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世界城市高峰会 台北市长柯文哲演说词全文

台北市长柯文哲2016年7月10日出席“2016世界城市高峰会”并发表演说。

20140612-002-SMG0035-柯文哲小檔案

以下是柯文哲出席2016世界城市高峰会

演讲全文:


各位来宾大家好,很高兴今天有这个机会跟大家分享,在台湾2014年的市长选举,57%的选民让我成为民选首任台北市无党籍市长。各位都是各个城市的市长,我想分享我之所以胜选的原因:选民投票给我并不是因为我很好,而是因为他们感到绝望

人民感到绝望,因为一直以来台湾的政治人物都一样。无论代表哪个政党,他们给予选民的空泛承诺都一样。在那场选举,我是比较不一样的候选人,我的前半辈子是一位外科医生,我是政治素人。选民如果选择我,显然是比较冒险的,但人民愿意投资我、给我机会;也因此,我将自己视为“政治创投”,这也是大会的主题:“创新”。

身为民选首任台北市无党籍市长,我不受政党左右,不追求短暂的政治利益,我更希望人们关心普世价值,如:人权、正义、民主,关怀弱势及永续发展。这么一来,我能擘划台北市长期愿景的市政政策。其中一个长期愿景就是让台北成为最为创新、进步并且开放的华人社会。

这样的愿景要如何达成?市府应扮演什么角色?

我认为政府不宜贸然规划产业发展方向,而应该致力创造一个拥有完善基础建设及明确法令的环境,让民间担任决定发展方向的主人。为什么我这么说?因为历史告诉我们,当政府试图推动产业发展时,总是适得其反。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只有人民才清楚自己需要的产品及服务

自iPhone问世后才经过短短9年,您能想像没有它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吗?它已经改变了世界,而这不是政府所能规划出来的。也因此我认为与其构画5年或10年的计划,更重要的是培育正向的创新文化及精神。政府应该是能够适时而变的平台。

“态度”是可以带来巨大的改变,然而许多台湾政治人物无法顺应创新。他们只想打安全牌、计算风险。若是某个投资只有85%的成功机率,他们不敢去作,因为他们注意的却是那15%的失败机率。也许我是个政治素人,所以这一套好像不适用在我身上

  2016年2月,我挑战一日双塔。凌晨5点钟从台湾最北端的富贵角灯塔骑乘自行车,经历28个小时、520公里,我骑到最南端的猫鼻头灯塔。许多人问我怎么做到的,我已经不记得了,我只记得踩下第一步,就对了

这样的挑战是想让台湾人民见证,倘若57岁的我能够做到,他们也能做到。只要身心准备好,就去做吧。当然他们可能会失败,但失败不算什么。最重要是踏出第一步。

台北市长柯文哲 (3)

这是我想在台北创造的文化,所以我先从自己做起。破除旧习、创造新文化很困难也需要花费很久的时间,可能在我的任期内也无法达成,但是我希望成为改变的第一步。

市府鼓励人民追寻梦想的其中一个方式就是让失败的成本变小。藉由提供免费或近乎免费的网路基础建设,北市府让台北成为一个物联网(IoT)实验场域。北市府正和IBM及Gemtak合作,布建远距离、低频宽的LoRa实验平台。现在荷兰、英国及法国都在做。我们是亚洲少数几个开始尝试的城市。藉由测试平台,无论规模大小,本土开发商都可以免费的以整座台北市测试新开发的IoT服务。无论软、硬体开发商都可以测试自家的服务及产品。我期待在世界级的活动上,如:2017台北世界大学运动会及资通讯世界大会上,可以见证到开发成功产品。

今天的与会者中,有2位老朋友,首尔市朴元淳市长及威灵顿市西莉亚市长。西莉亚市长曾在去年2月到访台北,我们互动相当愉快。我也感谢威灵顿市即将举办“台北日”,藉此展现北市及威灵顿市的良好情谊。在我去年访问姐妹市首尔市时,朴市长也热情的接待,我对于首尔市的市政发展留下深刻的印象。

我从两位市长身上学到许多,他们树立了以城市引导国家发展的良好典范。我秉持谦卑的态度来参加本次活动,希望能尽力吸取各位的经验,并将所学带回台北,进一步推展台北市的创新创业环境。

我们难以预料未来,但未来是人类创造的。回溯过去,人们不断的创造发明,在自由、人权、永续发展及法治等各种领域也不断进步。成功或是失败,都不要太早断言,因为这取决于时间广度。以一年、十年、一世纪或百年来看待一件事,都有不同的评价。但我想最重要的还是踏出第一步。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