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6月23日 马来西亚各中文报 言论集

马来西亚各主要中文媒体言论集

东方日报(评论)(orientaldaily.com.my)

2019年06月23日 06时00分 • 槟中对 • 评论: 郑至健
郑至健:从政治制度看香港示威

近期大马华社最关注的话题莫过于港人因反对修改“送中”条例而分别在6月9日和16日大规模示威。16日当天,共200万人上街游行,是号称香港回归以后最大规模的示威,远远超越了2003年的七一游行人数。一旦“送中”条例被修改之后,任何在香港被捕的嫌犯都可被遣送中国内地受审(罪成后就地服刑)。

有别于香港引以为豪的司法独立,至今的中国仍然坚持依法治国,唯独保有“中国特色”。中共最高领导国家主席习近平也多次表明在他领导下的中国绝不会有司法独立。由于对中国司法毫无信心,“送中”条例被大部分港人诠释为中国要克制、侵蚀香港的核心价值:自由,而设下的局。

大马华社普遍上在中港课题各持己见,争执不下。笔者在此为港人以捍卫人权和自由而选择走上街头向香港政府(以下简称“港府”)施压,给予高度肯定和打从心里佩服。如果我们细看香港独有的政治制度,也不难理解为何港人会选择上街诉求和捍卫他们的核心价值。

香港伪民主制度

在中港一国两制的框架协定下,香港得以选举方式来选出他们的行政长官和立法会员。香港的基本法在第45和68条列明推选行政长官和立法会议员,需根据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执行,最终达至由普选产生民选问责领袖的目标。换言之,基本法确保民主概念和具体操作得以在香港继续实践,港府也需继续推动以普选制度选出行政长官和立法会议员。香港现有的立法会共有70议席,但独特的是这70议席分为两半:地区直选及功能组别各占35席。

地区直选是以地域作为选区划分,由该选区的市民直选议员。有别于我国的选举制度,香港地区直选奉行比例代表制,其他的基本上与我国的选举相差不远。最近的2016年地区直选选举,香港就约有380万已登记的选民有资格投票。

相对于更为民主的地区直选,功能组别出现在立法会其实欠缺民主代表性。功能组别的议席是为指定的商业或专业领域量身定制的。功能组别议席覆盖了香港的各行各业,如渔业界、保险界、法律界、会计界等等。每个组别都至少有一席代表。在现有功能组别制度上,功能组别的选民只局限于在指定领域活跃的群体。

比方说,会计界功能组别就由专业会计师组成,有注册的会计师就可选出代表会计界的立法会议员。截至2018年,功能组别登记选民人数不超过30万。功能组别的选民仅是地区直选的12.6%,但两个制度所拥有的议席却是同等。

由于功能组别的用意倾向维护商家和资本家的权利,或许特别识时务,亲中的建制派毫无意外地占据了众多功能组别议席的绝大多数。总括来说,功能组别的35席虽是民选,但它不能全面反映港人民意,也欠缺代议民主享有的政治正当性(Political Legitimacy)。功能组别也常被港人诟病为“小圈子”选举。

2014年震撼全球的雨伞运动也并没有达到普选香港行政长官的诉求。遴选行政长官只围绕在一个只由1200人组成的选举委员会,最后由中共国务院总理任命。基本上,香港选举委员会也是由功能组别的各组别衍生出来。例如,功能组别的会计界就有30位代表在选举委员会。就如上文所提及,由各商界功能组别形成的选举委员会除了意识上是亲中建制派,候选人也仅需区区601票就能当选为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

港人选票仅是反对票

香港的权力结构大致上是由3块势力相互制衡而组成的:由普选产生的地区直选议员,亲商和代表各专业领域的功能组别议员和选举委员会遴选的行政长官。行政长官与其行政团队虽无权在立法会上投票,但他们有提呈法案的主导权。如果行政长官和大多数功能组别立法议员们有一定的共识,他们还是可以在香港民主的框架下枉顾广大民意而强行通过法案立法。“送中”条例修法正是一个例子。

立法会议员虽具备提呈个人法案的权力,但仍需要行政长官的批准,同时面对许多门槛。这加剧了行政对立法会的监管和削弱立法会议员的立法能力。港人的选票也因这诡异的政治制度而被严重贬值。首先,对比于大马的选举政治制度,每位选民的选票都有着决定政府的可能性,但是地区直选港人的每一票顶多只能选出一个负责监督行政团体的反对党立法会员。功能组别的存在也确保普选的地区直选议员在立法会不能过半。

示威是唯一途径

由此可见,在制度种种不利于一般港人的情况下,上街示威就成了香港有限的民主制度下能有效捍卫自己权益的唯一管道。况且,重看历史,这管道远比在立法会论政或跟行政长官谈判来得奏效。2003年的反对第23条立法七一游行成功让港府暂停立法第23条,并促使行政长官董建华提早退休。虽然香港仍然没有真普选,但雨伞运动也成功让港府撤回对遴选行政长官的修法。

最后,大马华社也因选举舞弊及对大选成绩不公感到失落而选择上街表达对政府的不满,难道我们不可以同理心看待港人在选举制度不公而更不能撤换行政长官的前提下,上街施压港府撤回“送中”条例吗?

www.orientaldaily.com

2019年06月23日 06时00分 • 有话直说 • 评论: 李的洺
李的洺:性片葫芦里装什么药?

自从疑似某部长的“彩虹爱爱视频”事件爆发后,随即在坊间,引爆一连串的“阴谋论”说法,有者指内斗,是领袖为消除异己的手段,有者则认为是敌对党所为,目的在于企图离间执政党领袖,引发矛盾,好坐收渔人之利。

林林种种的阴谋论,一时之间,众说纷纭,亦幻亦真,让人目不暇给,这些情况,朝野政党领袖亦然,老百姓茶馀饭后,也不缺话题,非常热闹。

然而,再多的阴谋论述,再多的说三道四与揣测,当中最大嫌疑的,莫过于希盟内定的未来首相接班人安华。无他,谁叫他在过去一年,时常把希盟协议的接班人承诺,说了一遍又一遍,使人有一种错觉,从而衍生疑问。

除了安华本身涉嫌,其亲信拉菲兹也在此事件上,被人牵扯上关系,认为他是某人黑手套,令拉菲兹最后不得不和该视频撇清关系,这个结论,在拉菲兹日前的媒体发言中说得非常清楚。

那么,何以安华和拉菲兹会在性爱短片出现后,遭到阴谋论的突袭,继而成为既得利益的最大嫌疑人,说穿了,无非是安华的敏感身份所致,当有人把“未来首相接班人”拿出来做话题时,试问有谁会觉得安华和拉菲兹,完全是无辜的,如此恶毒的做法,不正正符合了“政治无情,只要利益”的格局吗?

安华不会重蹈覆辙

想必,认同上述说法的,应该也大有人在,对吧?

只是,当你细心推敲过后,把安华视为幕后黑手,则难免有点牵强,难道在政坛浸淫了数十载的安华,就那么急不及待,还会为让自己拜相,重犯1990年代的错误,而再次铤而走险吗?

在所谓经一事长一智的基础下,安华绝对不会再犯昔日错误,除非希盟承诺他的未来相位,只是蒙骗全民的假承诺,否则,他根本没有此必要冒险,在此时此刻,把自己推进一个未知数的深渊中。

过去一年,安华为了拜相之路,显得非常有耐性,他循规蹈矩的言行,大家可以在他曾发表过的言论中,看出端倪,安华绝对希望在安稳中接棒相位,他绝不会再因一时的冲动,把长久经营、得来不易的安稳,化成乌有。

如此道理,不但小市民懂得,经历无数风雨和坎坷路的安华,更加深谙此理,倘若不是,他也不会在赢得波德申补选之后,一直毕恭毕敬,把身影压得那么低,对吗?

那么,假如性爱短片不是安华所为,也非其爱将拉菲兹的计谋,那又会是谁呢?

看来,迄今为止,性爱短片的幕后黑手,依然是一个迷,如果大家不赶时间的话,何妨把解开谜底的责任交给警方,耐心等待真相揭晓。

目前,唯一令人纳闷的是,当所有人都把嫌疑目光投射在安华身上的时候,也千万别忘记,波谲云诡的政坛上,真相永远都不会局限在一定的基础上,因为,从短片中得益的,可能大有人在,那么,到底是谁笑到最后,我们不妨稍安勿躁,静待结果。

换言之,此事件的最大利益者,不一定就是安华,而且,得益的人,也可能不止于一人,甚至也可以是特定的政党也说不准。

无论如何,短片流传之后,目前能够激起的,也只是小小的涟漪,它还未正式卷起汹涌的波涛。

一向云雾密布的政坛,以老百姓的能耐,想必也只能雾里看花。至于,谁是有心人,谁编写了这些戏码,渺小如蝼蚁的我们,何不敞开心房,沏一杯红茶,耐心地看一看,彩虹视频的葫芦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药呢?

www.orientaldaily.com

2019年06月23日 06时00分 • 大同世界 • 评论: 万吉
万吉:在情绪与事实之间

当一名非穆斯林戴白色礼帽、腰系纱笼膜拜拿督公争议还未落幕,又来一宗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通过面子书广邀民众,为伊斯兰课纲提供意见的争议,引来一些穆斯林网民批评(张念群已撤文,并向负责该事务的国家教育顾问理事会道歉)。

一些穆斯林认为这两个课题非常敏感,甚至一些作出指责,可能要制造一种错误的印象,如果只是单看这些课题,伊斯兰地位似乎在希盟执政下日益受到侵蚀。

也许我们应该了解一些事情的发生,有时不是对或错的问题,而是涉及应该避免引起的情绪。避免引起这些情绪,是因为,在情绪中行事的人,无法作出合理的判断。如果不加以避免,将会产生许多不良后果。

伊斯兰文本中也提点,要注意这种情绪。《可兰经》曾指出,伊斯兰在麦加发展的初期,先知和友伴在祈祷诵读《可兰经》时被那些仇视伊斯兰的人们听到,他们嘲弄《可兰经》,侮辱降下《可兰经》的天使和谩骂上苍。他们的行为是基于仇恨的情绪与严重的偏见。

因此,《可兰经》第110条文指出,先知受指示诵经时不要太大声,以致其他人辱骂,同时也不要太小声,以致穆斯林都听不到;而是声量不要太强大也不太微弱。

伊斯兰服装来源

无可否认,诵读《可兰经》是宗教要求。这是当我们去清真寺并看到穆斯林祈祷时都知道的。然而,也应该考虑到他人的情绪,因此《可兰经》要求把诵经声量放小。

礼帽(Kopiah)用于遮头部,是阿拉伯人代代相传的传统服饰。如今阿拉伯世界的传统服饰,不仅仅是礼帽,还有缠头巾(serban)。先知穆罕默德在麦加传教前,还没信仰伊斯兰的阿拉伯社会,已有戴礼帽和缠头巾习俗。伊斯兰到来后,这传统依然维持,并维系到今天。

基于大多数伊斯兰学者来自阿拉伯世界,因此戴礼帽和缠头巾也被视为伊斯兰学者的服装。这也成为非阿拉伯世界的穆斯林社会,如伊朗、印度,和一些穆斯林聚居地的榜样。

对于马来西亚社会来说,阿拉伯服饰影响下,也日逐被视为伊斯兰服装。事实上,有时也有一些类型的衣服,与伊斯兰没有任何关联,也被视为伊斯兰服装,如马来装和纱笼。

当这种服饰观感形成后,就不惊讶,一名非穆斯林戴白色礼帽,腰系纱笼膜拜拿督公,会挑起穆斯林的情绪,被认为是对伊斯兰的侮辱。

伊斯兰文明包容性

在伊斯兰历史上,存在着穆斯林和非穆斯林融合一起为伊斯兰知识发展贡献。在阿拔斯(Abbasiyyah)王朝的时代,穆斯林国王就成立了世界知名的机构──智慧宫(图书馆及翻译机构)。一个将穆斯林和非穆斯林学者聚集在一起发展传统知识的机构。最重要的是给予几个著名的非穆斯林学者信任,如信仰基督教的艾萨奈因(Ishak bin Hunain),赋予重任──把希腊哲学翻译成阿拉伯语。

这些希腊哲学和逻辑学的翻译,让许多伊斯兰学者受惠。希腊文明与伊斯兰文明结合下,打造了伊斯兰黄金时代,其影响至今。这时代的著名人物包括,在医学、哲学、天文学及化学方面有卓越成就的伊本西那(Ibn Sina);在天文学、地质学、化学和物理学方面的阿尔比鲁尼(al-Biruni);在地理、数学和天文学方面的阿尔卡拉子密(al-Khawarizmi);在逻辑、哲学、音乐等领域的阿尔法拉比(al-Farabi)。

因此,在伊斯兰教育方面寻求非穆斯林观点并没有错。非穆斯林的意见未必需要被接受,而只是聆听参考,谁知道,或许一些对伊斯兰教育发展是有利的。更何况,在此之前有不少伊斯兰的研究,也采纳了一些西方学者的观点。

无论如何,这不是问题所在。在马来西亚,这已成为一种情绪课题。一些不负责任者为了政治目的,利用这些课题煽动宗教和种族情绪,使人无法善用智慧。

总结而言,不只是上述两项课题,许多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的所谓伊斯兰课题,实际上都不是伊斯兰的问题,而是一些特定人士试图煽动起的情绪。

此外,基于马来西亚人结构是多元族群及宗教的,为了和谐共处,各方都应考量种族及宗教的情绪。同时,马来西亚不同族群的社会应加强彼此的了解,每个人都应努力打造和谐共处的环境。

《在情绪与事实之间》(Antara Sentimen Dengan Kebenaran)原文:

Antara Sentimen Dengan Kebenaran

Tidak habis lagi isu seorang lelaki non-muslim sembahyang di tokong dengan memakai kopiah dan kain sarung, keluar pula isu satu hantaran Facebook Timbalan Menteri Pendidikan yang menjemput sebarang NGO, sama ada muslim mahupun non-muslim untuk hadir pertemuan dalam melakukan reformasi terhadap beberapa perkara dalam pendidikan Islam.

Sebilangan muslim di Malaysia menganggap dua isu ini amat sensitif. Malah tidak kurang juga yang menuduh – mungkin mahu mencipta persepsi buruk—kononnya Islam semakin terhakis di bawah kerajaan Pakatan Harapan hanya semata-mata melihat kepada isu ini.

Mungkin kita harus sedar bahawa sesuatu perkara yang terjadi itu, kadang-kala bukan soal benar atau salah, tetapi melibatkan sentimen yang wajar dielak. Elak itu kerana, orang yang bertindak secara sentimen, mereka tidak rasional dalam membuat penilaian. Jika tidak dielak, sudah pasti banyak keburukan besar yang bakal berlaku.

Dalam teks Islam pun, soal sentimen ini juga dipesan agar diambil perhatian. Al-Quran pernah menceritakan bahawa di awal Islam berkembang di Mekah, Nabi dan para sahabat menunaikan solat dengan membaca al-Quran sehingga didengari oleh mereka yang sudah sedia asal membenci Islam – mereka mencela al-Quran, maki malaikat yang membawa al-Quran dan hamun Tuhan yang menurunkan al-Quran. Tindakan mereka itu berasaskan sentimen kebencian – prejudis yang mendalam.

Dengan itu, turun ayat ke-110 dari surah al-Isra’ yang menyuruh agar Nabi saw tidak membaca al-Quran dengan nyaring sehingga melahirkan celaan manusia, dan tidak terlalu perlahan sehingga tidak didengari langsung oleh orang Islam, sebaliknya membaca dengan sederhana; tidak terlalu kuat dan tidak terlalu perlahan.

Tidak dinafikan bahawa membaca al-Quran dengan nyaring adalah tuntutan agama. Perkara ini kita akan tahu, apabila kita ke masjid dan melihat muslim menunaikan solat. Pun begitu, soal sentimen juga wajar diambil kira, makanya wahyu memerintahkan agar sentimen perlu diambil kira – memperlahankan suara bacaan al-Quran.

Pakaian Arab

Kopiah adalah penutup kepala yang merupakan pakaian tradisi Arab sejak turun temurun. Jika ke negara Arab pada saat ini pun, bukan sekadar kopiah, malahan lebih dari itu – berserban pun menjadi pakaian tradisi masyarakat Arab. Sebelum Nabi Muhammad saw memulakan dakwah Islam di Mekah pun, masyarakat Arab yang tidak beragama Islam pun sudah memakai kopiah dan serban. Ia berlanjutan juga sehingga pada era Nabi mula berdakwah, malah sehingga hari ini.

Memandangkan kebanyakan ulama Islam dari kalangan masyarakat berbangsa Arab, menjadikan kopiah dan serban dianggap sebagai pakaian ilmuwan Islam. Ia menjadi teladan bagi masyarakat Islam yang bukan berbangsa Arab, seperti dari Iran, India dan beberapa tempat yang diduduki penduduk Islam.

Bagi masyarakat Malaysia, pengaruh pemakaian Arab sedikit demi sedikit dianggap sebagai pakaian Islam. Bahkan, kadangkala ada beberapa jenis pakaian yang tiada kaitan dengan Islam pun, sudah dianggap sebagai pakaian Islam, seperti berbaju Melayu dan berkain sarung.

Apabila persepsi pakaian itu sudah berlaku, tidak hairan wujud sentimen dalam melihat seorang lelaki yang sedang bersembahyang di hadapan tokong dengan memakai kopiah dan berkain sarung. Ia dianggap sebagai menghina Islam.

Pendidikan Islam

Dalam sejarah Islam pun, integrasi muslim dan non-muslim dalam keilmuan Islam sudah terbukti terjadi. Di era dinasti Abbasiyyah, kerajaan monarki muslim itu telah menubuhkan sebuah institusi ilmu terkenal dunia – Baitul Hikmah. Institusi yang menghimpunkan ilmuwan muslim dan non-muslim untuk mengembangkan tradisi ilmu. Yang paling penting, kepercayaan diberikan kepada beberapa tokoh ilmuwan yang tidak beragama Islam seperti Ishak bin Hunain yang beragama Kristian – beliau menterjemah beberapa buah buku falsafah Yunani kepada bahasa Arab.

Hasil dari terjemahan buku falsafah dan mantik Yunani tersebut dimanfaatkan ramai ilmuwan Islam. Integrasi pengaruh Yunani dengan kefahaman teks Islam melahirkan tradisi ilmu yang hebat sehingga dimanfaatkan sampai hari ini. Antara tokohnya, Ibn Sina dalam bidang perubatan, falsafah, falak dan kimia; al-Biruni dalam bidang astronomi, geologi, kimia dan fizik; al-Khawarizmi dalam bidang Geografi, matematik dan falak; al-Farabi dalam bidang logik, falsafah, muzik dan sebagainya.

Dengan sebab itu, meminta pandangan non-muslim dalam hal pendidikan Islam bukan sesuatu yang salah. Pandangan yang diberikan mereka bukan semestinya diterima, tetapi sekadar mendengar – mana tahu, ada antara pandangan itu boleh dimanfaatkan dalam pendidikan Islam. Apatah lagi, sebelum ini pun tidak sedikit juga padagogi pengajian Islam mengambil pandangan beberapa tokoh Barat sebagai rujukan.

Walau bagaimana pun, itu bukan soalnya. Di Malaysia, perkara ini sudah menjadi sentimen. Permainan politik dari pihak yang tidak bertanggungjawab – menjadikannya sebagai sentimen agama dan perkauman, sehingga kebijaksanaan manusia tidak dapat dimanfaatkan.

Penutup

Dari kupasan ini, dapat disimpulkan seperti berikut;

Pertama, bukan dua isu ini sahaja, malah terdapat banyak isu Islam yang berlegar dalam media sosial, hakikatnya bukan isu Islam, tetapi ia lebih kepada sentimen yang diciptakan oleh golongan tertentu.

Kedua, memandangkan kedudukan rakyat Malaysia yang berbilang kaum, bangsa dan anutan agama, sudah pasti faktor sentimen ini perlu diambil kira oleh semua pihak – demi hubungan harmoni sesama warganegara Malaysia.
Ketiga, hubungan saling memahami wajar disuburkan dalam masyarakat Malaysia. Setiap warganegara perlu saling mengukuhkan dalam usaha mewujudkan suasana harmoni sesama kita. (tamat)

www.orientaldaily.com

2019年06月23日 06时00分 • 评论: 林志杰
林志杰:新国生育率下跌罪魁祸首

根据统计数据显示,新加坡的整体生育率继2017年跌至1.16后,2018年进一步跌至1.14——远远低于人口替代所需生育率2.1,是自2012年以来的最低值。这无疑加剧了新加坡社会的老龄化现象。

尽管面对整体生育率的持续下跌,新加坡政府采取过鼓励生育的一系列“结婚生育配套”政策,其中包括一系列补贴,并在2004年、2008年、2013年三次进行了加强。即便如此,生育率在政府每次宣布加码奖励措施后,都只是取得小幅反弹,然后又继续下跌。笔者认为适龄青年的生成压力过大是该现象的原因之一。

根据经济学人智库(EIU)发布的2019年全球生活成本指数,新加坡连续5年成为全球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新加坡居民在租房购房、医药、汽车价格等方面的花销,平均比纽约居民高出约7%。

新加坡“不养闲人”的低福利制度,令处于适婚年龄的年轻人为了面对生活成本和赡养负担的压力,不得不更长时间地工作,根据2018年第三季度劳动报告,新加坡员工的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为44.9小时,位列世界第一。同时,新加坡是亚太地区员工满意度最低的国家,新加坡的居民也是全球情绪最为消极的。另一份2015年的在线调查显示,42%的当地居民希望能够移民,离开新加坡。

光是看数字,笔者都已经感到焦虑,而这正正就是我们年轻一代所要面临的窘况。大多数人自己立足已属不易,上有还有老,如果下也有小的话,这将是一个无形又沉重的枷锁把我们困在无边工作从而赚钱养家的象牙塔之中。再者,如果不能够为小孩提供舒适的成长和教育环境,只会让下一代人再次陷入这水深火热之中,形成恶性循环。

虽然新加坡政府在2019年度预算中表示,将为低收入家庭提供更多支持、为普通家庭提供免税额度,并为学生提供补助,但全球各个政府的政策效果表明,表面的经济和行政手段往往只能起到一时的刺激作用,对于生育率的改善可谓杯水车薪。

幸福感低人口密度高

笔者认为,除了适龄青年生存压力过大以外,新加坡生育率低主要有两个根本问题。

1.社会制度下的不公平分配问题——影响生育意愿的主要因素。自古以来人的幸福感并不完全取决于物质条件。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就是说一个国家贫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贫富分化巨大,而导致民众幸福感低,这是直接影响生育意愿的原因之一。

根据新加坡统计局发布的《2018年住户收入主要趋势》,基尼系数为0.458,财富分配差距较大(国际上以0.4作为警戒线)。此外,慈善组织乐施(Oxfam)在2018年的调查结果显示,新加坡为减少贫富差距所作的努力排名倒数,贫穷者与富豪差距正在进一步扩大。

政府如何促进财富公平分配,建立更合理的税收制度、缩小贫富差距,如何打破“穷爸爸”与“富爸爸”的阶级桎梏,是新加坡政府提升生育意愿、促进生育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2.土地承载力的极限——新加坡生育率下跌的根本原因。众所周知,在生产力和生产效率一定的情况下,一块土地所能承载的人数是有限的。新加坡人口密度为7915.7人/平方公里,也让新加坡成为了全球人口密度最高的国家。现存的物价高、工作时间长等压力,只是土地已达到承载力极限的表现方式,是导致生育率降低的直接原因,并非本质原因。

新加坡想要打破生育率的魔咒,只有继续发展产业升级、经济转型,督促企业设计更合理的工作类型及工作时间,并制定更有竞争力的薪金架构,只有居民的工作时长得到保护、生存压力得到缓解,才能从根本上促进生育率的提升。

在没解决这些关键问题之前,新加坡政府不要一味地鼓励人生小孩了!

www.orientaldaily.com

————————————————————————————————————
南洋商报(言论)(enanyang.my)

枪口高一分 智商降十分/周若鹏
2019年6月23日

我在昆明受骗后心情欠佳,遇到加措活佛写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便买了下来。此书“正能量”满满——太满了。且来看看活佛讲的小故事:

弗莱明幼时家贫,他的父亲偶然救了一个溺水的小朋友,这小朋友正是后来的英国名相邱吉尔;邱父要付给弗莱明父亲报酬以示感谢,但他拒收。邱父说,那至少让我资助弗莱明升学吧!弗父应允,弗莱明后来成为生物学家。二战期间邱吉尔病重,幸好弗莱明已发现了盘尼西林,千里援救,邱吉尔得保一命。因为弗父一个救人善举,改写了人类历史。

多振奋人心啊!怎不叫人正能量满满?但我这个人有点毛病,不轻易相信太美好的事情。我搜寻了一下资料,发现以上故事纯属虚构,以讹传讹。活佛作者想来也是从网络信手拈来,不究真伪。

香港反送中事件沸沸扬扬之时,一则旧事重新被广传。东德青年格夫洛伊企图翻墙时,被柏林围墙的守卫亨里奇开枪打死;德国统一以后,亨里奇因杀人而受审,辩护律师说他只是执行任务,何错之有呢?法官赛徳尔说:“军人不执行上级命令有罪,但打不准是无罪的。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此时此刻,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权,这是你应主动承担的良心义务!”后来,法官判亨里奇坐牢三年半。

多么大义凛然、激动人心!这个故事,网民用来讽刺香港警察对市民过度使用暴力,就算是执行任务,警察也应秉持良知,枪下留情。读了那么感人的故事,你能不认同吗?

情绪上,你是认同的,但理智归位的时候,你可能会开始思考“良知”是什么?这是个抽象的东西,无法明文规范,你的“良知”和我的搞不好不太一样。如果执法者都各凭良知行事,治安会不会乱套?法律要来干鸟?这时候你会开始怀疑了吧,法官真的这么下判吗?

这事件是真有其事,但没有记录显示法官说过这样的话;况且,最初说故事的人并没有把事件说全,只选择性地停在最“震撼人心”的部分作为结局。事实上,卫兵亨里奇后来上诉成功,改判缓刑两年。

活佛也好,“枪口抬高“的原作者也好,都在借故事说道理。他们依自己的需要剪接,甚至不顾故事真伪,只为了强化宣扬道理的效果。道理是没错,这我认同,但用虚假或片面的故事来讲道理,妥当吗?作为读者,你应该照单全收吗?

我做不到,活该我比较不快乐。

又:亨里奇打中格夫洛伊心脏,枪口抬高一公分?爆头啦!

www.enanyang.my/news/20190623/%e6%9e%aa%e5%8f%a3%e9%ab%98%e4%b8%80%e5%88%86-%e6%99%ba%e5%95%86%e9%99%8d%e5%8d%81%e5%88%86%e5%91%a8%e8%8b%a5%e9%b9%8f/

独裁的利与弊/张网
2019年6月23日

马哈迪医生挑选拉蒂花作为大马反贪会委员会首席专员,引起同盟领袖的非议,指未进行商议;在野党也批评马哈迪违背竞选宣言,未经过国会遴选委员会同意。

作为首相的马哈迪有绝对的权力委任谁当反贪会首席专员。苏克里提早卸任必有其因,或达到马哈迪的要求、效率不够,还是未遵从指示行事,引起猜测。

拉蒂花的人权律师背景及特出表现,无人可质疑她的能力。坚强、敢于批评,以及参与各公众议题案件的经验、反贪的决心,她无疑是反贪会主席的适合人选。马哈迪排除各种民主程序执意选了她,可避免节外生枝,出现意见分歧,而造成非马哈迪属意的人选上任,马哈迪要在有限的任期内了结几位巫统大鳄的贪腐案件,就不容易实现。

不尽快“处置”一些领袖,就无法确保土著团结党的安稳,以逐渐取代巫统在马来社会的地位。至于拉蒂花在人民公正党偏向阿兹敏,是否成为安华接棒首相的阻碍,倒无从联想。

希盟领袖(除土团党)对马哈迪独断独行作风感到不满,是必然现象,之前委任联邦大法官及警总长,都没人可左右马哈迪的意愿。首相拥有绝对的委任权。

人民可不管马哈迪是否独裁,只要拉蒂花积极执行任务,把涉及贪腐的国阵高层领袖尽快提控,使之受到适当的惩罚,就能满足人民的期望,对希盟赢取民心有莫大帮助;至于所浮现的政治纷争,倒不是人民所关注的。

反贪会首席专员、联邦大法官及警总长的委任,若因此造成马哈迪权势的膨胀,以及受委者倾向马哈迪,执行任务时受到马哈迪牵制,则可能带来不良后果,马哈迪的意愿会凌驾各主要行政权。

权力分享,从来就不是马哈迪的习惯。大权在握,马哈迪本色就会显露无遗。

www.enanyang.my/news/20190623/%e7%8b%ac%e8%a3%81%e7%9a%84%e5%88%a9%e4%b8%8e%e5%bc%8a%e5%bc%a0%e7%bd%91/

先谈廉洁,再议高薪/林煌达
2019年6月23日

早前,警察总长拿督斯里阿都哈密在接受马新社专访时,促请我国政府仿效新加坡、日本、香港、纽西兰、澳洲等先进国与区“高薪养廉”的政策,并提高大马警员的薪金、住宿条件及其他福利津贴,以杜绝警队的贪污问题。

据他的说法,那些在城市执勤、必须承担高额生活费用的低阶警员,若是没能获得良好的待遇,将会提高他们贪污及收受贿赂的机率。然而,这番“高薪养廉”的言论貌似合理,实际上却是对国家及社会现状了解不足的片面之词。

“高薪养廉”不符国情

一般来说,在先进国颇为见效的“高薪养廉”政策,尽管有助于推进廉正建设的进程,而且在某种程度上对我国的体制改革具有参考价值及启发意义,可其现实条件却显然不太符合马来西亚的国情。

根据国际透明组织的报告,马来西亚在2018年的全球清廉指数排行榜排行第61名,比2017年的第62名上升了一个名次,但整体分数却与2017年的47分无异,且较于2015年的50分和2016年的49分,还要来得更低。

此外,根据报道,在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于2013年至2018年间所接获的投报中,有60%的案件涉及公共服务领域,而其中的42.8%是与政府采购的课题息息相关。

虽然我国自5·09变天后在廉洁程度上稍有改善,可是轰动全球的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丑闻,以及牵涉政府最高领导层的金融舞弊与非法交易,皆无法在短时间内让国人对政府的管理恢复信心。

享有优厚薪资的条件

以邻国新加坡为例,该国身为一个奉行精英制度的先进国,其公务员体系也以“高绩效”作为政府的运作基础;对于新加坡内阁成员而言,更为优渥的薪资和福利,其实即意味着政府人员须有更好的素质、更多的付出,以及承担更大的责任。

事实上,新加坡在1994年施行高薪政策之前,就已实践了“廉洁治国”的方案。因此,该国可说是先有廉洁政治,再有高薪政策;长期以来,新加坡也通过其独立的反腐机构,为国家的廉正建设打下良好根基,这亦是推行廉洁工程首要的先决条件之一。

如此看来,某个国家是否能够成功落实“高薪养廉”的关键,或许并非仅限于“高薪”,更重要的是政府公开、公平与透明的执行制度。新加坡政府除了实施财产公开体制之外,也实行公务员日记制度,监督一切与政府机关及公务员相关的活动,以避免涉及任何形式的黑箱作业与不廉行为。

另一方面,新加坡廉洁政府的确立,也有赖于当局对廉洁政治的自觉追求,并将其意愿及现实压力,通过法规制度铁心硬手、坚持不懈地打击及严惩贪污滥权的行为,再加上各方对涉贪者的舆论与监督,逐步在社会中形成一股良好的肃贪风气。

廉者自廉,贪者自贪

自古至今,政府官吏的清廉,并非单靠俸禄的多寡即能养成,反而多被不同的政治制度,或是个别的人格特质所左右。我们也不难从历史中发现,在许多同等制度享有同样薪酬的情况下,尽管仍以同流合污者居多,但往往都是廉者自廉,贪者自贪。

在现今生活费水涨船高的社会,公仆的福利待遇若能在我国经济条件许可的情况下,随着时代环境的改变适度作出调整,确实无可厚非;然而,若在缺乏相应的肃贪及惩戒措施,遂将之看作防贪养廉的手段,则不免陷入“禄厚则人知自重”的认知误区之中了。

印度圣雄甘地曾说:“地球上的所有物质与财富,足以满足我们每个人的需求,但不足以满足我们每个人的贪欲。”既然丰富的物质并不能保证人格品德的高尚,那么,“高薪”的列车自然也未必都能驶向廉正的康庄大道。

现实中的人性复杂难懂,那来自奸官污吏、宛如无底黑洞般的贪婪,更不是官爵厚禄即可轻易填满。换言之,“高薪养廉”只是一种人们基于相信“人性本善”,而对国家管理所产生的理想憧憬及观感。有鉴于此,若然我国选择依样画葫芦,具体成效恐怕将不如预期般美好。

www.enanyang.my/news/20190623/%e5%85%88%e8%b0%88%e5%bb%89%e6%b4%81%e5%86%8d%e8%ae%ae%e9%ab%98%e8%96%aa%e6%9e%97%e7%85%8c%e8%be%be/

伊党巫统结盟会长久吗?/杨村镇
2019年6月23日

伊斯兰党巫统大合作,一点都不令人惊奇!5·09大选后,时任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博士就开始与伊党老大哈迪阿旺讨论合作细则。只是两党都有强烈的政治及历史背景,两党一旦合作,谁将是大时代的盟主?伊斯兰党?巫统?

然而,合作大门还未正式打开,伊党党内就有人争做老大,向来在国阵内一党独大的巫统,肯屈居于伊党之下吗?

不论伊巫两党合作或结盟,论声望和实力,伊党都比不上巫统。伊党野心勃勃,就算和巫统合作,很多人不看好伊党会真心真意和巫统一起,更不会接受巫统驾驭;即使合作,双方也只是短期性,任何一方利益受损随时都会分手。

巫统在5·09大选中兵败如山倒,痛失中央政权,不过,烂船也有三斤钉。巫统从原先的54国席因为一些议员退党,剩下现时的37国席,可是还掌控着玻璃市与彭亨两州州政;伊党虽然也控制吉兰丹与登嘉楼两州政权,但是国席方面只有18国席,而难与巫统相比。

伊党还未深入讨论如何与巫统化干戈为玉帛进而联手对付国阵,却急于做老大角色,巫统哪里会答应?人民公正党党魁安华已说他不担心伊巫两党合作,也不会影响公正党和希盟;国家诚信党副主席胡桑慕沙也说伊党和巫统的合作关系不会长久。

虽然伊党党魁哈迪阿旺在伊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否认伊党抢着当老大,但是他坚持两党合作的大前提,是须以回教精神为先。就算伊党肯让巫统出任盟主,一切斗争目标皆以伊党的回教教义为准绳,巫统代主席莫哈未哈山及整个最高理事会肯接受吗?

争做老大

众所周知,伊党是一个以维护回教价值至上的宗教政党,党魁哈迪个人曾在国阵执政时期,向国会呈上举国关注的355私人法案,以扩大回教法庭的权力;而巫统则以捍卫马来人权益为主的种族性政党。哈迪强调两党合作是以回教精神领导,显然是要绕过种族主义,一切遵循伊党奉行的回教教义为双方斗争的共同目标。

哈迪阿旺向非回教徒放话,非回教徒不得争论回教、马来人及土著特权,将赢得保守的马来社会拥护及为个人加分,但是在非回教徒社会一败涂地。最后,伊党只能依靠马来社会支持。

有得必有失,当伊党失去非回教徒的支持,在马来社会又面对国家诚信党、土著团结党及公正党的有力对抗,前景堪忧。哈迪知道己方的劣势,论实力,伊党还不是巫统对手。两党对峙,只有两败俱伤,两党合作,还有放手一搏的机会。哈迪也知道,无论是伊党或巫统,单打独斗对垒希盟,都难有突破的机会。为了自救,他别无选择,只有和对立了半个世纪的巫统合作。盟主人选,巫统绝对不放弃。

www.enanyang.my/news/20190623/%e4%bc%8a%e5%85%9a%e5%b7%ab%e7%bb%9f%e7%bb%93%e7%9b%9f%e4%bc%9a%e9%95%bf%e4%b9%85%e5%90%97%e6%9d%a8%e6%9d%91%e9%95%87/

用环保来说服欧盟/一愚
2019年6月23日

报载原产部长预计将于11月出访欧盟,打算向欧盟游说放弃抵制棕油。除非内阁针对欧盟关于棕油破坏环境的疑虑,提出棕油种植、生产未破坏环境,且另拨资源具体维护热带雨林的完整说明,否则,无论官员如何能干、英文流利、口才了得,出访再多次也不可能让欧盟放行棕油。

欧盟早已明示,抵制棕油,是因棕油在种植、生产过程不环保。多年前某国际动物保护团体在印尼拍摄了一段影片,一只人猿爬上神手,试图阻止神手操作,没多久人猿摔了下来,幸而未受伤,后来由动保团体安置在适当地点。

这段影片前一阵子又在国际媒体播出,主要是控诉东南亚为了种植油棕,不惜大量开发热带雨林,导致许多野生动物失去家园。这段影片直接将棕油与破坏环境连结,让许多欧洲人心痛,于是民众支持欧盟抵制棕油。

官员当然可以辩称,大马并非印尼,印尼的错误不该由大马承担。但扪心自问,我们能保障大马无人违法开垦山林种植油棕吗?比对历年来的卫星照片,原本绿油油的砂拉越,几年后失去大批绿地,如今,大马还能理直气壮地陈述,开发油棕园未破坏环境吗?或许大马官员信任人民相当守法,不会滥垦山林,但显然欧盟不相信。

现今,若想要顺利推销棕油,不如将目标改为环保标准较低的区域、国家,比如中国、中东、中亚,短期较可能有成果。若以长远看来,我们不该放弃欧盟市场,但棕油要顺利进入欧盟,大马对维护热带雨林必须更加努力。

维护热带雨林

撇开棕油争议。维护热带雨林,的确是官方应重视的课题。其实,国内许多环保团体早已疾呼应正视山林滥垦的问题,导致原始林大量被破坏,不只是野生动物失去家园,也使得中下游的居民饱受淹水之苦,生命财产不时受到威胁。爱护环境,是为了将好山好水留给子孙,并非屈从所谓的西方价值。

东南亚向来不重视环保。如今,若想取得欧盟信赖,就得做得更多,绝非一朝一夕便能见效。首先全面调查国土使用情况,由专家学者评定不可开发的原始林,那就绝对不能开发,违者处以重罚;部分地区或可低度开发,某些地区甚至能重新复育热带雨林。官方必须全盘掌握国土利用,且积极捍卫天然环境。倘若维护环境小有成绩,不妨主动邀请欧盟认可的环保、动保团体,前来大马观察了解,请他们为大马在维护环境的努力打分数。

我们必须看清楚,欧盟短期不可能放弃抵制棕油。然而,不妨以此当成目标,让大马对热带雨林的维护,达到国际认可的标准。

www.enanyang.my/news/20190623/%e7%94%a8%e7%8e%af%e4%bf%9d%e6%9d%a5%e8%af%b4%e6%9c%8d%e6%ac%a7%e7%9b%9f%e4%b8%80%e6%84%9a/

马大排名的省思/利亮时
2019年6月23日

近日QS世界大学排名榜公布,马来亚大学(简称马大)在2020年的排名榜单中上升了17位,排第70位。

该大学的排名亦是在QS世界大学排名榜中最佳的情况;马大校长拿督阿都拉欣对此十分欣喜,他表示马大一直以来的目标,就是以全球各地的优秀大学作为标准。

马大能有此佳绩确实令人十分振奋,然而,我们必须思考另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在进步的同时,别人是否也在向上发展?我们跟别人的差距有多少?这次2020年QS全球大学排行名,亚洲有3所大学进入20大,跟英美两国的许多拥有悠久历史与知名大学并列,如美国的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芝加哥大学与英国的剑桥大学、牛津大学等大学。这3所亚洲大学,两所是我们邻国新加坡的大学,分别是新加坡国立大学(NUS)和南洋理工大学(NTU),另一所则是中国的清华大学。

新加坡只是一个小国,既然能有两所大学跻身世界20大,这代表什么?其中,新加坡国立大学在名列世界第11的同时,其“雇主之间的名声”指标表现优异,排在全球的第14位,这都显示新加坡大学的毕业生能适应世界的变化,并且与时并进。

特定政策导致无法前进

我们马大排名在进步的同时,是否有注意到邻国的优异表现呢?还有中国清华大学在本世纪的超前和优异表现。我国的马大,以前是新加坡马来亚大学的吉隆坡分校,在新马分家之后,成为了马来西亚的最高学府,而在新加坡的马来亚大学则改名为新加坡大学(1980年代新加坡大学与南洋大学合并后,再改名为现在的新加坡国立大学)。

按历史的渊源,我们今天的马大,应该跟新加坡国立大学,并列世界前20大,为何我们被新加坡两所大学远远的抛在后头?我们必须对此作出深刻的省思,我们要有如何的改革?马大目前排在70名,我们基本上在欢欣鼓舞的同时,必须思考如何向上进步。坐井观天只会让我们无法前进,而许多限制性和特定性的政策,更导致我们的马大虽拥有庞大资源,仍然远落在其他大学的后头。

从西方的教育理念来看,大学拥有自主的地位,对内让国民拥有公平受教育的权力,而对外则是具有面向世界的国际化环境,我们是否还有努力的空间?

(台湾高雄师大东南亚暨南亚研究中心教授兼主任)

www.enanyang.my/news/20190623/%e9%a9%ac%e5%a4%a7%e6%8e%92%e5%90%8d%e7%9a%84%e7%9c%81%e6%80%9d%e5%88%a9%e4%ba%ae%e6%97%b6/

————————————————————————————————————
光华日报(言论)(kwongwah.com.my)

学术要搞好,心机就别了 ·董恪宁
2019年6月22日

说实在话,本来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应邀为中马关系论坛开幕,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似乎一时失言说了此言:中文系可以继续搞,但不必花太多心机搞,那不是重点。大量资源应该投入,研究当代中国的政治、经济、国防、外交与社会……”

副部长的本意,刘镇东的初心,也许不是那样。然则,因为用词不当,因为词不达意,听在公众耳朵,怪不舒服,大家因而群起抨击。事情至此,说声对不起,也该足以了断。

没有想到,刘镇东特别助理官世峰挺身护主,辩称上司当日演讲,只是提到“While we may want to keep the studies of Chinese literature, we should emphasise on channelling a lot more public and community resources to the studies of contemporary China”。

深怕大家读不懂ABC,官世峰刻意指正,这段洋文理应译作“我们不妨维持中国文学的研究,但政府和社会要有系统地大量投入更多的公共和社会资源,推动研究当代中国”云云。

随后,笔锋一转官世峰用了蹩脚的中文,亮剑侍候:“也提醒各位在野党的有心人士,请做好监督者的角色,就公共政策提出有建设性的意见,而非捕风捉影操弄与煽动情绪。”

不过, 真相显然不是那样。署名“王小强”后来上传Youtube,全长4分50秒的那支现场录音的音频清楚显见,6月17日刘镇东当时确实顺口说出 耐人寻味的“中文系可以继续搞,但不必花太多心机搞”。

此言一出,记者随之追问:“意思是不用搞这样的论坛?” 副部长或许意识了闪失,赶紧设法补救,答曰:“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讲说,大马大学里,还是有花很多资源在中文系,但中文系不能是我们的重点啦。”

刘镇东跟着还这样说:“你可以做,你可以继续做,但我们应该大量的投入研究当代中国,即政治、经济、国防、外交与社会,这些是我们必须投入大量资源去研究。”

不管怎样,据此而论,官世峰早前所言,只是事实的一部分;被遮掩的另一部分是,刘镇东曾经说过“中文系可以继续搞,但不必花太多心机搞”。记者的报道,舆论的点评,既不是捕风捉影,也不是操弄课题,亦不是是煽动情绪。

事情走到了这一步,刘镇东办公室不得不改口了,指称之前的声明“并不代表刘镇东否认说过的话,而是希望透过刊登完整英文至讲稿,让读者了解刘镇东当天发言的脉络”。

官世峰又说:“文告不是要否认刘镇东说过这句话,而是希望把(讲稿)原文放上来,让整句话(背后)的论述可以清楚表达,也给读者看到他说这句话的整个含义是什么。”

是耶,非耶,追溯官世峰高调提醒“各位在野党的有心人士”的那段话,大家想必可以有所感受:如果官世峰是不是否认,他为何要促请各造不要“捕风捉影操弄与煽动情绪”?

仅此一问,一切尽在不言中矣。到了最后,刘镇东不得不因为发言对“中文系的同道及朋友有不好的感受而道歉”,唯怪罪前言和后语之语境,未能精准表述完整观点。

由此可见,古人所说的名句箴言,确是醍醐灌顶:官字两个口。我们唯有奉劝刘镇东和他的跟班,从此认真汲取教训,踏踏实实多用心思搞好谈吐;“花太多心机”把学术当作政治搞,则大可不必。

www.kwongwah.com

反送中和海峡两岸的两女将 文:黄泉安
2019年6月22日

香港修订《逃犯条例》引爆百万市民连续数周“反送中”示威,竟也触动我国华裔的情意结。社交网络上,不同年龄层和不同教育背景的网民,公开选择适合自己的立场,发表意见之余还互套标志,什么中华胶、五毛网络军、抱着洋腿喊亲爹等名号,就此沸沸扬扬。

可惜,今年本地没有全国大选,不见政党有兴致出来站台或表态,相信三分钟热度过后,一切回归正常。

反而是港台两岸的两个女将,才是《逃犯条例》风波的切身利益者,一是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一是寻求连任的台湾总统蔡英文,两人都是冲着中国大陆政治而来,各自站在“反送中”道路遥遥相对的两端。

尤有进者,两人皆对邓小平“一国两制”、习近平“一国两制台湾方案”敬茶进香,口中念念有词,内心祷告不会不是祈求权位获得加持,险境过关。但在国际舞台躺着中枪的,反而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站在民主镜子面前,里内不是人,因为西方国家早已争相借机,抨击中国中共践踏民主和民权,此非空前,当然也不是绝后。

先看香港特首的说辞。林郑月娥一再声明,港府决定修订《逃犯条例》是因香港人陈同佳在台湾肇发杀人案而起,必须修改中澳港台之间的引渡协议,才能法律明朗,维护正义。

2018年2月,陈同佳在台湾杀害女友潘晓颖后逃回香港,由于港台之间没有引渡协议,台湾政府无法要求香港政府拘捕陈同佳并把他送回台湾受审,使案件胶着难以了结。这也是港台两地的首遭案例。

2018年12月3日,台湾士林地检署正式对陈同佳发布通缉,时效长达37年6个月。刚好2019年1月2日,习近平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大会中,重新宣示“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跟着,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就见势表示,唯有修订《逃犯条例》才能堵塞现行法律的漏洞,让司法机构可以处理类似陈同佳案件。

但香港人并不愚蠢,断定林郑月娥修订《逃犯条例》并扩大引渡范围至中台港澳仅是项庄舞剑,志在遣送香港政治异议分子进大陆受囚受审。港民上街摇旗呐喊中国法律回异香港基本法,况且1997年香港归中的“一国两制”50年承诺仍剩28年才完期,不容即刻就侵袭香港基本法和港民自由权利。

加上警卫队以“示威港民行动贴合暴民定义”为由,发射催泪弹清除示威、发射橡胶也对准港民身体要害,而特首却选择“潜水失踪”视若无睹,有者甚至批评林郑月娥卖港求荣,除了限时要她撤除修例,更要她辞职下台。

小结论:G20领导人大阪峰会将于本月28至29日召开,习近平与特朗普将在中美贸易战氛围会面,香港“反送中”事件将是外交走廊的花边点缀品。意即,林郑月娥解决《逃犯条例》修订风波的窗口期逐渐狭窄,祝她好运。

回头再谈蔡英文初选成功,正式获得民进党委托角逐2020年总统选举。民进党的党意识是否定习近平“一国两制台湾方案”的价值位,统选当头,蔡英文政治立场肯定不能领受林郑月娥的“送中”情,就算是命案牺牲者是台湾子民,政治挂帅之下就得这么斩钉截铁。

摆渡人曾于5月间重访台湾,与当地朋友谈及台湾统选的各党战略,提及习近平重提“一国两制台湾方案”的回响。原来中国大陆“习五点”出炉后,台湾方面是看到蔡英文的强势回应,反提出“四个必须”和“三道防护网”。当时以为,蔡英文会继续采取强硬的“反中拒统”姿态,务求民调回升。

果然,蔡英文的强势“反中牌”竟也包括高调纪念“六四”事件。5月23日,蔡英文打破台湾过去30年来的顾忌,在“六四”事件纪念日前夕,于总统府接见来自大陆的多位民运人士。过后,针对香港的“反送中”示威,蔡英文更以“守住台湾,撑住香港”口号,再次强烈反对“一国两制”,更以“反中拒统”的强硬姿态,再将两岸对立局面升温。

针对这点,6月16日香港《南华早报》资深专栏作者鲁纲(Alex Lo)借题发挥,指原本国民党统选初选发生严重内讧,但韩国瑜巧借台北、花莲魅力造势成功,远远盖过蔡英文民调声望,使她风头失去焦点;后来就是因为林郑月娥的错误判断,使蔡英文找到转去支持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平台,暂时扳回声望。

鲁纲形容,香港百万人示威是蔡英文的干旱及时雨。几个月前,蔡英文声望低劣像极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但在“反送中”示威的几个星期,民进党内部初选个人支持率竟突然超越对手赖清德近9%。此外,党内部民调显示蔡英文民望也以双位数百分比超越国民党高雄市长韩国瑜及台北市长柯文哲;甚至初选输给蔡英文的赖清德,个人声望也比韩柯两人稍高。

鲁纲说,韩国瑜身为亲中的热门人物是犯上自杀性错误,被媒体追问香港“反送中”课题时,不应以“不知道、不了解”回应,反而益了斩钉截铁断定“一国两制对台湾不行”的蔡英文。相对之下,反而是靠中国发达的鸿海总裁郭台铭比较识趣,表白他个人会反对香港修订《逃犯条例》。

另一方面,台湾学者师范大学政治研究所教授范世平也讥讽习近平、林郑月娥正为民进党助选,而共产党永远是民进党的最佳助选员。

他说,蓝营政治人物一向亲中,但由于北京和港府强推“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和“送中条例”,让蓝营政治人物公开表态反对一国两制,显见中国在台统战策略上犯下错误,因为无论对台或对港,在两地实行“一国两制”都是是双输。

鲁纲专栏有道,林郑月娥自第2回“反送中”大示威后被逼现身向每个港民道歉,并暂时无限期推迟《逃犯条例》修改,在公众群压下而无奈退守,应是从蔡英文在民调咸鱼翻生现象中,取得灵感。

小结论:台湾总统选举定于明年1月11日举行,蓝绿两营早已剑拔弩张,为了拉抬选情,蔡英文是否会在年底投票前夕仿效1995年李登辉访美的举动,借此刺激中国大陆加以反制,以便制造两岸对立紧张,让她的支持度更上一层楼,顺利“冻蒜”?

www.kwongwah.com

政治玩很大 文:庄诗琦
2019年6月22日

向来总是对政治冷感,究竟“政治”是咋一回事,亦无法答出一个所以然,只知道人们常说“政治是黑暗的”,没事还是少碰为妙。虽说对政治没啥兴趣,可选前听听不同候选人在台上发表政见之余,也不忘数落对手,其实还蛮有趣的。政治人物常说民主制度下,人民才是老板,可“老板”平日想接触政治人物,可说是难如登天,惟有选前的造势活动才有机会一睹真人风采,并透过对方演说进行评价。

历经509换政府,迎来新马来西亚,虽说朝野争论依旧,也算是早已习以为常。可万万没想到,希盟上个月才无惊无险的欢庆执政一周年,近日却有人给政坛投下了震撼弹。内阁部长传涉男男性爱片开始疯传的那一夜,再度掀起国民热议。话说,怎么又是性爱片?这已不是第一次了,先前事件闹得沸沸扬扬,还以为换了新政府,类似事件不再发生,没想到同样的戏码再度上演。

短片开始流传,目光自然聚焦该事件,其余的都显得不再重要。事后,有人承认自己就是主角之一,有人开腔驳斥,也有一班人站出来为各自发声,顿时,难得平静的政坛再起涟漪。虽说身为领袖应当自重,可领袖也是凡人,不可能达到完美,况且这也属于私事,想管也管不着吧!究竟谁是谁非,是确有其事还是政治抹黑,身为旁观者的我们不可能搞得清楚,也没必要去懂。

509那一天,“老板”(人民)不惜牺牲时间与金钱,甚至长途跋涉回国,为的就是要“征人才”(人民代议士),希望贤才能在大选中出线,好好表现为民服务。一般来说,老板开店做生意,聘请员工当然就是要为自己干活,试问有多少老板能真正了解员工的点点滴滴?内阁亦是如此,议员人数众多,总不可能一个个去摸清底细,主要评估还是在于对方是否能胜任被赋予的职务。

国民是如何看待这事件,每人心中自有见解,顶多是被当作茶余饭后聊八卦时的主角之一,可国民会为此事感到纠结吗?不会啊!要感到纠结应该是当事人,与国民有何干系?虽说身为公众人物,任何表现都应当顾及后果,可谁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国民过于完美化公众人物,可一旦发现有落差,就会出现极度失落与失望,开始深感遭背叛,就此展开批判。也许部分人士认为,一旦有代议士违反伦理道德,对方就已失去为民服务资格,可事情演变至今,身为国民的我们终究还是雾里看花,事件背后真相究竟是什么,我们一概不知。

深层想一想,我们换政府为何事?不就是为了让国家变得更美好吗?对这些代议士的要求究竟是什么?不就是为了服务选民吗?让国家走向繁荣富强才是国民的希望,那如今为何还一直停留在政治漩涡中?政、经、文、教,除了政治,我们应当倾全力拼经济、维护文化、发展教育。我国好不容易才挣脱各种束缚,重建信誉,一旦陷入政治崩坏,一切将毁于一旦,经济复苏路漫长,这不是国民想要看到的局面。因此,别为了政治斗争而典当国家前程。

与其说政治是黑暗的,其实更黑暗的是人心。一旦事情真相未大白,请别急着当正义魔人,只能说政治看似简单又很复杂,很多事并非三言两语能说清楚,重心还是放在国家大事上吧,至于这些私事就留给当事人自己去烦恼就好。不管事件最终是真是假,还是要弱弱的问一句,政治真的要玩这么大吗?

www.kwongwah.com

人民的“愿望清单” 文:亦鸣
2019年6月22日

拉蒂花被委为反贪会主席,掀起了千层浪,也引起人民对敦马的这项委任议论纷纷。许多人质疑拉蒂法受委,毕竟她是前公正党党员,曾经大肆批评党内的领袖。

但人选既已成定局,人民也拟定了愿望清单,希望拉蒂花上任后针对前砂拉越首长敦泰益涉贪采取行动。之前,希盟曾号召人民倒泰益,“白毛不倒,人民吃草。”,结果敦泰益依然屹立不倒,继续担任砂元首。

除了敦泰益,纳吉也是人民清单的首选,毕竟反贪会与纳吉斡旋了一年,案件审理进展缓慢,令人失去耐心,再看纳吉逍遥自在,以BOSSKU身份催谷人气,慢慢获得一些民心,等于助长了反对党的翻盘机会。

人民非常期待政府对付贪婪滥权者,不仅是纳吉,其他前朝的高官前副首相阿末扎希、联邦发展部长安南、前养牛中心执行长莫哈末沙列等,经过了一年多的审讯,这些前朝政府首相及部长都还未被判有罪,令人民心生疑惑。

除了政治人物,那个把国家颠覆得乱七八糟的刘特佐,警方竟然还找不到他的踪迹。这个滥用国家财富的超级富豪,是人民清单内的唯一非政治人物,人民对他是咬牙切齿,因为他通过盗贼统治攫取国家财富,而人民却要为这个买单。国家因为这个人物而债务累累,导致经济环境被破坏,人民也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虽然政府充公了平静号,然后在公开招标下,转卖给云顶集团,取回了大概5亿令吉的国家财富。尚有摆在新加坡机场的个人转机及刘特佐的其他豪宅,都让政府有机会把这些可能属于政府的财物取回。由于刘特佐行踪保密,让大马警方无法寻获其行踪,简直让大马警方失去了威信。

一年多的法庭审讯,尚无人因为证据确凿而入狱,让希盟政府的威望再次被人民质疑。人民对希盟所提出的贪婪滥权人物没有被法律制裁,觉得法庭审讯过程简直太缓慢了。如今敦马推举拉蒂花来担任反贪会主席,似乎让人民都再次燃起希望,希望加快审讯脚步,而愿意让拉蒂花来证明她的能耐。

若反贪会及总检察长无法提呈足够的证据,让这些设贪者金蝉蜕壳,就让人民觉得政府是太儿戏了。委任拉蒂花为新任反贪会主席是带有艰巨的任务,是一种神圣的任务,可以让国家的廉洁形象突出,成为国际认可的一个廉洁政府。人民提出了愿望清单,就是期待政府实践人民的这个愿望,若拉蒂花仅是花拳绣腿,就让人民大失所望了。

www.kwongwah.com

林敬益吁华人放弃歧见 文:菁草
2019年6月22日

上世纪70年代,我国华社有如一盘散沙,一点都不团结。这种情况令到许多政坛新雀忧心忡忡,林敬益就是其中一位。林敬益(1939年4月8日生== 2012年12月22日卒)当时是马华公会里新冒起的一位领袖,他的言论显示他具有团结华社的雄心。当时担任特别任务部长的他,认为华裔由太多政党代表,这些政党互相竞争,结果反而削弱华裔政治力量,变成在政治上软弱无力。他所谓的“太多政党”,至少包括马华公会;民主行动党;民政运动党;社会正义党和人民进步党。他说巫统/回教党可能合并,因此马来人在政治上趋向大团结。这一来,华裔会面对更复杂的局面。林氏是在1972年10月在吉打发表题为“马来西亚华裔公民所面对的政治情势及应采取的方针” 的演讲中提出他的看法。这篇演讲,以新闻形式刊登在1972年10月16日的报上,大字标题是:“林敬益呼吁华人领袖/放弃歧见找出方案/领导华人达致团结/太多政党代表华人使政治力量软弱无力/巫人政治大团结使华人面对问题更复杂/认为马华本身应先行改革以适应人民需求”从这篇演讲中,人们看到林氏担忧华社在政治上继续被分化及弱化,而这是不利政治稳定和华人利益的。他激昂地说:“为了华人,为了国家,我们(各华人政党)必须放弃歧见,找出解决方案去领导华人群众。我们必须从混乱的局面中脱离出来,应该在团结华人方面尽早作出一些贡献”。这篇演讲发表之后的46年,也就是2018年的大选中,华裔选民终于不要“太多政党” 削弱政治力量,放弃歧见团结起来只支持民主行动党,结果使大马变天。可惜林敬益已离世多年,否则的话,他或许会对政治团结后的华裔是否仍在政治上软弱无力的课题提出精彩的论点吧!

www.kwongwah.com

暴力无法解决问题
2019年6月22日

在面对任何问题时,首先必须要提醒自己暴力是无法解决问题的,反而会衍生出更多的问题,千万不要等到面对法律的制裁时,才来后悔莫及。

自古以来,暴力是人类解决问题最直接的方式,因为暴力不需要思考,只需要看谁是最后倒下的那一个。因此,弱肉强食就直接体现在整个社会的观念上,任何人只要能够以用暴力让对方臣服,他们就可以无条件取走对方的一切。其实,这种弱肉强食解决问题方式完全就是动物的行为,所幸在人类进化成文明人之后就制定了法律,而暴力解决问题方式就受到了法律的限制,任何涉及暴力的人都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当然,法律无法完全阻止暴力的发生,因为就算有再多的人受到法律的制裁,而且每个人也明白暴力行为难逃法律制裁,但还是会有很多人依然不懂得以此为借鉴,继续犯错,特别是当一个人失去耐性的时候,他们都会把自己当成审判者,用暴力来处罚他认为犯错的人。除了人们无法控制情绪而做出不理智的行为之外,施暴者自身的环境问题以及把暴力误解为强者的虚荣心,也是让他们把暴力合理化的原因之一。

也因为这样,每个人生活中很大可能都会遇到暴力问题。从学生的霸凌行为,到交通摩擦时出现的路霸行为,或者是酒精作祟下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情况,甚至是家庭暴力事故,都是人们潜在的兽性所释放出的暴力行为。比如说日前一名男子因为不满被超车插队而下车殴打该名插队的司机,接着两人扭打成一片,最后插队司机被殴至重伤。纪录案发过程的视频在网络流传而引起激烈的讨论,警方随后也扣留了该名嫌犯,并援引蓄意伤人条文调查。

汽车被插队是最平常不过的交通情况,嫌犯自然可以鸣笛表达不满,也可以找该司机理论,可是他却选择用暴力来宣泄他的不满情绪。把一个人打成重伤,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逃过法律的审判,这或许是他在动手时根本就没有顾虑到的后果,结果成了情绪的代罪羔羊,接下来就必须面对法律的制裁,这种一时冲动所造成的局面绝对是得不偿失。因此,在面对任何问题时,首先必须要提醒自己暴力是无法解决问题的,反而会衍生出更多的问题,千万不要等到面对法律的制裁时,才来后悔莫及。

www.kwongwah.com

————————————————————————————————————
中国报(评论)(chinapress.com.my)

刘峻宾《狂人送礼精神再现》

2011年,槟城有个狂人叫莫哈末甘尼,媒体称他为光大狂人。

这个狂人因为不满槟政府充公其摊档,激发他的“创意”,三不五时就向当时的首长林冠英“进贡”一些宝贝,比如豹纹性感内衣、状如粪便的奶油蛋糕,甚至有最夸张的棺材也送了。

当然,有前朝国阵在背后撑腰的莫哈末甘尼,礼物再“精美”得像坨粪,皆送不出。而这些礼物,就单纯地用来影射州政府的道具。

509以后,槟政府今非昔比,有了全国执政党的光环,更为尊贵,这一年也不再有人送大便、送棺材给州政府,最多在光大前露宿过夜。

而沦为反对党的马华,没有走狂人的创意路线,没有纠众大喊大叫,只有和平地呈交请愿书;峇眼马华就是一个例子,但他们两次到林冠英的服务中心呈请愿书,却被对方喷得满脸灰,有些招架不住。

向政府呈请愿书本是常事,无论是政党或是非政府组织,都有自由表述立场的权力,接受那一方,应宽容接纳,更显大方,但不懂什么时候开始,呈请愿书已被看作武馆踢馆似的。

对着镜子问自己

正如最近马华就莱纳斯稀土厂课题请愿,对方已备好道具,恭候马华驾临;当马华人到场交信,对方也学起狂人送礼精神,送了一面镜子给对方,要对方对着镜子问自己,当初是谁批准莱纳斯在大马建厂?

莱纳斯课题一攻一防,各有说词,马华和国阵在莱纳斯的课题上固然脱离不了关系,但行动党也得用这面镜子去照照自己的过去,究竟在大选前说过什么甜言,提出什么蜜语,然后再看回现在的自己,大权在握之后,已经是国会最大反对党的火箭,究竟有没有能力在其他盟党面前做决定?

但无论如何,众礼当中,送镜最好,至少比内衣、棺材和大便蛋糕更有警惕作用,因为这面照妖镜,不仅可以隐喻国阵在这件事情上,如猪八戒照镜里外不是人,更能把黄德这种绿色斗士的真面目照个原形毕露。又或者照照自己,究竟509当天投下的那一票值得吗?

www.chinapress.com

梁展威:男扮女跑,咁都得?
体育组高级记者

前几天在处理新闻时,看到一则题为“肯雅男子冒充女选手参加马拉松”的新闻,赶快点入一看,不得了,原来我两年前曾在吉隆坡马拉松跟“她”同场跑步,当时“她”还赢得半程马拉松女子组冠军,现在竟然告诉我“她”是个男的!

这名选手是西耶斯切普科斯吉(Shieys Chepkosgei),日前在肯雅当地一家医院假扮护士而被逮捕。警方随后惊人发现,她不止证件、名字是假的,甚至连性别也是假的,因此揭发了这起奇闻。

原来他的真名是基普罗蒂奇(Hillary Kiprotich),但护照等证件均显示他是名叫Shieys Chepkosgei的女性。很明显,这一切都是造假的,他更改姓名和性别的目的,就是为了以女子的身份参加马拉松。

除了2017吉隆坡半程马拉松冠军,他还拿到2016国家运动日半马女子组季军,很明显,那两年他都在大马“找吃”。这还不包括其他国家的奖项,重点是他这么多年来都没有露馅。

高奖金引人铤而走险

基普罗蒂奇当时在吉隆坡半马夺冠的成绩是1小时21分45秒,这个成绩对男选手来说比较一般,但在女选手中算是很好的成绩,跑不过男的,他就跟女的跑,因此他为了能够站上颁奖台、拿到奖金,而变身女性。

如今各国马拉松赛事越来越多,奖金也越来越高,当年吉隆坡半马冠军奖金就有4000美元。因此,许多业余跑者都铤而走险,想尽办法作弊,服用违禁药是最常见的,还有代跑、抄捷径等肮脏手段都有,男扮女装则较为罕见。

有网友嘲讽隆马主办方受骗了,这也难怪,大部分非洲马拉松选手的长相都较为中性,只能用证件分辨性别,难道每一名跑者都要接受“性别鉴定”吗?在吉隆坡马拉松这种级别的赛事,那是不可能且没有必要的。当局只有加强打假和严厉处罚,才能减少类似的作弊事件。

www.chinapress.com

姚泰利《林志玲 嫁与家》

林志玲公布婚讯后,我一直留意整件事的发展。

一直到最近这件事冷却下来,才决定写一写她。

记得她宣布婚讯的那一天,我恰好准备下班回家。

这年头,还有什么比回家更幸福?

因为各种各样的情况,有人有家归不得,有人根本不想回家,明明走在回家路上,突然间急转弯去另一个地方溜跶;有人回到家转个圈又溜出去,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天凌晨;也有人的家其实不是家,是一间空旷的屋子。

所以,回家好,回家真的真的很好。因为,家,就像一本书,等你一页一页翻阅,引导你做一个真实的子女、父母、孙子、女婿、媳妇、丈夫、妻子……当然还有真我的自己。

终于有一个家在等她

这一回,轮到林志玲“回家”,在娱乐圈、走猫步、主持人、影视业汲汲营营这么多年,林志玲也终于有属于两人世界的一个家。她清楚知道,未来会有一个人等她回家,有一个家等她回,有一本书等她翻阅、有一个美梦等着跟她相会。

这种知道,是雀跃的。

林志玲是我欣赏的公众人物,她的美貌我欣赏,她的身材我欣赏,她的娇滴我欣赏,她的睿智我欣赏,但我更欣赏的是,这一路走来,她始终都是一个人,没有伴侣,没有枕边人,没有臂弯,没有依靠。

是的,一个人的武装,一个人的舞林,开心的时候,没有亲密的人可以分享,伤心的时候,没有亲密的人帮她拭泪。

林志玲也有疲倦劳累,情绪低落,提不起劲的时候,但这些困难的时候,她都是一个人去面对、承担。

当然,林志玲有爱她的家人,但家人的爱是一种爱,丈夫的爱是另一种爱,生活中的林志玲,物质上也许什么都不缺,但精神上就是缺了爱情这一块。

激发天下有情人

爱情,是完完全全两个人间的事,女人如果有男人相依,是珍贵的扶梯,男人如果有女人携手,是完整的厮守。

谢谢林志玲,她的闪婚告诉天下有情人:只要心中有爱,当爱来的时候用心灌溉,爱,就不会逍遥法外。

爱的可爱,在于它也会花谢花开,花谢的时候,提醒我们拿出勇气目送,花开的时候,敦促我们拿出真心呵护。

www.chinapress.com

蔡耀梁《正事放两旁,古古摆中间》

在38茶室……

美美:男男性爱短片风波越演越烈,感觉已快侦到幕后主谋,但一切仍是扑朔迷离。很多人在猜想,谁是幕后编辑、谁是幕后导演,让全马人好像追连续剧般嗑瓜看戏。我查看最近新闻,其他新闻什么中文系不用搞太多啦、学校种咖啡树、挺港人啦、小园主活该论啦和大选前承认统考,全都是废话,都没看到什么建设性事项,正所谓正事放两旁,“古古”摆中间。

粉摊靓姨这时捧面上桌顺口说,老娘早餐吃面包叹咖啡时,会看看手机的“非死不可”(facebook),到现在还一直跳出这“两条野”抱抱的照片,真是搞到令祖妈Geli到……

宅男泉:我心寒“妈打”新阿头之前竟说,这个是私事呵。哇靠,我去叫鸡,也是关起门来你情我愿,这个还有付钱哩,那也是私事咯?那干嘛还扫黄哩?此外,敦马再次维护阿兹敏,认为他不需要放假。这两单来看,就如福建人说的“不水”(不美)咯,根本是双重标准。

大声公:那个反贪花姐,一上来就碰到老大的案,也是说我叫人查但我回避。碰到希盟执政以来最大案,更应该亲自调查以示大公无私。此案如果落在香港廉政公署,还不由总局长亲自总动员去查?虽然她刚刚有去查一马基金案,但老实说,人民现在最想知道部长的案件,一马案只排第二。现在一马案告上庭了,人民看来也是兴趣缺缺,甚至令人怀疑,这是故意转移公众视线而已。

亲者痛仇者快

林伯:我记得华人新年时,希盟一连串闹很多笑话,如今马来年劲爆得多,从新年前闹到现在。哇唠,我很期待圣诞节耶。不过可惜咯,火箭还是静静,什么都不表态,以前就整天叫马华表态这个,表态那个啦。

阿通:看到希盟这样,真是叫亲者痛,仇者快。华人辛辛苦苦支持希盟,为了是改朝换代带来更好的明天。结果一连串怪事、傻事、气事、丑事,现连房事都有,真是心寒。

老板阿发这时捧茶上桌顺口说,行情这样差,还有很多重要事没做,却一直闹笑话。郭大姐甚至直接骂小园主活该,唉,支持你们,我们才是活该。’

www.chinapress.com

咬文《差一点》

那天,与老婆驾车去拍拖,找车位找到生气,当老夫打算放弃时,突现曙光,见到前方有一空位。

正当老夫打算驶入车位时,老婆突然娇嗔:“噫,这里不能泊车的,你看告示牌写什么吧!”只见牌上写着:“私人产业,不淮泊车”,老夫冷笑一声,长驱直入。

“都说不能泊了,你不识字吗?”老婆讶异。

老夫之所以照泊不误,是因为牌上确实写着:“不淮泊车”。

“淮”的本意是指最清的水,也指水名,源于中国河南省桐柏山,简称“淮”,如淮北、淮南。有一句很有名的话与它有关,那就是“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

那告示牌“多了一点”,正确的写法应该是:不“准”泊车。“淮”读作huai(第二声),而“准”zhun(第三声),这两字“差一点”,但读音却完全不同。

告示牌并没有写明不可泊车,老夫当然理直气壮地停车,话虽如此,最后车轮仍被锁,还挨了老婆一顿骂。

www.chinapress.com

吴德英《不问政纲狂追政肛》

《男男性爱短片》赤裸裸热辣辣上演,全民上下疯狂追看。

观后感不一,评价也各异,就如网络的表情符号,有高兴、惊讶、愤怒、悲伤、无聊。

片中男主角的政敌,当然高兴,担凳子买爆米花欣赏好戏,看你怎样应付指控,下场如何?看这颗震撼弹会把希盟尤其是公正党,炸到什么程度的毁坏?

感到惊讶的观众,发现《大马版断背山》剧情熟口熟面,简直是21年前那出的翻版,这么老土毫无创意的片子,一首后庭花百唱不厌,竟然还隆重推出,不怕市场反应冷淡,观众厌倦吗?网络世代年轻人思想,和20前不一样,有人表示宁要gay官也不要贪官。

看了怒发冲冠的观众,大骂世风日下,道德沦丧,身为领袖立下坏榜样,教坏下一代!没有更好的事情做了吗?怎么喜欢搞断背山?记得旅游部长曾向全世界宣布,指大马没有同性恋,如今热辣上演的男男性片,岂非大大力打脸?

摇头的观众,感叹龌龊政治横行,所谓新的马来西亚,竟然倒退20年,政治斗争并非拼政绩比政纲,而是行使肮脏手段。有网民失望留言“509的选票,被拿去擦屁股了”!

有些观众嗤之以鼻,感觉这出戏无聊透顶,浪费国民的时间,对国家对人民毫无益处,何况男男性爱,你情我愿,关你屁事?

各方斗得不清不楚

其中一位男主角哈兹,兴高采烈公开宣布,自己就是片中人,好像在宣布大好消息,似中了彩票头奖或奥斯卡影帝奖那般,喜孜孜甜蜜蜜,根本没半点羞耻。这真的太奇葩了!一般人若被人公开偷拍的性爱镜头,必定非常愤怒,又或者羞愧难当,躲藏不敢见人。但是哈兹却是Malu apa,大声光荣宣布“就是我”。真的不怕被控非自然性爱?不怕乱石砸死的刑法?

男男性爱短片,床上缠绵看似甜蜜蜜,岂知自称主角之一的哈兹,却翻脸爆料,指责自己性伴侣的种种不是,还要求反贪会调查。性伴为何撕破脸?性爱怎会牵扯上贪污?真是奇葩。

全民雾里看菊花,越看越懵查查。卷入性爱片风波中的阿兹敏,搬出了阴谋论,说有人眼红他,要干掉他,并相信是党的内鬼搞的鬼。

当然是有人在搞鬼,不然性爱片怎会无端端流出?全民疯狂追看《大马版断背山》,之后上映的是否《捉鬼敢死队》?将搞鬼的那幕后黑手揪出来?民间柯南或福尔摩斯,没有捉鬼的本事,还要拜托执法的警察部队,敢死去捉鬼。

不过,民间一般相信,《大马版断背山》或《捉鬼敢死队》只是热身前戏,真正上映的大片是《权力游戏》(Game of Thrones)。

随着剧情推进,〈为何安华不能当首相〉的奇葩书又再登场。敦马之后,大马第8任首相是谁?讲好是安华接班,马哈迪只是过渡期首相,两三年内就会交棒,但是,口说无凭,如今过了一年,仍没有交棒打算,让安华阵营等得不耐烦。

首相大位,人人觊觎,到底谁才是真命天子?何时是交棒吉日?目前仍是连串问号。这对稳定希盟政权没有好处,也对国家经济不利。交棒时间表不清不楚,《权力游戏》的争权夺利戏码继续,各方斗得不清不楚。

新的马来西亚,竟上演老掉牙的陈年旧片,剧情龌龊肮脏,不堪入目,不问政纲,只见政肛。这出《权力游戏》,人民开始厌倦,经济民生搞不好,烂戏不断,迟早演的是《黄飞鸿收档》或《末代皇帝》。

www.chinapress.com

范雅福《想当网红?那你就要……》

很多人很好奇,究竟当一个网红需要什么条件呢?又或者说,想要当一个网红,究竟应该具备什么实力呢?坦白说,当一个现代网红,最基本的实力你就需要会“拍照”或者“拍影片”,也可以说是对镜头不陌生。一张好的相片,一部好的影片,可以让你轻易地在网络里获取更多关注。

在几年前,许多网红的标配就是买一台Casio TR相机,原因是拍出来的照片都有美颜效果 。当然,经过这么多年,手机的相机也越来越好,因此也就越来越少人会使用这款相机了。前几天在和抖音/Tiktok官方的工作人员聊天的时候,他们就跟我提起在筛选抖音官方网红,“颜值”也是实力的其中一个考量范围。除此之外,拍摄内容的水准也非常重要。会聊起是因为近期我学院里有7个人被选中成为抖音官方网红,而对我来说被选中的人选素质,其实有点参差不齐。我们拿不准究竟为何有些人被选中,而另外一些却没被选中。

内容制作者

或许你会好奇,难道没有颜值,就不能成为网红了吗?其实不然。现今的网红有一个代名词,那就是“内容制作者”(Content Creator)。只要你能制作出特别的内容,又或者是观众想要看的内容,你都有机会成为网红。你可能也和曾经的我一样感到莫名其妙,许多网红的内容都挺空泛无聊,但却大受欢迎。有时不必太过去争论究竟它有营养或者没营养,毕竟有营养没营养是个人角度和年代的问题。好比15岁的言哥在YouTube有1万多个订阅者,可是内容其实都很生活化,并没有什么大道理。你有空可以去YouTube搜寻看看,看完了可能你也会觉得莫名其妙。

那究竟还有什么领域是可以让你发展成为网红的呢?下星期分享给你知道,YouTube官方的人分享给我什么是马来西亚/东南亚缺少的内容。

www.chinapress.com

————————————————————————————————————
星洲日报(言路)(sinchew.com.my)

郑丁贤.重新找回来的国家
星期天拿铁

人在东欧,第一站是华沙,波兰。

波兰给我的印象,是严寒和阴冷。

然而,6月中旬来到波兰,迎接我的是阳光和活力。

我在波兰逗留了近一个星期,除了出席一项国际会议,也用许多时间来了解这个国家走过的路。

从过去一个多灾多难,穷途潦倒的国家,到今天成为欧洲耀眼的新星,波兰的发展路线,以及成功经验,值得很多国家,包括马来西亚取经。

x x x

以“多灾多难,穷途潦倒”形容过去的波兰,一点都不夸张。

波兰的悲剧,始于它的地理位置。这个命运的安排,让它成为屡遭战争蹂躏的国家,也是历尽浩劫的民族。

它的左邻是强大的德国,右邻是野心勃勃的俄罗斯;几百年来,它都摆脱不了两大强权的欺凌。当德国强大时,波兰保不住它西部的领土,当俄罗斯强大时,波兰就得割让它东部的土地。

最悲惨的是18世纪末期,欧洲大陆3强的普鲁士(德国的前身)、俄罗斯、奥匈帝国鼎立,联袂吞并波兰,让波兰从地图上消失。

在200年间,波兰似有还无,波兰人成为失去土地的民族。

但是,波兰人深厚的文化传统,执着的天主教信仰,坚韧的民族性,让这个民族沉潜下来,等待复国的机会。

直到1918年世界第一次大战结束,德国战败,奥匈帝国瓦解,俄罗斯自顾不暇,波兰才得以复国。

但是,好景不常。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德国纳粹率先向波兰伸出魔爪,波兰人又再一次丧国。

纳粹对波兰的残暴,令世人齿冷。德军把波兰首都华沙炸成废墟,夷为平地。原子弹爆炸后的广岛和长崎还剩下3成建筑,而德军疯狂轰炸后的华沙,只剩下不到1成建筑。

战争期间,波兰死了600万人。等于每5个波兰人之中,就有1人死于战火。

但波兰人并不放弃,他们组织地下军队──救国军,进行抗德游击战。

1944年8月,纳粹德国已经是强弩之末,联军节节挺进,苏联红军已经抵达华沙城外的维斯瓦河。

波兰地下军乘这个时机起义,想要一举驱逐德军。

起义军最初取得一些战果,光复了一些占领区。然而,德军集结精锐部队和武器,大举反攻。起义军的装备和武器简陋,很快落于劣势。

起义军希望得到城外苏联红军的支援,但红军却是隔岸观火,冷眼旁观。

这场战役打了2个月,华沙人民也全力加入抵抗德军,但是,最后弹尽粮绝,遭德军粉碎。

起义军死了1万人,华沙居民死了25万人。

这是现代波兰最惨烈的战争,也是争取自由的最大努力。

而早在德军入侵波兰之前,苏联已经先对波兰下手。苏联俘虏了2万多名波兰年轻军官、专业人士、知识分子,分批送入森林处决。

它的目的非常冷血,就是要清洗波兰的年轻精英,断绝波兰的传承,消除波兰的反抗能力,以期能够长远控制波兰。

这起集体屠杀被发现后,后人称为“卡廷惨案”,这是波兰民族的断层,也是波兰人永远的痛。

二战结束后,波兰并没有获得自由,而是遭到苏联红军占领,逼迫成为共产集团的一员。

作为苏联傀儡的波兰共产政权,政治上是一党专政,消灭异己;经济上实行共产制度,物资匮乏;对外是苏联的工具,用以和西方对抗。

然而,在共产党统治底下,波兰人并没有放弃他们追求自由,建立独立国家的梦想。

一个名叫瓦文萨(Lech Walesa)的造船工人,领导工潮,向共产党叫阵,凝聚了波兰人民的反抗意志,升华成为巨大的自由浪潮。

1989年柏林围墙倒下后,波兰第一个结束共产专政,脱离共产集团。

波兰开始推行市场经济,落实民主选举,并且成为欧盟的一员。

几个世纪的侵略、占领和控制,终于告一段落,波兰摆脱了百年来的灾难、痛苦和耻辱,重新找回自己的国家。

(古老的国家,新生的波兰,如何从过去的穷途潦倒,在30年内蜕变成为欧洲新星?请看波兰行脚之二。)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23

郑钦亮.安华与阿兹敏的男男案
亮剑

部长男男性爱疑云疑团未解,却已经牵一发而动全身,从公正党内部牵扯到希盟内阁,于是就传出了“内阁或重组”的传言。

这真是马来西亚内阁的特色,暗室的床事竟然可以影响到一个国家政府的阵容和操作,它并不是笑话,而是由疑似部长级高官涉及违反自然性行为和出轨造成的,沉重的国家坏话。

从安华因肛交疑案入狱、蔡细历性爱光碟丑闻到如今的阿兹敏男男性爱疑云,可见这方面我国已经接近欧美先进国政府大员涉及性丑闻的水平。

不过,大马案例更特别也更加威水,安华案经历过3位首相的时代,间中还有第5任首相放虎归山和第6任首相顺水推舟的剧情,前后20年始获平反,而且还创造了狱中推翻执政60年的国阵,再出狱赢取国会议席,并等着当下一任首相的政坛神话。

环视全球,还真的没有一个国家政府的政权更迭,会有这种变幻莫测的传奇故事。

坊间也在传话,指当年的安华案也是男男疑云,那时的首相是马哈迪,结果安华被相关机构大员极尽凌辱和官位及天伦尽失,还在漫漫的狱中日子熬出病来,期间马哈迪并没有动用特权罩他;今时的阿兹敏疑案,首相也是马哈迪,但他却有为阿兹敏说话,至少说了男男案疑云不是政治课题,不是犯法,所以不必告假。

敦马说话总是暗藏玄机,不同的人听了会猜出不同的答案,他却可以时时在这种反应下创造更多静观其变的空间,然后才决定如何表态。

所以,不是说同样都是涉及男男床事疑云,却不公道的指安华犯法,另保阿兹敏不犯法,更多是指阿兹敏并没有被控,何来犯法之说?没有犯法的话,何需请假等待发落?没有请假的话,内阁又何须调动和重组?

可见两者之别,告诉世人的是,当时的马哈迪和今日的敦马,权力是一样的,但是作了放弃和重用的不同选择,印证了今时不同往日,就请大家不必硬硬将两者来作比较了。

有一首顺口溜这么唱: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

用在这两案则是:说你错,你就错,不错也错;说你没错,就没错,错也没错。

也想到了曹雪芹在《红楼梦》里的《好了歌》,将它改一改:

世人都晓敦马老,惟有接班事未了;
却是人选皆多事,要谁上位变难了。
世人都晓安华朝,再过一年就到了;
突然来个男男恋,是谁已等不及了?
世人都晓变数高,暗潮汹涌何时了;
阿兹敏有敦马保,只是做得出面了。
世人都晓经济糟,马币快撑不住了;
希盟还在搞内斗,国家很快垮掉了。

作者 : 郑钦亮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23

安焕然.什么“中华胶”
边缘评论

今天香港的故事,不是谁先挑衅谁的问题。看到大马华人“中文”社群里分成两派,什么“慕洋犬”、“中华胶”的,骂来骂去,很是感慨。

其实早在1996年我刚写边缘评论时,就写了一篇〈分裂、统一与历史诠释权〉。虽然当时谈的是海峡两岸的问题。那时已叩问:

我常常在想,对那两岸的事,我们的华社为什么总是会那样的热衷“关心”着?是因为作为“海外”华人,基于民族文化的情感,对中国常有一份热切的关心?还是乐观的相信21世纪将是中国人(或华人)的世纪,以为这中华民族组成的“民族国家”(大中国),在统一强盛后,对长期处居窘境边缘的“海外”华人有所助益?还是真心诚意要“反帝反美”?然而,加拿大魁北克的独立的事,不见我们去探讨;俄罗斯试图“平息”“镇压”车臣的事,又不见我们去关心?其中的道理,我实在搞不懂。若真是怀有一份悲天悯人的情怀,我们可否像首相马哈迪在1996年4月4日波斯尼亚教育援助基金移交仪式上,因过度激动而语音哽咽?有人说“那是一种感人的举措,每个马来西亚人都会受感动”。惟大马华人真会如此吗?

这篇文章,就收在我的新书《边缘评论:文化漫步》的第一篇。

什么“中华胶”?与其说他们是“中华胶”,不如说他们的“中华情结”太重吧!尤其是一些上了年纪,接受华文教育,早年又参与左翼运动付出青春岁月的前辈,他们的心境,或许需要的是更多的理解,而不是嘲讽。

对我来说,华裔马来西亚的真正左派,郭鹤龄是一号人物。但现在很多“说中”的“老左”,以我的理解,与其说他们是坚持反帝反殖反资的“左派”,不如说他们拥有更多的是强调民族主义的情怀和带有“救亡式”的集体主义的激情。

这传统,上承五四“新”精神、非白即黑的爱(中)国运动,后来却是“救亡”压倒“启蒙”,益了民族救亡的所谓“左”的政党的崛起和左的联盟。下续毛主席文化大革命的“国际性”影响,这一代人他们激情过、坐过牢,大马“中文语境”里“左”的激情,其实骨子里,可能很多更深的是“民族救亡”。

这种民族救亡的“自觉”,在中国或是大马“中文”华社里,都发挥过其凝聚团结自强的积极作用。但却亦困在这多少带有“集体主义”式的民族救亡之中,很难去了解台湾的民主化和香港人对“自由”早已习惯了的生活作息。只能简单二元对立的以日本奴化、英国殖民化去解读。而大马华社世代的撕裂,更是越来越大,完全失去了对话的交集。

然而,今天网络上有不少年轻人也是挺“大中华”的。这又是什么心态呢?我真的是莫名其妙了。

没有自身的文化根基,若傻傻跟着华裔政客说要去接受主流族群的文化和感受,那你等着同化吧!但如果在地华人没有意识应该要建立自己马华文化的主体性,凡事以“大中华”为依归,那根本就是一种“再中国化”,对在地者来说,那是危险的。

当代中国的崛起,网络中国软实力宣扬大中华生命共同体意识的奏效,加上长期以来大马政客的操弄,族群意识的撕裂(而不是多元对话),种族关系各自的傲慢与偏见,1990年代提出的“文化马华”曾几何时,如今的“马华”很多时候竟被误认为就是“马华公会”,呜呼哀哉!

没有建立本身马华文化的主体性,“马华”必败。只好向往“中国好声音”,然后期待评审的转身,你战战兢兢告诉“大中华”的观众:我来自马来西亚。

小学华文教育,发音用词,北京语规范。从不想要去建立自己的一套华语规范。从那天开始,我就很担心了。

一个缺乏文化主体性的在地族群,注定是离地的。说什么“离散”,是讲好听的。

当马华文化就只等同于中国文化的时候,不管老左还是年轻人,你的“马”已脱缰。你还真的没本事“骑马”啦!难怪了。

作者 : 安焕然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23
www.sinchew.com

陈日佳.反送中后的香港
天马行空

惊震世界各地的香港反送中运动随着香港警察暴行曝光、特首林郑月娥拒绝道歉以及和建制派决裂后,开始进入新一轮的运动。民众自动发起不合作运动意图消耗政府机关资源和拖累行政效率。已有新闻传出北京会在G20和“七一”后部署替代人选或署理特首,但是民众的要求已经从反“送中”到警察处理示威和定调“暴动”的手法,再加上国际特赦组织已经确认香港警察违反国际人权法,这个公众运动可以想象在未来的数星期内未必能迅速降温。

林郑月娥特首的来去并非她个人可以做决定。但是她接下来这3年的任期也不见得会有任何成绩,即使她能获得立法会内的建制派护航,她的情况就像2016年至2018年纳吉任期一样,任何政策,即使原本是良好意愿也会被扭曲;而任何施政过失也必定会被无限放大。

林郑这次法律修订工程“烂尾”,首当其冲的是在对过去数个月紧紧跟随她脚步的建制派。由于民怨太深,今年年尾的区议会选举和明年的立法会选举,必有大量的年轻人出来投票反建制派,进一步削弱林郑的施政。以林郑不与民主派议员合作的高傲姿态,双方都不会在立法会合作。换句话说在她任期内不用期待香港能有重大政策。

我国2013年的净选盟集会虽然未能在2014年促成改朝换代,但是那些年的运动启蒙了这些中小学生。所以在他们有投票权后自然而然就会投票给在野党。同样的情况也会发生在香港。这一次的反送中游行,除了大专生以外,还有大量的未成年中学生走上街头。因此2024年的的立法会和区议会选举才是真正的战场。 而包括工联会、民建联等过去不顾一切支持林郑的建制派成员最终有可能面对“灭党”的可能性,就像民政党、马华和印度国大党的下场一样。

而更重要的是,在这场反送中运动后,香港已经超越了台湾的“地位”,成为中美博弈的重要一环。

第一,反送中已是台湾总统蔡英文的最佳助选员。中共本来希望“一国两制”和“一带一路”统一台湾,但是除了成功吸引大马的“中华胶”以外,似乎没有能力撼动台湾民众。第二,除非解放军采取行动,否则台湾的政治是“独不了,统不能”的窘境。只要美国政策没有大转弯,蔡英文政策上的变动并不会左右台湾的去向。

相反的,美国的《香港政策法》已经成为牵制香港和中国的最强手段。

在过去的二十数年,美国《香港政策法》把香港视为中国不一样的经济区域。外国资金可以自由进入香港市场,某些受限制出口到中国境内的高科技也不受影响。 现有的大湾区计划其实就是从香港把外国高科技“合法”带入中国境内,再利用香港筹资发展。如果美国不再执行《香港政策法》,其后果可想而知。

但是特朗普如果是要长期牵制中国的话,则不会一次性取消《香港政策法》,毕竟如果取消等于自断武功,也只会带来短暂性的效果。因此特朗普可以选择暂缓执行这项政策,每年审查是否需要恢复。这种做法为立法者带来不确定性,也会让外国长期投资者因为规划和资金流动而止步香港。大湾区则可能最终沦落为另一个物业发展。

另一方面在英国,下一任首相已是约翰逊的囊中物。他在伦敦市长和外交部长任内的言论虽然引起不少争议,但是如刘备般唯才是用,表现可圈可点。英国政坛把约翰逊和特朗普视为同类型的强悍性的政治人物。

约翰逊已经表明会支持无协议退欧。这表示今后英国可以自由规划外交政策,可自由决定与外国签署自由贸易决定。这两位领导人如果在大西洋两侧可以合作的话,必定可以对中国施加更大的压力。

因此,香港与中国一方面受英国《中英联合声明》所限,另一方面也有美国的《香港政策法》夹攻。大马华社很多人以为英国碍于中国的庞大市场和廉宜劳工,在经济压力下会向中国屈服,但是却忘了英国希望在脱欧后重新加强共和联邦组织的经济合作。

林郑这次推动《送中条例》不仅让香港在国际社会的形象受损,更为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开辟了另一条更具有破坏力的战线,这或许是她及其团队始终未料到的后果!

作者 : 陈日佳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23
www.sinchew.com

张吉安.那些年,催泪弹的滋味
艺坛乩童

周末,趁闲暇整理硬盘储存器内的资料,在详细做归类之际,搜出一个8年前建立的小文件夹,标注着简单的名字“Bersih”, 里头潜藏了上百张好几回参与街头集会时拍下的照片。一边看一边追寻着那些年,当下被两张相片牵入隐现的思绪,一张是2013年在电台新闻室布告栏拍下的“秘照”,另一张则是2011年第一次遭催泪弹呛昏的自拍照。

记得2013年1月11日晚间,下班后到新闻室找同事,在布告栏看到该部主管指示记者要如何 “做” 新闻来抹黑明天的集会者,下令将一场和平集会改称为“示威”,言下之意,势要从字面衍生出一场骚乱、影响市民商家生意等的负面报道,就国营机构的立场而言,公信力是其次,一切都是算计好的。一如往常,翌日还是参与那一场 “112人民崛起集会”,与现场的10万人,号角响起!

另外一张,是生平第一次用手机自拍的照片,绝不是一天焕发璀璨的记忆。那些年还在广播,每回参与集会,都不拍照贴上网,身边社运人士都讥笑 “怕死” 就别出来,反倒是理解处境的友人,特别体恤我。2011年7月9日,下午3点左右,是人生第一次见证了两颗催泪弹在脚下窜过的心悸,在呛鼻的烟雾里,眼镜都掉了,我随一群人,跌跌撞撞地躲进富都车站停车场,狼狈地蹲在墙角,使力地呼吸,视线模煳、双颊红肿发烫,身边有备而来戴着防护罩的印裔大兄,赶紧从背包抽出一包包盐巴递过来,示意我们赶快含一口来减缓痛楚,那时泪流茫然地想着:“我们都是良民,何罪之有?为何,我们要承受如此的虐行?” 旁边一位跟我一样狼狈靠在墙角的马来少女,头巾也掉了,她一边拭泪一边将手机递给我:“Abang,tolong ambil gambar saya,nak ingatkan saat ini buat selamanya!” 那时,她提醒了我,一定要记住这一刻的脸。我也拍下了自己的脸。

打从709开始,一直有人不断“提醒”,我随时会在广播线上销声匿迹。我也一直尝试告诉“同行”,如果那是因为公民良知背叛了工作条规,我真的无憾以对,只能说我们是等待进步中的家国。于是,从916守护茨厂、年十四灯佑苏丹街、绿色盛会、Jejak Warisan 都无惧随行,随即成了“他们”眼中一颗“拔不掉”的尖钉,时时刻刻承受着此起彼落的“热茶”。每回跟上司喝完“茶”,还是笑自己:看!又是一枚不锈钉!我可以每一天当一个“称职”的广播员,可是无法当一个“黑心”的公民。

今年5月初,在海外华文书市遇见前同事,谈起国外市民上街反抗的事,对方一开口就说扰乱公众秩序等等,一听,想必是前朝的遗毒不散,我一脸狐疑:“ 你从以前到现在,有参与过街头集会?有试过催泪弹的滋味吗?” 对方顿一下,然后摇头,似有些好奇,问起催泪弹究竟是什么滋味? “当下感受到生不如死”,我回答。

既然你不是人人人,请别以自己来判定。唉,夏虫岂能语冰。

凝望着电脑前多年累积下来的集会照,停格瞬间捕捉的不只是澎湃,当时我和多数人一样,曾用同样的步伐走在街头不断地呐喊,用尽凡民的力量,控诉蹂躏百姓的独夫。我会好好保存这些照片,让下一代记住,这个时代曾被催泪的每一张脸,祈愿马来西亚和世上任何一个民主国度,再也没有下一颗催泪弹。

作者 : 张吉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23
www.sinchew.com

凯林拉斯兰.我们可以从亚洲选举季节中学到什么
凯唾成珠

今年上半年,亚洲四大巨头进行大选。涉及多达10亿选民,这些事情都在相隔几周内发生。

我的团队亲自前往泰国、菲律宾、印度和印尼展开工作。

4月在埃卢鲁(Eluru),位于安得拉邦首都阿马拉瓦蒂(Amravati)东北方约两个小时车程的地方,我们发现了一个充满活力的城市。这里天气也热的让人疯狂:大约42度,震耳欲聋的音乐伴着人群等待候选人的抵步。

相比之下,我的团队在2月份抵达泰国的彭世洛府(Phitsanulok)时,那里的氛围是压抑和安静的。大多数人都知道他们会投给谁。此外,每个人心底都明白民调是一场闹剧。

回到4月,在投票前几天,我的团队出席了在雅加达主要体育场──朋卡诺体育场(GBK)的造势活动。

在红色和白色的人潮中,当现任总统兼候选人佐科威像摇滚明星一样走上特制的红毯舞台时,人群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如今成绩已经尘埃落定,我们此行获得了什么?

我得到5大结论。

首先,事实证明,现任职位,很重要。

这4个国家的人民或许有很多的不满,但他们的大选或多或少都印证了一个长存的理论,既现任领袖很难被取代。这对于像佐科威这样受欢迎的现任领袖而言可能并不让人惊讶,但我们要如何理解像泰国亲军方的公民力量党(Palang Pracharath Party)等政党表现比预期要好,或印度总理莫迪领导的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 Party )赢得下议院的303席,比2014年增加了21个席位?

这引出了我的第二个结论:它可能不一定与经济有关。

举行大选的大部分国家都面临经济衰退:包括生活成本上升、缺乏就业机会、农产品价格暴跌以及农业陷入困境。例如,印度的消费低迷。

2019年5月初,《经济时报》的调查小组就发现私家车销量的增长率呈5年来的最低点。快速消费品(FMCG)公司──超过三分之一的销售额来自农村地区──的销量增长率暴跌到6至7个季度的低点。

其中,部分原因,是农业收入增长疲软所致。

然而,我的团队走访了孟买的商家,他们仍然感到乐观──而且几乎所有人都是莫迪的支持者。

在孟买南部繁华的克拉巴市场,29岁的Chetan Parmar店主──来自拉贾斯坦邦(Rajasthan)──应该是首批感受到经济放缓的人。

不过,他告诉我的团队:“人们现在减少购买,但没关系,因为这是一年中的那个时候。等多几个月:他们(最终)会来买很多东西。这是正常的规律──走着瞧。”

但为什么这次选民会给他们领袖的经济表现一个“免费通行证”呢?

我的第三和第四个结论:魅力很重要,身分认同政治也很重要。

像印度的莫迪和菲律宾的杜特尔特这样的领袖是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大都会的精英们可能会觉得他们滑稽的动作让人反感,但这正是这两人吸引选民的原因。

相比之下,印尼选民显然更倾向支持谦虚和务实的佐科威,而不是其烦人和古怪的对手,即前特种部队指挥官普拉博沃。

不论你喜欢与否,大多数印度选民似乎都决定支持莫迪和印度人民党的兴都教徒主义(Hindutva)的主流印度民族主义政治。

穆斯林印裔少数民族和巴基斯坦人被妖魔化,诸如保护牛等制造分裂的课题,都盖过了莫迪在经济管理方面的失败。

事实上,据报道,在2019年支持印度人民党的印度选民,有19.7%的来自其他落后阶层(Other Backward Classes),这是非常讽刺的,因为传统上该党是上层阶级的堡垒。

尽管人们质疑大选的合法性,但巴育的公民力量党赢得下议院的113席,以及23.74%的普选票(多数票),这可能得归功于保守选民,包括19.5%的61岁以上的泰国选民,以及害怕重返塔辛动荡时代的选民。

即使是佐科威,在某程度上,也不得不大玩数字游戏。

他得到温和的伊士兰教士联合会(Nahdlatul Ulama)的支持,推高了他在东爪哇和中爪哇的选票,这不仅弥补了他在其他地区,如穆斯林为主的西爪哇和苏门答腊大部分地区流失的选票,这两个地方都受到油棕和橡胶价格暴跌的严重影响。

尽管如此,他以人为本的政策,如农村基金计划,也削弱了对手指责他无法处理经济问题的攻击。

最后,这适用于各地的反对党:夺权没有捷径。

这个错误在我们到访的所有国家都曾经出现过。

在印度,拉胡尔甘地似乎就剩下他的名声;未能与区域对手建立更强大的联盟,如新德里的平民党(Aam Admi Party)以及北方邦的社会民主党(BSP)和印度社会党(SP)联盟。

反对莫迪的阵营,由于出现多角战而分散了选票。

在菲律宾,自由党的“八全胜”(Otso Diretso)参议员候选人除了攻击杜特尔特之外,也拿不出什么表现。

在泰国,另一个支持塔辛的政党,泰爱国党(Thai Raksa Chart)因试图提名乌汶叻公主作为他们的首相候选人而犯下严重的错误。

这导致泰爱国党被解散并削弱了塔辛阵营要夺取下议院多数议席的优势,因为该党原本应该出战不分区议员(政党名单席位),而为泰党(PT)则专注于分区议员(单一选区)。

这就是了。

看起来──除了显著的例外──强人在亚洲占了上风。

人们只能希望这些国家的民主和多元化比他们的选举周期更加强大,更重要的是,他们所有人的命运都能以某种方式得到改善。

作者 : 凯林拉斯兰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23

www.sinchew.com

江迅.中国科幻文学“出海”了吗?
香港碎影

中国科幻文学“出海”,是中国科幻文学输出海外的一个形象说法。科幻文学发展是当下中国文坛热话题。7月香港书展第30届,主题是“从香港阅读世界──疑真疑幻‧ 幻梦成真”,主打科幻题材,也是蹭了热点。书展仅“名作家讲座系列”,就有倪匡谈卫斯理系列少年版,七套小说,经典故事,全新演绎;有两岸三地著名科幻文学作家谭剑、尹格言、韩松对谈……

说“出海”,中国科幻文学“出海”的先躯当数郑文光。他生于越南海防,祖籍广东中山。2019年是他冥诞90周年。他以《火星建设者》获1957年莫斯科世界青年联欢会大奖。他被誉为“中国科幻文学之父”,与萧建亨、童恩正、叶永烈、刘兴诗合称为中国科幻文学五大家。改革开放后,中国科幻文学才开始受文坛内外关注,1997年科幻小说的繁荣期到来,2006年,刘慈欣重要作品《三体》开始在《科幻世界》连载,一个新时代开始。这之后,一些中国科幻作家被邀请访问各国文学节,也陆续有作品被翻译到西方去。

只有叶永烈的《小灵通漫游未来》,尚算得上能体现科幻文学影响力的作品。这本写于1961年、1978年才出版的科幻小说销量高达300万册。这一纪录在30多年间从未被打破。进入新世纪之初,随着穿越、奇幻、玄幻等类型兴起,科幻一度被挤到边缘,科幻小说也多半被归为科普读物。如此看来,即便近几年中国科幻似乎一夜之间火了,但要说能产生世界性经典为时尚早,而大众熟知的中国科幻小说也似乎只有《三体》。相比西方科幻文学几十年如火如荼的发展,中国科幻无疑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从小说到电影,从国内到国际,从地球到宇宙,从现实到科幻,从《三体》出版,到刘慈欣、郝景芳相继获得“雨果奖”,再到《流浪地球》刷新票房纪录,中国科幻在近年收获了前所未有的热度和关注,甚至在全球产生影响,开启“中国式科幻”新纪元。想像不可想像的世界,并以文字的形式再现它,让万千读者相信它理解它,这是科幻小说的使命,也是科幻小说中世界建构的艺术价值所在。

用评论家严峰的观点看,新世纪以来的中国科幻可分为三个时期:首先是“后《三体》时期”,《三体》出版是中国科幻史上具有决定性的事件,让科幻爱好者士气大振;“后雨果奖时期”,让科幻文学向整个社会辐射泛化;“后《流浪地球》时期”,则是一个爆炸,不是文学事件,而是完全变成社会事件、文化事件,辐射的空间巨大,一部科幻片完成了一次大爆炸。

从科幻文学理应具备的科学维度、幻想维度、文学维度这三个维度来衡量,现在很多科幻文学作品严谨看尚贴不上这一标签的。韩松就说过,科幻文学作为舶来品,在本土化过程中打上强烈的中国色彩和中国烙印,电影《流浪地球》所体现的集体主义、家庭观念等,让西方感到既震惊又陌生。中国科幻探讨的议题,诸如机器与人类的博弈、环境生态危机、能源危机,太空探索等等,同样也是全人类共同面临的重大议题,由此,中国科幻迅速成为世界性话题。

人们越依赖科学、越相信科学,也就会对科学越抱有敬畏,也就越需要超越科学的视野,需要人文的关怀,人类需要科幻,需要中国科幻,需要“有科技、有感情”的中国科幻。正如刘慈欣所言,中国人拍科幻片,缺技术、资金、经验,但最缺的是科幻的情怀。

作者 : 江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23
www.sinchew.com

东姑阿比丁.谈一个共同的主题
阿比丁思

斋戒月之后,各主办单位又开始邀请我出席演讲。有时候,我会对一些要求感到困惑,包括一些我不太了解的课题,所以我总是试着从主办单位那里了解,为何他们认为我的演讲能让出席者受惠,以免人家以为我是来冒名顶替的。我遇到很多种情况,即演讲嘉宾对主题不感兴趣,同样的,出席者对演讲者不感兴趣。很多时候,他们发出邀请的原因仅仅是因为需要有人填补空挡,因为他们找不到其他人。

我的目的是尽量避免这种情况。我希望我能享受我出席演讲的活动,但更重要的是,我尝试为活动增值──分享我的经验和知识、有趣的轶事、或至少肯定那些在场的人都在正确的轨道上。虽然一些主题演讲无法配合更多互动环节,但我通常会尝试让人提出问题并回答他们。

扶轮社3300区──我是他们的皇家赞助人──邀请我在他们的年度颁奖晚会上向他们不断增加的会员发表演讲。这个晚会是为了表扬会员组织了各种活动,这些活动是由一群由18岁至30岁会员主导,包括医疗服务、向贫困群体或灾区捐赠日常用品、拜访孤儿院、环保活动、以及筹款等慈善活动。事实上,这些工作代表了大马非政府组织志愿服务的一个广泛缩影,在适当的时候,很多活动会与更专业的组织一起合作进行。在执行这些工作时,这些年轻人不仅体现了公民身份的最佳特质,而且还会更了解公共政策的重要领域,了解如何提供更好的服务,以及理解不如他们幸运的大马人的生活。我的演讲内容很直接:突出这些成就,并为我可能参与的计划提供支援。

身为民主与经济事务研究所创办人兼主席,我也受邀在大马经济论坛演讲──夹在佐摩教授和拿督纳西尔(大马会计师协会前主席和联昌集团前主席)之间──谈谈关于“善治”的课题。在这种情况下,我发现自己经常与佐摩教授意见一致,我强调每个国家都必须以民主的合法方式,参考某些历史、人口、和地理因素来制定本身对“善治”的定义。通往联邦的道路,我们的国家宪法以及政府机构的成立和进化(包括去年的竞选宣言)都指向了大马对善治的独特追求,尽管其他国家和国际的经验可以让我们借镜。

在马来西亚国立大学,我是马来西亚及国际研究所(IKMAS)的皇家会员(Royal Fellow),他们要求我向商学院的研究生分享关于领导力的一些想法,这些学生来自各领域的专业人士。在这种比较自由的场合,我的公式是将我的经验做出总结并让观众各取所需。这里的观众都具备企业家的头脑,我期待他们询问关于我担任两家上市公司独立董事的问题,或者我对商业条规的看法。我很惊讶有人多年来一直在关注我的文章(或钢琴演出!)。然而,其他的问题也促使我承认我有许多不足之处。

我非常欢迎这些可以促使人们改进的提醒,也提供了一个思考我们政府机构中所看到的领导力的机会──尤其,最近,在政坛。如果这三场演讲有一个共同的主题的话,那就是所有人都有自己的弱点,因此各政府机构需要不同的人:以实现人们无法单独实现的事情(如扶轮社),或防止有缺点的人掌握太多的权力(在追求善治的同时)。关键是这些人──尤其是有很多缺点的人──必须意识到他们并不完美且需要制衡。当人们想要得到更多的权力──不论是因为他们认为自己知道的比别人更多,或因为他们纯粹享受职位所带来的光环──政府机构就会开始崩溃。

当我持续进行巡回演讲,我希望将这个讯息传达给更多元和有趣的观众。

作者 : 东姑阿比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23
www.sinchew.com

拉温登.建立一个更好的马来西亚……
言路

如果每个人都觉得他们可以分享世上的一切,那是多么美妙。如果人们开始分享,我们将不会有战争、饥饿、饥荒、贫穷、监狱、抢劫、老人院、中途之家、孤儿院和动物收容所。可悲的是,这只是一个梦想。为什么人会把东西留给自己,却渴望得到更多?虽然游戏人可能很努力,富有想象力或未雨绸缪,其他人可能会认为这是贪婪和欲望。

作为头脑清醒的大马人,我们必须衡量我们的宣和,并确保我们所作的决定是公平和平等的,以在工作、家庭或国家的运作中取得更大的成果。人们在2018年5月9日投票反对国阵政权,希望拥有一个积极主动、具有成本效益、以及能让生活更加平衡的新政府。而在过去14个月,政府一直在努力解决问题。它们正在试图兑现竞选宣言,以减少困扰着每个大马人的生活费问题。我们也应该承担一些责任并做出改变,以在生活中取得更好的成果。与其一直抱怨和希望看到立即的改变,也许每个大马人都应该秉持“改变从我开始”的信念,并采取各种行动以推动改变。在政府尽自己的责任时,我们必须先开始做出以下简单的事情。

确保我们的家园、邻里和社区保持清洁以及没有废弃物品。废弃物品必须由大家来处理。这不仅仅是地方当局或废料管理公司的责任。把废弃物品分类──我们都接受过教育,并可以做到这一点;请现在就开始。如果我们仔细管理废弃物品,我们每个月可以为政府节省数百万令吉。

确保我们周围的沟渠清洁及没有阻塞的问题。如果我们看到阻塞的沟渠,我们应该自己清理或请相关单位着手处理。

身为我国的公民,除了在咖啡馆或咖啡店里就世上的问题转发讯息,聊天或抱怨几个小时之外,我们可以采取一些措施来克服我们周围遇到的问题。如果发现有人没有遵守政府宣布的禁烟令,我们可以向当局做出投报。在你的住家花园内组织一个“大扫除”活动,邀请居民参加以清理周围环境并预防骨痛热症。

仔细看看你住家外面各角落的空地或你居住的地方周围。利用这些土地种植香蕉树或木薯。这对你的健康非常好,并为你的家庭带来巨大的好处。不要忽视空地,去找找你所在地区的地方当局或农业局,他们非常乐意教你种植、施肥、甚至是种菜的技术。这对你有好处。这种简单的种植收获将会为你的餐桌带来新鲜、清洁、没有农药的食物。

在确保环境和住家清洁后,让我们来关注我们的孩子。不仅仅是在学校,在家里也要灌输他们良好的价值观和习惯。至少与他们吃一顿饭,与他们谈谈国家问题或人类价值观。告诉我们的孩子,我们生活在一个多元种族和宗教的社会,而我们必须尊重每个人的文化和生活方式,这是非常重要的。这将在很大程度上向年轻人灌输在大马社区共同生活的重要性。通过这中简单的努力,我们可以以一种简单但积极的方式,减少大马人之间的种族和宗教紧张关系。

身为父母,我们也有责任监督孩子的动向。我们必须知道他们的朋友是谁,他们通常在放学后会去的地方,他们参与的活动。我们必须确保我们的孩子经常待在学校而不是其他地方。如果我们可以在家监督这些基本事情,我们当然可以减少许多困扰这国家的社会问题,这些问题导致政府必须承担数百万令吉来处理,如:吸毒、飙车、大耳窿、帮派、以及在城市和乡村地区与日俱增的犯罪问题。如果父母更关注孩子而不是手机,我们可以节省数十亿令吉。也请密切关注他们在网吧的动向。

另一个关键问题是,我们必须谨慎处理在脸书、推特或WhatsApp 上发表的评论和贴文。我们必须对每一个大马种族和宗教、信仰和文化保持敏感。我们不能在任何时候假装不小心、忽视我们的语言上的傲慢或不敏感而对其他人造成不好的感受和后果。

我们必须明白“一燕不成夏”。一个人对某个问题的看法不足以代表整个社会或社区。而我们必须小心、谨慎,并确保我们始终关心每个社区的感受、做法和生活方式。我们都知道某些政治人物会发出低俗的言论和回应。这些让人作呕和不敏感的言论不应该影响我们,反之,我们必须忽视他们,并持续我们过去70年来,成为关心、分享和理解的大马人。

我们必须鼓励我们的孩子阅读对他们的大脑发展有益的所有材料。书籍就像蜂蜜对蜜蜂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必须鼓励和确保孩子前往图书馆并培养对书籍的热爱和尊重,尽管我们正迅速踏入网络的世界。让孩子摸摸一本书并翻开它,而不仅仅是坐在电脑或平板掉閙前做一名沙发马铃薯。带他们到孤儿院、残障中心、甚至是动物收容所。教导他们珍惜他们所拥有的幸运,并引导他们理解残缺之中也有完美之处。

每个人都在为实现自己的梦想而奋斗,生活可能会让人筋疲力尽。虽然工作赚取收入是生存的必要条件,但我们没有意识到,我们是在允许工作经营我们的生活。我们必须环顾四周,尽可能地将周围的残缺变得完美。生命很短暂;享受生活中简单的事物、朋友的友谊、家人和爱人在一起的时间──珍惜那些无法从工作中和无法用金钱买到东西。

伟大的马来西亚不是一天造成的,也不是政府的责任。建立、塑造和雕刻我们的国家,是我们的集体责任。从生到死,我们建立了我们的国家。我们通过每一个小小的努力来做到这一点。让我们,抛开我们的不同,建立我们的国家,正如明治天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对日本所做的那样。

作者 : 拉温登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23
www.sinchew.com


版权/评论文章自:东方日报评论、南洋商报言论、星洲日报观点、中国报大讲堂、光华日报言论 (马来西亚)

*此为学术性、属非盈利之个人资料;若有任何严重版权问题或整体诠释原作错误,请参考原文或联络编辑以作出修改。

最后整理时间:2019年06月23日 10:30AM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