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之战或延祸欧洲 (2016年12月21日纽约时报精选)

当恐怖主义成为欧洲的新常态

伊斯坦布尔——就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的外交区中心,一名身材修长、穿着黑西装衣冠楚楚的男子,亮了一下徽章,进入了最为高雅的社交场合——一场摄影展——然后掏出手枪,枪杀了一名大使。

文/图:源自纽约时报中文网

在几乎同一时间,在柏林一座依然留有二战轰炸痕迹的大教堂附近,一名男子驾驶卡车碾过一个圣诞市集,致12人死亡。这两起恐怖袭击——一起在欧洲,一起在欧洲边缘——都发生在周一晚上,前后间隔不过几个小时。它们发生在一个恐怖年份的年末,在这一年中,中东的战争蔓延至整个欧洲内外,它滋生恐怖主义,彻底改变了普通民众的生活。

恐惧情绪在德国日渐增长,这个之前一直对来自中东的难民持欢迎态度的国家,可能会看到本国政治因自身右翼民粹主义运动的崛起而遭到颠覆。

杀害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是一出精心策划的表演,而且被监控镜头拍摄下来。行凶者昂首阔步挥舞着手枪,宣称自己的行动是对俄罗斯轰炸叙利亚城市阿勒颇的报复。实施这次袭击的人有意不加区分地屠杀,而且采取了一种效仿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的方式,即驾车开过拥挤的场所。

土耳其或许已经习惯频繁遭到恐怖袭击——最近在伊斯坦布尔中心的一个足球场发生的爆炸又导致几十人死亡——但德国并非如此。恐怖主义威胁对德国这样的开放社会产生的影响可能十分深远。

去年夏天在法国发生的一场恐怖袭击,当时一名男子开着卡车压过一条热闹的步行街,导致80多人死亡。

土耳其和德国在许多议题上存在分歧,包括一项阻止移民从土耳其流往欧洲大陆的协议,以及德国对土耳其在那场未遂政变后打压行动的反对。但它们在其他方面被绑在了一起:几十年以来,有成千上万的土耳其公民在德国工作,最近则有更多知识分子和其他人士在德国寻求庇护,以逃避祖国日益增长的独裁主义。

被刺杀的俄罗斯大使何许人也

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安德烈·G·卡尔洛夫(Andrey G. Karlov)周一在该国首都安卡拉被一名枪手杀害。土耳其官员表示,这名杀手之前是一名警察。他在开枪之后大喊:“不要忘记阿勒颇(Aleppo)!不要忘记叙利亚!”俄罗斯外交部称这场暗杀为恐怖袭击。

俄罗斯大使馆网站上的一份个人简历显示,卡尔洛夫自2013年7月以来一直担任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他出生于1954年,20岁出头开启了自己的外交生涯,毕业于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Moscow State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和该国的外交学院。卡尔洛夫之前担任过俄罗斯驻朝鲜大使。他已婚,育有一子。据俄罗斯通讯社报道,他的妻子在得知死讯后晕倒,被送到了医院。

俄罗斯在叙利亚北部的轰炸将土库曼人——属于反对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力量——作为目标。俄罗斯方面的行动不是打击恐怖主义,而是轰炸土库曼平民居住的村庄,这会带来严重的后果,”土耳其外交部当时表示。去年秋天,土耳其政府曾多次向卡尔洛夫抗议俄罗斯侵犯土耳其领空,之后便在靠近该国与叙利亚的边境区域击落了一架俄罗斯飞机。紧张关系随之升级,顶点是克里姆林宫切断了与土耳其的经贸关系。7月,俄罗斯在自己的飞机被击落后对土耳其采取的经济制裁开始见效,俄罗斯游客的减少对土耳其的旅游业造成打击。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为击落飞机事件道歉。

默克尔称柏林卡车撞人事件是恐怖袭击

德国总理默克尔说,周一晚间发生在柏林圣诞节市场的卡车撞人事件是恐怖袭击。德国内政部长称,事件相关的嫌疑人是一个23岁的巴基斯坦人,曾向德国申请庇护。卡车司机冲撞了威廉皇帝纪念教堂(Kaiser Wilhelm Memorial Church)附近集市上的木制摊档。该教堂是柏林最具象征意义的景点之一,其残破的尖顶是对二战轰炸的提醒。教堂坐落在两条穿过西柏林中心的主要街道之间。

该国今年在发生过一些较小的攻击后仍然保持着警惕,包括在巴伐利亚发生的自杀性爆炸事件,当局说它与伊斯兰国有联系。

俄罗斯大使土耳其遇刺,为何牵连美国

迄今为止,两国都在努力控制局面,并发出合作的信号。 两国似乎正在对发生的一切达成共识,指责共同的敌人而非彼此。

两国过去是叙利亚战争中对立的双方,目前在一定程度上仍是如此。土耳其反对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支持反政府武装组织。俄罗斯支持阿萨德,并于2015年秋天代表阿萨德参战。

2015年11月,土耳其击落一架俄罗斯飞机,引发了一场重大危机以及对战争的恐惧。那次事件本来可能会把美国拉下水,因为根据条约,美国有义务保卫北约(NATO)盟友土耳其。但美国希望避免叙利亚局势升级。

土耳其多年来谋求让阿萨德下台,但在今年夏天转向了一项更温和的战略:阻止叙利亚的库尔德团体在边境附近积攒太多地盘。这一变化使该国和俄罗斯站在了一边。土耳其担心库尔德人控制边境会增强自己境内的库尔德分离主义的实力。在土耳其,政府正在打击库尔德团体,部分库尔德团体制造了多起了恐怖袭击。俄罗斯的参战也打乱了土耳其的算盘,陡然增加了反阿萨德运动的代价,并降低了其取得成功的可能性。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