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奥运选手谢淑薇退出巴西奥运赛风波

谢淑薇风波近日沸沸扬扬,先是宣布从台湾网坛退休、不再接受国家队的征召,更表示自己不是国家养大的,靠的是民间力量,“我是职业选手,我只为粉丝而战”。

d1951609

体育署扯后腿 不满公布谢淑薇补助金

记者陶本和/台北报导

谢淑薇全面退出台湾体坛风波,据府发言人黄重谚表示,总统蔡英文知情,并有请行政院长林全多做沟通。不过据消息人士指出,在沟通取得转圜之际,体育署却扯后腿,公布4588万补助金狠狠打脸谢淑薇,此举让总统非常不满。对此,总统府方面第一时间没有回应,时至今天下午府发言人黄重谚在媒体追问下表示,总统知道该事件,并且有向林全院长要求多做沟通,不过也强调,其实在转告林全之前,副院长林锡耀已经前去关心了。

至于林全对于谢淑薇事件的看法,稍早接受媒体访问时有表示,还是希望最后事件可以有圆满结果,强调任何运动的赛事,选手就是主角,要让选手可以有发挥的空间,因此要解决选手的问题,希望还有转圜的机会。不过在沟通取得转圜之际,教育部体育署公布资料显示,谢淑薇从2002年釜山亚运开始,加上2005年世大运女双金牌、2006年杜哈亚运女团金牌、2009年香港东亚运女双金牌、2014年仁川亚运女团金牌等赛事,15年来共获得新台币1560万元“国光奖助学金”。

此外,谢淑薇从2005年开始接受国家培训,每年都向体育署申请经费补助,至今12年来已领取1128万元的补助金。若再加上牵线下的企业赞助,谢从台湾菸酒公司、中华航空、中油等国民营企业拿到约1900万元赞助金,还不包含华航赞助的免费机票。三项加总,谢淑薇十多年来拿到的补助和赞助金额达4588万元。

对于体育署公布补助资料的举动,据消息人士指出,让总统蔡英文非常不满,认为目前应该是积极沟通解决问题,而不是冲撞,制造更多冲突。

对此,黄重谚回应表示,总统关心的是国家整体的体育发展,“但总统并不会也不曾对媒体称的这部分有任何表示”。黄并未直接否认总统是否不满体育署一事。


谢淑薇表示自己不是国家养大的,靠的是民间力量,“我是职业选手,我只为粉丝而战”。总统知道该事件,并且有向林全院长要求多做沟通,不过也强调,其实在转告林全之前,副院长林锡耀已经前去关心了。不过在沟通取得转圜之际,教育部体育署公布资料显示,谢淑薇从2002年釜山亚运开始,加上2005年世大运女双金牌、2006年杜哈亚运女团金牌、2009年香港东亚运女双金牌、2014年仁川亚运女团金牌等赛事,15年来共获得新台币1560万元“国光奖助学金”。此外,谢淑薇从2005年开始接受国家培训,每年都向体育署申请经费补助,至今12年来已领取1128万元的补助金。若再加上牵线下的企业赞助,谢从台湾菸酒公司、中华航空、中油等国民营企业拿到约1900万元赞助金,还不包含华航赞助的免费机票。三项加总,谢淑薇十多年来拿到的补助和赞助金额达4588万元。对于体育署公布补助资料的举动,据消息人士指出,让总统蔡英文非常不满,认为目前应该是积极沟通解决问题,而不是冲撞,制造更多冲突。在里约奥运前夕,谢淑薇在脸书宣告永远退出国家队,永不接受国家对征召,其父亲谢子龙也痛批网协,如秦桧在后方搞小动作,震撼弹引起各界讨论。(2016年8月6日)

网球选手谢淑薇在里约奥运前宣布退赛,体育署长何卓飞5日晚间也和谢父谢子龙会面,希望挽回,谢子龙答应会劝女儿出赛。不过,人在里约陪谢淑薇的哥哥兼教练谢政瀛,在台湾时间6日凌晨0点19分发文,表示“心力交瘁已经无力参赛了,希望这次淑薇的事情可以做个借镜,我们还是很沈重的表示,会维持我们原本退出奥运的决定,谢谢。” (2016年8月6日)

里约奥运6日开幕,但女网选手谢淑薇日前宣告退赛造成轩然大波,各界将焦点全放在她身上,其他57名替中华代表队出征的选手宛如被忽视。不过,新北市长朱立伦晚间在脸书上回忆4年前的伦敦奥运,再回过头来看里约奥运,对于8位新北选手出赛相当支持,也喊话要所有选手加油,做最精采的表现。中华代表团今年奥运共取得18个运动种类,58席的参赛资格,扣除掉宣告退赛的谢淑薇,仍有57名选手要继续奋战。朱立伦6日晚间在脸书上提到,4年前的伦敦奥运,新北选手曾栎骋拿下跆拳道铜牌,是台湾之光,更是新北之光;至于今年,也有8位新北选手代表台湾出征里约奥运,有网球女子双打世界排名第5、6名的詹咏然、詹皓晴、上届女子射箭团体赛第5名的雷千莹、最年轻的柔道国手蔡明谚、在日本小松柔道队打拼的连珍羚、克服车祸受伤的划船选手黄义婷、在世界桌球锦标赛拿下女团铜牌的陈思羽、以及“创下连续4届奥运参赛纪录,台湾男子网球的代名词──卢彦勋”。(2016年8月7日)

里约奥运中华代表团网球选手谢淑薇已经确定退赛,目前签表上不论女单、女双已无她的名字,也连带使双打搭档庄佳容无缘奥运,对此,国民党副主席郝龙斌7日下午在脸书贴文表示,或许“为国而战”、“国家荣誉”不是一顶至高无上的大帽子,好好检讨台湾的选训制度,最不舍和可惜的就是佳容。(2016年8月8日)

科技新报数位内容行销总监蓝弋丰评论:当谢淑薇对奥会这样不礼貌,可是被拍桌训话的,事后奥会还要公布对话内容,以为这样可公审谢淑薇,只是奥会不知民情早已改变,没料到这样做反而是他们自己遭到公审。这正好是这次谢淑薇事件代表的精神,她过去为国征战结果受伤却只能自己承受,有什么需求都叫天天不应,觉得受到不公待遇十分委屈,循正常管道争取却总被呼咙,累积了满肚子气,于是选择在奥会最脆弱的时刻带枪谈判,奥会却没意识到自己毫无筹码,或是吃定谢淑薇一定不敢真的退赛,还想摆官架子,拿国家大义压人,结果是遭一枪毙命,舆论不但没怪罪谢淑薇退赛,还认为她让奥会下不了台大快人心,反倒是奥会遭起底、围剿,甚至连帮奥会说话的媒体也一并遭到围剿。(2016年8月6日)

李柏锋:我倒是看到了一个值得大家思考的问题:到底是国家应该为人民服务?还是人民必须服务国家?国家到底是什么?在要求人民必须服务国家之前,我们应该先搞清楚这个问题才对啊!不然身为一个人民,怎么知道自己是在服务“什么”?有的时候,国家只是独裁者的代名词;有的时候,国家是人民总体力量的展现。… 至少在我的认知当中,台湾是一个民主国家,因此国家应该服务人民,成就人民,以人民所能获得好生活与自我实现为荣耀。身为“服务者”的协会或代表队甚至是政府机关,如果高高在上,只质疑谢淑薇的态度,而无法以专业处理问题,那么其实就是失职。“不要问国家为你做了什么,要问你为国家做了什么?”其实这句话就是纪伯伦拿来反问那些应该服务人民的专业人士是不是有尽到自己的责任。很多人都不知道在这句话真正的版本是:“你是一个问国家能为你做什么的政客?还是一个热心地只问自己能为国家做什么的政客?如果你是前者,你就是寄生虫;如果你是后者,那你就是沙漠中的绿洲。” (2016年8月6日)

台湾运动产业协会理事长徐正贤: 不管淑薇背后的原因是什么,要让一个过去一年多拼了命拿到奥运女单参赛权的选手决定放弃代表国家,这肯定是个很沈痛的理由!以台湾的网球运动发展状态,目前几位知名的国手,很多都是从小受家长启蒙,而当中有不少家长甚至迄今仍担任着教练的工作,家长能够把孩子带到成为职业选手,不管家长有没有选手和教练的相关经验,我们都应该报以很高的尊重!教练家长带职业赛事没有任何问题,但带国家队,问题就开始复杂了!(2016年8月6日)


谢淑薇风波 回顾蔡英文提8年“80亿体育经费要倍增”

记者陶本和/台北报导

谢淑薇全面退出台湾体坛风波延烧,总统蔡英文也知道此事,并有请行政院长林全多做沟通。在台湾体育问题上,其实选前早有提出政见规划,在经费上希望鼓励企业投资,整合体育、产业、行销,目标现在每年80亿元经费,8年后可以倍增。

在里约奥运前夕,谢淑薇在脸书宣告永远退出国家队,永不接受国家对征召,其父亲谢子龙也痛批网协,如秦桧在后方搞小动作,震撼弹引起各界讨论。不过,对于谢淑薇风波有正反两极的看法,针对本次轩然大波,黄重谚表示,蔡英文知道这件事情,并有请林全院长多做沟通,不过其实在指示之前,林院长早就有请林锡耀副院长前去关心。

面对台湾体育的困境,蔡英文选前出席“蔡英文体育各界高峰会”时,发表体育发展的五大政策方向,分别为“体育行政优化”、“鼓励企业投资”、“国际赛事接轨”、“体育向下扎根”和“选手职涯照顾”。蔡英文表示,台湾的国民体育法中已经规定,员工500人以上的机关、团体及企业机构,就要聘请体育专业人员,辅导员工的体育休闲活动。未来这些规范,一定要加以落实。


有关评论:

*谢淑薇事件:要选手相忍为国,是在忍什么鬼?

这年头大家都很会讲“相忍为国”。

问题是,这群协会、奥委会跟体育署的官员们,怎么好意思讲这种话?

不论是哪个职业选手,国家从来就没有栽培他们。如果说拿奖金就算是栽培,我都不好意思说,为什么不是大家都有,而是只有拿到金牌银牌铜牌的选手有?只有拿到奖牌才有奖金不是吗?在没拿到之前,国家栽培了什么?我们有给职业选手教练、球具、场地、零用钱?拿到奖牌才给奖金,那叫做锦上添花,不叫做栽培。你要职业选手挂你的名字拿牌,为你做宣传、团结民心士气,沾点台湾之光,不用给人家钱吗?

张淑薇从小就是只会打网球,她立志当职业选手,没有经纪人、没有公关,这件事发生以后,我还跟她开玩笑说,你就是只懂打球,不懂公关与赚钱,今天才会被那个记者发动围剿,也才会被这些协会的人修理。你这人就是太好,早知道我就陪你去开记者会。

这件事的起源,就是网球协会拿出一张淑薇从来没看过的公文,声称早就用电子邮件传给她,更改指派随团教练的规则。这件事会影响什么?教练对于选手的影响很大,所以选手都会希望自己的教练可以跟团。淑薇根据之前的规则,让自己参加不同的比赛,取得可以指定教练的资格,但是协会竟然“突然”拿出一只新公文,声称他们依据规则,淑薇的排名不能指定教练

问题来了,这规则何时订的?协会说,早就已经用电子邮件给她了,但是没有任何记录显示他们有签收。他们就傻傻的根据以前的规则参加比赛,希望可以用实力取得资格,接着协会突然说,你根据的规则是旧的,现在是新的,早就跟你说了,什么时候给你的?我没证据,但反正我早就给你了。

今天淑薇争取的,不是这张教练证而已。而是整个制度到底在搞什么东西?要改就改,有问过选手吗?有机会夺牌的人不过就是那几个,就算网协的说法是真的,在更改规则时,不会找选手来开会吗?难道由几个没在打网球的所谓大老,直接开会决定改规则,事后用电子邮件通知选手就好?不用确认有没有收到,没有尊重、没有跟选手讨论,这个就叫做她活该?

我真的搞不懂为什么这个国家好意思把大批预算,也就是我们纳的税,拿来给所谓的协会独占?理事监事没有基层选手,没有现役重点培训人员,就是由不知道哪里来的大老占据,然后体育署只相信这些人的一面之词,从来没有在培训选手上尽力,只会在职业选手千辛万苦得名以后,来沾选手的光,再要选手相忍为国,是在忍什么鬼?

如果这个国家,只会支持没有选手与球迷基础的协会,把所有预算灌注在这里,然后听信他们的一面之词,不愿意聆听选手的心声,那么这个国家大概也就是只有每年都在干瞪眼看人家得牌的份。关于淑薇退出奥会比赛,我肯定支持。

你爱这个国家,可是这个国家爱你吗?

哦,对不起,我们的奥会名称是中华台北,不是国家。

  • 作者吕秋远,硕博士毕,原文刊载于作者脸书,宇达经贸法律事务所执行合夥律师。

苏嘉祥/卢彦勋说剩下一条腿也要打奥运,那谢淑薇呢?

文/苏嘉祥(国立体育大学兼任助理教授)(以下文章节选于原文

谢淑薇是一位“天才型”的女网选手,她小时来自一个比较辛苦的家庭,若以20年前的生活水平,他的父亲谢子龙很难将这个拥有七位子女的家庭训练成“网球家庭”,但是谢子龙做到了、谢淑薇也做到了。

谢淑薇是台湾网球史上最杰出的竞技运动员之一,她个人创下多项傲人网球纪录,包括个人单打排名WTA(世界女网球员协会)第23名,拿过两次WTA单打冠军;获得WTA双打第一名,曾经在“法网公开赛”“温布顿网球赛”和中国大陆选手彭帅一起得到女双冠军,两人也曾获得年终总决赛冠军;这些都是几代台湾人努力许久未曾得到的令誉,国内球迷都以她为荣。

谢淑薇继2012年后再度取得奥运单、双打资格,她很努力地在过去两年和多位中外选手搭配双打,从中国的彭帅到印度的蜜尔莎..到多位欧洲选手,并且也不放弃单打比赛,虽在国际网球总会(ITF)甄选手奥运选手第一轮没有选上,经第二轮征询所有会员国选手意愿后,她入选单打,并且依中华网球协会报名,搭配排名也不错的庄佳容,谢/庄两人也以ITF的F.P.资格成为本届奥运参赛选手。

国际体坛的竞赛林林总总、包罗万象,简单的讲,有以国家为单位、和平为宗旨的“大型运动会”,如奥运会、亚运会、世大运、东亚运..等,这种比赛通常没有巨额奖金,冠军选手只有金牌一面、鲜花一束。但是我国的“国光奖章”附带的奖金奥运金牌一面以前有新台币一千万元,今年起增加到两千万元,另外中华奥会主席林鸿道再加码一千万元,总计新台币三千万元,将近一百万元美金,是参加里约奥运近两百个会员国中,奖金最高的一国。

但是从2002年釜山东亚运,谢淑薇入选国手集训起,就出现许多波折,让当年女网队在缺少一人情况赴会,又有一年她当选“世大运”国手也临阵缺席,当时世大运做出检讨明文给网协,谢淑薇不可当下届世大运选手,都曾给大家留下困扰。

好的运动选手当然都具有很强硬自我意识,才足以对抗诡异多变的对手,也才有办法应付永无止境的挑战。但是如在奥林匹克运动会的竞赛场合,选手实在应多多考虑我们国家处境,我们能出来比赛已经很不容易,同团还有许多队友,不管为这块土地拼搏也罢,为自己名利争取也可以,但是这是奥运,扛着的是“中华台北”、“台湾”,有什么事应该相忍为国,努力打完比赛后回国再来检讨。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