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新闻简报(2019年01月30日)

马来西亚新闻简报(2019年01月30日)


国内新闻

配合彭亨州苏丹阿都拉明天宣誓就任国家元首,彭亨州明天将放一天特别假期。彭亨州务大臣旺罗斯迪发表文告说,在获得殿下御准后,彭亨州政府理事会在会议中作出上述决定。“彭亨州苏丹宣誓就任国家元首,这对彭亨州和州内子民而言都是有历史意义的一天,因此列为特别假期。” 罗斯迪说,这也是大约40年后彭州苏丹再宣誓就任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的父王苏丹阿末沙于1979年任第7任国家元首。他呼吁公务员及人民明天上午7时,到关丹大马皇家空军基地送殿下及苏丹后东姑阿兹莎出席宣誓仪式。

前教育部副部长拿督斯里魏家祥认为,现任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与其自夸是最优秀的副教育部长,倒不如更谦卑和有诚意地针对希盟政府承认统考文凭一拖再拖一事向华社表示抱歉和愧疚。他最近他阅读了南方大学学院副校长安焕然撰写的一篇有关前教育部长朱运兴的文章,文章中提到在董教总眼中,朱运兴是一位最称职且永远有着华校心的副教育部长。“如果拿我跟他做比较,我觉得还有一段距离,做人应该比较谦卑,因为比我们做的更多事的人还大有人在“。魏家祥声称,在不同的年代,面对不同的政治环境,所做的事可能跟当时的情况不相同,大家应务实去做事,当有一天离开岗位时,别人还对你念念不忘,让人留下深刻印象,这才是永恒的记忆。“除非马来西亚官僚体制已经不存在,否则教育问题还是一箩筐。“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今针对“教育部或强制学生完成中学教育”方案引起部分家长反弹事件回应说,希望大家注重刑罚背后所反映的精神,不是刑罚本身。她强调,1996年教育法令早已存在,但不曾用来对付违法的家长。她强调,教育部此举不为打压家长,即使修改法令,也只会用来对付那些有能力,但无法给出合理让孩子辍学原因的违法家长。“我理解一些家长是因为贫穷因素,无法让孩子上学,对于这些家长,即使用法令来对付也是无济于事,亦无法解决孩子们接受教育的问题。教育法令应该是用来对付那些有能力却因个人因素,不让孩子上学的违法家长。” 教育部目前只是研究修订1996年教育法令29A条文,即让孩子完成的6年强制教育,或延长至中学必须完成11年或12年教育,并非已草拟法案或准备带到国会辩论。

卫生部副部长李文材说,政府没计划在国内设立特定吸烟区。他指出,在所有餐馆和食肆落实的禁烟令从1月1日起已生效,若设立特定吸烟区,这将鼓励烟民吸烟。“政府没禁止烟民吸烟,但他们必须尊重没有吸烟的人。在餐馆内,烟民必须在距离3尺外范围吸烟,以便非烟民不会吸入二手烟。” 今天在太平为疯狗症醒觉运动主持开幕礼后,这么说。李文材说,无论如何,政府没将烟民视为罪犯,惟他们必须尊重非烟民的权利,在特定范围吸烟,及不在禁烟区吸烟。

公正党主席兼波德申国会议员安华所领导的国会改革及施政跨党派小组(Kaukus refomasi dan tadbir urus)建议,由该小组担任所有政府法案的把关人。安华披露,有关建议是该小组昨天开会提出的6项建议之一。

经济学者兼前耆老会成员佐摩认为,在新马来西亚,新闻媒体应该更专注在调查报道,切勿卷入政治斗争里。“这是媒体为了未来须要有的主动策略。什么事情都应该深入为之。”

警方去年开出570万张交通罚单,或相等于每天1万5000张罚单。全国交通调查及执法局总监阿兹斯曼说,当中只有25%或142万5000名交通违规者缴付罚单。他说:“警方每天开出1万5000张罚单,有关违例行为包括超速驾驶,以及边驾驶边使用手机。”

大马人民之声(Suaram)与人权委员会(Suhakam)呼吁政府立即释放所有在《1959年防范罪案法令(POCA)》下被逮捕的少年。人民之声与人权委员会今天在人权委员会的吉隆坡总部联合召开记者会。

智库灵感中心(Ilham Centre)的民调显示,相较巫统,更多马来人认为伊斯兰党才是马来人与穆斯林的守护者。“接近30%的马来穆斯林选择伊斯兰党为马来与伊斯兰的守护者,而巫统只有27%。” 该民调是从去年10月至12月期间执行,访问了2614名马来穆斯林。民调显示,除了伊党与巫统之外,排在第3的是公正党(17%),而团结党(4%)以及诚信党(3%)则居后。《透视大马》报道,智库灵感中心的执行主任莫哈末尤斯里(Mohd Yusri Ibrahim)昨晚在一项论坛上指出,该中心在去年更早的8月也执行了类似的民调,而当时,34%的马来穆斯林选择了巫统为马来穆斯林的捍卫者,而伊斯兰党则在后,有29%。

继希盟国会议员去年底公开资产总额后,国际透明组织今日敦促,联邦政府国会议员的资产申报方式可仿效槟城州政府,除了申报所有资产细节,且在野党议员与高级官员也被纳入要求。国际透明组织马来西亚分会主席阿克巴(Akbar Satar)今日在吉隆坡宣布2018年贪污印象指数(CPI)时说,尽管希盟国会议员公布资产算是“好的开始”,但目前仍然未能令人满意。

国际关系

马中商务理事会主席陈国伟宣布,委任丘光耀为该会执行长,任期从2月1日起生效。陈国伟也是首相对华特使。他今日发表文告指出,委任丘光耀出任高职是为了促进会务,加强马中商贸合作关系,以利惠国家经济发展。陈国伟在文告中表示,丘光耀有近十年留华的企业管理经验,亦曾在广州和香港留学,考获香港中文大学历史学博士学位,是一名“中国通”。“丘光耀在社会党青年国际联盟(IUSY)也有丰富历练,通晓国际外交,是一名称职的人选。” 根据报道,丘光耀也自称为民主社会主义者,认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所提倡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其中一项核心价值,就是民主。”不止如此,丘光耀也透露,他正在制作一本“一带一路”的漫画,以让“马中关系更上一层楼,促进民心相通,利惠经贸和文化交流。” 他声称,这也是全世界第一本以习近平为主角的漫画书,弘扬“一带一路”倡议的连环图。丘光耀19岁就加入行动党,2010年取得留华归国后就崛起成为该党的竞选名嘴,甚至获得“超人”的称号。不过,他却在2016年7月因为卷入争议,而宣布退出行动党。丘光耀当时在面子书评论国际仲裁庭对南中国海争端的仲裁结果,高呼“南海是中国的”。这番言论遭到当时的亲马哈迪青年组织“挑战者”发言人赛沙迪的挞伐,认为丘光耀“超级笨”,损害大马在相关海域具争议岛屿的主权。赛沙迪如今是青体部部长。虽然丘光耀捍卫自己的看法,并强调那只是其个人意见,并不代表行动党的立场,但最终他以维护“行动党big picture”宣布退出行动党。

前耆老会主席达因说,由于触及复杂的双边关系,因此政府不应频繁地提及东海岸铁路计划的课题。他说,政府不应该经常宣布或向媒体透露任何东铁相关课题,包括协商等。“双边关系相当复杂,因为涉及许多课题。当我们和其他国家交涉时,不可向媒体透露,这很敏感。因此我们(政府)需要安静地进行协商和进行工作。”“……(我们)希望外交人员和媒体不应该施压政府。一旦有小错误,就会更敏感。”

登嘉楼州政府建议成立包括登州、吉兰丹和彭亨代表的特别委员会,以针对东海岸铁路计划作出最好的决定。登州州务大臣阿末三苏里说,上述委员会可商讨各种解决方案,避免和中央政府意见相左。他昨晚出席一项朗诵可兰经活动后对记者说,上述3个州属是东铁计划的利益相关者,因此与这些州属代表商讨相当重要。“我们了解中央政府面对的限制,但是也需要研究现有的设备要如何使用,包括部分已经完成的轨道和火车站。“这只是众多问题当中的一部分,我认为有必要成立涵盖相关州属代表的特别委员会。” 阿末三苏里说,登州政府可开放地和联邦政府进行各种商讨,何况这是涉及登州和人民利益的课题。他希望当局可尽快做出新决定,同时尽快达成解决方案。

尽管首相马哈迪暗示东铁计划(ECRL)或终止,该计划的总承建商——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CCCC,简称中国交建)似乎仍坚持寻找一个圆满的解决方案。《星报》今天引述业内消息说,中国交建对取消东铁计划的新闻感到惊讶,毕竟,该公司已经根据希盟政府要求做许多让步,甚至同意分担竣工后的营运成本。根据消息,中国交建同意把整个计划,即第一和第二期的成本,从原本的700亿令吉降低至400亿令吉。消息说,该公司在重新谈判时也同意,允许40%至50%的本地人参与计划,而原本为30%。消息指出,政府最大的谈判成果是使中国交建同意,分担竣工后的营运成本和融资风险。原本,中国交建只是扮演承建商的角色,即建造东铁,然后移交给资产所有者——大马铁路公司(MRL)。根据消息,考虑到在重新谈判中的巨大让步,该公司显然慎重看待计划终止的讨论。有者相信,大马政府如今正权衡要如何运用外交的手腕来处理问题。中国交建在信件中,仍秉持友好和开放的态度来解决此课题。

政府至今未宣布东海岸铁路计划的废存,财政部长林冠英今日透露,内阁决定继续在不公开的情况下与中国谈判。林冠英今日在布城的记者会上透露,内阁也下了封口令,禁止内阁成员谈论有关东铁的谈判。

人权律师律师苏仁德兰认为,希盟候选人玛诺佳南穿印有希盟标志衬衫进入投票中心只是小失误,反之金马仑高原补选期间出现的种族言论更为严重,更应获得关注。苏仁德兰也是前公正党峇东色海国会议员,他今天在推特发文说:“这是个轻微的违规和无心之过,玛诺佳南已马上离开现场。”

执政党新闻

虽然前首相纳吉在金马仑高原补选期间积极助选,但人资部副部长玛夫兹则认为,纳吉并未替国阵胜出作任何贡献;反而是伊斯兰党促成国阵大胜。玛夫兹(Mahfuz Omar)也是诚信党副主席,他说:“纳吉并未(替国阵)在金马仑(补选胜出)贡献什么。贡献的是伊斯兰党的票。”

一马案件

尽管面对毫无必要及纯粹学术性问题,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Tommy Thomas)却为设立仲裁庭,调查选委会6名前成员在第14届大选所涉及不当行为的做法辩护。他今天发文告解释,6名前选委会成员虽然已离任,但他们的失职行为,不该免予审视和调查。

蒙古女郎命案死者阿旦杜亚的长子巴亚古表示,母亲死后,自己在学校成了霸凌的对象,为了摆脱不幸,只好被迫改名。今年21岁的巴亚古(Bayarkhuu Bayarjargal)今日在法庭上供称,原名为文根莎盖(Mungunshagai Bayarjargal),但在母亲阿旦杜亚遇害的5年后,被迫改名。// 蒙女案民事诉讼案续审进入第四天,死者阿旦杜亚的表妹娜米拉供称,在阿旦杜亚于2016年10月来马直到遇害那几天,一直遭到拉萨巴京达所雇佣的两名男子所跟踪。娜米拉(Namiraa Gerelmaa,35岁)今日在法庭指认,这两名男子分别为巴拉(Bala)和苏拉斯古玛(Suras Kumar)。// 蒙女案民事诉讼案续审。死者阿旦杜亚的表妹娜米拉(Namiraa Gerelmaa)供称,阿旦杜亚曾为大马政府潜水艇采购交易充当翻译,而她来马就是为了索讨相关酬劳。有关工作是负责俄语和英语之间的翻译。

大马证券监督委员会宣布,著名会计行德勤公司在稽查一马公司的子公司,即大马城私人有限公司所发行的债券时,犯下4项违例行为,因此罚款对方220万令吉。大马城私人有限公司(BMSB)是1MDB房地产私人有限公司(1MDB RE)旗下的子公司。

东海岸铁路计划近日再度成为瞩目焦点之际,著名经济学家佐摩表示,东铁计划及两项SSER油气管计划都是前朝政府用以掩盖一马公司案的骗局。佐摩(KS Jomo)也是前耆老会成员。他今天在吉隆坡一场媒体对话活动中形容,这些中资计划 “非常恶劣”。

希盟政府去年509大选上台后,开始积极追回一马公司失款。财政部长林冠英如今透露,政府即将收到第一笔归还资金。林冠英表示,虽然这笔款项金额不大,但他认为这是个好的开始。“马来西亚将会收到一马公司(遭盗窃的)资金,这不会是数十亿令吉,但会成为一个开端,而且也是一件好事。”

新闻截至2019年01月30日

*此为学术性、属非盈利之新闻要点,原属个人笔记;若有任何严重版权问题,请联络编辑以作出修改。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