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手机艺术群组分享开始谈群组管理

前言

2021年6月29日一早,手机内某个艺术群组传来了一个有关毛泽东的视频,视频虽然较长,大约9分钟,讲述中国毛主席传奇的一生,从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再到与国际的开创友好关系。视频主要要表达毛主席是一位中国伟大的领导人物,一生为国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值得后代学习的精神。(然后,… 请读下文)

艺术群组的信息传达

先说这个艺术群组,是一个会员群的天地,人数大约百多位,也是唯一一个全体会员们交流群。而有关艺术自然脱不了是东方艺术,加上年青一代的加入,也鼓励结合不同的艺术背景人才,在群体的大方向之下,除了弘扬本身的东方艺术,也致力于提倡本土的艺术价值。群组素来不会有太多信息,偶尔有几位比较踊跃的成员敢于分享自身的创作,也有聊聊无数的成员适时分享好的艺术文章。基本上,对于艺术论述和理论的讨论,少之又少。加上大部分都是有一把年纪的艺术成就者,均不会随意批评他人的创作。

总而言之,该艺术手机群组是一个鼓励艺术家们分享自己创作心得的平台。而较老一辈的成员其实很多对智能手机还不太灵通,不像青年们可以按照各自喜好设置手机和群组内置功能,比如说:手动下载、静音、选时静音等等。所以,为了避免干扰他人,旧尽量减低发送信息的次数。目前为止,都是在理想的控制当中,由秘书处主要管理。

艺术群组的信息‘交锋

该单一视频发布后不到2小时,自然就有理事提出,群内不该有“非艺术”领域话题的分享,当然,反对者不否定说偶尔的开怀幽默趣闻可当抒怀,拿捏得当相信众人也不会太大反对的。不过,反对者提出希望分享者删除该视频。这一个建议或许就令到有有成员开声,说明艺术家在创作过程中,与政治同样撇不开脱离关系,还例举强而有力的学习心得如何关注政治等事。

就这样,原本较寂静的群组就一下子活跃度提高起来。对于平日“正常”下的艺术空间讨论,都还没那么踊跃;理事们对于筹划工作方面,也自认不如。不过看在明人眼里,群组的“讨论和交流”话题有了偏差,至少看来,在群组话题的“艺术”定位上,还未理清。基本上,这才是不同看法的主因。

群组的与时并进 社会的敏锐

本文的探讨并不谈“艺术”的本质,而是从一个群组管理的角度说一说重点。

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事,艺术家要懂政治,关心社会,用艺术才能反映和照亮社会。不怪得有人第一个反应就是,艺术家很多都是将社会的现实状况描绘,反映在创作之上。这个国家目前面对的疫情难关,还有国际上的大国博弈,涉及的也包括中国、国内华社、大马政策、华人经济等等课题。

我国华裔的艺术家,如果不谈我们大马的主流(以穆斯林为主)的艺术,就是大马的多元属性的艺术空间,再不然就是回归最根本的东方艺术之源头—中国。东方艺术创作主题经常是围绕着自然生态,而历代中国艺术皆可看到宗教和政治的浓厚背影。

民国后,中国开始有画家留学西方,与欧洲绘画直接接触,形成更加“国际化的中国风”。即使谈及马来西亚的新风格或南洋风格,百家自然不离其宗,还是以中国千年艺术为本。中国传统绘画基本上采用与中国书法相同的技术,用蘸有黑色或彩色墨水的画笔完成; 不使用油。与书法一样,最受欢迎的材料是用纸和丝制成的。除非我们大马东方派艺术家放弃纸张上的作画,放弃使用笔墨的底蕴,开辟更新的大马艺术层界。

特别日子的艺术助力

或许有人在此会问,这和毛主席视频有什么关系呢?这么问,那就是对国际社会的不敏感了。2021年6月29日,是中国共产党迎来建党百年之际,世界多国政党政府领导人和友好人士致电致函习近平总书记和中共中央,热烈祝贺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高度评价中国共产党的光辉历程和伟大成就,期盼携手共同建设更加美好的世界。

在“曙光——红色上海·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主题艺术作品展”的布展现场,上海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教师贺兰山和另外8个画家一起,在巨幅国画长卷《求索》上落款、敲章。展览综合美术、书法、摄影、民间文艺、文创装置等多种艺术样式,全方位展现红色上海的百年风貌。

上楼进入第二板块“峥嵘岁月”再现1921年至1933年中共中央在上海的革命历程。毛泽东的《蝶恋花·答李淑一》,歌颂了革命先烈至死不渝的革命情怀。展厅内,通过评弹、影像等多种艺术表现手法展现这一创作,将毛泽东书法作品印在薄纱之上立体化多重叠映,深沉的革命现实主义风格中也兼具几分飘逸的浪漫主义情怀。

线上数码艺术交流

我们再将镜头转到北京,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舞台艺术精品创作工程,精心筹备优秀舞台艺术作品展演、主题美术作品展览,组织创排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文艺演出。“百年百项”小型作品创作计划,遴选小戏、曲艺、木偶、杂技等小型作品100个,进行重点创作扶持。剧目则涵盖了《白毛女》《江姐》《报童》《丝路花雨》等经典以及新创优秀剧目。

2021全国艺术楷模杨世龙—致敬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华诞!杨世龙,笔名易龙,男,沈阳市人。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辽宁省美术家协会综合画种艺委会会员,沈阳日报社美术家协会会员,《易龙画室》主讲老师也借此机会,向全世界展示中国艺术。(有兴趣可以游览

百年风雨兼程,一世纪沧桑巨变。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展现党的百年奋斗历程和辉煌成就,讴歌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华夏翰墨艺术网主办“建党百年,展望中国——当代艺术名家风采展播”书画活动。谢国安,安徽黄山人,字龙飞、谢安,号汕乐影斋主、黄山居士。现为中华翰墨书画院副院长、广东省荷韵艺术书画院副院长谢国安将书画艺术世界放到网上 (网页

金奎,著名画家、慈善家、教育家、学者。笔名文澜,号桃园主人,2002年被授予”中国书画名家”,“全国文化和谐使者”等荣誉称号。作品入选《现代中国绘画》、《中国当代书画家精品集》、《中国美术》等一百多部画册典籍出版。出版作品有《文澜花鸟画集》、《文澜花鸟画讲座》、《琐思集》、《文澜诗集》、《金奎书画作品选》。 金奎也在建党百年之际,作品都线上可循 。(网页

这些不是中华艺术吗?

艺术是和平桥梁 艺术是桥柱

东方艺术若要说经得起考验,不怕被“西化”,就有其包容的度量,将艺术的眼界广阔伸张,触及世界各处,让全世界认识中国的草根。

对和平和谐的追求,根植于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也是我们如今大力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文化渊源。中国文化既源于哲学思想,也体现于生产生活、艺术创造和科学技术等方方面面。毛主席是中国建国的领袖,他的思想值得研究,所谓人无完人,只有去芜存菁,将优良、优点学之、运用之。一个音符无法表达优美的旋律,一种颜色也难以描绘多彩的画卷。这个世界之所以能够绚烂多彩,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文化的多样性。不同文化的交流、碰撞、融合,是人类进步的象征和动力。

说到底,此日就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一个值得借助的“良辰美景“,与中国的艺术家作品互鉴的交流良机。细看该毛主席的视频,并不是什么共产主义的传播,也不是什么反对西方主义的言论。“胸怀千秋伟业,恰是百年风华。” 这是2021年习近平总书记掷地有声的话!正当国际都“看得见、听得到、接触到、摩擦中、探索中“,甚至与西方强国并驾齐驱之际,更是将东方艺术大放异彩的时刻。

编者要点:由于文章太长,来个摘要:事关百年之遇,中国大日子,来点助兴的信息,无妨!可以更关注我们祖辈的祖国,让创作源头更思密。

群组管理麻烦事一二

再回到群组的话题,一个艺术群组的会员分享群,有什么作用?

基本上,众说的论点有两大思想模式:1)艺术“会员”群,;就是会员交流的天地,会员的声音让理事们看得见、听得到,会员的信息是思想意识形态,鼓励多交流、交锋;2)“艺术”会员群,以艺术为主,所涉及的不离其宗,只谈艺术,最好局限在特别有关草堂门的艺术(西方油画,也少说为妙)。

如果说信息太多是一件非常烦恼的事情,那么,我想说的,即使是艺术的分享后,得来的无数个“赞”和“掌声”图标符号,其实也是一个另类的“合理”“干扰”。就连“生日快乐”,“展出成功”等等的祝福语,也是一种“多余”。另外,也免不了一些喜讯或丧事朴文等等,也会影响群组当时的信息发布形式。比如说,如果同一天,有“黑”和“红”事同时发生,又该如何避免尴尬?也有一些公会的群组太多“捐款、乐捐”事项,搞到会员左右为难,实在不在话下,往日实属常见之事。但,遇上特别的日子,管理员很多时候都会酌情处理,就允许分享,从中大家也掌握不同资讯,共同分享与分担各自得喜怒哀乐,让创作不孤单。

套用高效群组管理学

基本上,一个群组的性质,基本上都是由“群组管理员”说了算。管理员有自我的审视智慧。不过,如果是“官方”唯一的群组,管理员还是以官方的立场(理事会的议决)执行,目前来说,都是为“艺术”为主要话题。当然,值得一提的是,大马目前从来没有任何法律规定或硬性的社团规则说,一个组织只有一个群组。也就是说,可建议开设多个群组,事先好好说明群组的规则,然后,会员们依据自己所喜加入不同的群组。

至于一个组织管理层面来谈,建议可以保持一个“独一无二官方的群组”,这群组反而是“封闭性的”。也就是说,只有管理员可以写信息,只作为官方传达组织重要信息的群组,而每一位会员都在里面,会员无法随意发自己的信息。一切要都要寻求管理员允许下代劳发帖。这样一来,省却打扰和不必要的垃圾信息。而来,第一时间能将组织最重要的资讯及时传达。

设立一个单向资讯传达的官方群组,才是一个组织的根本

社团群组的功能,就是一个组织原本的功能或目标。手机群组是一个达到目标的途径或工具而已。而一个组织的目标肯定不是只有一个,很多时候以上所言及的两大类思想,都是和组织没有冲突的,也因此,建议针对不同的目标,开设不同的群组。

有一些成员比较对艺术教育高度兴趣的,就专门讨论创作心得和分享作品,这是艺术群组的特色。会员之中也少不了从事艺术行业的,他们除了艺术为爱好,也是他们的立命根本。他们非常注重商业和企业交流,甚至经济上的合作。故此,商务群组的形式出现,也是值得考虑的。

再来,就是真正所谓的“社交群”。这类的成员应该有个各自抒发不同看法、分享各类载体的资讯,他们有些也是政治的关心者,更是国家大事的积极参与群体。这一类人士不管在任何的组织或群组,才是真正带动整体“交流”的主力。他们无所不谈,虽然偶尔政见不合,不过,长远来说,确实起到将话题提升到不同层面的作用。如果一个组织不给予他们这个空间,结党组团的意义就不复存在,整个组织的合法创建和成立就没有意思了。

如上所说,加上官方的资讯传达群组,

大马社团的群组基本上就有这四大类:1)社交群组;2)特色交流;3)组织资讯传达;4)商务。

结语

无论如何,不论哪一种群组都好,能将所有会员的需求都考量到底,为会员设立不同渠道,再不断地提升管理层面,都是备受看好的良举,有其利多于弊。言归正传,如果实在看不惯”外国人“视频,也鼓励团体内的成员自行发挥,贡献更多属于组织成员的作品、文章、视频和所能展示在线活动艺术体。很多时候,“建设”就是对付“搞砸”最好的方法吧。

 


文:张延友博士 (“评张嘴言“言论空间) ; 图:新华网
日期:2021年6月30日

补充: (最后,作为回应,加上时间上的关系,就写这么多,文章段落没经修整,错字没空处理,盼请见谅。) 本文由艺术界门外汉所撰 属评论文章 非以艺术为论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