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马安会” 成了什么吗?

敦马哈迪12日在日本东京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进行50分钟的双边会议。他的首次外交应引起国民关注,但是报导世界最高龄的首相出访日本反而不及“特金会”,国内媒体亮点明显不足。

结束访问日本行程返国后,敦马哈迪只是轻描淡写日本之行,只透露说「我国将取得意料之外的成功」。这说法反而引发国人好奇,敦马在缺乏外交部长的情况下拜访,会有什么“意料”? 而且行程中并没有大马商业大亨随行,只有首相署官员共10人。

国人相信马哈迪素来说话一定有其大道理、有根有据、有他的理由。这一次从他的谈话中如果加详分析,不难可看出一些蕴含的深意。或许他的收获还不是时机公布,也或许碰上一些棘手问题,需要更多时间深思熟虑。

话说回来,敦马二次任相,重启和扩大「向东学习」政策,故此趟访日有意说服日本既大马和日本两国以振兴和提升经济为共同目标,联手以加强两国商业领域的竞争力。况且,大马向日本借钱也不是第一次(但希望是最后一次)。敦马首次出任首相时曾向日本大量贷款,较后在1998年金融风暴危机时刻再次向日本要求贷款,若是加上这一次成功的话,共为三次。

无独有偶,日本过往「失落20年」经济时期,首相安培也曾连发经济三箭:大胆的金融政策、机动的货币政策和唤起民间投资的成长战略,成为著名的「安培经济学」。看起来,敦马有意效仿诸葛亮,赴日回收这“三支箭”。也说明了老马和当年诸葛亮一样,心底里清楚自己没“箭”,才需要”孔明借箭”。

据说当初大马获得日本提供的贷款利息仅0.7%,且偿还期长达40年。因此,老“马”深算地再次向日本提出「日元贷款」(Yen Credit)要求,除了解决大马的债务问题外,同时也可用来解决一些高息贷款。

不过国人收到的答复是:「我这次再度向安倍提出日元贷款,他也表示会给予考虑。」

若以一名智慧具足的老马来说,不可能空手专访日本,而只是提出要求,若是谈得成也绝不可能不报喜、不“报之以李”。如今日本给予的答复只有“考虑”,情况犹如大选前承认统考的“最后一里路”,暗喻日后有待观察。

老马拜访安培后只好亮出第一牌,通过当地媒体发声,他希望:「大马能引进专才,协助构思及提高大马铁道航线的使用率。」敦马的底牌就是将他搁置的隆新高铁的计划摊开出来给日本。

所以,斗胆猜测敦马的拜访未必如所“意料”。因为,马哈迪事后还说:「大马对日本再次欢迎大马的向东学习政策感到开心,并希望日本大学能在大马设立分校。」这是敦马赶紧加大力度亮出第二张牌的原因,向日本提出献议,回应马日两国可通过教育、培训、投资和领域加强合作。目前我国已有1400家日本厂商进驻,或许在教育上还仅存些卖点。

老马不可能不知道,这一次大马向日本借箭,得看两面现实情况。那就是我们还有什么“底牌”可以向人借钱?第二、同时日本还有多少支“箭”可以借给大马? 老马有一句话露出了端倪,他说:「日本对来马投资并没有开出任何条件,反而是我国必须去检讨现有的投资政策。」这一点足以令人深思,大马对接日本的发箭,准备好了吗?

总而言之,敦马将国家的命运全赌注在日本身上了,无论如何日本将继续是我国的接下来最大贸易伙伴。只不过要厘清一件事,究竟是谁在借箭?谁用谁的箭? 看来只有两位最高领导人自知。

凭张嘴言/言论

刊登于《当今大马》网站
2018年6月14日 来函/言论
网链:https://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429770

本页图/星洲日报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