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振宁:爱吾大马‧爱吾中华‧爱吾大同世界 (精选言论文章)

这世界上,存在逾两百个国家,有大国有小国,有些国家相当富有,有些国家相对贫穷,有些国家则中规中矩。国家的概念,属于一种主权的象征,各国百姓必需效忠本国。这种感情,是很令人感动的高贵情操,古今多少英雄,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最终流芳百世。

此外,对自己国家的爱戴与忠诚,亦出于报恩情怀。所谓没国哪有家,没家哪有我?这种饮水思源的美德,早已被中西诗人与文才万千歌颂,比如司马迁言:“常思奋不顾身,而殉国家之急”。这种爱国情操,古今不曾间断,因为它不止是一种主义,亦符合人性的美德。

比如我国马来西亚,虽偶有政客诬赖华裔不爱国,乘机捞取政治利益。但是,究竟华人爱不爱国,相信我们自己最清楚。以笔者了解,大马华人在爱国情感上,比较偏向含蓄表达。或许,我们可以凭一个有趣现象,来洞察一二。

以前,每当羽毛球赛事,遇到李(宗伟)林(丹)大战时,我国华裔均会支持李宗伟。明知胜算机会不高,但是看到李哥落败,依旧会不由自主地感到难过,这种感受不必多言,相信你知我懂。请别忘了,我国华裔当中,有许多可是林丹的粉丝。事实上,不单只是李林大战,许多亲中人士,明明才在前场赛事替中国队呐喊,却在几小时后的中马对弈,倒回来支持自己的国家队,让不懂缘由的外国人,摸不着头脑。

可见,我国华裔在爱国情感上,不见得输于友族,只是长期面对祸国政客乱政,故渐渐不再积极表达。直到近期,我国政客开始懂得收敛,不再动辄拿华裔的爱国情操说事。遗憾是,一波刚平另波又起,再出现另群造谣份子,如接力赛般继续攻击华裔。他们当中,以反中群体为主力,经常在网上甚至报章,以毫无凭据的主观猜测,大肆抹黑亲中群体。

其中主要手段,是通过中马的利益冲突点,制造舆论高潮,比如祖国论/南海课题/九段线。最可恶的是,他们很喜欢以偏概全,把极小部分犯错的亲中人士,当成全部亲中人士来批评,蓄意让百姓误解亲中群体。

被反中人士牵着走

最奇怪的是,如果大马亲中群体,真如此不爱国,理应早被国内友族政客拿来炒作,也早被各华团与政党共谴。为什么,普遍上只有部分反中人士,天天乐此不疲在网上批评?然而,这种司马昭之心,许多我国华裔却看不出来,被反中人士牵着鼻子走。这部分反中人士,是反中反到失心疯,为了打击亲中人士,不惜借爱国情操来搞事。最糟糕的是,这些寡德辈,竟可以丝毫不担心,自己的舆论被马来社会广传,造成友族对华人的误解加深。

对此,笔者多次好言相劝,也曾要求他们,指责别人不是不可以,但必需提出数据与证明。究竟,大部分亲中人士如何不爱国?可是,数百上千人中,竟没一人有本事提出数据。我们待人处事,不可以偏概全,更不可以冤枉无辜,这难道不是做人的基本道德?此外,这部分人士特别不讲理,偏向自顾自说。比如,笔者之前有篇文章《打虎纵狼的反中共人士》,引来许多反中人士,拚命似地批评笔者。问题是,笔者那篇文章的重点,旨在指出中国革命的隐藏风险,然而上千留言中,提及文章重点论事的屈指可数,请问这是讨论课题的态度?

许多亲中人士,只是偶尔心血来潮,在网上或日常生活中,抒发一下亲中情感,毕竟自己祖辈来自中国,这叫同族三分亲,根本不能等同不爱国。笔者亦相信,此文的许多读者群中,家里就有亲中人士,或爸爸公公,又或兄弟姐妹。难道说,我们的这些至亲,就因此不爱国了吗?

可想而知,答案是偏向否定的,大马许多华裔支持中国,希望自己民族的国家好,是出于同源同族的爱屋及乌。这是民族情感上的自然反射,世界各族普遍上都有,是很自然的念源人性,并不像反中群体描述般的极端。换言之,不管爱国或爱族,或由爱族衍生的对某国好感,都是天经地义的感情,也恰因为有这种念源的情怀,我国的中华文化与中文教育,才得以保存得如此完整。

换个角度看,我国有些反中人士,本身亦在哈韩/哈日/崇洋/亲美,难道我们可以因为这样,就定义他们不爱国吗?相反,部分借课题闹事的反中群体,恐怕才是真不爱国。他们当中,常有人在鼓吹,复制中文论坛的某些极端留言,转载给马来论坛的网民看。更可怕的是,竟没见反中同人,群起谴责这破坏社会稳定的恶行。要不然,就整天提祖国论,蓄意引起华社争吵引起不安,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行为,难道才叫爱国?

最糟糕的是,笔者多番提醒他们的缺德,却丝毫不愿反省,反而变本加厉。人不贵无过,却贵在能改过,但愿这些人能早日回头,痛改前非。

事实上,虽然爱国与爱族的大我情操,都相当值得鼓励,但笔者更希望读者了解,真能成就盛世的,是大同思维/世界主义。这种不分你我的大爱,才是人类最终的归宿,比如耶稣/佛陀/孔子所言所教,就是很典型的代表。问题是,很少人会去细思,既然我们佩服这些无私圣者,为什么却处处分你我?国家虽代表大我,但以全球宏观角度看,也只是小我。只要有国家存在,难免彼此对立。

于是,古今战争不断爆发,强国为了抢夺他国资源/土地,派军队横扫弱国,动辄生灵涂炭。可见,国家主义是双面刃,一个国家的政府,首先考虑的常是本国利益,并不总是以全球共利为出发点。反之,唯有靠大同/世界主义,战争才能真正被遏制,武器竞赛才可能真正停止。

大同世界/世界主义,并不是幼稚的想法,要不然孔子等名人,也不会大谈其道。就如爱默生名言:“我们必需博爱众生,这样一来,不可能的事就变为可能”。事实上,千年前的中华圣贤,早已预言未来大同世界的形成,比如马前课与推背图,都预言大同盛世的到来。更令人振奋的是,我们似乎已朦胧听见,大同世界的脚步声。由于中国一党政制的关系,中国最终必然会以利世行为,博取世界认同。反之西方国家,基于对中国/社会主义的忌惮,必然也会跟随中国脚步,频频去济世,这些仿佛是天意的安排。

宣扬大同理念

换言之,基于人性的自私,大同世界的序幕,首先必需靠大势来催生,并无法靠自发的善心酿就,富国不会平白付出天大利益。然而,此段要论并非两三言,读者可在笔者的另一篇文章:《中国复兴将引领世界大同》,里头有更仔细解释。那时候的世界,虽然可能还有国家的存在,但人类道德已经普遍回升,不再互相算计,而能互敬互爱。大家均自认为地球村的村民,放弃固有的小我心理,去关怀整个世界。

此外,只有大同思想/世界主义弘扬,世界资源才可能重新分配。比如近期,有些西方国家囤积疫苗,不理穷国百姓死活。要是在大同世界,就不会发生,因为没一国领导人,胆敢违背大同权威。

事实上,世界近半的财富与资源,均掌握在少数的工业国手中。由于各国在工业发展的先发/后发差异,从而导致全球不平等的资源分配。后发国即使再努力,也很难跻身为工业强国,看看G20就能了解,来来去去均是老牌工业强国,这二十个国家,就已占了全球GDP近4成。

穷地众生,更被国家概念无情分割开来,救济他们的责任,只是他们的政府,联合国只是副手。他们大部分人,一生一世再怎么努力,依然衣食难足。更可怜的是,他们当中,许多平均寿命只有三十几岁,几乎只是富国百姓的一半。这是十分残忍不公的,请将心比心,假设我们身为穷地众生,难道不希望富有国家的百姓,帮助自己脱离厄运?

更遗憾是,联合国估计2030年,将有近十亿人面对饥饿问题。此外,还有疟疾、每年过百万的五岁以下儿童非必要夭折,众小国因叛军作乱导致的大批难民,等等民生大患。可见,这世界上,还有太多太多需被救济者,他们对比我们,实在太苦太苦了。

已经是时候了,我们必需开始齐心协力,认同并宣扬大同理念,直接间接地协助穷地众生。虽然,大同之路不见得会好走,但至少可以不原地踏步,所谓滴水穿石金石为开之理,共勉之。

东方日报(评论)(orientaldaily.com.my) (2021年10月05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