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郎上美容院抽脂不治 无牌进行侵入性手术惹祸

盼以最佳状态出嫁 · 女郎上“美容院”抽脂不治

(八打灵再也18日讯)貌美女子为了能在结婚前以最好的姿态出嫁,从网上联系一间声称拥有专业医美执照的美容院,进行手臂抽脂手术,不料上了手术台后再也醒不来,让未婚夫和家属痛失挚爱。死者哥哥萧明安(24岁)指出,妹妹芷欣于8月底从南非回来准备筹办婚礼,为了能让自己以最佳的状况出嫁,就从网上搜查抽脂相关的医美资讯,之后联系了一家位于蕉赖地区的住家式美容院,并签购了价格2500令吉的手臂抽脂手术。

他说,妹妹于昨日下午2时30分左右,在友人的陪同下首次前往上述美容院,抵达后就接受麻醉注射以进行抽脂,不料约半小时后她就深感不适,于1小时后出现心跳停止的情况,就被紧急送院抢救,但仍无力回天,芷欣于下午5时左右过世。当他们得到妹妹友人通知赶往医院时,已来不及见妹妹的最后一面,让家人悲痛不已,而美容院负责人当时并未在场,直到晚上8时许才到院了解情况。“在我们连番追问下,美容院负责人才透露他们并没有医美执照,是拿普通的美容执照营业,而那位为妹妹进行手术的美容医生也没有专业的牌照。”

他们已就此事报案,目前正处理妹妹的身后事及等待剖验报告,以确定妹妹的死因,不论如何他们都会追究到底,以还妹妹一个公道,更希望通过报道让民众了解和警惕进行此类手术的风险。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 2020-10-18


准新娘手臂抽脂丧命 · 警捕肇事美容院母女

(吉隆坡19日讯)23岁的貌美女子前天下午2时30分,在朋友陪同下到蕉赖地区一间美容院进行手臂抽脂手术,在注射麻醉药时突然出现抽搐和心跳停止状况,被紧急送院后依然返魂乏术。警方已逮捕经营出事美容院的母女,并从疏忽致死角度调查前天发生的准新娘手臂抽脂丧命事件。吉隆坡总警长拿督赛夫指出,警方已经逮捕分别49和23岁的华裔母女,并延扣她们3天助查。警方调查显示,有关美容院持有营业执照,但没有抽脂方面的专业技术。“嫌犯在录供时声称,死者上门时已被告知该美容院没有抽脂技术,不过死者执意进行抽脂手术。”没想到在为死者注射时,死者突然呼吸困难、面无血色。“死者突然晕厥,嫌犯立即致电救护车,但死者送院抢救不治。”

剖验程序已经完成,但死因需待化验报告出炉才能鉴定。警方目前援引刑事法典第304(a)(疏忽致死)条文调查此案。

新闻:《星洲日报》2020年10月19日


抽脂丧命 MTPN协助死者家属 向美容院追讨法律责任

(八打灵再也19日讯)雪兰莪州国家消费人行动议会(MTPN)投诉部主任陈造贤指出,该议会已和因抽脂手术丧命死者的家属取得联系,并将成立小组全力协助他们追讨有关美容院的法律责任等等。根据他们的了解,整件案件还有很多疑点需要厘清,尤其是当死者还未过世出现紧急状况时,为何是由友人负责报案寻求邻近医院的救援。因此该会怀疑有关美容院在此事上需负上一定的责任,因为他们并未在黄金时刻为死者争取抢救的机会,所以我们会全力协助家属,保护他们的权益。此外雪州议长拿督温斯钦博士和雪州议会副议长苏征仪也将亲自前往灵堂悼念及慰问家属。
新闻:《星洲日报》2020年10月19日


指坚持抽脂才酿悲剧 · 死者兄:推卸责任天理难容

(八打灵再也19日讯)前日因手臂抽脂手术身亡萧芷欣(23岁)的哥哥萧明安(24岁)在得知美容院负责人以妹妹坚持要进行抽脂手术才酿悲剧的说法深感愤怒,并指美容院的行为简直天理难容,为何他们在悲剧发生后还要推卸责任给妹妹。萧明安指出,对于美容院的说法他们保留追究的权利,并向媒体展示了美容院负责人和妹妹之前详谈的通讯记录。他强调,他的妹妹并没有执意要进行抽脂手术,是院方向妹妹推销抽脂配套,在沟通过程中也主动给予妹妹优惠折扣。所以美容院业者对警方的说词是完全不实的。

新闻:《星洲日报》2020年10月19日

 


好友:进手术室惊见抽搐流血 · “奔医院求助救不回她”

(八打灵再也19日讯)陪同好友到美容院进行手臂抽脂手术的女子陆小姐指出,芷欣是在进入美容院逾一个小时后,受到美容院一名员工的通知才知道好友出事的情况,当她进到去时只见好友正在抽蓄且手臂正流血,她四处求助却仍无法救回好友的宝贵性命。

陆小姐说前天下午她陪同好友到美容院,也坐在一旁听好友和美容院医生(23岁)了解手术过程,在讲解过程中负责人提及会在死者手臂注射药物及手术过程。好友在了解情况后同意进行手术,并根据指示换上院方的衣服,在手术过程中,她一直坐在外面的沙发椅子等候,直到手术中段,医生的助手出来拿取物品。“当时我就询问助手手术进行到如何,对方当时说好友出现流血有点多,因此她们需要更多的时间去处理,要求我继续等待。” 不料却在接近下午4时30分左右,医生的助手突然呼唤她进入手术室,并紧张的要她打电话给医院求助。

“我立即冲进去手术室,却看到好友趴在床上,手臂一直流血及身体一直抽搐,我立即询问医生,她们却反问我好友是不是有咬手指的习惯。”她一直表示好友没有这样的情况,对方这时表示好友出现吐血的情况,她立即向救护车求助要求他们尽快抵达,因为好友情况非常危急,没有任何的反应。

当时救护车的人员一直询问细节,她也将电话交给医生,让她和医护人员沟通,后来她也在医生助手的要求下离开手术室,因担心细菌感染。等了一会儿她再次进回手术室,发现好友被他们翻身,而医生在医护人员的指示下为好友进行急救,但当时好友已没有任何反应也没有意识,手也一直流血。“我立即跑去附近的医院想向医生求助,在急症室时我一直哀求他们救我朋友,我很担心我朋友等不到救护车了。”后来医院医生出来询问情况,并要她再次打给救护车,后来才得知好友已被送上救护车了。她就立即再跑回美容院,也询问医生好友情况,当时对方还安慰她说好友没事。“我也通知好友哥哥到国大医药中心,当我抵达医院时,却发现好友哥哥在急症室痛哭,我当时就知道好友离世了。”

新闻:《星洲日报》2020年10月19日

 

不满美容院推卸责任 · 死者家属再报案 卫部介入调查

(八打灵再也20日讯)准新娘抽脂致死案,美容院业者在落网后声称是死者坚持要进行手术才酿悲剧,死者家属于今早就此事再度前往警局报案,并获知卫生部已介入调查此案。者哥哥萧明安(24岁)指出,他们于昨日通过媒体得知美容院负责人推卸责任的说法后深感不满,于是于今早再度前往警局报案,要求警方彻查嫌犯的说辞。他们已在报案后直接录供,并将所有证据提交给警方调查。“此外根据我们所了解到,警方已收集所有的证据,当中包括美容院所使用的药物,并将药物交给卫生部检验。” 卫生部也向警方申请要求介入此案,协助警方调查该美容院。

新闻:《星洲日报》2020年10月20日


 

抽脂致死案受害者今举殡 哥哥:盼妹妹悲剧唤醒民众警觉

(吉隆坡21日讯)准新娘抽脂致死案受害者于今午举殡,死者哥哥萧明安希望通过妹妹的悲剧警惕社会大众在进行医美前要谨慎,更希望执法单位加强执法,切勿再让悲剧再次发生。事情会发生是因为国内的无牌医美行业太过泛滥,他们以各种噱头蒙骗消费者,导致消费者资讯错误,才会酿各种悲剧。“在事发后我也多次在社交媒体搜寻,但发现这些声称是医美医生的人,并没有在妹妹的事情后收敛,依旧在各个平台推销配套,为此我深感不安,害怕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他甚至发现身边的友人也从事这行业,通过了解后更得知很多“医生”只是修读过几天的课程,就敢在社交媒体说自己是专业医美医生,能为顾客进行各种微整,如注射溶脂针、美白针、缝双眼皮及打美容点滴等

萧明安指出,除了民众提高警觉外,执法单位也应该加强执法,取缔这些无牌业者,让他们无法继续经营。“卫生部应该控制药物,因为这些无牌医生都以药物合法及是国外进口,保证安全为由欺骗消费者,而卫生部也应调查药物来源。”另一方面萧明安指一家已渐渐平复心情,父母虽是白头人送黑发人,但他们不会对肇祸者抱着怨恨的态度。但已决定以宽恕的心对待此事,尤其是昨日肇祸者远方亲戚曾到灵堂悼念后,他们的态度让我们欣慰。经过了解,他们一家也知道肇祸母女家境不好是单亲家庭,加上他们并不需要靠索赔肇祸者金钱,所以尚未决定是否展开其他的法律途径。

萧明安指出,但他们会持续监督警方执法,并希望剖验报告能尽快完成,让家属早日得知死因。目前死亡证书上写的死因是疏忽致死,并未列明是麻醉药还是其他药物导致。他们知道警方需要等待化验报告,但无法接受需要耗时2个月,因此将会委派律师督促警方的调查进度。

作者 : 林佳香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21

 



专家意见与回应

AICA促政府建立体系管医美 抽脂致死事故或冰山一角

(吉隆坡20日讯)马来西亚美容医学总会(AICA)指出,在医美潮流下,类似的医美失误事件只是冰山一角,而这失误不只发生在不合格美容师身上,甚至也包括合格美容师、合格医美师、持有医美微整准证(简称LCP,LETTER OF CREDENTIALING & PRIVILEDGING)执照的医生。

AICA总会会长黄伟强教授发文告揭露,目前卫生部的所有法律只是针对医药和对医生监管,并不存在对美容业的监管机制。因此,卫生部应该与美业总会联手建立有效的监管体系来约束业者的服务,保障消费者的安全,当中需要监控的包括医美药物进口。美业与医药业的标准不同,不可相提并论。必须强调,医美师绝对不能做隆胸、抽脂的操作,以及牵涉相关的外科整形手术,而医药医生也不能进行外科整形手术。不管是医药业或医美业,都应该以正面的讯息来协助医美业的发展。此次事故凸显我国医美业在法律监管上的缺失。他表示该总会也致力于规范美容业,同时即将出版的《美容师和医美师专业指南手册》也获首相署特别事务部部长的支持,预计在下个月推出。

新闻:《星洲日报》2020年10月20日

 


 

“抽脂属侵入性手术” · 惹古南达:须专业外科医生执行

(吉隆坡20日讯)马来西亚整形美容与颅颌面外科医师协会主席惹古南达提醒公众,根据大马美容医学实践指南(Aesthetic Medical Practice Guideline),只有拥有大马医学执照的外科手术医生才能为民众进行抽脂手术

抽脂手术(liposuction)在医学上是属于整形美容外科体形雕塑手术的一种,也是侵入型手术,必须由技术娴熟且丰富经验的外科手术医生,在拥有完善设施的医院进行。虽然大众对医美手术所带来的风险略知一二,但我们希望能让公众提升对这些手术的安全意识,以及更了解手术的风险。为了避免有更多的受害者,公众可以通过政府所提供的网址( www.nsr.org )去查询,以确认该医生是否有注册国家专科准证(National Specialist Registry)。

新闻:《星洲日报》2020年10月20日

 


美容院只能提供洗脸按摩服务 医生:美容师没资格使用麻药

(八打灵再也20日讯)一名来自医学美容领域的医生强调,美容师没有资格使用麻醉药,更不解为何市面上有部分美容师可获得并使用麻醉药,是否存在非法药物走私的纰漏?他表示,使用没有通过国家药剂监管机构(NPRA)注册的药物,属于触犯刑事罪

民众必须明白,只要确认自己进入的地方是美容院(Pusat Kecantikan),有关美容院就不能使用针为顾客进行注射,或者进行镭射疗程及动刀等,只能提供洗脸及按摩服务。只有医生(GP)及持有“资格认证和特权信”(LCP)的医生,方能进行涉及医美的手术。合格的医美诊所也会为消费者提供安全保障,即便发生医疗事故,也会为受害者及家属提供赔偿。拥有专业知识的医生才知晓消毒的方法,并在过程中严格遵守标准作业程序,一旦发生医疗事故,也懂得如何应急处理,在命悬一线之际通过心肺复苏(CPR)抢救人命。在一个没有提供急救方法的场所进行这种侵入式手术(invasive surgery)是错误的。

他呼吁民众小心谨防一些美容院及不合格的医美诊所,即自称可以提供一次约200令吉的PRP血清美容服务,因为有关服务可能并没有遵守严格的卫生标准,没有清洁消毒及重复性使用相关道具。PRP血清美容在合格的医美诊所的所需价格为上千令吉左右

新闻:《星洲日报》2020年10月20日

 


 

失实广告诱年轻女性 黑心医美课程泛滥

(吉隆坡22日讯)女模特儿抽脂不幸丧命的案件,引起社会人士对无照医美课题的关注,如今市面上被揭有许多不合规格的医美培训课程,促成无执照的操刀者以“挂羊头卖狗肉”方式营业,草菅人命!

据悉,有刚入行的无照医美业者,一般上没有资金开店,还会提供上门服务,或租酒店客房,就地进行医美手术在未经消毒的环境和器材下施手术,非常容易造成细菌感染

记者上网查询,面子书上便有大量“医美技术课程”广告,宣称能让零基础的学员在短短数天掌握多项复杂的医美技术,包括抽脂、线雕和丰胸等。无论是传统还是超音波抽脂,都有限定抽脂量,否则将失血过多,但这个无照业者却在广告中标榜“无限制,抽到尽”

据观察,有关课程价格介于数千至上万令吉,一般上分为“理论”和“实操”两种,有者甚至指有专科医生亲自指导;可见部分业者在网上公开招大量模特,供他们实际操作。主办方甚至会提供“材料”,其中相信包括针管、麻醉药和肉毒杆菌等,成分和来源都无官方认证;但调查发现,这些“材料”在淘宝网站上,便可轻易购得。这些药物不仅没有经过马来西亚国家药品管制局认证,有的甚至含有毒素,存在危险。

这些医美“导师”多数从韩国“学成归来”后,指自己已经获得韩国证书,趁机在本地开班授课大赚一笔,但实际上都不持有大马的医美资格认证(LCP)。为了躲过当局追查,这些无照业者在进行商业注册时,会填写和医美无关的产品服务,比如售卖盥洗用品、香水或化妆品等作为掩饰

部分课程广告指,只需要2天课程便能学会溶脂或水光等高风险的医美服务。

年轻女性易中招!

无照医美广告诱人,想创业或是消费的年轻女性易中招!而由于这批无照业者中有人经营了数年之久,都没有被取缔,造成她们在网上的宣传也更加肆无忌惮。据观察,大部分医美广告都会再三强调“价格便宜”和“效果显著”等广告词,有者甚至再三担保“无风险”,让更多年轻女性卸下心防。

调查发现,有执照的医美服务价位介于7000至1万7000令吉不等,最高的为缩胸和拉胸手术,皆超过1万令吉,而其中抽脂手术就要价7000令吉;反观无照医美,只需要数百至数千令吉,价格相差好几倍。

另外,医美课程方面,主办方以“励志”方式宣传,鼓励年轻人学了课程后自行创业,利润高,且时间自由,大量90后的年轻女性也因此慕名而来,构成越来越大的无照医美市场。

吁美容业者交代

因抽脂丧命的女模特萧芷欣,其二哥呼吁涉案的美容业者母女出面,交代案发来龙去脉!

萧先生向《中国报》指出,继美容业者母女周三(21日)被警方暂时保释出外后,目前为止对方都还没有与他联系。“这并非为妹妹“报仇”,而是想了解事发细节,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避免下一个受害者。” 自妹妹逝世后,他上网查询才发现无执照医美如此泛滥,因此想通过该母女,了解她们如何私下轻易取得这些器材和药物,揭发这里头暗藏的危机。

另外,他也指出,从妹妹的手机聊天记录发现,妹妹拒绝的几家医美业者,都坦承自己的没有专业执照的,但竟然都表示愿意为妹妹提供服务,可见无照医美已是到了无人不知的现象。

2020年10月22日《中国报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