意志银行亚太区总行等9家财富世界500强企业或其下属企业。值得一提的是,森林城市已经带动中联重科、中建八局、春秋航空、四川航空、沙钢、永钢、蒙娜丽莎等100家中国企业抱团出海,深化中马双方基于“一带一路”共商共建共享的产能产业合作。

(碧桂园bgy.com.cn 2016年12月6日)

自3月6日开放至上半年以来,森林城市销售已超100亿元,尤其是以永久产权、零遗产税、隐私受保护等优势,同时兼具子女教育、环境与养老等复合需求,高达6%~8%租金回报率,倍受投资者追捧。(每日头条 2016年09月28日)

中国对于马来西亚的投资已经超过新加坡。数据显示,2006年到2016年一季度,中国企业在马来西亚伊斯干达特区投资总额排名第一,投资额约5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70亿)。马来西亚已经准备向全球开放经济,其中也包括中国,任何的外国投资到马来西亚都会促进当地经济的发展。(每日头条 2017年04月28日)

2017年

前首相马哈迪今日继续批评新山森林城计划,他声称这项大型发展计划,将会让外国公司吸走国内资金及工作机会,并引来成百上千的移民。他也挑战森林城公开其交易详情文件,并坚称无惧因为冒犯柔佛州苏丹依布拉欣,而被指控冒犯君主的罪名。“向东学习不是要让东方国家购买大马的土地,然后进行发展及销售给来自这些国家的人民。是的,我们鼓励外国人把大马当成第二家园,但是他们的人数只占少数。向东学习也不是为吸引大量移民,这是让大马学习这些东方国家如何进行发展。” 马哈迪也是土著团结党总裁,他是在一篇公开信中,发表上述谈话。他指出,当外国人购买森林城的产业时,资金将会流出国外,而森林城推出促销计划意味着大马无法赚取利润,这也导至政府无法从这项发展计划获得税收。

(辣手网 2017年1月17日)

在团结党总裁马哈迪不断追击柔州森林城计划下,香港《南华早报》引述政治分析员报道称,森林城计划或是来届大选的焦点课题。据报道,分析员相信,大马与中国最近的交易,及中国房地产商大批涌入大马,已引起坊间的不安情绪。

由于柔州是巫统的诞生之地,也被团结党视为前线州,因此马哈迪猛打柔州政府卖地将丧失主权的论调,对团结党而言很重要。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所的东南亚政治研究员慕斯达法(Mustafa Izzuddin)告诉《南华早报》,由于柔州也是团结党的政治基地,因此马哈迪与柔州苏丹的争吵,有其意义。“(团结党)希望能开拓柔州的票源,柔州也是巫统的诞生之地,也是巫统民族主义的堡垒。”

美国政治学者碧利洁(Bridget Welsh)则认为,团结党在柔佛有“牵引力”。“有人关注,这股政治运动将影响州的政治平衡。” 去年12月初,马哈迪引述《彭博社》报道,依斯干达经济特区有60项发展计划,包括打造50万间房子,因此他估计150万名外国人将因而涌入新山。他更大胆揣测,依斯干达经济特区将因此宣告“独立”。马哈迪最近也在甲州一场群众讲座上指称,70万名中国人将获得公民权,进而在来届大选投票。

对此,柔苏丹斥责马哈迪扭曲事实,实在过分。他还挑战马哈迪,与其抨击中国,不如为柔州引入中东、美国等大投资者。《星报》昨日报道,马哈迪重申反对外国人购买大马土地的立场,更挑战柔州政府公开森林城的所有文件记录。

(当今大马 2017年1月19日)

马哈迪指有数个非政府组织报案,指控他其言论诽谤,污蔑森林城计划打开中国移民潮的大门。他点出,国际媒体《彭博社》也有类似的报道,声称森林城的买家多数是中国人,因此他挑战这些组织也向警方检举之。很大的可能是地方政府没去理解,或者是无法理解。“他们举报我的说法是不正确的,他们阻止我说真话,在我国现在很害怕真相。” 他形容,目前出售柔州土地予外国人的做法,如同当年新加坡被出卖予殖民势力一样,“如今新加坡成为另一个国家,不再可能重返柔佛。这些非政府组织毫无疑问地就是国家和民族的叛徒,因为他们支持把马来西亚的国土出售予外国人,好让他们可以建立豪宅,同时永远地占有它们。” 他表示,上述的反移民情绪说明,柔佛人对外国人购置当地土地的担忧有其理由。“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可以接受外国人大举迁入他们的国家。美国拥有3亿2500万人口,但它仍拒绝墨西哥移民,在川普(总统)的治理下,更拒绝穆斯林。在巴勒斯坦,巴勒斯坦人反对犹太人在他们的土地上建设城镇。在欧洲,他们阻止来自叙利亚和其他阿拉伯国家的难民入境。”

(辣手网 2017年2月13日)

碧桂园集团主席杨国强期待隆新高铁能与森林城市连接起来,让这里的交通更加方便。他说,森林城市集绿色、智慧、生态的发展理念为一体,符合大马及依斯干达经济特区的发展目标,更符合世界气候和未来城市发展目标的趋势。整座城市立体分层,车子在底层穿行,地面都是公园,而建筑外墙长满垂直分布的植物,就像生活在森林里。无污染的地面让人们生活在花园里,呼吸着新鲜空气。“大马是个伟大而美丽的国家,森林城市则是一个伟大而美丽的城市,是我的梦想中的城市典范。” 他今天出席森林城市发展计划推介仪式,致词时这么表示。他相信,随着森林城市的开放,世界各地的人士都会来森林城市,感受这里的美丽与繁华生活。杨国强披露,碧桂园一直坚持做有良心、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2015年碧桂园的全球销售额约886亿令吉,销售面积排名世界第二,达2153万平方米。

(南洋商报 2017年3月7日)

首相纳吉今天在柔佛森林城计划主持开幕时宣布,森林城市计划下的4座人造岛屿列为”国际免税区”,以鼓励更多企业入驻发展绿化和旅游领域。必须一提的是,驻扎森林城的环保发展商、旅游业、教育和医疗保健领域的企业都可获得企业税优惠,就连外国人也可享有这项优惠。首相纳吉预计,森林城市在2035年将可以吸引175亿令吉的外来投资,同时创造22万个工作机会。森林城市计划位于马来西亚依斯干达经济特区内,毗邻马新第二通道,总投资额达400亿美元(约1600亿令吉)。这项计划是由中国顶尖发展商碧桂园集团与柔州政府拥有的柔佛人民基建集团(KPRJ)通过Esplanade Danga 88私人有限公司所联营。森林城拥有4座人工岛屿,占地面积达3425英亩,据悉这里将会设置为没有车辆可以川行的城市,并布满绿色植物。

(CARI 2017年3月7日)

华总总会长丹斯里方天兴表示,马、中联营的“森林城市”计划一旦完成,将是一个主要吸引两国、新加坡和中东投资者的东盟首个大型智慧与绿化生态城,因此任何人不应政治化森林城市课题。他表示,该计划正如火如荼进行,除了目前主要来自中国、我国、新加坡和印尼等亚洲为主国家的投资者之外,今年将扩大到深具潜能的中东市场,并朝向发展成为国际化宜居城市的目标。

“这个计划是在人工填海产生的新陆地上进行,采纳最新的最先进的填海的建造技术落实,我国并没有因为这个计划而‘让出’土地,相反的,我国将因为这个计划而增加了新的领土。” 这个位于柔佛州南部的大型绿色发展项目,获得中央和柔州政府支持与配合,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去年宣布多项优惠措施,确保总值1750亿令吉的计划成功,以打造成一座容纳70万来自世界各区人口的森林城市。另一方面,森林城市营销总经理吴惠喜在交流会上表示,去年该计划共吸引了12万名国投资者前来,以销售额来看,目前中国方面占了70%,其余30%是来自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等海外国家。“把产业带进来后,这里将拥有长驻人口,解决就业问题,实现‘产城一体’。”

(东方日报 2017年03月09日)

中国大陆的所有森林城计划营销中心最近暂停开放,可能是跟中共政府加强钳制资金外逃有关。(2017年3月9日) 《南华早报》报道,中国地产发展商碧桂园近日暂停开放所有中国大陆的森林城计划营销中心。该报记者发现营销中心张贴告示声称要进行内部装修,不过记者查看时,却发现内部并没有在进行内部装修。但碧桂园发言人否认暂停营销中心与中国政府打击资金外逃有关。报道指出,森林城市约有90%买家来自中国,其股价在周四下滑了3.4%!

(JBTALKS 2017年3月10日)

尽管中国政府加强打击资金外流,但不会影响碧桂园集团在新山开发的“森林城市”计划。《星报》周六报导,柔佛州务大臣卡立诺丁指出,这是因为森林城市计划一旦竣工,将会吸引全球的投资者,而不仅限于中国买家。据他所知,碧桂园也在其他国家如澳洲、中东和欧洲推销森林城市计划,以吸引买家。卡立诺丁认为,中国政府的政策并非只针对森林城市,所有在海外的中国发展商都受到影响。按照计划,森林城一旦建竣后,将占地4个人造岛,号称可在未来20年为国家带来660亿令吉的税收。《南华早报》此前报导,碧桂园所开发的柔佛新山“森林城市”项目,在中国所有营销突然全面喊停,怀疑与中国政府过去几个月收紧外汇管控,加强管制外汇流出有关。

(Themalaymailonline 2017年3月11日)

3月11日,马来西亚柔佛州苏丹依布拉欣殿下率领柔佛州皇室理事会成员莅临广东佛山的碧桂园总部,见证碧桂园森林城市二期合作签约。森林城市将兴建3个国际标准高尔夫球场新增1家五星级标准酒店,加码国际产能合作和产城融合实践。

同时,苏丹殿下授予碧桂园集团董事局主席杨国强先生柔佛州一级拿督勋衔,嘉奖他对柔佛州经济社会发展和中马国际产能合作所作出的杰出贡献。拿督是马来西亚的象征性终身荣誉,用于册封功勋卓著之人。一级拿督是柔佛州最高级别的拿督,除了皇室家族成员之外,现任苏丹此前仅将一级拿督授予2人,而杨国强也是第一位被柔佛州现任苏丹授勋的外国人。

中马关系当前处于历史最好时期,柔佛州与中国的关系源远流长,最早可以追溯到1816年。“时至今日,历史又进入了一个新的轮回,在这样一个特别的场合,让我们一起携手,共同见证与推进这段伟大的友谊。”苏丹依布拉欣殿下铿锵有力地说。

“杨国强先生具备的专注、真诚和美德深深打动了苏丹殿下。”柔佛州皇室理事会主席Y.B. Dato’ Abdul Rahim bin Ramli 代表苏丹殿下致辞,授勋是因为杨国强先生对苏丹殿下及柔佛州作出了杰出贡献。“现在碧桂园走向世界,我要感谢国家的好政策,感谢各级政府给我们的支持,感谢这么好的时代,还要感谢所有的碧桂园人。”杨国强先生动情地说,马来西亚一直以来都是中国的友好邻邦,因此碧桂园走出国门的第一站也选在了马来西亚。国家要求“一带一路”建设做到五通: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外交学院副教授高尚涛评价,碧桂园这种民间外交,促进了中马民心相通,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具有特别的价值。

同时,在苏丹殿下的见证下,碧桂园与Esplanade Danga 88 举行了森林城市二期合作签约仪式。二期项目占地约8平方公里,规划酒店、高尔夫球场等业态,重点发展旅游产业。作为一座产城融合的城市,森林城市的建筑、交通、旅游、教育、健康等产业东风渐起,比如,仅在2016年就已经为柔佛州带来约10万旅游人次。碧桂园相关负责人介绍,在已开业1家五星级标准酒店的基础上,森林城市将兴建1家五星级标准酒店和3个国际标准高尔夫球场。而此前签约的台湾美兆健康管理机构将在年内开业,美国嘉德圣玛丽学校计划明年8月开学。

(碧桂园bgy.com.cn 2017年3月12日)

在根据马来西亚的相关法律规定,填海项目,需要沉降十年后才能进行建造。碧桂园森林城市并不符合要求。预见到以后因为沉降问题可能会出现的纠纷,据了解,曾在2015年时候,碧桂园森林城市的7位高官集体辞职。同时也有消息,新加坡对马来西亚填海这项破坏海洋生态坏境的工程一直不满,已经起诉到国际法庭,为此碧桂园森林城市的填海面积已经比早先的规划缩减了不少。(每日头条 2017年03月13日)

除了碧桂园,同样位于马来西亚的综合项目“富力公主湾”(Tanjung Puteri),有近六成土地为填海地段。这样的大型填海工程可能带来的跨境影响引起了新加坡政府的高度关注。(每日头条 2017年03月13日) 【补充:富力集团地产副总经理兼马来西亚公司总经理胡纲治宣布,首阶段的富力公主湾综合型商场预计在2018年第一季度隆重开业,而该商区一座700米长、衔接至新山关税、移民及检疫大厦(CIQ)的人行道工程预计在今年6月竣工。富力公主湾以HOPSCA概念为建设发展,占地110英亩,项目兴建面积达3600万平方尺,地处柔佛长堤两侧,非常靠近马新关卡,而建筑包括五星酒店、A级办公大楼、商务中心、高级住宅及购物中心,一旦工程建竣,将成为新山距离新加坡最近的临海项目。坐落在丹绒布蒂里罗里关卡原址的富力公主湾,绝对可称之为黄金地段,加上马新捷运(RTS)系统的新山终站确定设在武吉查卡地段,另外该集团也兴建一座约700米长的有盖人行道衔接新山关税、移民及检疫大厦,并交由中建三局承包该项工程,完善的基建充分发挥产业升值的作用。(南洋商报 2017年1月9日)】

马来西亚柔佛州士基央国会议员安努亚说,森林城市计划的房地产确实是永久地契,但他以当地房子是建在填海地而非征用现有土地,以及有关地契是分层地契为由,强调这不属于出卖国家土地。电子媒体“当今大马”引述这名巫统议员说:“森林城市的发展商没有征用现有土地,这些土地是在填海后才出现的。当然这些土地有永久地契,但这是分层地契,即共用的土地,因此不存在出卖国家的问题。” 马国前首相马哈迪日前揭露,森林城市房地产是永久地契,非首相纳吉所指的99年地契。安努亚说,除了外国买家,也有不少马国人在森林城市买房子,因此出卖国土的说法并不成立。不过,柔州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潘伟斯批评安努亚不了解房地产知识,并指“森林城市建在填海地,因此不是出卖国土”的论点站不住脚。潘伟斯也是柔州武吉巴都州议员,发表文告说:“不管是否为分层地契,任何房地产只要是永久地契,屋主就可随时出售,无需获得政府批准。” (每日头条 2017年03月16日)

“10年签证永久居住权” 不是 “移民”

马来西亚在原先的时候已经有了称之为“第二家园”激励政策,对于外国人养老,只需要满足50岁以上的人士,只要是符合条件的都可申请到10年签证,而碧桂园只是利用这个政策在上边进行加工。此外,森林城市送绿卡方面,如果只因为买房子是达不到政策要求,而政府并不会因为买了森林城市的房子就能拿到签证。获得了永久居住权意味着在该国有永久停留的权利,但并不意味着获得了该国的国籍,享有的权利也与当地公民不同。(每日头条 2017年03月13日) 马来西亚的“第二家园”计划,仅仅是全家享10年居住权,中国国籍不变,与传统意义上的绿卡差别较大。所以,在碧桂园“森林城市”项目买房和移民完全是两回事。(每日头条 2017年03月16日)

宣传片中五光十色的新加坡夜景,使不少意向购房者产生了错觉。只有一桥之隔,碧桂园“森林城市”项目巧妙披上了新加坡的外衣。该项目虽然主打新加坡概念,但本身与繁华的狮城并无关系,就像热闹的王府井带不动燕郊的房产一样,“深林城市”的内核驱动将是相对欠发达的马来西亚。【补充:2013年,碧桂园“十里金滩”项目在山东省海阳市揭幕发售前,就在各大媒体及宣传终端大力投放营销广告,主打“青岛东”的概念,让很多消费者产生该项目位于“青岛东部”的误解。然而,这一楼盘位于烟台下属的海阳市,并不在青岛地界。】

新加城环保部门曾对项目涉及的填海工程表示关注,指项目没有为环保作充分评估,相关填海工程于2014年6月曾暂停,直至2015年1月才重新启动。事实上,约14平方公里的“森林城市”(批准面积为1368.05公顷)并非碧桂园的本意,在经过了停工后,碧桂园所付出的代价是缩减面积——复工后,碧桂园获批的面积比之前减少了335公顷,而相较最初的1978公顷,最终面积则缩小了多达600公顷。(每日头条 2017年03月16日) 虽此,14平方公里的面积相当于新加坡圣淘沙的3至4倍。问题是,在将近两年的工程后,碧桂园“森林城市”的第一个岛屿依然还没有填满1/3的面积,岛上淡水设施的引进、网络配套设施的建设、跨海大桥的工程,庞杂的系统性建设和20年的超长开发周期,无异会影响购房者的居住体验。

“森林城市”与新加坡市中心35公里的距离却无法抹去,“工作在新加坡,生活在新山”的意境听上去很美,但每日往返于两地所消耗的时间并不令人感到轻松,单程消耗2个小时也就见怪不怪了。在宣传片中,碧桂园乐于将两地与深圳和香港做类比,但每天往返于深港两地的上班族并不算多。幸好,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布在今年3月6日的开放盛典上已宣布,同意“森林城市”设置独立海关,但该事项具体落实时间还未有答案。(每日头条 2017年03月16日)

从价格上来说,虽然“森林城市”在售的住宅产品包括49至173平方米的洋房,带装修均价约为人民币2万元/平方米,相当于中国二线城市的水平,房价只有新加坡的1/4 (每日头条 2017年03月08日),但价格已经比丹绒古邦岸上的本地开发商项目贵出一截,这在当地已经堪称豪宅价格,以后很可能会遭遇流动性的问题。另外,马来西亚当地人购买能力有限,新加坡和中国的投资者将是碧桂园重点营销的对象。(每日头条 2017年03月16日)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力斥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诽谤中央政府和柔佛州政府的言论,否认政府推行新山森林城计划是典当主权的说法。首相也驳斥马哈迪指控该计划让70万名中国人获得公民权的言论。“当柔佛州政府批准森林城计划时,土地开垦之后,我们以土地租赁方式(leasehold)出售给外人99年而已。“而当他们购买房屋,这房屋是在我们的土地上,因此哪里存在我国牺牲主权的问题?”

纳吉指出,中国现在是经济大国,该国公民拥有高收入,无意成为大马公民。参与“马来西亚第二家园计划”的中国公民虽得以定居我国,但却无法获得大马公民权。他质问,其他国家公民在吉隆坡购买房屋,与中国公民在柔佛买房有何不同。“难道美国或日本人在吉隆坡买房是好的,中国人在柔佛买房就不好?” 纳吉也以阿联酋杜拜成功吸引外资和推动土地发展,从沙漠蜕变为顶尖大城市,让人民享有高收入的例子,捍卫政府吸引中资和发展土地的政策。“如果杜拜的政策成功,我们同样可以这样发展我们的土地。”

(马新社中文 2017年3月22日)

政府方面给予一定的肯定与放权:2017年4月27日,伊斯干达特区首席执行官拿督伊斯迈·易卜拉欣在记者见面会上表示,伊斯干达特区是政府和企业合作的典范,在马来西亚,政府支持企业对类似于森林城市这样的项目进行自我管理和运营,包括园林绿化或者社区安保,企业可以扮演政府代理的角色,相当于政府外包了一部分服务给企业。这也将是私有部门管理城市的先例。

碧桂园网页: www.forestcitycgpv.com


**综合各报新闻。免责说明: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如涉及侵权等问题,请联系小编删。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