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港和江沙国会议席双补选 – 读者观点

大港与江沙双补选开打多日,明天6•18就是热烘烘的投票日。

【背景:原任江沙国会议员拿督旺莫哈末凯里尔和大港国会议员拿督诺丽雅,於本月5日在砂州助选时,搭乘直升机失事身亡,因此P93大港区和P67江沙区2国席须补选。 这两场將同时举行的补选,提名日落在6月5日,投票日为6月18日,竞选期长达13天。(此段源自东方网)】

大港由国阵布迪曼,伊斯兰党(独立反对党)的阿都拉尼与诚信党(反对阵线希盟成员党)的阿兹哈阿都苏古三角恶斗,江沙则上演国阵原任国会议员旺莫哈末遗孀玛丝杜拉律师、伊斯兰党娜吉哈杜莎列哈医生、诚信党的阿末德米兹博士与独立人士(不属于任何阵线)依扎布哈里四角大混战。

 

民意与基本数据

526geteg_700_422_c1

大港国会选区,选民人数则有4万2836名,巫裔选民67.18%,华裔选民30.86%,坠机身亡的诺丽雅当年仅以399张多数票击败伊党候选人莫哈末沙列,相信这是伊党不惜漠视雪州大臣兼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的献议,执意在大港上阵的原因。不同政党都会有不同诠释。国阵候选人布迪曼仍是大港补选3角战中胜算最高的候选人,若巫裔选民对国家课题如消费税或一马发展公司事件不感冒,预料布迪曼或可轻骑过关。

p674564fef_700_415_c1

另一个地区的补选是江沙,属於半城镇选区,选民人数有3万3949名,巫裔选民超过60%、华裔超过20%。由于国阵与反对阵营的胜算各自一半,所以更多人士或派别出来搅局。然而,这两场补选无论是谁胜选,预料废票会比大选时多。首相宣布派发500令吉的橡胶价格下跌特别补贴、升格苏丹阿兹兰沙伊斯兰大学学院为大学、允拨款兴建崇华独中行政楼,以及拨款建造万浓大桥。这些与民生息息相关的好消息,确实让国阵在江沙补选占尽上风。

另外,马来选民可能在国阵、伊党或诚信党之中难以取捨,而华人选民料会更加踌躇难决。大港的30.68%华裔选民、1.91%印裔选民,还有江沙的25.99%华裔选民、7.39%印裔选民。大港江沙两地的华裔选民,将会在6•18,在这两地的7位回教徒候选人当中,投下自己所心意的一票。华人选民应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这是极其让人关注的。这两场同日的补选,成为了下一届大选来临前的一块试金石,错过了这次的练手机会,下一次面对的可就是定江山的全国大选了。

国阵在上届大选获得47%普选票,相信其基本盘来自国阵成员党党员(其中巫统有353万名党员)、161万名公务员及乡村选民等,因此即使出现一马公司和26亿捐款课题,相信补选的选票流失也不会太多。私立大学UCSI的民意调查中心在大港做的调查,显示诚信党在补选得到的支持率,只有8.25%,落在国阵的44.75%,公正党24.25%,伊斯兰党13%之后。至于独立人士依扎布凯里来自吉兰丹,飞象过河,纯粹为满足本身的政治理想,胜算机会非常渺茫。

选民依旧记得,2008年大选,反对党阵营到处物色候选人来凑数,闹出笑话;2016年的今天,反对党阵营时运转了,目前信心爆棚,各自各派都爭着要在大港和江沙补选上阵。选举委员会分別在大港和江沙售出13与16张提名表格。这是一个“非常有民主意识”的补选。经过各方的力锯战,剩下参选的候选人,都是经过深谋熟虑或有背后强的的党派撑腰情况下才坚持出线。各方都有各自的胜算和精细盘算。

 

国阵策略

 

国阵候选人原任国会议员旺莫哈末遗孀马丝杜拉守土,相信是国阵避实击虚之策,以便爭取更多马来选民的同情票。此举可进可退,赢了就获得光彩,美其名延续原任国会议员旺莫哈末未完成的愿望;输了也只能怪在马丝杜拉一向来没有什么政治参与为由,不至于太难下台。

反正这一次,国阵根本不用出手,反对党阵线自己已经在乱。反对阵营内部三四个大党上演山头四起、內訌不断,里面掺杂了人性、恩怨、投机、缺少共主、联盟结构问题、领导力匱乏等因素,有者更不能抵御“中央政权”这个极高权利诱饵的破坏力。中央政权是一个让行动党及伊斯兰党(当时民联还未瓦解)保持合作的欲望,因为不合作肯定进不了布城。一般认为,两个补选若都出现两个反对党的候选人,鷸蚌相爭,將让国阵坐收渔翁之利,阿兹敏无法与伊党达成共识,促成“一对一”对垒国阵,不但本身陷入两难窘境,双补选的三角战,相信將激化公正党与伊党,及诚信党与伊党之间的矛盾。

话说回来,这两场补选,其实是马来候选人对马来候选人的对垒。民主行动党竟公开要求马华不能为巫统候选人站台助选,否则他们的辞官就是在“做秀、演戏”、是“表里不一”、是“没有原则”!作为反击,马华的张盛闻“DNA论”一招点下行动党的死穴,直指回教党和诚信党同属一个基因,都是为了伊斯兰法而战。行动党陆兆福只有跳出来澄清和反驳,诚信党的基因与回教党不干相同,不然他们就不会退出回教党。

 

反对阵营策略与挑战

在过去的全国大选,行动党採用空降政治明星大军的一套,几乎攻陷了柔佛州这个国阵堡垒的城市选区。民联採用的那一套几乎都是在谈大课题,谈国家大事、贪污腐败滥权、谈政治改革又或者谈入主布城的梦。於是,选民们几乎用的是一种孤注一掷的態度,不管三七二十一,以投党不投人的方式,让民联获得了52%的选票。当年的“盛举”,靠的是全民族的改朝换代的大意愿。但是这两场补选,根本改变不了国家的命运,也撼动不了国阵的政治根基。华人更加“失望到极点”,非常冷淡看待这一场补选。对于马来人,适逢回教徒开斋节,或多或少影响补选关注力。

说到底,这一场补选还不是马来人的大战场?其他族群最多只能陪跑。

本来双补选就是“希盟”(反对阵营)的翻盘最佳时刻,可以重重的教训国阵,顺便“教育”砂拉越人。因为刚过不久的砂拉越州选举,砂劳越人大力支持国阵,而且连砂拉越华人都因为受到“华人可以成为副首长”的糖果诱惑,都举手举脚支持国阵。

但是对于诚信党是一个新党来说,很需要一个战场,来向外界证明它並非是一个毫无作为、下届大选过后就会沉没的政党。全国222个国会选区,都由行动党、公正党和伊党瓜分,如果不爭,诚信党就没有选区可上阵。诚信党源自伊党,就只有向伊党的地盘分一杯羹。原本伊党和诚信党一人一个,分別出战江沙与大港最为理想,因为伊党在霹雳州有一定的基层势力,江沙的华裔选民只有7千869人(佔23.62%),单挑国阵,还是有胜算。不过两者就是互不相让。

两个补选,对反对党是更大的考验。民联解组,伊党和行动党交恶,新成立的诚信党更是伊党的心腹大患。这种形態,完全不同於大选时候。要选民支持反对党,必须重新建构一个信任和信心机制,目前的情况,已经无法做到。何况,伊党肯定要出战这两个传统选区,从伊党分裂出来的诚信党,也绝对必须以两个补选作为生存的试金石,否则它將失去存在的意义。在此形势下,伊党成为最大搅局者,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过,除了哈迪阿旺,没有人能够控制伊党。“民联”瓦解之后,新“希盟”出现,已经将伊党暂时排除在外。哈迪阿旺志在缝里求生,一席都不能相让,拼命挣扎。

伊党拥有马来选民的基本盘,可以掌握国阵以外的马来选票;诚信党则期望通过行动党的撑腰,得到华裔选民的支持。问题是,即使两党的算盘都打响,然而,它们能够得到的选票,还是原先的一半。伊党要面对被华裔唾弃的结果,而诚信党也要面对马来选民不支持它的现实。

诚信党承诺落实“恩泽全民”的伊斯兰教义,遵从国家宪法框架的条例,捍卫全民公义,支持民主价值,尊重各种族及宗教文化。基于这些深受全民赏识的原则,诚信党将来一定会带头从吉兰丹及登嘉楼州议会,开始动议废除州级的伊刑法。开明进步的国家诚信党,在大港及江沙两场补选,要跟巫统及伊党比拼谁比较能“把幸福和快乐带给所有人”。

话虽如此,诚信党上阵有点意外的是,候选人不是党主席末沙布,也不是署理主席沙拉胡丁,甚至不是雪州主席依尔占,而是没有几个人认识的当地人阿兹哈。敏感的政治观察者即刻猜想,希盟和诚信党是不是预估胜算很低,既然难以取胜,就不要折了大将,派个廖化去给对方祭旗算了。这也是另一种进退两可的方式。或许,对诚信党来说,心底根本没有太大的胜算。有评论建议,末沙布当务之急不是找华人比较多的混合区来竞选,而是认真去解决“贪污腐败对穆斯林来说不是一个主要问题”的症结,看看是否贪污腐败比伊斯兰法更能为穆斯林带来幸福与快乐。

 

各方看法

哈迪私人法案把补选这盘棋依照巫统的布局去下,希盟被两面夹攻,形势不受看好。而对于伊斯兰党,一点意思也没有。伊党在闹分裂之后,1年后骤减了20万的党员——流失了整整五分之一。早前有人建议,干脆就让国阵和伊党进行一对一竞选,让巫统和伊党的竞选激烈化,间接使两党的合作破局;反正,两个议席本来就不是希盟的,不选也就没有输。这也是高招,不过,希盟领袖们没有接受。猜测,政治生态圈绝对不允许,也绝对不可能有“从军者不出面杀敌”的战场;同样,不可能有个不参与选举的政党。

希盟目前依靠的马来人支持度,靠的是敦马哈迪领导的“人民宣言”温和运动。不支持国阵的理由只有一个,就是国家不能再由政治人物去胡搞,民间必须发起运动,从点到面,逐步的消除混乱、统一思维,来改变国家政策和命运。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是一名经验丰富的政坛老将。虽然年纪有点力不从心,但是任何一招都不会虚发。

马哈迪他老人家看得出,国家领袖把政治看得太重、眼中仿佛只有政治,以为摆平政治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譬如,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慕斯达法日前表示希望,在砂拉越州首席部长阿德南领导的砂州国阵贏得州选举后,能有助於加强投资者的信心,令砂州成为出口的最大贡献者。事实上,砂州选举后,外资已开始拋售马股,马幣兑美元反而跌破4.0。国阵的“国家发展”王牌已经不能奏效,反而国内的马来人开始有意寻求一种适当的改变。或许,马来人还没有意愿改变一向来执政的国阵,因为改变对马来人族群来说充满太多未知数,甚至害怕败在华人的手上。但是马哈迪却放了一颗定心丸,他说马来人要反对的是目前的巫统领导,而不是国阵,目标却如此地明确。从希盟的公正党的党魁安华在狱中传出的私涵也看得出,马哈迪不是真心要帮助希盟。不过站在希盟的角度,只要能对国阵造成一定层度的打击,就是良招。

据评论员曾庆和所言,诚信党出战补选,有三层的意义:其一,试探水温,在伊斯兰党和诚信党之间,且看彼此被选民接纳的程度谁多谁少。其二,不怕一输,毕竟党刚刚成立。其三,可以作为在野党新结盟以后的一场测试。

双补选中,反对党阵营尽量避开回刑法,突出捐款门,一马门。明知道此招击掌再也无法有当年的响亮,但是策略上还是最佳的竞选武器。而国阵什么都不用说,让非巫裔为了伊刑法乱在一旁。对于大众的马来人,继续使用竞选的“你帮我,我帮你”以及“大派糖果”绝招。异言堂评论员吴嘉豪根据江沙年长选民的观察,伊斯兰刑事法不是影响马来选票的主因,反而是国阵一系列的土著援助计划让国阵在江沙4角站中有很高的胜算。马来人从来没有输什么,他们要求的东西,中央政府本来都一直在给予,而且在补选拉票时期,肯定派出了很多张“竞选支票”。老实说,即使国阵双补选真的输掉了,最多只是输了区区两个国席,无伤大雅。而且,这次补选后,就距离上一届补选的三年,应该不会再有补选,况且如果足足五年为一届,胜出补选的议员也只是“坐坐”就过两年咯。

不过从伊斯兰回教法修案的角度出发,有人却有不同看法。本届国会会议的最后一天,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再度提呈回刑法私人法案,而国阵政府出乎意料的放行,国会也批准了优先辩论。巫统借助回刑法这个议题转移人民的焦点,为补选造势的可能性是存在的。第一点,至关重要的时间性,偏偏选在国会会议的最后一天最后一分钟。第二点,为了巩固巫裔的选票,打击希望联盟。第三点,马华与民政今次在回刑法议题上的表现一改过去软弱无能。最后,评论员刘彦运先生捉到关键谜底,首相纳吉在面对目前纷纷扰扰的局面时仅好整以暇,轻描淡写的一句“私人法案不是落实回刑法,成员党误会了”,大有高手不露形迹的功底!

可是,笔者可不这么认为,因为最后哈迪阿旺自己要求展延至10月份举行的下届国会会议。难不成哈迪阿旺认为等到双补选结束后才来真正严格辩论而做好准备?再不然就是,哈迪阿旺也是想借助补选时期制造更多的胜算,让选民以为回教党在国会上很有“影响力”!?

回到这一次补选,大家都认同,普遍上都是为了面对将来的大选铺路。台湾高雄师大客家文化研究所所长利亮时先生个人意见为: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与国家诚信党如能冲高选票,这代表半岛西海岸的选民没有放弃希望联盟;反之,国阵得票率过五成,而在野两党瓜分余下四成左右的选票,这就表示在野力量出现严重分裂。

巫统与伊党是种族主义分子,难得两个不择手段的人,有着共同的目标。因为在他们眼里,种族团结就好,国家分裂因素不在他们的考量之中。但是,郑喜文评论员认为,回刑法的真正落实,最大的“受害者”会是他们自己的族群 —— 这将间接加剧社会不公平现象,拉锯了种族之间鸿沟。试想想看,伊刑法若是在吉兰丹先行,如果比预期效果成效,表示全国可以接受落实全国性的伊刑法,万一不成效,吉兰丹马来人势必离开吉兰丹州而选择到更具经济效益的州属或城市,比如所吉隆坡等,那不好正正助国阵一臂之力,发展一个大马城市?马来人群众最后剩下乡下阶层与城市阶层的一种鸿沟。

而选前最后时刻的希望联盟最后一晚的政治演说人潮,透过再次到访的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与前首相敦马哈迪站台发力,助希联拿下在巫统与伊党之间游离的中间选民,是希联成功的最后一个大招,及其关键在于「適耕庄渔民获释回家」课题,將成为这场拉锯战的最后决定性因素。据东方网报道,渔夫作业时长期面对职业风险,印尼海军时常出现界限模糊的事端上以致渔民遭殃。

15日,达鲁益山研究机构民意调查显示,47.9%的大港年轻选民在这场补选支持希望联盟候选人,41.1%支持巫统候选人,更有47.4%的年轻选民不赞成拿督斯里纳吉继续担任首相!

同时,行动党欧阳捍华发表文告指出:「国阵执政雪州,州內的77个华人新村、渔村每年只获州政府拨款20万令吉,作为发展用途。反观,自2009至2016年,我们的拨款从每年20万,增加至500万,比国阵多25倍」,铿锵有力!马哈迪再高调表示,伊刑法著重公平,但伊党所提呈的伊刑法並非是伊斯兰教义的刑法,仅属伊党本身的伊刑法,或许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总结补选

新闻从业员李慧易的看法想证明一点,选举都是趋向于情绪操纵。显然地,巫统和伊斯兰党永远躲不开种族主义与宗教迷思。林德胜认为,政局的发展已经不是简单的选举,为民服务。间中参杂的是疯狂、乱、以及日趋不平稳的政治局面。当人民代议士在选举时候,激情地告诉我们如果成功选上,将会给我们什么改变,什么福利。但是选上后,改变面对困难,成为一届又一届选举的“美丽谎言”。

选举也成为骗得就骗、过了海就是神仙的游戏,举个台湾例子来说,2年前台湾太阳花学运以“反服贸”、“反黑箱”的诉求,佔领国会,获得民进党的帮忙和声援,总统选举结束,蔡英文取得了政权,民进党和时代力量就把太阳花学运一脚踢开,太阳花学运相关团体日前前往立法院示威,抗议民进党版《两岸协议监督条例》草案未落实当初在太阳花运动时承诺的五大原则云云。美丽的谎言都是美丽的,结果却开不出花朵来。这补选看起来没有美丽的谎言,最后是不是连话都开不出呢?还是铁树开花? 马来亚大学前中文系讲师王介英一阵见血地指出,华裔选民关心的是,谁能协助他们解决问题?谁能为他们带来地方上的建设与发展?选民不需要花言巧语,不需要甜言蜜语,也不需要政党相吵,而是静下来,问问老百姓到底要些什么?

在笔者的立场不如所有候选人,与笔者换个位子,候选人坐在台下,广大市民站上台上,一个一个提出要求,候选人一一记下,然后告诉选民那里一个政党真的会去执行?

 

(免责说明:本文部分内容来自多部原作,笔者不特意修改,旨在原意表述。图片源自网络各报媒体。如涉及侵权等问题,请联系小编删。另,笔者政治立场中立,想法源自基层一些心声。同时也是阅读了各大华文主要媒体后,站在读者角度的想法。可成为“媒体对于选民影响力”的参考文献。)

发表评论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