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不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的原因

什么是《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

联合国大会在1965年通过《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并在1969年生效。它实际上是9项国际人权条约中,最受到广泛承认的人权条约之一。

截至2014年,中国已经签署了6项国际人权条约,即: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CEDAW)、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CAT)、儿童权利公约(CRC)、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ICESCR)、残疾人权利公约(CRPD)以及ICERD。

学者们都好奇谁将在人权条约中真正受益?国际人权条约改善对人权的尊重?批评者认为,这些都不太可能在现实中产生任何实际差异。但有些人乐观地认为,这有助于改善当地的人权。若大马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民主国家,根本原则上不需要任何的商量,轻易就可以答应签署的事情。实际上,国内的种族与土著特权问题时刻不断困扰着国家的发展步伐和前进。

马来西亚对于该公约的接受度理解

在大马的情况,马来组织不希望他们的“特殊地位”在政府签署ICERD后被剥夺。另外,土著权威组织放话,马来人的耐心有限,若再冒现影响巫裔权益的课题,土权将在全马各地“发狂”(mengamuk)。土权2日在吉隆坡举行成员大会,大约200人在会场外拉布条集会,反对联合国《消除一切形式的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并要求首相署部长瓦达姆迪辞职。

政府原本计划在明年首季签署反歧视公约,而外交部长赛夫丁也在10月15日向国会提呈动议,把首相在联合国大会演讲确立为大马外交政策框架。这引起部分马来党团的抗议,包括巫青团、伊青团与非政府组织等已相继举行多场小型抗议,包括11月4日号召约1500人上街示威。首相马哈迪一开始表示,政府只会在跟各族商讨后,才会签订这项公约。之后,他又称,基于要取得三分二国会多数议员的支持修宪,要签署ICERD“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财政部长林冠英指出,由于马来极端份子炒作ICERD课题,社会已出现紧张氛围,而华社必须有所警惕。林冠英今日在财政部接受中文媒体联访时说,ICERD课题乃是极端份子炒作出来的课题。“若要讨论,可以讨论,但不能颠倒是非、无中生有,煽动马来人情绪。他们现在变成煽风点火,(让马来人)以为他们正面对存亡的时刻…… 这个,我们需要警惕。” 林冠英批评,种族极端份子不负责任,玩弄情绪,可能会导致国家混乱。他形容,目前“整个气氛有点紧张”。

经过正反两方连日论争后,政府已经决定不会签署联合国ICERD 。政府2018年11月23日宣布不签署ICERD。随后,旋即引来捍卫自由律师团的批评。捍卫自由律师团(Lawyer for Liberty)顾问苏仁德兰(N Surendran)发文告形容,希盟政府“尴尬的U转”,凸显出他们无法在关键时刻,展现出具有道德高度的领导力。

巫统与伊党早前批评,ICERD抵触联邦宪法的第153条款,而计划在12月8日联手抗议政府有意签署ICERD的大集会。随着政府决定不签署公约,主办单位宣布集会照跑,惟改成了“感恩集会”,同时庆祝胜利

首相马哈迪表示,政府一早就已经决定不签署联合国ICERD,而这与目前的政治发展,尤其是即将举行的晏斗州席补选没有关系。根据《马新社》,马哈迪11月24日在浮罗交怡会见了207名资深公务员后,向记者表示,政府其实从一开始就决定不会签署ICERD。

人民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提醒,希望联盟在刚过的全国大选中仅获得30%的巫裔支持率,因此政府在签署ICERD上不能不顾及巫裔社群的反应。询及捍卫自由律师团(LFL)批评,政府决定不签署ICERD显示政府缺乏政治决心、勇气和目标,安华表示,知识分子及非政府组织应该尝试考虑我国目前的国情,因为这随时影响国家安全以及社会稳定。他说,知识分子应该要考虑我国国情,一如他本身也是反对歧视,但是,基于我国情境的不同,目前的情况令他也主张暂缓签署,并先把专注力放在打造新马来西亚上。

随着大马将不签署ICERD,内政部长丹斯里慕尤丁强调继续举行反ICERD集会之举不合理,政府也将采取严厉行动对付任何蓄意触发种族情绪者。他解释,内阁是基于ICERD抵触联邦宪法多个条文,因此议决不签署该公约。随着政府作出这决定,民众受促别采纳及发表任何扰乱宗教、破坏种族关系及公共秩序的言行。慕尤丁警告,与煽动有关的法令尚生效,政府会采取行动对付蓄意挑起种族情绪者。

董教总事后立马回应,呼吁政府签署ICERD,以展示政府打造大马成为公平、善政、廉正和法治国度的诚意与决心。董教总对政府宣布不签署该公约深表遗憾,并认为签署这公约是顺应国际人权趋势的表现,以及体现世界人权潮流接轨的做法,有助提高和改善我国人权水平。基于社会各界对此公约的签署存在不少误解、盲点和争论,因此董教总认为政府应积极化解相关误解和疑虑,主动加强沟通及聆听各方意见,进一步凝聚民意和共识,避免此项良善的做法遭扭曲。


虽然警方放行本周六的反ICERD大集会,但严厉警告主办单位,集会上不得出现挑衅言论或捣乱治安之举,否则必受到严厉对付。吉隆坡总警长玛兹兰(Mazlan Lazim)说,警方将不容许集会现场出现任何的挑衅或煽动性言论。“警方将对试图挑衅与生乱的集会者采取行动……以及那些发表煽动性言论的演讲者,也将在煽动法下被调查。” 不仅如此,集会者必须严格遵守规定的集会时间,即下午2点开始至傍晚6点结束。若到了傍晚6点集会尚未结束,警方也将向主办单位算账。他也提醒集会者,不能携带孩童出席集会。

主办单位透露,前首相纳吉已经答应出席。发言人之一的卡玛鲁扎曼(Kamaruzaman Mohamad)称,大会欢迎任何人参与集会。他补充,主办单位也欢迎首相马哈迪、公正党主席安华及首相署部长姆加希出席集会。为了催谷反ICERD集会人数,伊斯兰党所控制的吉兰丹州政府宣布12月9日星期天为特假。

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表示,巫伊两党将动员50万人出席集会,其中伊党动员30万人,巫统动员20万人。端依布拉欣说,期望能达到上述数目,但这是初步预计,最终还是要看伊党各州联委会的动员能力。槟州宗教司旺沙林
(Wan Salim Wan Mohd Noor)则呼吁取消12月8日反ICERD集会,但伊党中委聂阿都强调,反ICERD是长远的事,任何宗教领袖呼吁不必集会,都是“不理解”此事。旺沙林考量到近期紧张的局势仍未降温,有关集会不该继续进行。“我认为,没必要举行,况且最近的情况相当紧绷。”

各报言论焦点:

虽然政府不签“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回教徒权益组织还是执意于12月8日在吉隆坡的独立广场举办“反ICERD集会”,巫统与伊斯兰党也响应及号召群众参与。观照今日世界,几乎全球各国都接纳以“爱众亲仁”的理性消除一切歧视,认同要以美好的感情对待周围的人,才是最美好的人格特质。假如还有人仍然抱持对异族异教存有戒心的排斥,冷漠,甚至暴力,或坚持“同形相配”作为族裔的生存方式,那么这个族裔将永远囚禁在这个社会畸形的运作中,也失去进化和进步的力量。(南洋社论)

从起初反对希盟政府签署ICERD,巫伊成功挑起穆斯林情绪,希盟政府有鉴事態日益严重,马上急转弯,决定不签署联合国ICERD,这次的集会也跟著转弯,改为「感恩」集会。套用巫统硝山国会议员拿督斯里纳兹里的说词,已经不知道这个集会还能不能叫做「反ICERD」,因为后者已经不再是课题了。由于希盟政府已亮绿灯,吉隆坡市政局马上回响,批准穆斯林团体,在12月8日使用吉隆坡独立广场前的拉惹路(JALANRAJA)举行反「消除一切形式种族岐视国际公约」大集会。课题演变至今,巫统和伊斯兰党已成为这次角力的大贏家,大集会將如期在12月8日展开,声称號召50万名穆斯林团体群集在首都,不知会演变为怎样的局面,確实考验皇家警察的能耐。也可以说是已转化为巫统和伊斯兰党全面向希盟政府展示「白色」力量,这股力量是否冲击政府的执政权和公信力,备受各方关注。

其实,举行反《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集会没有问题。按道理,民主国家的国民一旦发现司法、立法或执法无法付诸於公正公平与民主的理念时,人民就希望藉著街头运动,藉著突破传统规律的宣传方式,让正义多一种被看见的可能性。因此,前首相纳吉会出席反《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集会,没问题;吉兰丹州政府特意放假一天,鼓励人民去参加这个看起来匪夷所思的集会,没问题。问题在於对《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的內容,至今仍不见一个执政党强势站出来清楚澄清。导致这个公约成了一种破坏种族权益与和谐的「魔鬼契约」,也让大马成了在国际上,唯一以多元民族组成,却又不反对国內种族歧视的矛盾国家。 与其说这是一场政治筹码,我更关注里头是否有额外议程,或在马来族群中,是否有更多別於对全民传递的「马来特殊语言」。从这件事可看出来,希盟政府对於民主公正价值的传递,依旧延续著旧政府的作风——永远以马来族群主义为首的优越考量。(郭朝河)

在大马历史上,未曾出现任何集会超过10万人,即使在非常时期,包括烈火莫熄、净选盟等大集会,5万人就已经是峰顶了。然而不能忽视伊斯兰党的动员能力,这不仅是伊党的号召能力,更多的是宗教的力量。伊党掌握了宗教发言地位,很多人不会置疑动机和目的;宗教的特征就是服从,不是怀疑。原本,ICERD(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和宗教没有直接关系,只有略提到“宗教平等”。哈迪阿旺捉住这点,声称签署ICERD是要破坏伊斯兰在大马的地位,还表示伊斯兰不可能和其它宗教平等。一旦把ICERD上纲为反伊斯兰,牵动了穆斯林的情绪,就扩大了反ICERD的力量。第二、巫统全力一击。沦为反对党的巫统,失去了既得利益,它放肆的炒作种族主义,而没有后顾之忧。最后,这股力量一直在转变,参加大集会,不一定是为ICERD,而是对现实不满,对当权失望。如果有数万人走上街头,就展示了一股震慑的力量,对巫统和伊党是注入新的活力,摆脱选后半年的颓势。(郑丁贤)

反《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集会周六势在必行。上街,是要告诉你们非穆斯林,不要以为穆斯林不知道你们的诡计,休想设法逐步取消土著的特权。上街,是要提醒你们非穆斯林,别天真的以为可以影响希盟政府里的穆斯林去签署对穆斯林不利的公约,清醒的穆斯林多着呢!上街,是要你们希盟政府的非土著认清,这个马来人的土地,决不对任何一丁点侵犯到马来人至上优势的意图和行动妥协。上街,是要让支持希盟的马来人看到,这个国际公约是魔鬼,正在分裂马来人,利用马来人反马来人……。(郑钦亮)

不签的举动说明,大马是个种族主义的国家,我们承认並且让它存在,马来特权的意义是扶弱土著政策,帮助弱势的「马来族群」,后来变成帮助马来人。由此可以指出,部分马来人是不允许特权被剥夺,认为比他族地位更高,天生应得。(张兼荣)

509大选后,一直在寻找政治平台翻盘。当希盟政府准备响应联合国號召,签署ICERD时,伊党与巫统乘机大力反对。伊党更与巫统联手,宣称此公约挑战了马来人及穆斯林地位,极力反对希盟政府签署。如今,希盟已拒绝签署,但巫统和伊党还是一意孤行举行大集会,游说党员及支持者出席,將得不到国人共鸣。反之,被人视为这只是反希盟政府的一项宣传,恐怕有人闹事而引起衝突或暴乱。一些忧国忧民的国人和社会工作者,担心128大集会一旦警方控制及掌握能力不够严密,又或者间中有破坏分子或极端分子乘机惹事的话,牵一髮而动全身,届时场面失控变成暴动,就让种族及宗教极端分子有机可乘,那將是国家的不幸。

巫统和伊斯兰党无非是要继续利用ICERD为课题捞取政治资本。集会主办方更邀请首相马哈迪及公正党主席安华出席集会,就是一种政治策略,以展示他们是站在维护马来人及伊斯兰宪法地位的制高点。巫统和伊斯兰党在第14届大选依然得到相当大部份马来选民支持,希盟的马来选民支持率反而处于下风,ICERD课题让两大马来反对党看到了拢络和巩固马来选票的空间,希盟承诺体制改革反而在处理种族和宗教课题时频频受到种族宗教主义制肘,处境尴尬。

内阁一致决定不签署ICERD(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事实上是种族的幽灵不断盘旋在我们的脑际,马来人目前所享有的政策保护、特权等,是否与这个公约是背离的,使得仅获得马来民族30%支持上台执政的希盟政府在签与不签之间进退失据,尽管世界超过一百多个国家已经签署。反对党伺机而动,巫统与伊党准备标签希盟是对马来人不友善的、是反穆斯林的,是准备取消马来人特权的。盲动的马来人,恐会闻鸡起舞,使得执政党岌岌可危,这正是马来西亚种族政治的困局。(陈锦松)

全球仅剩14个国家尚未签署的ICERD,大马有望于新政府的开明领导之下,完成签署,了结多年来所背负的「歧视」恶名。然而,一股潜伏的种族主义幽灵显然仍在大马的上空飘荡,寻找猎物。… 多元语文、文化及宗教是我国的特色,而尊重是双向的,不是单一的。唯有大家都拥戴多元,体认及接纳彼此的「不一样」,团结之路才能走得踏实。 (张济作 )



反对ICERD集会(图/星洲日报)

各方评论

《星洲日报》副执行总编辑郑丁贤: 日前,约100名伊斯兰党和马来穆斯林非政府组织的成员,在国会外抬棺示威,警告政府不得签署ICERD(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示威人数不多,但是,言行之激烈让人惊讶。在穆斯林社会,抬棺游行是一项忌讳,只有在极端的情况下,例如和以色列有血海深仇的巴勒斯坦人,遭受攻击后悲愤交集才会这么做。这种做法发生在今天的大马,很不寻常,也着实遗憾。ICERD并不是什么新东西,而是在1969年由联合国大会通过的国际公约,主要是推动人权,消除种族歧视,以期建立一个平等、自由和互相谅解的世界。一旦签署了这项公约,缔约国必须禁止阻止种族仇恨的言论和行为,而政府的政策也必须公平,不能歧视任何族群。看来很平常,也符合现代的人权和民主概念。但是,在大马这个复杂的环境,出现了争议。伊党和一些马来非政府组织就以这些理由,反对大马签署ICERD,认为这会影响马来人特权,以及统治者地位。这种姿态,明显带有政治议程,试图争取马来穆斯林的支持,然而,往往也很奏效,可以激发马来族群的情绪。其实,这种论述本身就是一种谬误,也是对ICERD的曲解。签署ICERD,是一项指标。让大马向国际看齐,成为一个正常国家。(星洲日报/《签署ICERD,不做畸形国》 2018年11月2日)

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 反对《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大集会将于本周六在吉隆坡举行,号召该集会的巫统和伊斯兰党是为了自保而对ICERD煽风点火,指政府签署此条约后,马来西亚的特殊地位将被修改,马来人会被消灭,当中一些领袖背负多项罪名,他们害怕入狱,想通过大集合动摇政权。

民政党主席拿督刘华才: 民政党将在设立网上签名平台,以呼吁政府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我们要为‘沉默的多数’发言,有关我们终结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的呼吁必须被听取,抑或我们必须接受多数愤怒的抗议声音。民政党将寻求与其他政党、民众和非政府组织合作,共同努力促使政府签署ICERD。

首相敦马哈迪: 不会拦阻集会,但要求主办单位确保不会捣乱或破坏公物,而且别乱丢垃圾。“对于政府来说,若这场集会是为了表达感恩,我们谢谢他们展示的支持。政府无意阻拦或为难集会主办单位,因为这有违政府支持民主原则的立场。”

人权律师西蒂卡欣: 根据和平集会法,当2场集会同时举行必须取消其中一场时,让路的应为后来才通知的一方,即反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集会。人权委员会不满警方以国家安全理由,劝告他们展延原定明日举行的国际人权日集会。

人权委员会主席丹斯里拉沙里: 人权委员会对一个秉持人权的政府,因受到压力和极端主义的伎俩影响,导致必须展延已经在数个月前就已计划好的庆祝活动,感到非常失望。

雪兰莪苏丹沙拉弗丁殿下对社交媒体平台流传他将出席明日举行的反《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集会,感到遗憾和失望。“类似消息会混淆民众。任何集会都不应将苏丹牵扯其中。”

爱国者协会主席拿督莫哈末阿沙德: 既然政府已宣布不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就没有理由再举行集会。“这完全是垃圾,他们在玩弄危险游戏,我们不要再看到另一个513事件;爱国者协会要他们立即停止集会。”

新加坡外交部: 建议国人,如果没有必要,暂时不要去吉隆坡。“一旦有大型的集会或示威行动,就有可能引发小冲突。到时交通可能受阻,或有对旅客造成影响的其他骚乱。”

马华妇女组主席拿督王赛: 促请大马人权协会主席安美嘉应身体力行,言行一致,促请希盟一众领袖包括首相敦马哈迪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我希望安美嘉能够秉持她一向来支持正义和反对任何不平等政府政策的勇气下,支持签署ICERD,让人民知道她不是一个双重标准的双面人。”

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 不会出席周六举行的集会,“我的立场很清楚,就是支持政府的立场(不签署ICERD)。因此我不需要出席。… 不认同吉兰丹州政府配合反ICERD集会而宣布9日为该州特别事假的决定。“这是我个人的看法。我认为为了一场集会而宣布公共假期是没有理由的。政府不会签署ICERD的立场坚定,所以此集会没有非办不可的理由,但是政府尊重民主,不拒绝任何集会要求,但集会者必须维持秩序及确保集会和平进行。

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 本月8日的大集会,其实是伊斯兰党政治存亡与捞取政治资本的行动,行动党就让人民自行决断,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唆使穆斯林反非穆斯林的煽动言论,到底是极端还是负责任的行为?希盟政府已决定不签署ICERD公约,但哈迪仍然执意要示威抗议、反ICERD,很明显,这所谓的反ICERD示威已经不是为了反ICERD而反,因为它已经根本不是一项课题。

诚信党副主席马夫兹: 以巫统为主导的前朝政府,签署了当时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A),而TPPA是一份可造成马来社会权益亏损的协议,他不明白为何伊党如今却与巫统抱在一起反ICERD。“还有,前朝政府也签署了儿童基本人权公约,而这是一份有违宗教教义的公约,巫统有份签署的,为何伊党依旧与该党站在一块。明显的,人民不应被这些政党领袖所利用,他们纯粹要满足本身要推翻希盟政府的私利。” 他指出,与其参与毫无目标的集会,民众更应专注在孩子明年新学年开学事宜。

马大法学教授赛沙林: ICERD被指“将摧毁马来人权益,削弱伊斯兰的地位,削弱马来统治者的权力。大多数的批评都没有法律依据。然而,由于仇恨和恐惧是政治中最强而有力的工具,肇事者成功制造社会两极化并激起了暴力的根源。

北方大学教授阿兹祖丁教授: 巫统出现很多问题,尤其是那位面临刑事控状的领袖。因此,他们利用ICERD的课题来分散人们对这些问题的注意力。ICERD进入公共领域之前,新闻主要都是一马发展公司的调查。对他们来说,ICERD是个可以转移一马发展公司调查的重大课题,在很多党员退党并加入希盟政党之后,这样做还能够赢回马来人对该党的支持。

华总会长丹斯里方天兴: 有关方面不应错误或以不同的标准来自我诠释联邦宪法,事实上,政府如果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并不会违反联邦宪法条文,也不会损害或威胁到现有的土著权益和伊斯兰地位。相反的,一旦签署,它将更能突显出我国在建国以来,由多元种族、宗教信仰和文化内涵所组成的多元国情。

马来西亚行动方略联盟的19个成员组织: 希盟政府拒绝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的决定,充份显示马来西亚当前新兴的民主仍极需大力推展对话沟通与建立共识。“这犹如一记当头棒喝,提醒我们,在改变现状前,必须优先处理各个社群之间根深蒂固的互不信任。” 令人遗憾的是,因为政治上的短视近利,部份人士假借种族、宗教与暴力威胁之名,制造社群之间的零和竞争与对立,以压缩异议与对话的空间 … 各族群和宗教社群之间应该建立沟通的桥梁,以消除一切形式的种族歧视,并打造公正与和谐的社会文告说,面对艰巨挑战,马来西亚人应该拿出决心,更努力投入开创对话,与打造国家利益议题的全民共识,不仅包括ICERD或其他面向的人权议题的共识,亦须建立一个更加包容与公正的马来西亚社会。

专题作者张庆禄: 政府宣布不签署ICERD,不仅暴露了政府的弱点,也让我国错失促进人权平等的机会。而只要希盟做足功夫,谨慎行事,这些问题原本是可以避免的。

赵明福民主基金会: 对政府拒绝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的种族主义国际公约(ICERD)表示遗憾,并促请政府重新检讨决定。

马来显要组织G25: 只要人民对《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的内容了解透彻,我国就能再次审查加入这个公约。支持政府进行体制改革的承诺,为公正和负责的国家管理奠基,同时将和其他公民社团合作,展开《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等公约的对话与民众宣导教育,使民众清楚明白公约的规定。”

马来西亚人民之声顾问柯嘉逊: “马来西亚注定陷入永不休止的种族歧视吗?” 希盟政府以“513种族冲突事件将重演”的理由拒签ICERD,显示希盟缺乏消除种族主义及种族歧视的政治决心,也等同支持警方选择性维护法纪及公共秩序的行为。“如果这些法西斯主义者真的付诸暴力,难道警方及保安部队真的无力抵抗他们吗?这是承认失败,还是警方或保安部队持有双重标准?” 希盟政府拒绝签署ICERD,代表我国将延续1971年至今的歧视性政策,比如AP准证丑闻、朋党资本主义及固打制 … 我国必须签署ICERD,因为国人的团结必须建立在更大的民主、平等及包容原则上,无论在政治、经济、教育、社会或文化领域,需以民主及政策改善国人的生活条件。否则,民族间的压迫将成为阶级打压的工具。

外交部长拿督赛富丁: 由于人民对“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错误诠释或了解不当,政府与其花费时间去尝试与人民讨论,不如做其他更重要的事。尽管社会上有部份人了解并认同ICERD,不过仍然有不少人对此不理解,有者错误诠释人权,以为人权与伊斯兰的立场对立,有者甚至认为人权源自西方。“有者则误会了歧视的意思,他们以为歧视只在杀害事件中才会发生,然而歧视无处不在,无论职场、社区、公众场所都会发生群体或个人、宗教和种族上。” 有者也对伊斯兰和宪法不了解,以致他们对于其中最基本的原则产生误解,或认为与联邦宪法第153条款之间存有矛盾。“第153条款说的并不是马来人享有‘特权’(hak istimewa)而是‘独特地位’(kedududkan istimewa),两者分别很大,还有其余两条包括沙巴和砂拉越人民、以及各族权益。”

首相署(宗教事务)部长拿督斯里慕加希: 有单位挑起《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的课题,煽动种族及宗教仇恨。“之前净选盟聚会,是为了要求改革选举制度、选委会等,是属于跨种族的集会,然而上述集会是单一种族的,或会引发种族间的仇恨。” 政府看重的是公共利益,而首相署已经正式发出文告,即马来西亚不会签署该公约,同时保证宪法会继续被照顾、维持及加强。

马华公民社会运动局主任吴健南: 感到不满和失望,希盟政府明显缺乏改革的诚意和决心,尤其向国人承诺要在509大选后所打造的新大马愿景。最令人失望的却是当局在决策过程中,不断朝令夕改,包括不同部长有不同立场,以及所提出的各种存有误导性且似是而非的基础,包括指该公约的签署将影响我国联邦宪法下所阐明的土著或马来人甚至伊斯兰的特别地位,并继续把相关问题归咎于前朝国阵政府。即便政府已作出相关拒绝签署ICERD的决定。但该局将坚持继续在这方面做好教育和推广工作,尤其联合有共同理念的公民社会组织,在民间灌输对有关ICERD内容和精神的正确认知和醒觉,以协助推动和确保大马未来尽速签署有关国际公约。

内政部长丹斯里慕尤丁: 基于政府已决定不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因此反对者已无需举行集会。在政府宣布不签署ICERD之后再举办集会,是不合理的。“如果主办单位继续举办集会,就必须遵守2012年和平集会法令,以及警方所制定的条件。” 任何人企图利用集会引起种族与宗教关系紧张,将受到严厉对付。劝告公众不要做出破坏种族与宗教关系的行为或发表类似的言论,以免影响公共安宁。

捍卫自由律师团(LFL)组织顾问苏仁登: 我国没有合理或可接受的理由不签署ICERD,政府决定不签署,已经让马来西亚蒙羞。我国不签署这一关键的反种族主义公约,使我国在区域内和国际上蒙羞,这也剥夺了我国在世界舞台上的道德权威。更糟糕的是,这表明政府缺乏决心、勇气和目标。… 希盟中缺乏强烈而团结的声音,导致政府最终“投降”。虽然政府在面对合理的论证时改变立场是好的,但面对偏见和错误的论证时这样做,将会是一个危险的先例。

马来西亚群议社: 支持希盟政府签署及批准《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平等公民权是所有民主制度的基石。种族歧视将引发各族群的不满,进而伤害各族之间的关系。为了创造一个和谐社会,公共机关和私人界的歧视必须被消除。政府落实人人平等的政策,有助于建立一个各族互助友爱的社会。这也确保所有公民能献身国家各方面的发展,而非致力于强化各自族群的特征。平等是实现国民团结的主要条件。我们支持政府继续落实协助贫穷、低收入和边缘群体的扶弱政策,但是扶弱政策必须根据需求而非族群特征来施行。我们促请政府追随其他伊斯兰国家如印尼、沙地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埃及和其他国家的步伐,签署这个国际公约。至今,全球197个国家中,仅有14个国家未签署或批准这个强调族群平等的公约,马来西亚是其中之一。

国家团结及社会和谐事务的首相署部长瓦达姆迪: 政府保证绝对不会因为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而修订乃至废除宪法中有关土著特权的153条文。

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 如果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即意味着宣告穆斯林过着不公正和受压迫的生活,那伊党主席哈迪能否说明为甚么穆斯林占人口大多数的50个国家中,有48个国家签署了ICERD?代表世界上19亿穆斯林人口中99%的国家签署了该公约,包括沙特阿拉伯、伊朗、伊拉克、埃及、约旦、也门、阿曼、卡塔尔、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尔及利亚、巴基斯坦、土耳其、突尼斯、摩洛哥、印尼和孟加拉等。“在我们等待伊斯兰党主席的答复时,哈迪还可以解释为甚么伊斯兰合作组织(OIC)的57个国家中,有55个国家签署了ICERD,除了马来西亚和汶莱。“是否意味着,概括世界19亿穆斯林人口的99%,生活在57个伊斯兰合作组织国家中的55个国家的穆斯林被误导了,并且没有活出哈迪希望他们成为的穆斯林的样子?”

前首相纳吉出席集会(图/星洲日报)

笔者后评:

大马人权委员会配合“国际人权日”,原本同一天在八打灵再也的阿马广场举办“支持人权”集会,并由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主持仪式,但基于安全考量已于周五下午宣布展期。这一种宣布无疑是说明,大马形成了一种“公义”要为“私心偏激”让路,让充满种族主义的群体继续支配着新政府。

从反对希盟政府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的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到上街示威,确实令大马创下多项记录:

成为国际笑话:(1)国民单一种族的群众走上街去反对一项政府没有落实的国际公约。(2)单一种族清一色穆斯林大胆张扬地上街去反对“种族平等”,如此集会竟还能获得政府的允许。(3)反对ICERD导致马来西亚成为全世界只剩下的唯独14个国家或地区。(4)以宗教的名义骑劫民主。站在穆斯林的世界,还不曾有过一个广大的民众和宗教师走上街,和贪污腐败的政党上街去反对一个全新且弘扬公平、廉洁的新政府。马来西亚还真为穆斯林世界刷新记录。

言论来源:
南洋社论/ 南洋商报 《淡定应对“反ICERD”》 2018年12月7日
张瑞强/ 东方日报 《ICERD集会的白色力量》 2018年12月6日
郭朝河 / 东方日报 《沟通不力,谈何正义?》 2018年12月6日
郑丁贤/ 星洲日报 《大集会不是反ICERD而已》 2018年12月7日
郑钦亮/ 星洲日报 《周六晚上才出街》 2018年12月7日
潘君胜/ 东方日报 《128是反希盟集会》 2018年12月5日
星·观点/ 星洲日报 《ICERD集会实无必要》 2018年12月6日
陈锦松/ 东方日报 《族群关係的躁动与不安》 2018年12月3日
张兼荣/ 东方日报 《东边飘来烟硝味》 2018年12月2日
张济作 / 东方日报 《教育部矛盾团结观》 2018年12月2日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