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政治闹剧 过度民主成为恶斗

你有没有试过看政治新闻看到会笑滚地?

一般上,我们提及政事,不是面红耳赤,就是举手欢呼,政治上,有人欢喜就有人优。很正常。

但是,现今的台湾,自称为最民主,最会沟通的民进党(蔡英文总统领导)上任两个月内,已经闹出笑话不少。我随便举例:

(1) 资深媒体人李艳秋针对台湾时事发言:蔡执政两个月,人民一日数惊。检视一下这两个月的台湾,几乎没有一件好消息。军中虐狗、雄三误射、台东风灾、桃机淹水、华航罢工、一银盗领八千万、台铁爆炸案,以至惨绝人寰的游览车火烧车,每一件都重创台湾社会;大概一个“废”字可以涵盖: 废了课纲另立新课纲,废了红十字会专法、马上开临时会,只为了通过党产及转型正义条例,一举废了国民党。 (2016年7月22日)

(2) 南怀谨:“德不配位 必有灾殃”,讲的就是这个道理。近日讨论沸沸扬扬的《不当党产处理条例》、《促进转型正义条例》即是过当“多数裁定”典范。这个情况众所皆知,政府容许立法单位以多数的名义压迫少数的争议性、专制性立法,没有人会称之为公平合理的制度。我们不乐见,多数暴力就是民进党的民主,强权专制就是民进党的法治。我们更不乐见政党为谋求选票与自保“选前台湾,选后转弯”(2016年7月23日)

若是没有留意台湾新闻的朋友,不妨只是看看昨日台湾新闻的焦点:

我忍不足笑到不能言语,只好用文字表达…


立法院临时会2016年7月26日处理105年度国营事业预算案,或许是不当党产条例“被”三读通过,不满民进党团挟人数优势夹攻,国民党团祭出千案杯葛,民进党团也提出对案,因此最后决议要挑夜灯开会一路战到29日午夜都不停歇。

据悉,国民党团提出1474多项删减预算案,再加上民进党团提出的对案,朝野一共提出2419案,据计算,若完全不休息,恐怕要花至少15天来表决。民进党团不惜祭出车轮战奉陪,将花4天3夜不断电进行表决大战,以每案表决4次计算,光是国民党提出的预算案就至少要表决6千次、花上200小时。民进党立委段宜康酸,表决器到时如果没坏,厂商都可以拿去当广告宣传了。但这在国会乱斗下,看在亲民党团眼里则像是“隔岸观火”,认为两党为了斗争而陷入失心疯,眼里只剩下政治输赢,却没有个限度,完全牺牲无辜的议事人员与立法院的工作人员,简直“草菅人命”。

好不容易《政党及其附随组织不当取得财产处理条例》25日晚间总算三读通过,各党团彷佛松了一口气,没想到隔天,国民党团提出1688多项删减预算案,再加上民进党团提出的对案818案,一共2419案

民进党团不惜祭出车轮战奉陪,面对这场硬仗,发动乙级动员,由3人一组轮值;至于国民党团志不在表决获胜,仅需有人在台下喊“有异议”即可,因此仅派出屈指可数的人来应战,甚至已经定好排班轮值表,将这场硬仗分为“上午、下午、晚间、大夜班”等4个时段,每个时段约3到6小时,大夜班则较长,需从午夜值到隔天上午9时共9小时。民进党团发动2/3的立委在现场“驻守”

国民党目前则派出数名立委轮流应战为了不让议事遭偷袭,民进党团需让现场维持在35人以上,因此采3人一组进行轮值

而负责主持会议的立法院长苏嘉全、副院长蔡其昌,则需轮流主持议事,1人预计将主持12小时后再轮班,对于两位正副院长而言将是一大考验。

郑运鹏立委拜托医师帮忙把这几天崩掉会磨舌头的臼齿处理好,换个衣服,准备了桃园Lamigo外套当晚上的棉被,肩膀贴上酸痛贴布,“和脑袋坏掉的国民党拼了!”他还模仿《X战警》中“X教授”的招牌动作,要“协助国民党精神恢复正常”。

民进党立委段宜康酸,表决器到时如果没坏,厂商都可以拿去当广告宣传了

民进党立委苏巧慧崩溃地在脸书上说,“不断的赞成、反对、赞成、反对,真的很像在按电玩的AB键”。

民进党立委叶宜津在脸书上提到,过去为了追讨党产讨了17年,现在就算要连3个晚上按表决器也不嫌累,“仍然觉得光荣”。

亲民党副秘书长刘文雄26日表示,国民党明显是为了党产“赌输翻桌”,并痛批国营事业预算是前总统马英九提出,现在杯葛岂不是自打脸?

面对车轮战来势汹汹,民进党立委纷纷搬出“装备”抗战,躺椅睡袋等都出现在议场

时代力量立委黄国昌稍早在脸书PO出照片,表示最辛苦的就是主持会议的院长苏嘉全,以及负责宣读的议事人员,而自己已准备两瓶枇杷膏,让他们润润喉

许多立委更是直接累趴在桌上休息;而睡觉养神之外,更有立委分送面膜提供同事保养,也有立委发送甜甜圈、三明治等,消除疲劳大家一起挺过长期抗战。

民进党团总召柯建铭26日晚间呼吁,民众应打电话到国民党立委的办公室及服务处抗议,“抢救台湾经济!”

时代力量立委黄国昌则批,国民党采四班制,平均每人每天上班6小时,但议事人员被这样“恶搞”、过劳,“你们自己爽爽过,真的不会良心不安吗?”

国民党书记长林德福质疑,民进党团口口声声重视劳工权益,但却让立院议事人员连续工作87小时不间断,“难道就是爱护劳工的做法?”首席副书记长江启臣也说,国民党团主张一切照议事进行,认为该停就停,但民进党团不顾议事人员辛劳,满脑子只想要与国民党团比拚耐力,后果要自行负责

但这在国会乱斗下,看在亲民党团眼里则像是“隔岸观火”,认为两党为了斗争而陷入失心疯,眼里只剩下政治输赢,却没有个限度,完全牺牲无辜的议事人员与立法院的工作人员,简直“草菅人命”,呼吁两党立刻停止这样的表决恶斗,静下心来协商或许比较实际。

亲民党立院党团总召李鸿钧怒批,蓝绿恶斗该有个限度,不能拿无辜第三人的生命开玩笑,若真把立法院当“克难周”来操,5天4夜通宵表决,立委可轮番上阵,但议事人员却不行,“这不是摆明要操死无辜的议事人员?”

国民党立委陈宜民在脸书PO出影片,表示面对民进党委员称“我们要表决到议事人员倒下为止!”自己非常不认同,而身为卫环委员会委员,无法坐视约聘雇议事人员被“凹很大”,无止境加班,国民党立委陈宜民特别打电话给北市劳动局长赖香伶,要求派员至立法院劳动检查。陈宜民获正面回应,赖香伶指出,会依规定调查,但不会事先通知劳检时间。

有网友在脸书上发起“敦请各党团提出散会动议 解救立法院议事人员与立委助理”活动,呼吁大家共同来解救无辜的议事人员与立委助理,只要立法院4党团提出散会动议,就能解决问题,“放无辜的大家回家睡觉,让大人们去协商会场伤脑筋解决双方歧见,终止这出无聊透顶的恶斗表决烂戏”。

由于议事人员需将提案全印出来给每位委员,但因提案实在过多,印出来厚厚好几叠,摆放在桌上看来“壮观”如山,民进党立委何欣纯、罗致政、郑宝清、许智杰也争相在休息时间和提案书合照,批国民党根本“浪费纸张”。

事关,…

三个月前,蔡英文所领航的执政民进党曾拜托国民党(前总统马英九属党)进行朝野协商,以便预算通过。国民党却一直以“不当党产条例”当为谈判条件,多次要求民进党团不可处理“不当党产条例”(理解是:党产就是国名党的命根!),有言在先否则针对预算案将提出上千案表决案,让相关预算案无法通过。将让民进党政府未来3年一事无成,彻底杯葛立法院议事进行,未来所有的议事进行包括法案及明年度中央政府总预算。

(关于国民党被当掉党产的文章 按这里)

这个就是民主制度下,斗个你死我活我新鲜例子。

(台湾朋友不要怪我哦!媒体的确如此报道。)

笔者借用某网站一段贴切的话:“台湾的民主化的深度仍然不足。即使我们持续进行选举,但我们的民主文化却如同走在薄冰上,时时可能陷落。能支持民主继续实行下去的,不是出现圣人、名君,而是一般民众如何将民主内化成生活的一部分。唯有这样,我们才能抬头挺胸地说出我们是一个完整的民主国家。”

希望,未来的马来西亚不是这个样!只盼以此为警惕。


欲知《105年度国营事业预算案》发展,可继续紧追“剧情”:

 

立法院临时会陷入2419案表决恶战!2016年7月27日约莫晚间6时许,议场女性宣读员,因血压低在洗手间晕倒,送往台大医院。院长苏嘉全在8点10分左右宣布院会休息至28日上午9点,立委和议事人员当晚可不必“守夜”。

亲民党团总召李鸿钧表示,发生这样的憾事,大家都有责任,应停止对立乱象,面对、解决问题。他也说,若朝野党团还是不愿意进行协商,让议事流于空转,亲民
党团将提出散会动议,“不能再有无辜的工作人员成为政治斗争下的牺牲者!”

国民党团书记长林德福表示,苏嘉全身为院长应该出来制止,让议事人员适度休息,今天院长只要提出来,任何党团都不会说不,“苏院长你是血汗院长,没有人性的院长,议事人员昏倒”,责任不可避免。外界一直扭曲、抹黑,民进党每个案子都是表决就放水让它过,难道在野党不用发挥监督制衡的功能吗?延长开会时间也是民进党提的案子,这等于是没有人性、血汗。议事人员不适,元凶是民进党团要求连续24小时表决的提案,苏嘉全也毫无作为;以前第8届的时候,他们面对3、5个立委提案也是一模一样,现在主客易位,应该彼此互相尊重。

民进党党团干事长吴秉睿批评,议事杯葛不是第一次,但过去的议事杯葛是有目的的作为,是执政党不愿同意才杯葛。但这次国民党提出一千多个预算删减案,只能解释“为了杯葛而杯葛”。

时代力量立委洪慈庸批评“这无意义的2000多案焦土恶战,没有任何人民得利,只换来立法院的虚耗空转,和议事人员的血汗,真的是够了”。

国民党表示,要严厉谴责民进党团提出违反劳基法的提案,完全不考虑议事人员、助理、记者的生命健康,凸显其鸭霸嚣张的党性,至于受理违法提案的立法院长苏嘉全也难辞其咎,必须为议事人员的健康负起全部的责任。目前国民党身为在野党,理应负责任地提出各类提案,尤其当多数党动辄用多数暴力,不尊重少数党的时候,严审预算更是少数党少数能用的议事策略手段。

立法院长苏嘉全认为,立法院议事攻防难免都会有表决、占主席台的类似状况,这种议事攻防在全世界民主国家都有,表决绝对是一个常态,只是人民虽然理解小党,必然有议事抗争,程度到哪里,各政党也应该好好拿捏。

国民党主席洪秀柱27日在中常会上表示,他们会记得这一天中华民国105年7月25日,这是台湾民主蒙羞的一天,因为民进党挟其国会的多数,强行当产条例,通过《政党及其附随组织不当取得财产处理条例》。这是一个违宪违法违逆民主精神,而且不公不义的恶法,全面执政的民进党,为了对国民党赶尽杀绝、清算斗争,不惜牺牲政党政治的精神,更不惜让台湾最可贵的法律公义沦为祭品,在台湾民主发展史上留下最丑陋的一面。她要告诉全体党员同志以及国民党的支持者,财产可以被掠夺,理想跟勇气永远不会被剥夺,民进党可以为斗争胜利而狂笑,但是国民党绝不能为眼前的政治迫害而灰心丧志,甚至于失去逆境求生,奋斗不懈的信心跟勇气。

发表评论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