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咏强:为了选票,不惜下逐客令?(转载中国报言论)

美国总统选举临近、疫情又一发不可收拾、特朗普政府的小动作特别多,6月底,最高法院才以微弱多数裁定,美国政府不能立刻终止“暂缓遣返童年抵美者”(Deferred Action for Childhood Arrivals,简称DACA)。该计划保障逾70万名被称为“梦想者”(Dreamers)的年幼非法移民,使他们免遭遣返。

然而,无论这些政策是否执行,美国的弱势群体就仿如钩上之鱼,“鱼钩”看上去也许没有那么大杀伤力,但那只是因为美国将这些人视为次等公民,奴隶制度多年来只是换了一个样式。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7月6日,美国移民及海关部门公布了今年秋季针对网络授课的规定,变相驱逐在美的各国留学生,惹来一片争议。根据规定,如果就读的学院计划将课程提供“全网课”,在境外的学生将拿不到签证,即使已经有未逾期的签证也将无法入境,在境内的留学生,也必须离开或转学到有线下授课的学校就读,以保留合法身份,仍然接受线下教学的留学生,最多不能修读超过三个学分的网课。

按理说,留学生是消费群体,他们支付学费又有住宿吃喝开销,可以刺激美国经济,为所在学校和本地消费作出巨大贡献。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2018年,国际学生就为美国的经济带来了450亿美元收益。再加上连带贡献的间接收益,既可以改善贸易逆差、又能维持基层社区的繁荣,特朗普为什么要对他们下手呢?

各界纷纷批评

因为政治利益比较经济收益对特朗普更重要,他在乎的只是个人的成败得失,要的是选票,是“铁锈地带”的摇摆州会否将票投给自己?表面上,用贸易壁垒政策保护这些选民的利益,是特朗普竞选成功的惯技。

反正部分学校在受到这样的政策影响后,也会调整成回“混合式”而非“全网课”教学。例如,哈佛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已经撤回了之前“全网课”的计划,而更多有着同样准备的学校,亦会纷纷仿效,以保护国际学生和他们给学校带来的利益。

同样为求争选票而实行的“假装保护主义”,还包括6月底特朗普正式签署了暂停H-1B签证的命令。这种优才工作签证是美国用来吸纳外国人才的主要工具,要有大学学位或以上并拥有有特殊才能的才可以申请。获此签证的,可以在美国工作一段时间后,接着申请绿卡长期在美国居留。据《纽约时报》估计,签证暂停后,今年内会有52.5万名外籍人才因而不能留美或赴美工作。所以政策一出,商界、科技界及大学纷纷批评,但是从特朗普的实施时间到年底来看,背后的盘算也是不言而喻。

最严厉指责

当然,此地不留人、自有留人处,西亚富裕国家和中国,自然不会放过积极延揽人才的大好机会。

7月7日,轮到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Christopher Wray发功,在华盛顿一家智库发表的演讲,连美媒都认为这是调查局有史以来对“中国威胁论”最严厉的指责。讲话中,他声称中国黑客迅速采取取了行动、试图窃取在抗击新冠疫情方面取得进展的美国制药和研究机构的研究成果。此外,更污蔑中国缉捕境外经济罪犯的专项打击行动——猎狐行动,宣称美国有“数百名猎狐受害者”成为中国政府的目标,不过和中国移居海外数以千万人口计算,也不是什么一回事,何况这些都是和中国的奸商、贪官污吏等经济罪案有关,都有具体证据。

白色恐怖

但是一如往常其他美国官员一样,指责时总是拿不出证据。正如所谓窃取美国有关新冠病毒的研究成果?却也忘记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早已承诺将中国开发出的疫苗和治疗药物公开。

讲到“窃取、间谍”,美国提出时总是一派义正严词“似层层”,但结果如何?

翻翻旧账:去年3月中国藉女子张玉静,被指闯入特朗普在佛罗里达的海湖庄园(Mar-a-Lago)被逮捕,当时更大张旗鼓地指“怀疑中国间谍入侵总统庄园”,国务卿蓬佩奥接受访问时更煞有其事地表示,调查人员正在确定是否涉及窃取美国知识产权,事件反映中国对美国造成的威胁。

但是事实证明了不过是“闹剧一场”,去年11月,经过长期的调查和多次上庭后,张玉静最后被裁定因向联邦特工作虚假陈述而遭联邦法官Roy Altman判刑8个月,就连未经许可擅闯管制地区都不成立,由于她已被监禁7个多月,因此再服刑5天就后就被释放及遣送出境,由宽松的判决完全反映出这事件要嘛是“捕风捉影”否则就是“故意抹黑”?

过去几年,美籍华人科学家经常被联邦调查人员认为格外可疑,他们对外的沟通讯息被长期监听,一些言行可能会被歪曲,因而被质疑、甚至控诉。

2019年,美国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终身教授、著名华人生物学家李晓江,被指隐瞒中国兼职而被开除;联邦地区法院指控李晓江的罪名是隐瞒兼职、欺诈联邦政府资助。然而经过整年调查,李在美国的工作和晋升机会完全被破坏后,2020年5月11日,美国司法部发布判决,美方只是指控李晓江未如实披露个人税收,罚款3万5089美元。这还是在讨价还价后,李在息事宁人下选择妥协。在判决书中,完全没有涉及任何隐瞒或泄密行为,相反,检察官更强调这些行动,是要“对付”华人与中国招聘计划的关系。

经常为华裔科学家辩护的美国律师蔡登博格(Peter Zeidenberg)指出,在与“千人计划”有关的大多数案件里,美国检察官根本没有指控科学家涉任何技术转移,而是把重点放在了最容易被忽略的没有披露资助或报税的问题上,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白色恐怖”。

中国报(评论)(2020年07月11日)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博主赞过: