罢工台铁车长千言诉苦

台铁产业工业为抗议台铁长期漠视劳工权益,除夕到初三号召员工“依法休假”,导致多个车站直接“唱空城”无人售票。一名不愿具名的车长今天发表千字长文,坦言“依法休假”的员工承受莫大压力,还说“我并不是任性,并不是无理取闹”,只因资方、工会、台铁几乎联手起来剥削台铁员工。

该名车长表示,工会甚至出卖会员,“说白了,它们是合法的流氓,收了保护费还不做事”,一群年轻人才会再另外成立产业工会,但却不断受打压,“缴了保护费还要被打,这是什么逻辑?”

车长也透露,长官联络他的父亲来关切他的罢工行为。其实从祖父开始,一家三代都是台铁人,也因此“好巧不巧,我的基层主管跟父亲是多年同事;好巧不巧,该区最大的主管:运务段段长是父亲同期的同学。”

因此,当这位车长参与台铁产业工会的“依法休假”行动时,车长的主管“基于他们的‘好意’”与‘关心’,直接跳过我,联络了我的父亲,说明了‘局长第一个要清算我’、‘参与活动会没有工作’、‘不来加班会记旷职停职调职考绩丙等’。”  图/文

以下为全文:


 

2017年的农历春节,我拜长官所赐,除夕夜就必须进医院就医。为什么说是拜长官所赐呢?因为我参与了工会依法不加班的活动。参加工会活动就进了医院吗?当然不是!工会活动还不至于无良到如此程度。但,那是为什么呢?

说来话长,真的很长。

 

台湾铁路管理局,底下有个企业工会,在我们这群年轻人另外成立产业工会之前,他一直都是独门事业,所以过往只要成为台铁员工者,也都是企业工会会员。工会,理应为员工发声,改善员工劳动条件,提升员工合理待遇

而企业工会呢?

在收了会费后,核心干部为自身利益,结党营私,跟资方挂勾,弃员工于不顾,甚至出卖会员!说白了,它们是合法的流氓,收了保护费还不做事!终于,有人受不了了,在研究过工会法后,几个志同道合的人协力成立了产业工会,为的就是帮员工发声,让基层员工的困境能传达到长官那里。

殊不知,企业工会这群喝会员血吃会员肉惯了的人发现不得了了,为了自己不被边缘化,为了巩固自身的利益,不惜跟资方携手合作,打压产业工会。夸张的是,产业工会的会员,同时也是企业工会的会员(劳工依法可以加入复数工会),缴了保护费还要被打,这是什么逻辑?

蔡政府的一例一休不管再怎么烂,其本意就是实施之后,劳工要嘛是假变多(台湾高铁),要嘛就是钱变多(福懋科技斗六厂),结果伟大的企业工会理事长,迳自违反工会章程,在临时会员代表代会没有召开(更不要说是理事会)的情形下,一个人就决定了“暂时维持现状”!

伟哉企业工会理事长,你凭什么自己就可以决定一万两千名会员的意志?甚至连会员代表都不用问过,就迳自跟资方达成协议?你是秦始皇,还是希特勒?

在来说说我的资方——铁路局。说实话我完全不清楚台铁打的是什么算盘,自一例一休之后,不给钱也不给假,还想维持现状?想省薪资吗?就这样直接找企业工会理事长来谈谈,就想要达成目的?加班费不增反减,还想藉着法律的曲解,去增加更不人道的工作时数?

当然,现阶段台铁人就是不够,要多休假自然有难度,而公家机关要人要钱本来就是要经过层层箝制(人事行政局),都不是那么容易,那可否请局长告诉员工 要等多久?如何完成这样的期程?维持现状这段时间钱要怎么补?没有,什么都没有。

因此,产业工会发动了春节依法不加班的不配合运动

劳基法第37条规定,内政部所定应放假之纪念日、节日、劳动节及其他中央主管机关指定应放假之日,均应休假。中华民国一百零五年十二月六日修正之前项规定,自一百零六年一月一日施行。

要我当顺民不是不行,只要合法合理,没有侵害到我该有的权益。

现在,台铁企业工会收了我的入会费,却没有办法为我争取权益,我不能反抗。为什么?因为跟大多数人不一样。台铁早在半年多前就知道一例一休要施行,却一直拖着处理不积极,还搞到需要找企业工会来“展延”出落日条款争取更多的时间来研议,却又不告诉员工说在执行落日条款期间的加班费要如何追补。面对这样的不公不义,我不能反抗,因为这样不能平静过日子。

如果可以不要让企业工会扣会费,如果台铁局可以早日就做好应变跟规划,谁会愿意出来抗争呢?

没有求你们接受与认同,但至少瞭解我的坚持,真的有这么难吗?

父亲,还记得吗?在我年少轻狂的时候,你没有选择去瞭解我,而是一昧的要我照你的路走,结果造成了数年的隔阂,直到我如“你的”愿进到铁路局来,你才愿意放下,并试着去回顾跟倾听过去的我。也直到那个时候,你才发现了跟你印象中完全不同面貌的我。

而现在,我并不是任性,并不是无理取闹,而是试着让法律赋予我原本就可以行使的能力,让它真的能够被行使而已,这样错了吗?

回顾台铁的员工,一开始也不是就有现在的待遇的不是吗?当然,有些是配合政策的修改,台铁直接照办,但有些也的确是靠着抗争来的啊!而这次,我没有带头没有策划,就只是单纯的配合理念相同的工会规划的活动,这样不行吗?

当然,事情还没有到最后,虽然在法上我是站得住脚的,但在政府的操作下,法官会怎么判当然还不知道,如果说要让结果来定对错,我也只能祈祷某天您能像之前那样倾听我的想法,谅解我的坚持。

至于长官,我真的只能感谢再感谢了!我真的没有想到,在面对已经是完全行为能力人的我,还需要您像老师一样,拨空通知我的父母,请他们像要求我不要跷课一样的要求我去上班,长官您真的辛苦了。只是说造成我们家家庭失和分裂,我没办法回家过年,我的孩子见不到自己的爷爷奶奶,这么照顾我的好长官,是不是能协助收拾残局?

台铁说不行,你们是公务人员,要对国家尽忠,所以轮班的不能休要讲权益的时候,说你是劳工,所以不能有公务人员的福利。要讲责任的时候,说你是公务员,所以不能只负一般劳工的责任。

请告诉我这是三小?

这不是剥削什么才是剥削?

在2003年,当时的企业工会在9月11日曾发动了一次大罢工,当时劳委会(现劳动部)就已经清楚的明定,台铁员工是适用劳基法,所以有工会。既然有工会,参加工会活动没有违法的问题。而现在,台铁局对所有要参与不加班运动的员工,恐吓威逼温情攻势样样都来,我就是最深的受害者!

我家三代都是铁路人,除了祖父已仙去,父亲也是自铁路局退休。好巧不巧,我的基层主管跟父亲是多年同事;好巧不巧,该区最大的主管:运务段段长是父亲同期的同学,基于他们的“好意”与“关心”,直接跳过我,联络了我的父亲,说明了“局长第一个要清算我”、“参与活动会没有工作”、“不来加班会记旷职停职调职考绩丙等”。

父亲听闻后吓了个半死,不分原由的要求我停止这样的行为。我不愿屈服,我的父母因此整整两日被吓的食无滋味夜不能眠以泪洗面快要送进医院,妹妹因为父母被吓到影响身体健康,因此跟我撕破脸,妻子更是因为我不屈服形同决裂。而我因为承受不了父母给的压力积劳成疾也进了医院。

感谢各级长官的“好意”,让我家鸡飞狗跳刮起风暴近乎支离破碎。这点晚辈铭记在心,也祝福长官在这样摧毁一个可以好好过年的家庭后,还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的记忆力没有很好,为了怕自己忘记,所以特别在大年初一的凌晨,写下这篇记录,盼对长官的恩德望能永志于心。

谢谢长官让我跟家人在农历春节就必须走一趟医院,谢谢。

 

**版权属作者,向原作者致敬!
**免责说明:版权归原作者,如涉及侵权等问题,请联系小编删之。
**此文章为分享内容,照片和资料皆取自网络,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绝对尊重个人版权,谢谢。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