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30日各中文报章言论摘要

给首相马哈迪的公开信/郑博夫/东方日报/2018年09月30日

诚如首相所言,政府体系在前朝政府的统治下已经遭受破坏,当中除了贪污腐败、滥权违法,还有巫统伊党实行种族歧视及宗教分裂国民的政治议程。无论是当时在朝的巫统,还是在野的伊党,直到现在都用种族及宗教来分裂国民以捞取政治利益。从目前的政治局势,伊党看似很强,拥有两个州属,也在吉打有一定的势力,但是伊党历来不善于管理,分裂的诚信党带走不少专业人才,剩下也没什么人才,主要还是蛊惑人心为主的顽固分子。社会低下层,能从改善教育及经济层面来引导,但这是长远的部署,必需做到极致。这两点,有教育部长马智礼及经济部长阿兹敏来规划,应当适合,只是去顽固主义的核心,在于治心及改变文化。伊党也频频在诚信党区内搞小动作,包括干扰商家卖酒,这些都已经侵犯非穆斯林的权益。记得国父执政期间,马来店是可以卖酒的。但别忘了非穆斯林的文化是有酒文化的,包括祭祀、饮食及娱乐,都有用酒的情况。我感受到现任的政府努力改变局势,但是要同步改善各族民生,才能稳住支持率及累积社会各界正能量。中国经济的强大,不单是内销强劲,也是外销经济带来的结果。马来西亚有许多企业都是赚钱的,但光赚钱没什么未来发展,就是土豪一个。

从社区出发/潘怡洁/东方日报/2018年09月30日

社区的概念并非最近才形成,而是早就存在于不同社会的社群形式。虽然在不同社会文化脉络中,社区有着不同的组成方式,比如,它可以以血缘关系作为主要连结,也可以以居住地方作为主要连结。近年来在国内外兴起的「社区」活动,很大程度上是企图重新寻找在当代城市或者乡村中,那些已然失去的社区人际连结。往往经济发展作为主要主导,而我们时常会感觉人际关系较为冷漠疏离的现象,有些时候是由于交通大道的设计,导致人与人间的距离也因那些破碎的地景而形成断裂。因此,社区概念的兴起,重要之处在于让居民逐渐意识到日常生活与周围社群的关系,并逐渐成为居民接触公共事务、认识社会议题的重要起点。

联合政府,可能吗?/李的洺/东方日报/2018年09月30日

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日前说,巫统希望与希盟成员党组联合政府,这无疑拉开了509政权交替后的隐晦格局,把一直处在吊诡状态和不明朗政治构思,放在台面上,让政治既得利益背后的隐议程明朗化。当安华推动「波德申行动」制作补选当儿,阿末扎希在此刻抛出联合政府论,说穿了,无非在混水摸鱼,希望在该党发生多名巫统资深领袖退党的节骨眼上,把政治的无限想像空间扩大,出奇制胜,此计得逞,不但能遏止该党退党文化,也顺利激发敌对政党间的矛盾,好让拥有49席的巫统从危机中,转化为契机而成为受惠者。身为最大在野党的巫统,正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该党只需对希盟4党政治实力的不平均加以利用,制造该盟内部的疑惑,便有机会激起大马政坛版图的变化。

如果我是魏家祥/陈福星/南洋商报/2018年09月30日

CD先生一方面对华社恶言相向,另一方面却将3个国席,即关丹、旺莎玛珠和振林山,无条件借给巫统,极尽卑躬屈膝,让华社更加看不起马华。讲到搞党内派系,CD先生确实有过人之处,其拉拢人心的手段更属一流,今天他又惟恐天下不乱,跳出来表态支持爱徒颜炳寿攻顶。在民主精神下也绝对有发言权,但在公开支持心目中的候选人之际,必要将对手贬到一文不值吗?马华已经完全没有内斗的本钱了。这个时候还不懂得反躬自省,还要在党的伤口上撒盐的马华党人,时间将证明一切,这些人必将成为马华的千古罪人。

为何政治人物会说蠢话?/周若鹏/南洋商报/2018年09月30日

大选输得一败涂地,至少有一个好处。反正“衰到贴地”不可能再输掉什么,就可以讲真心话了。廖中莱说把巫统从国阵开除出去,大概就是压抑多年的心声。假设你的行业靠的是大众记得你、支持你,那么多说无妨,反正从来无需承担后果,最多被人讥笑一下,久了也已练就铜(脸)皮铁骨。更有趣的是,从我多年写作观察读者反应而得,不管你说什么道理,总有一部分人认同你,你就是那些人的英雄。以后你再说另一番相反的话,另一部分人又会认同你,最后你就可能变成全民英雄了。换个角度来想,看到政治人物说蠢话是很正常的现象,不代表他们蠢。能攀高位,必有过人之处。况且前面我说过,你觉得蠢的言论,同时也有人奉为真理。尽管政治人物乱说话是正常现象,又不表示人民可以坐视不理、听而不闻,骂还是要骂的。因为啊如果我们没有适时给予回馈,让他们真以为自己很睿智,就真会把国家带到荷兰了。

“包夫人”的包包博物馆/公羽/南洋商报/2018年09月30日

政府顾问理事会主席敦达因建议设立“罗丝玛包包博物馆”,以吸引国内外游客观赏前首相夫人拿汀罗斯玛的名贵手提包。他说,这个特别的博物馆应该建在大马城计划的地段上,同时也可以兴建公园,成为游泳景点,以便全世界都可以来看。罗丝玛拥有的名贵手提包,包括爱马仕铂金包、凯莉、香奈儿、范思哲、古驰及路易威登在内的284个名牌包包,以爱马仕和柏金包目前的市介每个可以到30万令吉以上来计算,意味着总价值高达8千520万令吉!

人头税成了第二个GST?/东之盈/南洋商报/2018年09月30日

以前政府对于这些有经验或没经验的外劳都抽取一律1850令吉的人头税,都由雇主来承担。如今为了增加国库的收入,推行1万令吉的外劳人头税,使外劳及雇主都感到负担沉重。如果雇主拥有几十名或几千名这种具有经验的熟练外劳,那么这些负担绝对不是雇主能够承担的,最终消费者将承受这种沉重的压力。届时,人头税将成为第二个消费税(GST),使人民感到厌烦。人头税的急增,肯定会导致通货膨胀,物价或屋价将随着飙涨。政府应考量雇主的难处,仅征收超过1850令吉的人头税,譬如2000令吉或不超过5000令吉,就不会令雇主反弹。任何过分抽税,都会引起人民的反对,可能会导致国家经济恶化。政府提升熟练外劳的人头税,是对各行业沉重的打击,绝对不是好的政策。

洋垃圾的肮脏钱不能赚/新大马人/南洋商报/2018年09月30日

我国真的的国运昌隆,既是合法和非法外劳的天堂,又是合法和非法洋垃圾的归宿,得天独厚啊!以前,人民很怕外国人把他们带有辐射作用的工厂建在我国,怡保红泥山事件和关丹莱纳斯案例,大家都是耳熟能详。我国人民对洋垃圾似乎不太排斥,摆出的姿态是“别在我们这里搞就行”,譬如,雪兰莪州务大臣阿米鲁丁就说了,为了保护居住环境,他禁止源自澳洲、纽西兰和英国的洋垃圾搬运到仁嘉隆处理,但他没有要求中央严禁洋垃圾入境。我们有什么本事,认为自己比先进国更懂得处理垃圾?进口洋垃圾,其实就是贴钱买难受,注定得不偿失!国内某些州属喜欢搞表面环保文章,不让超市给顾客提供塑胶袋和禁用宝丽龙,可是却让包含塑料和化学废料的洋垃圾成吨成吨地进口,岂不是只准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比起中国今年1月起禁止24种废料进口,泰国于今年7月2日严禁塑料和电子垃圾,我国只不过从7月23日起冻结洋垃圾入口准证申请3个月,并在10月23日解冻申请之后征收垃圾入口税,这分明是半推半就,欲拒还迎。我国今年首3个月进口垃圾达1131万吨,年增近5倍。

申遗也疯狂/张吉安/星洲日报/2018年09月30日

曾探访苏州昆曲博物馆,当地官方分享如何召集学者专家,带领学生到民间去搜集各类有形与无形的文献,采集民间伶人作为申遗功课。上下花了整整10年时间,撰写一本又一本深厚有力的论述,从中还阐明如何实践往后的保存和传承工作,人家可是耗上10年的底蕴铿锵,才敢呈报的啊!昆曲申遗成功后,随之成立昆曲博物馆,并为小学到中学开启了戏曲传艺班,可想而知,人家对于申遗一步一脚印的态度,并不一味建立在优越感,而是如何让一棵参天的文化老树,继续长出新枝嫩芽!

泰国大选:向前进?/凯林拉斯兰/星洲日报/2018年09月30日

军政府执政4年后,泰国人准备重投民主的怀抱。今年初,3月,30个政党提呈了他们的注册表格,其中包括新成立的未来前进党。这个全新的政党,由39岁俊秀的亿万富翁以及企业家塔纳通(Thanathorn Juangroongruangkit)领导。很多泰国人都将这个政党视为另类第三股势力 – 尤其面对着南方巨头民主党以及前首相塔辛的为泰党,该党依然主导北方依善稻田区。2011年,特拉彭进入曼谷诗纳卡宁威洛大学修读公共行政科系,2015年年毕业后,他加入几个非盈利组织,其中包括绿色和平以及镜子基金,工作主要协助曼谷将近3249名街友。9月14日,掌权的军政府 – 即国家和谐治安理事会通过宪报颁布,允许组织政党,某种程度上解除自2014年掌权以来,禁止政治活动的禁令。但在这项颁布之前,塔纳通今年8月杪被提控,罪状是他在脸书帖文对军政府做出了诽谤性言论。

港泛民反“一地两检”输了/环球时报/星洲日报/2018年09月30日

香港泛民主派以西九龙站出现“一地两检”为由,宣称香港的司法独立遭到破坏,“一国两制”被侵蚀,对广深港高铁的开通采取了抵制态度。但他们的抵制受到香港社会的普遍冷落。这是因为开通高铁与内地相连对香港太有利了,香港市民的生活圈骤然扩大了,这一切使香港社会感到兴奋和有信心。香港反对派此次围绕高铁的抗议活动陷入尴尬,其教训就是,一切从政治出发,为反对而反对,根本不顾及高铁带给香港民众的巨大现实利益,到头来站到了公众利益的对立面,真把自己搞成了“一小撮”。香港激进反对派这些年一直在为追逐政治利益而用香港的民生利益为自己埋单。他们以种种手段营造政治对立,宣扬香港的民主和价值受到打压,伪造出一个根本不存在的所谓“香港内地化”。他们绑架了部份香港人的注意力,搞出一个又一个政治风波。这样的反对派政治是不可持续的,因为它与香港社会的真实利益背道而驰。

“美国任性”就是给世界挖坑儿/人民日报/星洲日报/2018年09月30日

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文章批评美国任性,可能令全球经济落入“衰退陷阱”。美国破坏现行多边贸易规则的做法,把文明的规则一脚踢开。又说当年推动建立多边贸易体系的是美国,如今破坏这个体系的同样是美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质疑美国有无契约精神。美国政府挑起贸易摩擦,阻碍国际贸易,势必会对世界经济复苏造成负面影响,为了遏制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行为,其他国家不得不采取反制措施,这样将导致全球经贸秩序混乱,损害各国企业和民众,令全球经济落入“衰退陷阱”。1930年,美国总统胡佛为兑现竞选时的承诺——提高农产品的进口关税以帮助受困农民,一意孤行,签署了《斯姆特‧霍利法案》,将2000多种的进口商品关税提升到历史最高水平。法案通过之后,许多国家对美国采取报复性关税措施,使美国的进口额和出口额都骤降50%以上,引发全球经济大萧条。《斯姆特‧霍利法案》通过之时的1930年,美国的失业率为7.8%,而到1931年,骤升至16.3%,并一路走高,1932年达到24.9%,1933年达到25.1%。

大法官提名人涉性侵疑云‧带来更分裂的美国/星洲日报/2018年09月30日

美国司法委员会通过了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诺的提名后,华盛顿最高法院外有大批示威者高举横额,抗议卡瓦诺的提名。参议院已推迟一周对卡瓦诺提名进行全体表决。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美国社会一分为二,自由与保守两派都在自己的同温层里寻求意见认同,也都指控对方不愿理性讨论政策与议题。特朗普对女性的蔑视言行与“我也是”(#Me Too)运动的风起云涌,11月期中选举女力大爆炸。新闻网站Politico引述罗格斯大学统计,截至目前为止,已经有273名女性通过党内初选,将角逐联邦参众两院议员席次或州长职务。随着期中选举仅剩6周不到,可以预期性别平权议题势必成为选战攻防重点。民主党希望女性的愤怒能为他们带来选票,共和党将升高政治恶斗声音,鼓动支持者出外投票。不论哪一方都会大规模使用民粹语言煽动各自支持者,美国社会也将更加分裂。

寄托“世界最好希望”‧全球治理不能没有联合国/星洲日报/2018年09月30日

中国外长王毅周五出席第73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并发表题为“坚持多边主义,共谋和平发展”的演讲。联合国不足之处甚多,最明显例子,莫过于谈了数十年的安理会改革至今仍未落实,其中巴西、印度等新兴大国迟迟未能“入常”,安理会现有“五强”近年亦就许多议题龃龉不断。联合国大会则被形容为“清谈场所”,其决议往往没有约束力。联国大会举行期间,实际外交场域不是大会本身,而是当事国领袖利用大会空档进行的会晤。另外,维和行动若没有大国加持,实际上也只是纸上谈兵。《卫报》外交编辑温特认为,中国长期以来一直安于在联合国保持低调,但是现在正在寻求更多影响力,中国增加交纳联合国会费,开始申明自己的世界观,特别是国家主权高于人权的观点。根据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专家高恩,去年联合国的主要关注热点就是中国崛起,“虽然这是数十年来的事情,但是最近大大加速”。中国正在部份填补美国撤出后在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留下的空间。中国要求把“人权捍卫者”从联合国用语中除去。另外中国不赞成将各国分为“民主”和“非民主”国家。

 

部长,你这样做对吗?/梁展威/中国报/2018年09月30日

试想,如果你的老板认为你的工作做得不够好,炒你鱿鱼后,再把你的薪水公诸于世,这样做对吗?你又会怎么想?大马U16是前朝政府在2014年成立的国家足球发展计划(NFDP)旗下的球队,NFDP则是由青年及体育部和国家体育理事会掌管。但据说大马足总即将接管NFDP,因此当球队小组出局后,足总即刻宣布解雇林长金。体育部长赛沙迪公布林长金领着17.5万令吉的月薪,更是引起各界哗然,不是惊讶林长金的高薪,而是惊讶部长怎么可以这样做?现年55岁的林长金是1980年代国脚,也是大马唯一曾在欧洲踢球的球员,效力过德首联赛赫达柏林队和拜仁二队,退役后在拜仁青年队任教12年。他的足球青训经验丰富,在本次亚少赛出局固然令人失望,但他掌管NFDP以来已看到成效,不能单以本次赛会来评价他的功过。亚少赛和U17世界杯都是2年一届,第一次冲击失败就下次再来,若就此解雇林长金,或就此失去了一名愿意为国家青训打拼的专才。

向中学习/罗健杰/中国报/2018年09月30日

最近,跟中国有关的关键词,无非“美中贸易战”、“延禧攻略”;前者是两个超级大国以经济实力一较高低,后者在亚洲港、台、马掀起追看中国古装剧潮流。中国影响力,无远弗届,连首相敦马哈迪在纽约受访时也指,已存在4000多年的中国,要摆脱很难,说明中国实力、影响力只会不断扩大而不会削弱。适逢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今天的各项发展成就正逐渐对外展示,该国之大,有时一个省份不论面积或经济实力,都相当于一个小国。以前,是中国学习他国,如今,我国除了向东(日、韩)学习,真的也需要向中学习。

杯葛补选的101好理由/吴德英/中国报/2018年09月30日

巫统杯葛波德申补选,让安华轻骑过关,难免遭人嘲笑谩骂,说是因为怕输。杯葛补选的决定,非常英明果敢,利多于弊;2)制造补选浪费国家资源;3)制造补选的对手,不择手段达到政治目的和野心; 4)安华若赢得波德申,也胜之不武,脸上不光彩,若不是国阵巫统放水不参选,谁输谁赢,还是未知数呢!5)国阵巫统杯葛不参选,安华的压力更大,刻意制造补选,而且并非老婆女儿的议席,如何面对民众,向广大民众解释?6)国阵巫统大方成全安华,甚至有党员支持安华重返国会,当然是等着看好戏,打乱希盟政府的平衡,期望敦马失信,和安华产生矛盾,一山难藏二虎,隔山观虎斗,伺机坐收渔利。国阵巫统开了杯葛选举先例,是否表示后续有来?例如第15届大选,在评估实力之后,会否作出类似宣布,杯葛选举,可以为国家人民节省竞选开销,把钱花在对人民更有益的地方?然后告诉全世界,愿与任何政党合作,组织联合政府?

 


评论源自:东方日报评论、南洋商报言论、星洲日报观点、中国报大讲堂

*此为学术性、属非盈利之新闻要点,原属个人笔记;若有任何严重版权问题或整体诠释原作错误,请参考原文或联络编辑以作出修改。

最后整理时间:2018年10月1日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