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新闻简报(2018年11月22日)

马来西亚新闻简报(2018年11月22日)


国内新闻

土著团结党政策及策略局副主任旺赛夫认为,国民团结是全民及政府应优先关注的课题,再来谈论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因为国民在这方面的思想仍欠成熟。他认为,现在建议签署ICERD是不正确的时机,让有心人借故炒作,影响欠缺成熟思想的国人,破坏种族和谐。

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声称,《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其实是共济会(Freemasons)用以破坏马来西亚、宗教和种族的议程。“ICERD是共济会试图摧毁宗教、种族和国家的议程。” 他在脸书的帖文中,促请穆斯林、土著及其他族群必须团结一致共同反对ICERD,因为这项公约的真正概念是缺乏宗教性及人道精神。“我们不要受到西方影响,他们已经遗弃宗教及道德。”

国会落实禁烟令已有一个月,还关闭吸烟房。巫统与伊党议员倡议,吸烟房能转成脚底按摩房,有利议员健康。巫统华玲国会议员阿都阿兹今日参与财案委员会阶段辩论时询问,既然吸烟房已经关闭,何不让从事按摩业的伤健人士使用该房,供国会议员脚底按摩。

财政部长林冠英说,外国保险公司与其把30%股权售给另一方,倒不如把其贡献在政府明年1月1日推出的全国B40保险基金中,以便能惠及更多40%群体。“为符合国家银行在2009年设下的规定,即保险业者的外资拥有权(foreign ownership)不可超过70%,他们必须把30%股权售给另外一方。如果他们把这笔钱拿出来与B40群体分享,这样的贡献会更有意义。” 林冠英日前宣布,政府将与私人保险业合作,从明年1月1日起,推出全国B40保健基金,旨在为4个主要的严重疾病提供高达8000令吉的保障和最多14天每日50令吉的住院收入。

国家语文出版局董事会主席莫哈末哈达(Mohamed Hatta Shaharom)新官上任三把火,誓言整肃国家语文出版局,促进马来文发展之外,也加强各族文化交流。莫哈末哈达昨晚在 “语言是民族的灵魂”(Bahasa Jiwa Bangsa)的论坛上提出,国家语文出版局(DBP)多年来重复相同的方式推广国文惟效果有限,因此他认为有必要全面整肃语文出版局,以新的方式开创新局。“用同一批人、同个系统、同样的执行方式,出来的结果必然是相同的。现在,我们要用同一群人,但改变这个系统和执行方式,创造在新的成果。”“我来到国家语文出版局已经三个月了,快要进入第四个月。我想,我必须要整肃(bersihkan)整个国家语文出版局。” 莫哈末哈达笑着暗喻,国家语文出版局内部蛇鼠都有,他需要让这里变得“更干净”。// 国家语文出版局领导更迭后,誓言推动更多跨语际交流。昨晚,语文局即与董总联办一场论坛,汇集华巫印代表同台对话。各方代表在活动上皆鼓励多元语言及文化,但认同马来语作为国语,必须加以推广与发展。这场论坛题为“语言是民族的灵魂”。教育部长马智礼在开幕时强调,马来文是“社会团结的基石”。惟他同时也大秀中文说“我是the very first 教育部长who can 讲华语”,非常庆幸和珍惜自己能拥有学习多语的机会。马智礼赞扬语文出版局翻译《西游记》等中文经典著作,有效地促进马来语使用者理解中文经典的意义与内涵。他也分享自己如何透过阅读《三国演义》的马来译本,理解中国古代的策略思维。马智礼强调,马来西亚的文化多元乃是珍贵的宝藏,各族应互相认识和理解,以减少因误解而产生的冲突。他鼓励,董总与国家语文出版局持续保持合作,拓展及加深不同语境的交流。

有违希盟宣言,政府昨日表明不会废除国安会法令,而是修订此法令。首相马哈迪今日解释,政府需要聆听民意,小心思考法律的存废。马哈迪今日在雪州沙登为大马农业、园艺及农业旅游展主持开幕后受询时表示,尽管希盟承诺废除一系列恶法,但大马身为民主国家,政府需要考量民意。

雪州政府遵循苏丹谕令,拆除沙亚南巫华双语路牌之后,雪州大臣阿米鲁丁指出,掌管地方政府的行政议员是在2017年内部会议议决双语路牌事宜,因此此事没带上州行政议会讨论。阿米鲁丁今日发文告表示,已指示掌管地方政府的行政议员黄思汉探讨此事。

雪州苏丹下令拆除沙亚南巫华双语路牌掀起热议,民间组织群议社忧虑,各州苏丹干政有违君主立宪体制的虚位元首本质,也破坏民主制度的基本精神。群议社今日发文告表示,民主社会必须循法而治,而默许人治超越法治,乃蔑视民主法治下“经同意的统治”的原则。“任何政策的制订或修改必须经过民选代表在议会审议讨论,再通过政府执行政策。任何摒除这个程序民主的做法,都违背人民的集体意志。” 州宪法不允许苏丹直接介入州或地方政府事务。”“我们珍惜君主作为国民团结的象征。正因如此,君主更应该超越政治,避免卷入党派利益之争。君主也应在各种争议中维持超然公正的角色,避免犯下最微小的政治错误,这是保护君主名誉的最佳方式。” 群议社强调,各方必须尊重地方政府的自主性,包括其制定的多元语文政策。“无论是州政府、联邦政府或君主都不应任意干涉地方政府的决策。若其他民选或非民选机构对地方政府政策有所微言,它们或可通过正式管道与地方政府磋商,或上法庭挑战地方政府的决定, 由司法权来解决争论。” 群议社认为,雪州苏丹下令拆除沙亚南市议会安置的双语路牌,实际上触及君主是否逾越宪赋权限的问题。“不久前柔佛州苏丹批评依斯干达公主城市议员陈伟健使用双语公函,还警告该议员若做不好就辞职,也是君主介入政治的现象。” 群议社是由知识分子、写作人和社会行动者组成的松散网络。该组织的目标是通过批判性的分析和倡议,立基于民主和良好治理的原则,打造民主进步的马来西亚。

柔佛州政府今年9月建议,让马来西亚人拥有森林城30%的固打配额。惟事隔近3个月后,州政府尚未向联邦政府提呈建议书。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今日在国会走廊受询时表示,由于州政府未提呈报告,内阁至今未讨论此事。

新的马来团体Gagasan Kuasa 3(G3)成立,指控行动党幕后操盘政府拟签署《联合国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一事,惟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否认此事,并促请G3撤回言论和道歉,否则将采取法律行动。林冠英也是财政部长。他今日在国会走廊受访时直言,不认识G3,只从媒体知道此事。

贸消部长赛夫丁指出,政府计划分阶段推行RON95汽油的新津贴机制,并冀望能在明年第二季正式开跑。“我们计划分阶段进行,一步步来。我们希望能以循序渐进的方式,或先试跑,让大众习惯这个新机制。”

男子辱骂啤酒推销员事件出现意外转折,行动党从昨晚开始即联络不上事件主角艾迪,之后才获悉艾迪在未通知行动党下,已在昨日到警局给口供。行动党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告诉《当今大马》,从昨晚开始,他就无法联络上艾迪。“电话也打不通,直到半夜我们联络上他太太。他太太也说不懂发生什么事,只说她丈夫没有回家。” 根据林立迎,他从艾迪妻子处得知,艾迪在昨晚7点多被不明人士带走。“我们不懂发生了什么事,行动党还是会提供他一切的法律援助。我们不希望有心人士把这又再搞成一宗种族对抗事件。” 询及行动党接下来的行动,林立迎说:“若他自己不要帮自己,我们能做什么?” 他补充,就算要向警方投报失踪,也应由艾迪家属,而不是行动党投报。行动党已为艾迪安排了律师拉姆(K.A. Ramu)到安邦再也警区总部。拉姆今午1点到了警局后,才获悉艾迪早在一天前已经给口供。另一方面,安邦再也警区主任韩查(Hamzah Alias)接受《当今大马》询问时证实,警方已在昨天录取艾迪的口供,目前正在准备调查报告。

联邦法院原订今天裁决穆斯林“非婚生子不得冠夫姓”一案,但因政府要求谨慎看待此事,结果宣告展延判决。法官今天已准备好书面判词,准备宣布判决。但是代表政府的高级联邦律师阿玛吉星(Amarjeet Singh)表示,法院需慎重看待此事及事先咨询广泛的利益相关者。

能源部长杨美盈昨天仅以9分钟完成2019年财案部门总结,为耗时最短的部门,而杨美盈解释,当时众多提问议员没在议会厅,因此不愿浪费国会时间回答提问。杨美盈今日在面子书撰文解释,其实早已准备好15页部门答复。

“在野议员进校园需先申请”的言论遭致批评之后,教育部长马智礼澄清,这项措施其实涵盖朝野议员,即使是执政党议员要进入校园也需要申请。但他强调,如有不妥之处,教育部乐于检讨这项政策。马智礼昨晚于国家语文出版局出席活动后向媒体澄清,现有的审批程序涵盖朝野议员,并无偏袒政府议员。“其实这是所有人都需要遵守的,不管是在野党议员还是政府议员,所有人都要遵守。一般来说,校方会帮政府议员提出申请,但这是所有人都需要遵守的程序。” 马智礼解释,若议员要进入校园,校方本就需要申请与征求州教育局批准。他说,有者认为在野党的申请必不获批,但这只是前朝政府所遗留的迷思。“这些负面印象都是因为前朝政府经常不批准,所以很多人提出申请但没能获批。如果(在野议员如今)提出申请,我们会批准。”

首相署副部长哈尼巴早前曾指政府正全面研究区分总检察长与检控官的权力,不过首相马哈迪今日却表示,会暂时搁置这项计划。他指出,这项决定是基于政府必须修改宪法,且需获得国会三分二的同意通过。

马来西亚创业促进会(PUMM)新任会长拿督薛国诚表示,该会的目标是要提倡工业革命4.0,并势必重夺马来西亚经济之虎的地位。他日前在该会新届理事会宣誓就职与庆祝该会成立25周年晚宴上致词时说,新委任的中央理事将拟定该会未来发展的走向,并为人才发展及接触国际市场技术,尤其是中小型企业在电子经济市场中做出贡献。约千名来自各行各业的中小型企业,如房地产开发、零售和餐饮、汽油和天然气、电子及电子通讯技术的代表出席,主宾是企业发展部长拿督斯里礼端尤索夫。礼端尤索夫也为该会出版的书籍命名为《企业家》。他也见证了全马50家著名品牌和企业家在晚宴上捐助了50万令吉给大马希望基金。

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张志敏认为,留级会对学生的学习信心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最成功的教育不是惩戒教育,而是赏识教育。他21日在“独中教育改革圆桌交流会”上,受询及中国在面对学生学习不佳与留级问题的应对方式时说,中国没有留级制度,因为留级是一种惩戒教育,尤其会对学习不感兴趣的学生带来更多负面影响。谈及未来社会对人才的需求时,张志敏说,认知能力、合作能力、创新能力与职业体验是4大关键。他说,教育从过去注重单元教学与评鉴的时代,已逐渐转向多元教学与评鉴,教师对学生的评鉴不再只注重学生对知识的记忆,而是包含德智体美劳等多面维度。

教育部长马智礼促请私企特别是那些设有泳池的酒店履行企业社会责任,让学生使用他们的游泳池设备。根据马新社报道指出,该部将与酒店管理层商讨该计划的可行性,并将这当作是履行企业社会责任。“学生目前使用运动中心和公共泳池,然而并不是所有学校有泳池设备或地点接近泳池。因此,我们呼吁酒店提供泳池,以履行他们的企业社会责任。” 他说,该部为学生推出游泳课外活动,是希望学生能够学习游泳,以减少发生溺水的意外。询及学生是否被强制性参与游泳课外活动,马智礼表示,该部有计划强制学前和中学生上游泳课,但这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落实,因为我国有1万所学校。

根据VMware金融消费2020民调指出,有近46%受访的大马消费者,认为电子钱包及电子付款应用程序的保安措施并不安全。《马新社》报道,VMware.Inc公司东南亚及韩国区副主席兼董事经理德斯慕克说,有关数字比连网装置高,其中有53%受访者对智慧型手机付款设备的安全存疑。“民调发现,有70%受访的消费者更倾向使用传统付款方式,包括他们所信任跨银行转账、自动提款机或现款。反之,印尼、菲律宾及泰国的消费者则对新的付款方式更加开明。” 有82%的受访的大马消费者会在1至6个程序中保留他们的银行户头资料,只有25%有良好的网络安全习惯,在所有帐号的使用不同密码。“大马的无线款付费方式逐渐上涨,根据国家银行资料,2017年按人口平均使用电子付费转账的有111项转账,并预计在2020年会上升到200项。”

拉大优大课题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再为拉曼拨款发声,他认为财长林冠英以“党的视角”将拉曼视为政敌的学校,是“打压政敌”看得比“中等家庭孩子的教育问题”更加重要的表现。他今日在脸书专页帖文继续开炮。他认为林冠英若用“执政者的高度”看待该校,就会把拉曼大学学院看成一所“帮助清寒子弟、提供优质廉宜教育”的学府,但若以“党的视角”来看,就会把它看成政敌的学校。魏家祥认为,林冠英打压拉曼,不只突显他没有执政者的高度,还显现他把“打压政敌”看得比“中等家庭孩子的教育问题”更加重要。林冠英昨日要求拉曼和马华做切割,有关拨款才可以获得重新评估。/ 另外,针对林冠英表示会研究发出拨款3所华社设立的大专,即南方大学学院、新纪元大学学院和韩江大学学院的声明,魏家祥表示乐见其成,但同时挑战林冠英为这项研究设下时间表,明确说明何时完成研究及落实。“但是,就如承认统考的课题,不只白纸黑字清楚写在竞选宣言,也还不只张念群在视频中‘讲得大大声’,甚至509后她也大声说年底前要承认,但最终,行动党还是承诺跳票,说话不算数。” // 他认为,从数据上看,2019年财政预算案中,援助华裔中等收入人士的拨款都不复存在,协助华裔中小企业的马来西亚中小企业拓展中心(SAME)也被令解散。他认为,这是行动党在利用完华社后,却把华社一脚踢开,以拼命向马来人献媚,但深信重视诚信的马来社群会一一看穿林冠英及行动党过河拆桥的本性。

森州行政议员张聒翔指出,马华总会长魏家祥与其在拉曼大学学院拨款事件上针锋相对,更应该趁机透明地公开该校账目,包括列明信托人(Board of Trustees)及董事(Boardof Gavenor)是否受薪,因为华社比较有兴趣想知道他们的收入。他认为,在拉曼大学学院拨款的课题上,他认为财政部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安排肯定有他们的理由,若该校非常急需政府的援助,他相信政府肯定给予适当的协助。“在之前拉曼大学学院的名字都被独漏在教育部的预算案内,至少今年大家还看得到拉曼大学学院的名字出现。” 他也认为,以拉曼大学学院现有的财务状况,其实可以继续保留现有学费的幅度,无需涨价。也是拉曼校友的张聒翔,在2017年财政预算案公布时,以亚沙国会议员的身份揭发国阵政府并没有把拉曼大学学院的拨款列明并对当时的政府炮轰,而在稍后,拉曼大学学院重获3000万令吉拨款,当时张氏更获得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表扬成功为拉曼争取拨款。

林连玉基金会主席刘志文建议把拉曼大学(优大)和拉曼大学学院的产业拥有权与管理权分开,希望能够获得政府考虑拨款。也是拉曼毕业生的刘志文今早在脸书贴文说,本身也是拉曼学院的毕业生,在70年代杪自芙中毕业后,虽然家境贫困,但庆幸拉曼学院让他奠定基础教育,后而完成了硕士学位。他形容,当年的单元教育政治思维横行,一党专政,能继续高等教育的华裔学生机会不多。“拉曼数十年来培养了数以十万计的国家精英及专材,也是我们应感恩感激的,更可贵的是许多毕业生也多留在国内服务,为国家作出贡献。” 他说,如今希盟已经当政府,却因为校产拥有权而产生了拨款问题,可是如今的拉曼依然是许多贫寒子弟就读的高等学府,华社都不希望看到学费上涨,因此他建议产业拥有权与管理权分开。他认为,校产可属于马华,管理权则由社会精英或德高望众者担任,把土地用途及管理权合约写清楚,组成非营利组织。

原产业部长郭素沁指出,其部门的拨款也在明年度的财政预算案中被削减一半,所以她觉得拉曼大学学院(拉大)拨款被削减是合理的,更何况拉大本身有储蓄金,应在国家债台高筑和经济不景时,动用本身的储蓄金。针对她本身也是拉大校友,如何看待拉大被削减拨款一事,她再度重申,人们应当明白到,国家当前面对经济不景,甚至要向日本借贷来摊还债务的情况。针对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促请林冠英勿因“拉曼大学学院是由马华创办”而不给予拨款,以及“从政治角度惩罚马华”的说法,她反问道,“难道我要去责怪林冠英削减我的部门的拨款,不只是我的部门,还有很多部门都被削减拨款。”

马华领袖认为优大和拉大学院是华社共同资产,而非政党所拥有,希盟政府不应针对这两所教育机构。也是拉大校友的时事评论员刘惟诚指出,到目前为止,普罗大众认为这两所教育机构是马华的党产,甚至是党校,一切以马华马首是瞻,其实现实情况并不然。“拉大在行政与学术上并没有受到马华的政治影响。而原则上,优大则是一所私立大学,没有获得政府的任何拨款。” 他对星洲日报说,马华60年代创立了拉曼学院,马华亦是它申请升格为大学学院的推手,以及早期拉曼学院获得政府1令吉对1令吉的资助,是由马华靠政治力量争取的,但马华在拉大的政治影响力也仅此而已。“如果拉大是党校,那校长、讲师也应该是党员,模式就应该和马华目前的党校一样。这个说法也是不合逻辑的。” 他认为,财政部长林冠英建议把拉大移交给政府是可行的,但是希盟政府必须确保拉大目前所有的一切要维持原状,包括收生标准、教职员的擢升制度、行政开销,都不能改变,变成政府大学的那一套。“第二点,要确保所有给政府大学的优惠、研究拨款和财务援助必须相等。” 他说,在目前的高教体制下,有很多裹足不前的地方,包括大学的影响力、政治因素,在国阵执政时期,大学的领导人、一些科系的固打制、招生及教职员的擢升制度,有很多不公平的制度。他说,从希盟政府的角度,拉大已经是私立大学学院了,政府没有义务继续资助了,这是他们没有说出来的原因。不过如果不拨款华社心里也会不好受。

拉曼大学兼拉曼大学学院理事会成员丹斯里冯镇安认为,如果政府可以正式认可拉曼大学及拉曼大学学院,把这两所教育机构纳入成为政府的大学和大学学院,那问题就可以解决,也不用再对这个课题争论不休了。// 马华前副总会长颜炳寿抨击财政部长林冠英是无耻的政治流氓,只因管理国家财务无能,就拿马华开刀,转移视线,伤害优大和拉大。“更重要的是,马华通过执政的优势,力争官方资源拨款,坦荡荡协助院校发展和减轻家长们的学费负担。” // 马华元老兼前署理总会长丹斯里林亚礼说,拉大并不属于马华,而是属于所有大马人。“林冠英在胡言乱语,不懂自己在说什么,拉大开放给所有人,不分肤色、种族,只要符合资格都可以申请。包括行动党的支持者。” 他对星洲日报说,当年拉大扩建,时任总会长林良实指示他向内阁提出,要求拨款3000万令吉,而政府同意以一元对一元的方式拨款,给了3000万令吉,全国各界人士也踊跃响应,马华为所有的大马人筹款,不是只限马华党员。“因为政府的拨款以及公众的热烈响应,马华才能使拉大的学费保持如此合理的价格。” 他说,如果拉大是只给马华党员就读,那林冠英的话就没错。但事实上,当时很多反对党议员也是拉曼毕业的。

马来西亚宗乡青联合总会总会长拿督斯里林振辉强调,拉曼栽培的人才遍布政经文教;拉曼虽是政党所创立,但是拉曼生都可以作证,拉曼的政治色彩是非常淡化的。他说,校园不曾谈政治也未限制学生的政治理念与方向。林振辉在文告中说,无奈,昨天林冠英的一句“若拉曼大学及拉曼大学学院明年仍要申请政府拨款,须确保2所机构不再属于马华拥有”,却让人感到非常心寒,因为当今的掌权者竟有如此心胸窄狭的人。

国际关系

国防部长莫哈末沙布说,大马军队不再参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沙漠之鹰”军事训练后,该部节省了3600万令吉。他指出,大马自2015年撤回驻在沙地阿拉伯的军队后也节省了部门开支,但是没有透露确实数目。他对马新社说:“我们将只派遣军人在联合国之下行动。如果国家之间有冲突,我们将避免派遣军队,反之只在联合国之下行动。” 大马3年前派军到沙地阿拉伯,当时也门发生冲突,大马军人负责将旅居当地的大马人带回国。他强调,大马停止参与阿联酋军事训练和撤回驻沙地的军队,并不影响与两国的外交关系。

第16次马印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JCBC)会议今日取得重大进展突破,在11项海陆边界争议中,两国取得了4项共识,达致两国关系重要的里程碑。外交部长赛富丁说,虽然已经完成海陆各两项的争议,但需要获得双方政府的官方承认与批准。另一方面,他透露,印尼总统佐科威预计明年一月访马,相信两国届时会签署一至两项的谅解合作备忘录。他形容我国首相敦马哈迪6月拜访印尼总统佐科威使两国产生了化学作用,促使两国继续跟进相关议题的进展与解决。“两国秉持着把事情做好的精神处理双边课题,如跨境签证的问题,我们了解两国人民相互经商的关系,所以政府将对此给予方便,并遵守彼此的条规。” 有关印马达成合作发展机动车工业协议,以致能制造东盟汽车的议题,赛富丁表示,这需由首相来解答。关于外籍劳工的课题,政府会解决招聘外籍劳工的程序,也会尽快减少非法外籍劳工的数量,并确保合法外籍劳工的安全与福利。“有关4000位我国学生到印尼升学面对签证的问题,印尼政府方面承诺对此给予解决。” 其二是两国在今年10月签署了《国际边界划分与调查》第21项谅解合作备忘录,达致部份陆地边界划分的协定,称之为尚未解决的领土问题(Outstanding border problems)。“两国在加里曼丹北部和沙巴区域和加里曼丹西部和砂拉越区域的边界课题达致共识。”“其三是两国针对《1967年跨境协议》(BCA)和《1970年边境经贸协议》(BTA)进行了协议和审查,促进与加强两国在边境上的贸易经济,以及增加两国在边境上的人口。” 另一方面,她说,两国将继续在印尼劳工招聘、非法,未报告,不受规范渔业行为的渔业捕捞(IUU)、苏门答腊犀牛保育区、棕油双边合作与挑战、东盟人道救援及灾害管理协调中心(AHACentre)等议题持续跟进与商议。

执政党政治新闻

首相署部长瓦塔慕迪过去指印裔被歧视言论惹议,近期更因《消除一切形式的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争议而被网民联署施压辞职。惟首相马哈迪捍卫瓦塔慕迪,指不该追究个人过往的言行。“我们所有人都有过去。像我,我是巫统出身。”

巫统与伊党联手反对政府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的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首相署部长瓦塔慕迪成为其中一个箭靶,其支持者则发动网络联署表达支持。瓦塔慕迪感谢人们的好意,但强调无需通过联署来支持他留任。瓦达慕迪是负责团结事务的部长。他昨天在面子书专页撰文申明,捍卫联邦宪法和法治精神。

希盟将在12月9日(星期天)举办一场晚宴,以筹募希盟运作经费。根据希盟网站,希盟主席兼副首相旺阿兹莎宣布,这场晚宴将于晚上7点至11点半,于布城国际会展中心举行。

反对党政治新闻

随着前首相纳吉坦言,自己过去领导的政府可能上了刘特佐的当,巫统巴西沙叻国会议员达祖丁也指出,他早在两年前就开始怀疑一马公司的事情,尤其是涉及其中大马富商刘特佐。他说明,他当时发现一马公司存在许多有违条规的交易后,曾敦促纳吉对付一马公司管理层和董事会。“我还记得自己当时的说法,如果久久等下去,则我们将会失去人民的信任。人民不能等,他们要看到对付行动。”“……他(纳吉)沉默不语。所以身为巫统和团队的一员,我们的角色就是发声、发表意见和劝诫。”

巫统巴西沙叻国会议员达祖丁经常扮演“民族急先锋”的角色,并在国会屡有争议言行。不过,他今日坦言,只有政治人物炒作种族课题,实则草根基层没有种族紧张。他在国会参与辩论时称,政治人物为了争取支持,不惜诉诸种族课题。

前巫统主席纳吉表明,卸除党职后只是积极协助党主席阿末扎希巩固巫统,而不会危及任何人。“目前,我正在协助巫统主席及同侪一起巩固巫统。这是我的角色,我希望大家不要担忧我所做的事,我没有对任何人造成威胁。” // 公正党主席安华两度揭露,509开票夜接到时任首相纳吉的电话。如今纳吉坦承确有此事,还指一直与安华保持联系。纳吉接受《阳光日报》直播专访时,受询是否在开票夜当天致电身在吉隆坡蕉赖医院服刑的安华,因此直承确有此事。

巫统与伊党12月8日将联手上街,以反对政府有意签署联合国《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捍卫穆斯林社群运动(UMMAH)扬言,预料至少会有50万人出席这场集会。该组织更称,即使没有获得执法单位批准,集会依然照样举行。

吉隆坡高庭今天撤销,波德申选民诺拉兹雅在补选前夕挑战公正党主席安华特赦与竞选资格一案。高庭法官阿兹扎(Azizah Nawawi)是基于起诉人今天没到法庭,而撤销此案。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质疑企业发展部长礼端尤索夫,21日否认他曾说过“土著经济将在5年内占国内生产总值70%”,是否在粉饰之前的错误言论?魏家祥今日在脸书贴文表示,部长今天在国会针对2019年财政预算案做出总结辩论时否认此事。他说,据媒体报道,部长是于11月8日出席“强化土著企业家”对话会时提到,土著经济目前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少于10%,即使加入官联公司等机构,仍低于30%。“因此部长放眼要在5年内,把土著经济占国家经济的份额提高至70%,推行第三国产车计划能带动土著经济效应,以达到这个目标。” 他希望部长能尽快书面回复,为何财政预算案没有保留任何拨款给华裔中小型企业和华裔小贩,此前2015至2018年,让华裔中小型企业贷款的5000万令吉和华裔小贩基金的3000万令吉拨款已不复在。“为华裔中小型企业而设的SAME被解散,但是为印裔中小型企业服务的SEED和为土著中小型企业服务的TERAJU还是照常运作。” 他表示,财政预算案为印裔族群及原住民各提供1亿令吉拨款,另外也为土著中小型企业提供10亿令吉拨款,那华裔中小型企业呢?

一马案件

多国追查一马公司案与通缉富豪刘特佐之际,前首相纳吉今日坦言,政府可能上了刘特佐的当。纳吉今日接受《阳光日报》直播专访。访谈中,《阳光日报》出版社Karangkraf编采顾问加里尔(Abdul Jalil Ali)询问纳吉,是否受刘特佐所蒙骗。而纳吉则承认可能受骗。“是的,若是这样的话,我们确实(受骗)。若把我们所知道的事情列入考量,这就是我们的结论。这是所发生的事实。”

高盛集团屋“漏偏逢连夜雨”,继美国司法部3周前起诉其前高层后,同样卷入丑闻的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也兴讼,通过民事起诉向它索偿。《路透社》报道,IPIC昨天入禀美国法庭,就自己与一马公司之间的交易损失,向高盛投资银行等多方要求赔偿。

登州苏丹后诺查希拉因不满《砂拉越报告:踢爆一马发展公司内幕》书中指她与大马富商刘特佐关系友好,今日入禀法庭起诉《砂拉越报告》主编克莱尔诽谤。诺查希拉的代表律师拿督莫哈末阿兹在律师楼召开新闻发布会,他表示,他们是在昨晚获得诺查希拉的指示,以她的个人名义兴讼,而律师楼是在今午2时入禀法庭。诺查希拉也起诉另两造,分别是出版商文运书坊及印刷商永联印务有限公司。诺查希拉律师团此前向克莱尔及另两造发出律师信,限他们在9月27日起8天内,以书面方式撤回言论,并做出完整及明确的公开道歉。

新闻截至2018年11月22日

*此为学术性、属非盈利之新闻要点,原属个人笔记;若有任何严重版权问题,请联络编辑以作出修改。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